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3

RE:【創作】餘音【基X南】 (6/7增 - 完結)

樓主 [TEA],寶* f0916424387
GP4 BP-
 
 

 
 
餘音【基X南】- 全
 
 
 
 
 
>> 我,討厭鋼琴所發出來的聲音。因為風介他,死去之後遺留下來的就只有一本泛黃的樂譜。
                 但是,我卻無法阻止自己不去碰觸那個音節,那些名叫做回憶的旋律。
 
 
 
01.
 
「死了?哈!你再開玩笑吧?喂,告訴我你是騙人的好嗎……」我不斷的搖晃著佇立在我的眼前告訴我消息的基山的身軀,試圖想從他的嘴裡聽到“呵呵,你還真的相信了啊?騙你的啦!”之類的話。
 
「就在剛剛,他已經走了。因為異形之石的副作用……」基山露出痛苦的表情說著,一字一句的不斷的打破著我內心僅存的一絲自欺欺人的想法。像是壞掉的收音機般,不停的重複著同樣的話“涼野風介,死了”。
 
「死了……哈哈!騙人,你們騙人!風介他不可能死的!他不可能……」開什麼玩笑!就在不久之前他還和自己在一起啊!約好了,明天要一起出去玩,因為都待在學園裡頭久了會悶出病,於是自己提議明天出去散散心。為什麼只不過是經過了一下子而已,就告訴自己……他死了?
 
「喂!南雲,你冷靜點好嗎?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是這是事實……」基山伸出手想讓自己聽見他說話,咬著嘴唇用著十分壓抑的口吻對著自己說,眼角的餘光似乎還可以看見他的雙手因為過度用力緊抓而微微顫抖著。
 
「死了嗎?風介。」緩緩別過頭用著沒有焦距的雙眸直視著基山,然後從嘴裡發出幾乎接近唇語的音量再次詢問著他。
 
「……」基山這次並沒有再回答自己的問題,但是我知道、這是接近默認的行為。
 
「我懂了。」我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接著輕輕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說。
 
「我,不需要一個沒有涼野風介的世界。」我呆滯地望向一旁的基山一眼後開口,不顧對方因為自己的這句話而瞪大雙眼的說著。
 
 
02.
 
「喂,南雲那傢伙已經不行了吧?」玲名長長的嘆了口氣後,望向一旁看著南雲晴矢看到出神的基山一眼後詢問著。
 
「他不會的,因為我還在。」基山簡單的開口回答,然後繼續從自己的房間窗外的一角望去。看見了自己所熟悉的那抹紅色身影,他依舊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涼野風介的房間內一步也不肯踏出來,三餐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的吃。
 
「你打算就這樣嗎?放任他不管。」玲名循著他的視線望去,接著看到了縮成一團躺在涼野風介床上的南雲。雖然只是遠遠的看著他,卻讓人感覺他的身上毫無生氣像個死人般一樣。至少在自己記憶中的他,總是用著自大狂妄的口氣和自己說話。
 
「不,我並沒有資格可以管他。」基山只是搖了搖頭後露出一抹淺笑回答一旁人的問題,用著一種非常輕柔的語調一字一句的說。
 
「……什麼啊?」玲名緩緩皺起眉頭回問,似乎不能理解基山話中的意思。
 
「因為我是基山廣,不是涼野風介。」基山伸出手關上窗戶,不讓自己再繼續看著那抹紅色的身影。他說出了一直在他心中不斷重複的話語。是的,因為自己是基山廣、不是那個人所深愛的涼野風介!所以,我沒有資格。
 
 
03.
 
「你好,我是涼野風介,現在不在家有事留言。鬱金香頭沒事情不要來洗我留言紀錄。」我拿起口袋中的手機熟練的按下一組號碼後按下撥出。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低柔的聲音,是自己所熟悉的……風介的聲音。
 
「我是涼野風介……涼野風介……」自己只是一直不停做著撥出然後轉入語音信箱這個動作,不斷的反覆著這個無意義的動作。如果自己不這麼做的話,是不是哪一天自己會連風介的聲音是什麼樣子都會忘記呢?
 
