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1
GP 748

RE:【其他】彼岸黎明‧血跡斑斑的旅程 更新至第二章

樓主 PLUS修正帶 a580046
GP47 BP-
放上第三章
第四章就正在寫啦

開始

第三章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甩開架住自己的活屍後,我癱坐在地上,看著手持短刀的紫音。冷冽的刀光、俐落的架勢和那冷漠卻有神的雙眼,若是再換上淺蔥色和服及紅色的外套,說不定真的會讓人誤以為兩儀式出現了。

  「我才想問你這個問題呢,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她甩了甩手中的短刀,看著癱坐地上的我,那模樣真有種說不出的英氣凜然,那種感覺就像眼前站了一位準備出征,士氣高昂的武士一樣。

  「誰叫我跑得比較慢……為什麼妳要來這裡?」被一個女孩,還是個這麼強悍的女孩一問,實在讓我感到顏面無光,誰叫我跑得比較慢呢?

  「自己看看吧。」她舉起纖細潔白的手,朝著欄杆外一指。

  我用鐵橇撐著身體站了起來,然後走向欄杆,看向我預定前往的地點-大門。

  「What the fuck………?」我不敢置信地看著如意算盤裡設定好的逃生路線。

  原本我打算過去的大門,現在已經聚集了十來個正常人,想要從那裡逃出去,但卻因為更多的殭屍擋在門口而無法推進。

  其中也不乏想以一己之力突破重圍的勇者,隨便拿了一杆武器,帶著萬夫莫敵、銳不可擋的氣勢衝出人群,舉起武器奮力的揮打眼前的敵人,但是沒有任何一擊命中它們的要害。然後四、五隻殭屍圍了過去,不痛不癢地扯住他的手、腳乃至口袋衣領等任何可抓握的部位,像是事先約好般地同時咬下。

  大門那兒多了座紅色的噴泉,那是由『它們』所一手搭建的。

  就用大門前那十幾個人的鮮血。

  「嘔……」我感到一陣反胃,退離走廊邊的欄竿,整個人靠在辦公室的牆上。

  天啊,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我感到一陣暈眩。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先往其它出口移動再說。」原本一直在沉思的紫音開了口,我立刻起身跟隨她的腳步,在這種時刻有個同伴在身邊總是好的,
更別說這個和我有著相同興趣的女孩。

  「到了其他出口該怎麼辦?」我和她肩並肩的走在辦公室旁的走廊上,路上沒有半個人,也沒有半個活死人,但二人還是不敢對四周的警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就怕再發生像剛剛一樣的事情。

  「見機行事。」她簡潔有力地說。

  什麼叫做見機行事啊!

  心裡幹雖幹,但又能怎樣?我無力的低下了頭,跟著她繼續前進。

  從我們現在的位置到下去的樓梯距離其實是很近的,如果用跑的搞不好十秒內就可以到,但此刻我和她都不希望有多餘的觀眾出來礙事兼討飯吃,畢竟我們本身就是他們的飯菜。

  我跟在她後面,像肅清建築的軍隊一樣小心翼翼的慢步前進。但不同的是,我們不需要擔心被室內的敵軍自窗戶發現而刻意蹲下,反而儘可能的遠離窗子,因為他們不會開槍,只會伸手破窗,抓住大意發出聲音的倒霉鬼然後張嘴啃下去。

  我和她安安靜靜地穿越這死寂到令人寒毛直豎的漫長迴廊,沒有任何的血漬或是打鬥過的跡象,就只是單純的寂靜、空洞-就是因為這種什麼都沒有的異常,才讓這裡變得比剛才殭屍咬人的血腥場面更加駭人。

  「安全。」紫音輕聲說道,朝樓梯跨出了一步。

  我最後又朝身後看了一眼,確認是否安全,畢竟我可不想和殭屍電影的那些爛梗一樣,剛步下樓梯就吃了一記殭屍的背刺,然後一邊慘叫一邊消失於觀眾的腦海中。


  磅!


  大門被人猛力的打開,伴著一雙蒼白帶血的手。


  哪個混帳寫的爛劇本!


