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438

RE:【小說】「朋友」- Stars Shine To Each Other (小鏡篇

樓主 相聲小白 asd80888
GP5 BP-
 
 「朋友」 - Stars Shine To Each Other (小鏡篇)
 
  「嘟!」我按下結束鍵,慌慌張張地結束了通話。
 
  「呼啊……」我的臉還在燒,臉色還在發紅吧。
 
  「那個笨蛋。」我趴在床上,把臉埋進棉被裡,有點氣呼呼的嘟嚷。摸摸臉,連我自己都覺得燙手極了。
 
  剛剛那通電話裡,我很認真、很努力、很誠實的把話說出口了。結果雖然不出所料,又被調侃,可是……好害羞呀,又感覺有些丟臉。
 
  今天早上也是這個樣子,雖然此方沒有意識到她的態度,可是我真切的感受,感受到她的那份蘊含純真與謝意的道謝。
 
  然後又不小心說出真實的想法--啊啊啊,我是怎麼了啊我……
 
  不過,至少我把話給說清楚了,相信此方有感受到囉。即使她總是這樣子,呵。
 
  我輕輕笑了,雖然此方總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散漫樣,但我確信,像她這樣好的一個人,一定很珍惜大家之間的情誼吧。就算她對於電玩、動畫、漫畫十分熱愛,我卻從一些小細節中,看出她對於大家的重視。
 
  我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閃爍的星星,微微笑的想著:也許,大家之間的友誼,就像是那星星一樣閃爍,而且彼此照耀吧……
 
  「叩叩!」突然,門口傳來兩下敲門聲。
 
  「姊姊?」隨著開門的聲音,小司手上端著東西,走進房間裡。「我這裡有剛剛做好的餅乾,姊姊要吃嗎?」原來小司手上端的是餅乾啊。
 
  「當然要吃!」既然明天就要開始運動了,趁著還可以吃的時候就盡量吃吧……就算會變胖,明天開始運動之後也會瘦下來的!沒錯!
 
  我一骨碌的翻下床,在桌邊坐下,開始吃餅乾。
 
  「小此有要一起練跑嗎?」小司捏起一塊餅乾,品嚐著:「剛剛問的結果如何呢?」
 
  「沒問題!此方她說OK,同時她明天也要訓練小優,小優說她這次想努力跑完長跑比賽。」我嘴巴塞著餅乾,有點含糊不清的說著。
 
  「這樣喔。」小司歪著頭,想了一下,很開心的說:「那這樣明天好熱鬧喔,練跑就不會練得很無聊了!」小司兩手一拍,樂得很。
 
  「是啊,這樣比較有動力跑步。」我做了個有點古怪的表情,笑說。因為我突然想起上次要練跑的情形:此方是幼兒身材、美幸是魔鬼身材、我跟小司則是沒什麼毅力,結果上次的計劃就不了了之。
 
  「對了,姊姊。」小司好像突然想到什麼,話鋒一轉。
 
  「下午小此的那個神情,讓我覺得很暖和,很棒耶!這是為什麼啊?」小司用一隻手指搔搔下巴,全然不明白的樣子。
 
  「我想,因為,我們是,她的朋友吧。」我緩緩說著,臉上不自覺的浮出一抹微笑。
 
  「是喔……」小司似懂非懂的應了一聲,繼續歪著頭思索,臉上還是掛著疑惑。
 
  這個問題,連我自己都只能給自己這樣的一個答案。連我都還在努力思索。
 
  想著想著,我把目光轉向窗外。
 
  窗外的星星依舊閃耀著動人的光芒,而且彼此相輝映。
 

  記得有一次,大夥兒去此方家中,幫她慶生--
 
  「此方,生日快樂!」「小此生日快樂唷!」「此方同學,生日快樂。」「姊姊生日快樂!」我、小司、美幸、小優同時祝賀,把一個大禮物一起遞給了此方。
 
  「呵呵……謝謝妳們啦,話說這個到底是什麼啊?」此方很開心的笑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謝,接過那個大盒子禮物。
 
