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1
GP 742

RE:【其他】彼岸黎明‧血跡斑斑的旅程

樓主 PLUS修正帶 a580046
GP49 BP-
第二章來囉

START
第二章
  校外。
 
  一群人步履蹣跚的走著,看起來就像腳受了傷,但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的動作非常的不協調,有如走鋼索的表演者般搖搖欲墜。
 
  他們是誰啊?
 
  在校內騎車經過校門的警衛如此疑惑。
 
  學生家屬?來送東西的?
 
  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送東西根本用不著那麼多人吧。再看他們那種走路吊兒郎當的樣子,肯定是來找碴的。
 
  因此,他下了腳踏車,走到那群人面前欲和他們理論。
 
  沒辦法,這是他的工作,否則他自己也不想跟這種人打交道。
 
  「喂,你們……」他走到帶頭的那人面前,才剛開口就愣住了。
 
  眼前這位衣著隨便的青年,了無生氣的臉,呈現一種詭異的淡灰色,嘴角沾滿了因乾涸而發黑的血污,從半張的嘴裡可以看見裡面裝滿了呈血紅色的塊狀軟爛物體。
 
  他把頭晃了晃,嘴同時張得更大,連著半截手指的半個手掌從裡頭掉了出來,掉在地上發出「啪搭」一聲。
 
  天啊……這傢伙是瘋了還是怎樣?
 
  警衛被這恐怖的景像嚇了一大跳,隨即因徨恐而跌坐在地,接著這群人將他團團圍住,他們的表情跟帶頭的青年如出一轍。所有人動作僵硬地張開血盆大口,毫不在意從裡面蹦跳而出的手指、肉塊或眼球等器官,只是盡其所能地把嘴張大,然後像野獸撕咬獵物般分食跌坐在地的警衛。
 
  更多更多這樣的人緩緩步入青少年學習的殿堂,這麼多人進入學校,也讓在警衛室裡休息的另一名警衛給發現了,但他只是滿不在乎地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他們的異狀,轉過頭繼續看他的報紙。直到幾個食人者步入警衛室,將哭叫求救的他給包圍,終止了他的打混摸魚。
 
  慘絕人寰的血腥鏡頭在這所學校的門口出現,但這只是個開始,他們的目地除了吃以外,還打算在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內,把這裡徹徹底底變成地獄。
 
 
※※※
 
  我看著窗外的天空,無聊地打了個呵欠。下午掃地後的短暫空閒,讓我一點也不想去思考下一堂課要上什麼。
 
  昨天紫音的事弄得我心神不寧,想也不是、睡覺也不是,腦海裡都是昨天救了我的那記強力中段踢,還有她鐵青著臉對我說的『氣氛不太對』。
 
  要是昨晚有馬上跟她連絡就好了……可惜我既沒有紫音的即時通,更沒有那個膽子和臉皮為了一件不知該如何形容的事打電話到她家去。
 
  來到學校後她還是一句話也不說,好不容易有了現在這種空閒更是直接神隱,讓我只能一個人自顧自地胡思亂想。
 
  紫音大概有練過武術吧,從她家的軍人背景來看也絲毫不奇怪。我腦中自然浮現她穿著寬鬆的道服揮正拳的模樣。或許她的冷淡就只是一不小心練得太厲害、所以不想接觸其他人而已。
 
  但為什麼要突然攻擊那個人呢?
 