  我反射性的高舉手中的鐵橇,突如其來的驚嚇與緊接在後的震怒,讓我能夠肯定此刻我的表情,一定是一副像要把人給吃了似的殘暴模樣。


  ──當我看到眼前這位學姐的害怕模樣就知道了。


  她留著一頭及肩長髮,美麗的臉龐因害怕與疲憊,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有種她很需要他人保護的感覺,但也可能只是被我剛剛的舉動嚇到而已。

  「呃……剛剛我只是……」我放下高舉的武器,然後走到紫音身旁咬耳朵。

  「紫音,我們現在應該……?」

  「嗯……」她思考了一下,銳利的目光上下打量著這位比我們大上一屆的柔弱學姐,就像獵鷹注視著地上的獵物那樣。

  「妳的手怎麼了?讓我看看。」似乎注意到了什麼,她突然走過去。
  
  「沒、沒什麼,只是剛剛被玻璃割到……」不知怎麼搞的,看到紫音這個樣子,學姐忽然慌了,踉蹌地向後退了好幾步。

  「先讓我看看。」不顧學姐的感受,紫音就這麼一把扯開她用右手按著的左臂,從紗布下泛出一片淡淡的紅。

  紫音又拆紗布稍做檢視,整個暴露出來的巨大創口,更使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是被咬到的嗎?」紫音問道,右手反握著刀子。


  「嗯。」學姐點了點頭。


  我下意識的後退二步,並握緊手中的武器。

  這代表……她也會變成那樣的東西嗎?

  我無法肯定,畢竟現在根本就不知道這場災難到底是哪種設定,或許只要經過適當包紮與消毒就能痊癒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我不敢確定。

  如果被咬到就會得病呢?看著眼前虛弱的學姐,我不敢再想像她失去控制攻擊我們的光景。

  電影遊戲中根深柢固的印象,讓我始終無法放下心裡的那份恐懼,如同眼前一公分處有根鐵釘那樣壓迫著我。有誰能夠放任一個不定時炸彈在自己身邊?我只知道自己絕對沒有這種能耐。

  「走吧,要不然那些傢伙又要追上來了。」出乎意料地,紫音沒有針對這件事再加以追究,而是督促我們趕快上路以策安全。

  步下樓梯的過程中,紫音把我拉到一邊,小聲地告訴我:

  「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最好保持警戒。」

  她用嚴肅的眼神再三叮囑著我。

  由我走在學姐旁邊,紫音殿後,三個人快速的走下一樓,朝著可能的出口移動。

  「等一下……」在經過健康中心的時候,學姐拉住了我的衣服,示意我和紫音停下。

  「我想……先把傷口處理好再行動,應該比較妥當吧。」她指著僅用一塊布隨便包紮的傷口道。

  「妳怎麼看?」我問紫音。真是糟糕,現在我竟然會下意識的對這女人馬首是瞻,總覺得自己在她面前已經完全抬不起頭來了。

  「有道理,不過我們得快點。」紫音點了點頭,隨後三個人開始動作。

  「叩」紫音像等待攻堅的士兵一樣,靠在門板旁的牆邊,伸手輕輕敲了門,而我,則是站在門把的一側,高舉鐵橇呈備戰態勢,如果那些死人聽到了聲音而前來應門,則我的鐵橇馬上就能熱情的招呼他們。

  「沒動靜……」等了約十五秒,門的另一邊卻似乎沒有任何的動靜,我小心翼翼地把半個身體移動到門前,右手還拿著鐵橇,左手握住門把。

  「砰!砰!砰!砰!砰!」數聲雷鳴般的巨響,就在我握住門把的那瞬間,從門板後整個爆發!

  「Shit……」瞬間縮回去的我整個人癱在門邊的柱子上,一邊無意識地吐出好幾句髒話,誰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剛剛差點就掛了啊!

