LV. 7
GP 3

【妄想小說】伊芙十日談《後傳》

樓主 仙之月 z22135342
GP13 BP-
首先得說的是,這是一本批著同人外皮的玄幻小說,所以被刪可能是活該!?
然後要說的是,儘管結局並非後宮,但出場角色除了主角之外都是女性!
再來要說的是,本人只不過是一個國中生,請別指望我文筆有多好。。。
所以,承受的了以上三點的人,請看吧!
—————————————————————————————————
昨日 夢否?幻否?
 
傍晚,我帶著一身的無奈,回到了家中,從書包中拿出鑰匙,打開門,果然又是一如往常的冷清。
 
但往房間走卻聽見淙淙水聲,難道是忘記關上水龍頭?懷著疑惑的心情,我打開了房門之後再打開浴室的門,卻看見一個朦朧的身影沐浴在渺渺水霧之中。
 
首先入眼的就是那一頭銀色的長髮,還有在耳朵位置的兩根小角……看來肯定是遊戲玩太多了,小說也打太多了,我將書包放好,往床上一躺便沉沉睡去。
 
應該少玩一點遊戲了……我一邊躺下一邊呢喃道。
 
初日 非夢!伊芙!
 
醒來已是夜半時分,本能性的褪去身上的制服,睡眼惺忪的走進浴室開始洗嗽,約二十分鐘洗嗽完畢。
 
「果然只是夢啊……」看著檯子上的浴巾沒有被使用過的跡象,若有似無的惆悵浮上心頭。
 
將身體擦拭完畢後,將浴巾圍在身上,直接走向客廳,習慣的準備去拿一杯冰牛奶來喝,卻發現電視是開著的,她回來了?我懷疑著走向客廳,卻又看見那一頭熟悉的銀色長髮。
 
「創造者先生,你總算洗完了。」這傢伙半躺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杯冰牛奶,面無表情的望著裸露上半身的我。
 
「痾……呵呵呵……」思想短路,難道現在還是夢嗎?
 
「不用想了,我就是你印象中的伊芙,全名是音菲妮特.伊芙。」這傢伙面無表情,身上是一套哥德蘿莉裝,只不過臉似乎有點紅?等等!音菲妮特這個名字不就是……
 
「該不會……」以最快的速度衝回房間,將電腦開機後迅速的連上網路,緊接著登入那個遊戲。
 
原本應該有兩個人物的視窗如今只剩下一個,只剩下一個一頭紅髮手上燃著火焰的劍士,那表情雖然嚴肅,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他在嘲笑我……
 
「好吧!音菲小姐,你有什麼事情嗎?」得冷靜,這傢伙的強度我自己可是清楚的不得了,零死,一場傷害絕對不超過30的記錄可不是假的……
 
﹙先聲明,這與該人現實遊戲中的強度絕對無關﹚
 
我不怕死,但是我絕對不要死相那麼悽慘,而且……我怕痛……
 
「創造者先生,你似乎看到了我的裸體吧?」伊芙手上拿著一把我從未見過的小刀,身旁緩緩飄出兩顆一黑一白,像球一樣的物體,一步一步向我走了過來……
 
「等等!把刀扔掉,這不符合你的形象啊!」我一步一步的往後退,驚恐的表情顯露無遺。
 
「那麼就請你負責到底吧!創造者先生。」伊芙雖然面無表情,但臉上的紅霞實在是太明顯了。
 
「隨你吧!」明天馬上去買安眠藥自殺,不……穩妥一點好了,去弄一點麻醉藥好了。
 
「想死是吧?別忘了,你在遊戲中都是用我的嘴來說話,所以你的個性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啊!例如你喜歡自稱為妖。」伊芙面無表情的道,但我很清楚,她絕對生氣了!
 
「別在意了,創造者先生。」身後一個人拍了拍我的肩頭,聲音聽上去是男的?我轉頭一看,是個機器人……
 
「你這是作弊!你明明就是拆解師,怎麼可以用鍊金師的歐貝倫!」我指向伊芙道。
 
「沒有人說過拆解師不能創造,只不過我完全沒有戰鬥能力而已。」歐貝倫道。
 
「要喝茶嗎?創造者先生。」歐貝倫手中捧著一個盤子,上面是茶壺和茶杯……我已經無奈到極點了……
 
「隨你們吧!我先去洗衣服。」將隨手扔在地上的制服一一拾起,扔到客廳的洗衣機中,然後啟動。
 
然後將書包稍微整理一下,然後再將棉被疊好,最後將停在角色界面的電腦登入,我坐在電腦桌前。
 
「怎麼?今天不玩伊芙了嗎?」一上線便有人發訊息給我,這個傢伙叫醜男。
 
「一言難盡……」我彷彿能夠將這無奈的情緒透過網路上毫無感情的文字傳達出去。
 
「這就是為了我犧牲不知道幾遍的艾索德啊?」伊芙好奇的將臉湊過來。
 
「別靠得那麼近好嗎?這種情況下我技巧至少下降一成……」我無奈的道,別指望伊芙身上有什麼體香了,她身上除了香皂的味道之外,我什麼都聞不到,這傢伙可是機器人啊!
 