  「姊姊拆開來就知道啦。」小優很開心,她原本還有點生病,不過今天看起來好多了。
 
  只是沒想到她突然冒出一句--「這份大禮物是小鏡學姊提議,大家一起合力買的唷!」
 
  嗚哇!小優怎麼透露出來了呢?這下子……
 
  「哦哦!呵呵……」此方的眼神飄了過來,正好跟我的目光對上,只見她露出一抹微笑,可是那個笑容卻讓我既不好意思又有點窘迫,還帶著兩分火大。八成又要開我玩笑了。
 
  「嗯!既然是小鏡提議,那我就來看看到底是什麼禮物囉!呵呵……」此方繼續用讓我很想扁她的笑容,一邊拆開了禮物。
 
  「妳就不能少說兩句地收下嗎?」我看著此方的拆禮物動作,有點害羞地回了一句。
 
  雖然我現在臉上帶著紅暈,但事實上我很擔心這個禮物會買錯……拜託千萬不要出錯啊。我屏氣凝神,專注瞧著此方打開禮物盒--
 
  「哇喔喔喔!」一陣歡呼。此方捧著禮物,兩眼變成光芒閃耀的星星,滿是感動的喊道:「這部作品的DVD-BOX、公仔,還有導讀手冊我一直都很想要耶!太棒了!太感謝妳們了!呀呼!」此方高興極了。
 
  還好,有送對禮物,要是送錯,或是送給此方以前就買過的東西,那禮物就沒意義了!我鬆了一口氣。
 
  「呵呵……怕送錯禮物,現在又慶幸禮物送對的小鏡好萌喔!」此方掩著嘴偷笑,一副把我看穿的眼神又這麼恰巧的對上我的兩個眼睛。
 
  「吵……吵死了!乖乖收下啦妳。」我的臉「唰」的一聲變紅了。天哪!此方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的表情有那麼明顯嗎?
 
  「真是太好了,此方同學很喜歡這個禮物呢。小鏡同學真的很細心呢。」美幸也很開心,禮物有送對。
 
  「我……其實不太懂這方面的東西,全靠姊姊呢。」小司很靦腆的笑說。
 
  「小鏡學姊了解姊姊,所以才能送對禮物吧!」小優臉上也掛著滿滿的笑意。
 
  三個人接連的話語,達到了「落井下石」的最佳效果,讓我的臉熱到可以把冰塊融化了。
 
  天呀!我真希望現在有個地洞可以讓我鑽進去。
 
  偏偏此方「趁火打劫」,還黏了上來,貼著我磨蹭:「果然呢,小鏡還真知道我想要什麼東西。嘿嘿,小鏡已經變成一個能理解我的標準御宅族啦。」
 
  「少……少囉嗦!還不都是妳影響我的結果。」我臉上紅噗噗,有點措手不及地想要把此方給推開,可是徒勞無功。
 

 
  像那個樣子的相處模式,其實……很棒呢。
 
  呵,我說是此方影響我,才讓我漸漸變成御宅族。但,那就是此方她的優點之一吧。
 
  她毫不保留地向我們這些朋友分享她的世界。
 
  雖然有時聽不大懂就是了。
 
  當然,她也不全然是向我們灌輸她的世界,她常常跟大夥聚在一起,出去玩,談天說地……這也算是她的優點吧。
 
  灌輸的同時,又慢慢改變自己。她沒有一昧強迫我們要接受她的御宅文化。
 
  她真的是個很好的人。
 

  約定好的隔天下午放學。
 
  放學後,天氣清朗,原本一片湛藍的天空,因為夕陽的照映,顯得猶如水彩般的鮮豔黃澄。
 
  是個適合練跑的天氣。
 
  「嗯,唔,嗯……有點痛啊。」我口中說話,手腳作著伸展,熱身。一旁的小司跟小優,柔軟度似乎也不甚好,美幸的狀況比我們這邊三個好很多。而此方延展的程度非常柔軟,小南也不惶多讓。
 