「這麼晚在這裡做什麼?」就再自己沉浸在風介的聲音時,後方傳來了一道聲音打斷了自己打算再度撥出的動作。
 
「風介嗎?」我下意識的高興轉過頭回應著後方的人,但是這抹高興只持續了兩秒。因為後方的人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人,不是有著淺白色帶點湛藍的髮絲的人,更沒有風介所有的那湛藍色深邃的瞳孔。不是!他是基山廣,不是涼野風介。
 
「很抱歉,我不是涼野風介。」後方的人微微牽動嘴角露出一抹的笑容,他回應著自己剛剛的呼喚。
 
「抱歉……」接著我繼續把頭壓低埋至膝蓋裡頭,並沒有理會一旁的基山說了什麼話。
 
 
04.
 
「晴矢、晴矢!你是怎麼了?是我啊!我是茂人!」茂人不斷用著手搖晃著眼前毫無反應的人,從剛剛就怪怪的了不管怎麼叫喊著眼前的人,他都只是用著沒有焦距的雙眸盯著手中沒有電的手機。
 
「呐,茂人……你的白色頭髮好漂亮啊!是跟風介一樣的顏色呢。」我恍忽的伸出手撫上茂人的髮絲,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說著。
 
「晴矢,不要這樣……」茂人輕輕地移開我的手,搖了搖頭後露出複雜的表情看了自己一眼後奮力的跑走。
 
「……」看到眼前這個畫面後基山只是沉默不語,隨後他頭也不回的往大門的方向飛奔離去。
 
 
05.
 
「結果,到了最後還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啊!風介,大騙子。」打開本來屬於風介的房間的門,我逕自地走了進去。彷彿只要回到這裡就可以聽見風介的聲音……像是風介還在我身邊一樣的另人感到安心。
 
『碰──…』房門被用力打開之後,我看見的人是…風介?白色的頭髮、湛藍的雙眸,是風介沒有錯吧?他終於回來了嗎?
 
「風…介?」我努力的從乾澀的喉中擠出一個音節,帶著不確定的口吻問著眼前的人。
 
「嗯,我是喔……晴矢,我回來了。」基山露出一抹笑顏回答著眼前的人,白色的頭髮是剛剛去買了染髮劑胡亂染上的顏色、湛藍色的雙眸是戴了變色片的關係,而衣服只是找了和風介很相似的品味的衣服罷了。剛剛急速的跑出門就只是為了做這幾件愚蠢的事情而已。
 
「你不會再離開我了,對嗎?」我伸出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一旁的人的手詢問著。如果自己不好好的抓住的話,風介一定又會從我的視線中消失,所以……
 
「我不會再離開你了喔,晴矢。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基山點了點頭後伸出手緊緊地把晴矢擁入懷中,他不知道欺騙晴矢這件事情對不對。至少現在的自己不後悔這麼做,他願意捨棄自己的名字和人生。
 
「如果晴矢你希望的話,那我就是涼野風介。」基山用著接近無聲的音量補上“然後基山廣將永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如果你的眼裡只有涼野風介的話,那麼我願意抹殺自己的存在。
 
「所以這一次,你聽見了嗎?我的聲音。」基山詢問著眼前的人,但是他知道,他永遠聽不見基山廣的聲音。這個問題就像是餘音一般,不停地迴盪在只有自己和晴矢的房間內久久沒有散去。
 
 
【 Fin. 】
 
 
✿…✿…✿✿…✿…✿✿…✿…✿✿…✿…✿✿…✿…✿✿…✿…✿✿…✿…✿
 
作者的話+後記:
 
好吧 對不起我讓小涼死了,其實初衷只是想讓基山崩掉而已ww (喂)
結果搞到最後連鬱金香一起崩了...  其實在寫文的時候我本來私心的想把基X南改成南X茂  
其實這個配對還挺稀有的(?) 下次考慮寫個吹X涼.. 不過怎麼老愛找些沒交集的送作堆啊啊(誤)
其實也沒什麼後記好寫(嘆氣) 小派看完跟我說基山好變態  可惡他哪裡變態了 !!!!
 
                                                                                                                                                                      2011.06.07筆
4
-
板務人員:

432 筆精華,12/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