「反正都已經死過幾十次了,多幾次也不要緊。」伊芙無所謂的道,該死!這傢伙真的是伊芙嗎?
 
「歐貝倫,我這樣稱呼你可以吧?」我回頭對歐貝倫道。
 
「可以的。」歐貝倫點點頭。
 
「可以麻煩你弄一杯奶茶給我嗎?我的牛奶被喝掉了。」為我那美味的冰牛奶默哀一下,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伊芙,這傢伙和我認識的伊芙完全不同啊!
 
「沒問題。」歐貝倫仿佛變魔術一般的從應該充滿紅茶的茶壺中倒出了奶茶,我接過茶杯啜飲一口,果然很好喝,而就在我轉過頭的那幾秒鐘,我已經被傳了不少訊息,無一不是公會中人關心的訊息。
 
「不用在意,我只是暫時想玩魔劍士而已。」我在鍵盤上敲出一行字,彷彿被刷頻一般湧動的訊息瞬間停止下來。
 
自己心中的女神形象破滅,我實在是鬱悶至極,只好去虐虐怪物來發洩一下心中的怨氣。
 
流暢的接技,高超的閃避,絲毫沒有技巧下降的跡象,最後一技真烈焰斬,解決了伊芙的後代……
 
「不是吧?怎麼你玩魔劍士的技巧比玩我還好啊?」伊芙靠在我耳邊問道。
 
我默默看了她一眼,我應該說︰「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的話很有歧意?」但我實在是無力為之……
 
玩著玩著,天就亮了,也不知道屠殺了這一堆怪物多少遍,看一看時間,六點多了,該去無聊的學校了。
 
……
 
「我說……你們會不會跟的太緊了些?」我扛著書包,無奈的嘆息著。
 
「為防止你自殺逃避責任,我必須得跟隨於你身邊。」伊芙跟在我後方,面無表情的道,身旁還懸浮著那兩顆球體,介紹一下好了,黑色的叫摩比,白色的叫拉比,是存在感很低的寵物。
 
「別人應該看不到你,也摸不到你,對吧?」我看著校門,第一次覺得世界如此詭異。
 
「沒想到你這麼聰明啊。」伊芙說的話意義雖然含有驚訝,但語氣卻是平平淡淡。
「本人沒你想的那麼笨……好吧!別讓我出包就好了,想跟著就跟著吧!」再次嘆口氣,校門已在我身後。
 
……
 
「……」我默默不語,比對著這個老師的言論和身旁的解說。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除以這個。」伊芙把拉比當作椅子,坐在我身旁解說道。
 
「好吧,我承認,有你根本不需要來學校。」我無奈的道。
 
「我不希望創造者你的知識連我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她平靜的看了我一眼,口中吐出傷人極深的話。
 
「隨便吧!我先睡了。」我會是連這種程度都承受不了的人嗎?
 
「創造者,你的行為很窩囊。」她淡淡的道。
 
「音菲小姐,你要是那麼閒的話,可不可以請你讓我有一點力量呢?只要有能力,我就會去做你認為不窩囊的事情。」我也淡淡的回應道。
 
「獲得,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這些道理,創造者你應該比我還懂。」伊芙道。
 
「我當然懂,只不過付出的代價未必是我在意的。」我回應道。
 
「那,你在意我嗎?」伊芙忽然臉紅了起來。
 
「不然你以為我花了數個小時虐待蘑菇是虐假的嗎?儘管你的個性和我想像中有些許不同……」我毫不猶豫的道,心下卻想:「何只是些許啊……」
 
「那,請你別再提力量的事情了。」伊芙臉越來越紅了。
 
「隨便吧。」想獲得力量,卻不想麻煩。
 
……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放學了,我也很佩服自己可以一連睡了八節課還沒被發現。
 