  她並不是那種沒事就隨意出手的瘋子,肯定是看到了些什麼才有那一腳。
  而這又是否跟異常冷清的火車站有關?
※※※
  當我想得出神時,被一陣交頭接耳的聲音拉回現實,幾個人靠在教室後面,以不像在聊天的緊張語氣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真是莫名其妙。
 
  才剛這麼說,幾個從二樓窗戶邊往下看的的傢伙突然尖叫起來,真是吵死人了。
 
  「靠,這在搞什麼!」
 
  「變態啊!」 
 
  諸如此類的驚呼不斷響起。
 
  過了一下子,有幾個人居然擠到我靠著窗戶的座位旁,爭著不知道要看什麼鬼。
 
  我從圍觀的同學裡推出一點空間,然後往窗邊一看。
 
  這所學校雖然佔地並不算大,不過卻蠻寬廣的,我們的長方形校舍比較靠近北邊的校門,後面還有幾棟比較靠近正門的校舍。我們的教室在二樓,視野很好,往北方一看可以看到學校北門附近的停車棚,而停車棚和我的教室有段不短的距離。
 
  不看還好,這一看就給我撞見了這輩子可能只有這次能看到的詭異奇景。
 
  幾個很明顯是本校學生的人,用超越極限的速度拼命向這裡跑著,而他們身後,跟著一大群腳步緩慢,臉色蒼白灰暗,二眼空洞無神的人。看到這裡,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緊追著學生的那些傢伙,幾乎沒有一個人完好無缺,斷手斷腳;或者頸部被撕下一大塊肉,而使得頭往一邊歪;更有人腹部像是被重機槍打中般炸開一個大洞,隱約可以看見裡頭用於維持形狀的肋骨,像被野獸啃咬撕裂般殘破的腸子等內臟則從傷口流出來,像沒綁好的鞋帶一樣長長的拖在地上。就連我從遠處的二樓教室向那裡看,一樣是清晰可見。
 
  它們不是人,不可能是人。
 
  學生們拼命的向前跑,後方的活死人則死死地踏著緩慢的腳步向前追趕,只因為它們沒有可以用來拼的命。
 
  儘管活人們跑的速度幾乎幾乎快要能夠去參加奧運,但跑了沒幾分鐘便開始疲累,只好改用走休息,就是沒有一個人停下。
 
  但活死人不會累,它們就在氣喘如牛的人們速度慢下來時,用始終如一的速度不停拉近距離,有些腳程較快的甚至抓住了幾個累到無法動彈的可憐人,在一陣悽慘的哀嚎聲中活活的將他們徒手分屍,然後就這樣吃掉。
 
  當下我腦中只剩下震驚,然後轉過頭去不敢再看向窗戶,心中被看見真實血腥畫面的震撼以及其他各種想法所占滿。以前什麼號稱特效有多寫實的恐怖片和遊戲和現在這光景比起來什麼都不是,只因為大家一開始就知道那些是假的,不管視覺效果多麼的像。和這種親眼看見的血腥畫面比較起來,終究只是一些電腦製作的假像罷了。
 
  接著大家都一語不發,就如同空氣凝結似的一點聲音也沒有。
 
  不知道過了多久,分散於校內各處的廣播器開始叫大家緊急撤離,上課老師衝出教室後其它人也爭先恐後地往教室外衝,宛如這教室裡有殭屍闖入,要是多待個幾秒,自己就會被咬斷喉嚨似的。
 