  我直盯著木門板上的五個碎裂孔洞,便宜木材破掉的樣子看起來就像畫壞的星星,也像美式漫畫裡的爆炸,看樣子是被子彈之類的東西打的……大概是手槍吧。

  「別開槍!我們是活人!」

  不愧是紫音,沒有像笨蛋一樣的探出身子投降,而是直接表明我方的身份。

  「不早說,敲什麼門啊,快點進來吧。」一陣輕鬆、熟悉的男性聲音響起,招呼著我們進入健康中心,就像熱情的主人招呼客人進家門那般自然。

  我打開被射出五個彈孔的門,後頭二個人隨後跟進並上鎖,而那道聲音的主人正悠閒自在地坐在正對門口的沙發上。

  果然是他。

  我注視著悠閒坐在沙發上,手指飛快轉著自動手槍的金髮男子。

  「發生了這種事還有心情到健康中心擦藥啊?怎麼不趁這機會趕快逃呢?」海卓收起了飛快旋轉的槍,饒富興味的探問他眼前的三個學生。

  「這位學姐受傷了,我們需要一些藥來替她包紮。」簡單說明狀況後,我扶著學姐走向放藥的櫃子。

  「等一下,她是怎麼受傷的?」海卓走了過來,口氣由輕鬆轉為嚴肅。

  「她被咬到了。」我實在搞不懂他是在又在氣什麼,逕自翻找櫃子裡的醫藥用品。

  「這樣啊-」他拉長音調說著。





  「那就不需要找藥了。」

  漆黑的槍口對準了學姐的頭。

  「咦……?」到此為止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學姐跟我,同時發出了這種疑惑的聲音。

  「老師!為什麼要用槍口指著她?明明就不能確定被咬到的人一定會變成那樣!」紫音提高音量,不解的問道。

  「這就是答案。」他朝某個關起來的櫃子彈了個手指。

  帶點鏽蝕痕跡的灰色鐵門瞬間被衝開,一隻殭屍就像電影裡演的一樣,伸著一雙僵硬的手臂衝了過來!

  三人瞬間被嚇退好幾步,只有海卓從容不迫地站在原地,一記前踢頂著那殭屍的胸口,一邊慢條絲理的為手槍裝上消音管。

  仔細一看,它的手腕早就被綁了起來,想抓人也沒辦法,只是毫無目標地揮舞著,不停地想用亂揮的雙手攫取眼前的獵物。它的臉色很蒼白,不看那滿是鮮血的嘴巴和被咬出一個大傷口的手臂,搞不好真的會誤認成一個人。

  重點在於,它身上正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

  「如何?事件爆發前半小時,他還來找過我喔。」

  「可是……」

  「還有什麼可是的?證據就在你的眼前,難道你還不承認?」海卓舉起手槍扣動扳機,「啪」一聲射穿了它的眉心,湛藍的雙眼毫無半點猶豫或同情。

  接著把槍口指向了學姐。

  「你怎麼……」我正想開口阻止海卓做這種事來恐嚇學姐,但……

  「等、等一下……」學姐無助的環顧四周,最後視線又回到了槍口,著急的哭了出來。

  「我、我還不想死!」她甩開身邊的紫音還有我,也不管海卓的槍還指著自己,就這麼尖叫著跑了出去,但就在她步向門口之際,聲音戛然而止。

  「雖然很殘酷,但這就是現實。」海卓吹掉槍口的白色硝煙。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我走到他面前質問著,一個活生生的人,剛剛還和我交談過的人,就在眼前失去了生命。而我卻只能像個蠢蛋一樣傻傻的看著,一點忙也幫不上。

  簡直就像她是被我殺死的。

  我和她並不熟,但是這種沉痛的無力感真的非常難受。

  「如果還想要活,就要學著接受這種事。」海卓以一種平靜、緩縵的語氣說著,我想他教導我和紫音最重要的事,或許就是這個了吧……

  「不說這個了,一人一支,拿去。」他話鋒一轉,拿出了二支鑰匙,分別拋給我和紫音。
  
  「這是什麼?」我問。

  「武器。」他走到櫃子旁邊,拾起了一個公事包。

  「我的辦公室裡,位子旁邊的置物櫃,裡面的裝備應該夠你們倆用,去拿吧。」

  「我知道了。」紫音默默的站了起來,看來學姐的死對她的衝擊真的很大。

  「等一下,這些東西先拿去。」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公事包,從裡面取出一塊L型的金屬遞給紫音,後來又補了幾個弧型物給她。

  那是把裝了消音器的衝鋒槍,方型的消音器拉長了槍身,加上弧形彈匣,看起來就像一把黑色的手斧。

  「MP7應該會操作吧,雖然威力有點不夠,不過能用就好。」他如此叮囑道,神態就和他在課堂上授課時一模一樣的自然,沒有刻意的嚴肅。

  「……知道了。」紫音不再多說什麼,接過槍跟子彈,眼神裡除了原本的冷淡,又多了一股怒意。

  雖然把槍給紫音感覺有點怪,但我也不想對此多發表什麼意見,畢竟紫音可不是普通的女生,她會對我的那些書有興趣就代表她對槍械有一定的認識,搞不好還遠高於我……

  「該行動了。」紫音率先走出門外,我也立刻跟了上去。

  「慢走不送。」海卓看著我跟在紫音身後離開,說出了這句話,自始至終都是那麼的悠閒,不見絲毫緊張或恐懼。到底是什麼讓他能如此胸有成竹的面對這場災難,甚至還幫助我們?