「創造者,你的睡姿,很可愛。」伊芙紅著臉道,天知道她說出這些話造成短路的可能性有多少。
 
「你對一個其貌不揚的胖子說這種話,我可以認為你愛上我了嗎?」我打了個哈欠,本妖對自己的外貌實在是沒有自信,因為本妖也絲毫沒有在整理外貌。
 
「你還欠我一個負責。」伊芙紅著臉,在一瞬之間掏出昨日見過的那把小刀架在我脖子上。
 
「知道知道,你希望我怎麼負責,以死謝罪還是以身相許?」我表面上毫不在意,實際上在心中不斷唸叨︰「讓我死吧……讓我死吧……」
 
「以身相許!」伊芙毫不猶豫的道,一句話就能讓我心如死灰,你狠。
 
「好吧!」我一邊嘆息,一邊瞄著自己脖子上的那把小刀,考慮著自己完全無視痛楚在一瞬間自殺導致她奪刀不急成功的可能性……
 
「回去了,摩比、拉比,提背包。」伊芙果斷的下達命令,然後就看見摩比拉比各咬著書包兩旁的帶子……
 
「該不會連和你們接觸的物品都會隱形吧?」我站起身立刻走出教室,將這個疑問句變成了肯定句。
 
「你的智商跟你的成績根本不能相提並論啊!」在剎那間,伊芙帶著摩比拉比來至我的身旁。
 
「怎麼?我說我成績不好你就認為我智商很低?」還好,這傢伙對我的了解僅此於網路上說的話,而且很單純好騙,看來搞不好可以把這個責任給莫名其妙的拋掉。
 
「不,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如此而已。」她紅著臉,應該是因為小看我的原因吧。
 
「你要知道,對我而言,這個世界目前沒有需要我真正努力的事物,也許你能算一個。」我淡淡的道,遙想很久之前的努力,算了……
 
「音菲妮特,不就是你的目標嗎?你不為這個目標努力嗎?」伊芙問道。
 
「你怎麼可能是我的目標呢?我現在躲你都來不及了……」故意忽略這句話的裡涵義,直接以表面的意義回答,音菲妮特,這就像宇宙之外還有沒有空間一樣,是完全無法確定的事情,要我為了這種存在與否都是個爭論的事情努力……
 
「……」伊芙忽然顯得有些消沉,是因為了解我的不爭氣,還是因為表面上那一句話的意思呢?
 
「對於我而言,生命是個完全沒有價值的東西,然而,我卻是因為期待遇到對我有價值的東西,才一路走到現在,或許,總有一天我會認為你是有價值的。」我忽然停下腳步,看著伊芙頭上的那顆藍色寶石,忍不住將手掌貼了上去。
 
「你是納斯德,遠比我們人類高貴的多,你不需要耗費時間在我身上的。」
 
「你是創造我的人,對於我而言,你永遠是最重要的。」伊芙毫不猶豫的道。
 
「那你加油吧!爭取讓我早日愛上你。」我無奈笑著,太執著可不是件好事啊!音菲。
 
「嗯。」伊芙點點頭,回應道。
 
回到家中,在門口便已經聞到陣陣香味,應該不會是她吧?打開門,看見歐貝倫居然正在將飯菜端至桌上,很好,看來這幾個納斯德和我的認識有相當大的差距,也許這兩隻也和我的認識有很大差距,我睨眼看向摩比拉比,兩個納斯德似乎畏懼我的目光而往伊芙身後縮了一縮,果然……
 
「我不習慣吃晚餐,我先去洗澡,你們自己吃吧!」天知道裡面會不會加入一些特殊藥物,雖然我連納斯德有沒有生育功能都不知道,再次瞥了瞥伊芙,我逕自往浴室走去。
 
……
 
「我說,浴室不大,你別擠進來可以嗎?」在浴缸中的我聽見門開了的聲音,儘管閉著眼,也能猜到是伊芙進來了。
 
「我也要洗澡。」伊芙道,聲音聽起來相當詭異,也許是害羞造成短路。
 
「外面還有一間,想夜襲我的話等我睡覺比較好。」我無奈的道,執著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啊……
 
「嗯,的確以你睡覺時的警戒心,比較容易成功。」伊芙淡淡的道,然後馬上關上門,令人無奈的傢伙。
 
「是我想像出來,還是真實存在,對我而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為自己存在就好,我究竟是真實存在還是虛幻,我並不知道,因為世界不需要我,同時我也不需要這個世界……」
 
愛一個人並非要讓她愛上我,而是盡可能的讓她恨我,我是個會拖累周遭之人的累贅。我是自私的,看著她受苦,比我自己傷心還難過,但……為何我會說不出口呢……
 
———————————————————————————————————
昨日 於一樓
初日 於一樓
二日 於八樓
三日 於十二樓
四日 於十八樓
五日 於二十五樓
六日 於二十九樓
七日 於三十二樓
八日 於三十七樓
九日 於四十四樓
十日 於四十七樓
後傳 於五十五樓
 
 
 
 
13
-
板務人員:

3378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