  班導師首先衝出教室後,大家便不停的擠向前門和後門,原本一次只能過一、二個人的門,現在竟然一次通過了四、五個人。
 
  先別人幾步逃出教室的人也不好受,他們不是被後面的人痛扁一頓然後一腳踢開,就是步伐不穩,然後跌倒被踩死。
 
  過不到三十秒,教室裡便只剩我呆坐在位子上,這件事太難讓人接受了,真的很難。
 
  我就這樣待在教室裡,直到稍微冷靜下來後才走出去。
 
  教室外面的走廊空無一人,但可以很清楚的聽出樓下的尖叫聲,以及大家逃跑的腳步聲。
 
  待這二種聲音逐漸轉小後,我才慢慢的往下走,探查一下情況,畢竟這不是射擊遊戲的團隊死鬥,無腦衝出去要是被咬死了可不會讓你三秒後重生。
 
  此時紫音並不在我身邊,看來是已經走了,在這種時候,我真的很希望她能在這裡,總覺得只要有她,就能渡過一切困難似的。
 
  到時候就去找她吧。
 
  很幸運的,在這空間頗為寬廣的樓梯間裡,並沒有殭屍走上來,樓梯出口附近也沒看到,讓我可以放心的偵查樓下的狀況。
 
  我快步但是小聲的走到一樓的樓梯出口,幾隻殭屍在十幾公尺遠的地方徘徊著,不過它們似乎沒有發現我,或許它們和電影裡演的一樣,是用聲音尋找獵物。
 
  我仔細的看著,希望能找出一條可以到對面校舍的路,因為可以出去的正門就在那個方向,殭屍進來的那個門就不必談了。
 
  儘管我看了很多次,但是完全找不到一條可行的路,到處都是殭屍,追咬著身處殭屍群中的活人。原本充滿活力氣息,有許多學生和老師在這裡渡過半天生活的校園,儼然已經成了地獄。
 
  正當我苦於找不到出路時,有個在殭屍群中逃竄的人發現了我,他是班上的同學,因此我也認識他,但看他現在被五、六隻殭屍圍著,已經是兇多吉少了,這不是我見死不救,而是我沒有能力。
 
  他開始向我呼救。
 
  這一叫的同時,也讓某些鄰近的殭屍發現我,隨後發出低沉難聽的制式化嘶吼,再引來一隻、二隻、五隻、十隻,更多更多殭屍加入獵殺我的行列。
 
  「幹!」我大罵,怎麼會這麼倒楣!而且當時那傢伙是在叫什麼!我根本沒辦法救他!
 
  周圍約十公尺處,有十幾二十隻的殭屍,像一群變態看見可以下手的對象般,一邊低聲吼著,一邊朝我所在的樓梯出口圍了過來。
 
  我立刻轉身跑進樓梯間,原本打算就這樣一口氣衝上二樓,但殘酷的現實又隨即讓我否定了這個想法。
 
  沒錯,就這樣跑上去根本沒用,只是讓我慢個幾秒死罷了。
 
  我轉身回去,在殭屍摸進來前伸手按下樓梯口的鐵捲門按鈕,而它們也一步一步的拉進自己和我的距離。
 
  可惡!為什麼這座他媽的破爛鐵捲門放下來的速度這麼慢!給我快點,快點!你在那裡慢吞吞的往下放的時候,那群殭屍和我的距離只剩三公尺了!與其在那裡吱吱嘎嘎的亂叫,你不如給我他媽的快點……
 
  我在心中破口大罵,而這只不過是我那堆罵天罵地罵祖宗之污言穢語的一小部份而已。
 
  如果你有幸,能從上空飛過我所讀的學校,然後在某棟校舍的樓梯口附近看見一個傢伙一邊狂按鐵捲門的按鈕一邊破口大罵的話,那一定就是我了。
 
  很幸運的,在任何一隻變態殭屍闖進樓梯間之前,鐵捲門終於關上了,途中還壓斷了一隻被同伴往前推,因而跌倒的殭屍的手,但是也讓放下的鐵門留了點空隙。
 
 
 
 
  可以把手指伸入,如果力量夠大就能拉開的空隙。
 
 
 
 
 
  這只不過是另一種拖延時間,毫無意義。
 
 
 
  回到教室前,我去查看並關上了所有的鐵捲門,畢竟剛剛我只關上了朝向南邊靠近正門的那一座。
 
  但這也只是另一種拖延時間,我清楚得很。
 
  可惡!
 