  我帶著這疑問步出了保健室。

  接下來的目標二人都十分清楚,向左轉延著走廊朝辦公室前進,路上有幾隻零散的殭屍,但我們都只是悄然無聲地繞過,或者用鐵橇將它們伸來的手給格開,我們可沒有要戰鬥,攻擊它們一點意義也沒有。

  在一一架開、迴避它們的過程中,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懼已經逐漸消失,甚至在躲避之餘還能分些心力去注意他們。

  一般電影或遊戲裡的殭屍,大多都是身體腐爛的面目全非,肢體也扭曲得不成人形的樣子,但在我眼前出現的傢伙不一樣。

  它們並不髒,有些甚至十分白淨,只有那個手上、腿上、頸部或者肩膀的那個傷口是我們和它們最大的差異,動作也沒僵硬的過頭,不過比起喝醉或是腳受了傷,它們歪七扭八的走路方式還帶有一種不協調的詭異感。

  要不是它們用行走時的詭異姿態提醒了我自己和它們是不一樣的,只怕我真的會當場崩潰。

  我開始懷疑我們現在的行動到底有沒有意義。

  很幸運的,在我把事情往更壞的方面想之前,我們已經到了辦公室。

  走到門前,我照慣例敲了門,但並沒有得到回應。

  「在這裡等著。」紫音一手拿著槍瞄準,一手握住門把,「喀噠」一聲打開。

  沒有動靜。

  紫音收回了手,恢復成正常的瞄準姿態,銳利的目光和漆黑的槍口一起掃過整個房間,隨時準備好給任何可能的敵人一陣迎頭痛擊。

  但這偌大的辦公室裡,有的只是無人的死寂,和倉皇逃跑所產生的混亂,地板上潑墨似的大片血污和被撞倒的桌椅、散落的文件都再三告訴我們,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大災難,而且就在不久之前。

  她垂下槍口,雙手還是緊緊握著握把,接著說了聲:「安全。」

  僅僅一個觀查室內的動作,就強烈的突顯了她的專家氣息。

  她對我打了個手勢,同時取出鑰匙,示意我進去把東西拿出來,而她就在門口警戒。

  這樣也好,反正辦公室裡也很安全,而且外面還有許多已死卻無法安息的人四處徘徊著呢。

  走到置物櫃前,我照著海卓的指示找到了他所說的那二個櫃子,把鐵橇放在一邊,自口袋取出鑰匙,插在二個鑰匙孔上,先後打開這二扇門。

  「靠北……」我呆若木雞的看著二個打開的櫃子,這裡面裝的東西,使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紫音,快過來看一下……」呆了半晌,我才向紫音招招手,示意她過來。

  「這、實在太……」就連她也對此感到驚訝,原因很簡單,這裡擺的東西,已經完全超出了常理。

  空間並不大的置物櫃裡,一把裝有瞄準鏡的突擊步槍和一把半自動散彈槍立在背包上面,而櫃子裡的掛架,則分別放了手槍還有刺刀。

  另外一櫃的配置也差不多,不過除了手槍和刀子以外,就只有一把MP5,同樣裝備了沒有倍率的快瞄鏡。

  「我們一人拿一櫃吧。」紫音說道,然後很順手地拿走了MP5。

  既然這樣那我就拿另一櫃吧,反正以用槍的經驗來說,散彈槍比較適合我,步槍的話嘛,這可以等找到地方安頓後再研究。

  「離開學校後該往哪裡去?」紫音背起背包時問了我這問題。

  「到我家吧,離這裡很近。」

  「你會擔心你的家人嗎?」
  
  「他們不住這。」

  二人迅速拿走了櫃裡的武器,穿上裝備,離開了這裡。
4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12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