  我狠狠鎚了一下桌子,這一鎚比以前我任何一次鎚桌子都要來得大力,原本就搖搖欲散的木桌椅重重地震了一下,但我卻不怎麼痛。
 
  「他媽的,根本就毫無辦法嘛……」我低著頭,喃喃自語,然後突然看見地上的某些東西。
 
  靠近走廊座位的椅子旁邊,掉了二支手機,詳細的型號我並不清楚,好像是韓國製的。
 
  我把開著的手機撿起來,審視了一下,還可以用。
 
  「說不定這可以利用一下……」我思考著,然後走出教室,從二樓的水泥欄杆旁看著地面上的那堆殭屍。
  
  我把其中一隻手機的鈴聲調到最大,然後看著一樓的那一大群殭屍,接著走到走廊盡頭,把手機從二樓往下丟。
 
  「拜託…千萬別壞啊……」我在心裡這麼祈禱。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我拿出另一隻手機,撥了我丟下去那支手機的號碼。
 
  過了幾秒,了無新意又極度吵雜的中文流行歌,像破裂的水庫爆發洪水一樣,從手機裡傾洩而出,殭屍們也聽到了聲音,原本全部都一股腦地擠在鐵捲門前,像鐵達尼號裡船上的平民一樣死命地伸手拍打,現在卻全部走向那支手機,就像被什麼東西控制住了一樣。
 
  好了,殭屍們被引開,我的機會也來了,至於這機會是什麼意思呢?
 
  既沒有時間去打開鐵捲門,也沒有什麼梯子可以讓我下去。
 
 
 
 
  只好跳了。
 
 
 
 
  你說是吧?
 
 
 
 
  我翻上水泥欄杆,然後往下一跳。
  
  質量和重力加速度,讓我在落地時,首先著地的雙腳,痛的像是穿著防彈衣,卻被散彈槍子彈打中一樣痛,雖然我沒實際被打過,不過我覺得,用身體硬是接下落地衝擊的感受,應該和這相去不遠才是。
 
  我落地後身體又向前翻滾了一圈,這才慢慢的爬起來,很幸運地,幾乎所有的殭屍都被手機吸引了注意力,而沒被手機迷住,或者朝手機而來的,也還跟我有著一段距離,我真的得快點了。
 
  我強迫自己暫時忘掉腳的疼痛,然後雙手撐著起身,朝南邊的校舍跑去。
 
  雖然這段路並不長,但我卻走的相當不順遂,雙腳的疼痛使我跑起來有點一跛一跛的,我想再過一陣子疼痛感就會遠離,但現在是這種處境,我可沒辦法等上那一陣子,只能跑。
 
  可惡啊…雖然腿痛得好像要斷了,但我終究還是跑到了對面那棟校舍,腳的疼痛也因為時間過去而減緩了不少。
 
  腳痛的事可以忽略,但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得做。
 
  不被它們幹掉,這是最要緊的事。
 
  所以我需要一把合適的武器。
 
  我走向工友在學校修理物品、放工具的據點,希望能找到些什麼。
 
  那個地方是個大小中等的房間,和教室相比較的話,大約是教室的一半左右,放學後就會關上的鐵門現在依然開著,裡頭雜亂地擺著數也數不清的各種工具和零件,還有一些課桌椅,或許是要做備用零件的吧。而且房間的其中一面牆上,不知為何還被漆了一片大大的中國地圖,如此簡陋粗糙的地方,正大剌剌地盤據在這棟校舍的一樓,夾雜在幾間明亮乾淨的辦公處室裡面。
 
  我儘可能壓低音量的翻找著工具,因為遠處也站著幾隻徘徊不定的殭屍。
 
  刀子、鉛管、鐵鎚…我在這堆有的沒的東西裡找了許久,卻還是一無所獲,因為根本沒有東西符合我的要求,鐵鎚的攻擊距離太短,鉛管則是太重,雖然有看到一把「好像」很厲害的電鋸,但我知道這東西真的很不實用。
 
  終於,在我把整堆工具都翻過來另外堆成一堆之前,我在工具堆的一角,發現一支很棒的傢伙。
 
  暗淡的鐵灰色,外表完全沒有生鏽,細長的造形,其中一頭則彎曲了九十度,可以充當拔釘器也能橇起重物的尖銳突起,
 
  鐵橇。
 
  這東西一看就知道是個很棒的東西,而我將它拾起的時候,也不會覺得太重,還在能夠自由使用的範圍內。
 
  它除了重量不重以外,攻擊距離也夠長,長度大約和球棒相同,至於原本用來拔釘的尖銳一端,應該很適合用來打爆殭屍那爛掉的腦袋。
 
  把鐵橇拿起來後我就直接往二樓走去,想說二樓的殭屍應該比較少,而且剛剛我翻東西的聲音,已經把四周那些只對聲音有反應的活死人給引來了。
 
  我很快的跑上二樓,把它們遠遠的拋在腦後,接著從樓上走到校門附近再下樓,然後出去,我想這樣應該比較安全吧。
 
  我緊緊的握著手上的鐵橇,小心翼翼地走在空無一人的二樓走廊上,每一次腳步即將接觸地面時我都特別把落下的力道壓到最低,只怕發出一點聲音。
 
  走廊上離我約十公尺處,站著一隻殭屍,和一般的殭屍沒啥兩樣,只不過和它搏鬥這種事,最好是連想也不要想。
 
  它們手腕的力量和握力並不是人類所能企及的,被抓到的話要逃脫幾乎不可能,剛剛我就看到一堆身強體壯的同學老師,被幾個體態頗為瘦弱的活死人抓住,不管他們怎麼掙扎也都是徒勞無功,最後落得被吃掉的命運。
 
  我深吸一口氣,然後往前跨出一步,鞋尖輕觸地板,接著腳跟慢慢落地,和平時的行走比起來聲音降低了許多,不過也降低了速度,但是不要緊,現在只要應付眼前的這傢伙就行了。
 
  現在我和它的距離,只剩下不到五公尺了,照這個步調看,再一下下就可以通過。
 
  我的距離正在和它逐步拉近,而情勢也越來越顯得緊張萬分,不停流出的手汗,使我不管再怎麼擦,手還是像剛洗過一樣,好幾次都因為手中的汗水,讓鐵橇差點滑落,好在我總能即時抓住它,否則我立刻就會在虎視眈眈的殭屍中『打響名號』,然後被這群只知道吃的傢伙給圍起來嗑了。
 
 
  五公尺。
 
 
  它似乎聽到了什麼,雙手撲向一旁教室的門板,
 
 
  四公尺。
 
 
  沾著血跡的指甲持續刮著門板,那種聲音不會比刮黑板的聲音好到哪去。
 
   
  三公尺。
 
 
 
  二公尺。
 
 
 
  一公尺。
 
  在我經過他身邊的同時,它依然死死地看著門板上的小窗子,僵硬的手指宛如紅色的粉筆,不停在白色的門板上畫下斷斷續續的暗紅色直線。
 
  我從它的背後輕手輕腳走過,連我自己都聽不到我的腳步聲。
 
  Safe.
 
  我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大口氣。
  
  
 
  雙肩被什麼東西重重地按了下去。
 
 
 
  抓住。
 
 
 
  然後猛力向後一扯!
 
  
 
  我死命地左右甩著身體,想把抓住肩膀的二隻爛手給甩開,但是沒有用。
 
  它的力量大得難以想像,就像被二隻巨大的老虎鉗夾住,劇烈的疼弄讓肩膀逐漸麻痺。
 
  腦海裡突然浮現紫音的臉。
 
 
  我會死嗎?
 
 
  或許會。
 
  
  但可不是現在!
 
 
  我反轉手裡的鐵橇,尖刺的一端朝上,向後一刺!
 
  充實的感覺隨著鐵橇傳到了我手上,看來是有刺中,但卻沒能讓它放開手,反而抓得更緊!
 
  耳朵和頸部感受到了惡魔的吐息,就等它張口咬下。
 
  啪。
 
  刀子刺進頭顱的聲音,全身腐爛的惡魔便失去生命。
 
  我轉過身去看,沒想到竟然是她。
  
  「咦?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園崎紫音手裡拿著剛救了我一命的短刀,用頗為詫異的神情望著我。
  
 
  
 
  
 
  
 
  
 
  
 
  
 
  
  
  
  
 
  
  
4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12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