  「哎呀,小鏡,拉筋就是這個樣子啦,看樣子妳平常太少動了唷。」此方悠悠的說著,兩腳不彎,身體彎下,手指輕輕鬆鬆就碰到地面。
 
  我不由得疑惑起來,此方妳平常也不大喜歡動吧……但事實擺在我眼前,體能就是比我強。說不定是跟練過合氣道有關吧。
 
  「嗚嗯……姊姊好厲害呢。」小優雖然跟此方做完全一樣的伸展動作,可是程度連手指都不到腳踝的距離。小南早就做好了熱身操,在一旁指點小優做熱身操。
 
  順帶一提,小南是聽到小優要來練跑才一起來練跑的。真是形影不離啊。
 
  「好了!做好熱身操了,準備開始吧,要記得:等等別跑太快,慢慢跑,不要一下子就耗完體力;還有,要說話的話,建議在呼氣的時候講,比較不會岔氣。」此方在大家開跑前,叮嚀了一下。
 
  「好!」「好……好的!」「沒問題,此方同學。」「知道了姊姊,我會好好努力的。」「……加油。」開始練跑啦!
 
  「練跑十圈,別太早用盡力氣啦。」此方說著說著,移動腳步。
 
  十……十圈?我瞪大了眼睛,小司跟小優的反應也差不多。但見美幸跟小南不以為意的開跑了。
 
  好吧,加油了!
 
  大夥兒維持一樣的速度跑,前進的速度差不多。這才發現,此方要大家別跑太快的用意。雖然十圈很累啦,但如果依照這樣的速度跑,體力是撐得住的,小優也適應得了。
 
  所有人聚在一塊兒跑,感覺真的比較有動力!大家一起的感覺,跟一個人跑步就是不一樣呢,嘿嘿,這樣子練到長跑比賽開始,體重應該能瘦下來吧。
 
  練跑途中,為了節省體力,大家都少說話,但偶爾還是有幾句閒聊穿插。
 
  跑著跑著,終於跑完九圈了,剩下最後一圈了,我有些急促,喘著氣。雖然是慢慢跑,不過九圈跑下來還是會累啊。
 
  此方大多數時候還算安分,跑著跑著卻會突然冒出幾個跟跑步無關的動作,八成最近又玩了什麼新遊戲,在練招式;小司則是有一點後繼無力的情形,臉上的表情透露著疲累,不過她還是很努力的跑著;美幸看起來雖然有點累,但還是面帶微笑,游刃有餘的模樣;小優臉色蒼白,看來有些支持不住,硬是咬著牙硬撐;小南看起來不甚疲累,很擔心的看著小優。
 
  「呼啊!各位,剩最後半圈啦!最後半圈,使出最後的力量吧,看誰最快跑到終點!」此方突然蹦出一句,還不等大家會意過來,就飛也似得往前衝了。
 
  還衝得真快!但,太亂來啦,大家也沒力氣去這樣跑了……
 
  我正想開口阻止她,想不到--
 
  「哎唷!」隨著一聲驚叫,眼前的此方竟然跌倒,重重摔在地上!
 
  糟糕了!剛剛此方跑那麼快,這下子--!
 
  「此方!」「小此!」「姊姊!」……隨著驚叫,我們五個人都衝上前去,看看此方的狀況。
 
  「沒事吧!此方!」我擔心的叫著,在此方身旁,扶著她起來。
 
  此方沒有站起來,她的臉色很蒼白:「唔唔……左腳好像扭到了!嗚嗚,好痛……」此方痛得呻吟,齜牙咧嘴。
 
  「我去保健室,天原老師應該還沒離開。」小南當機立斷,看到小優也準備動身,阻止她:「小優,妳在這裡陪學姊,順便休息一下。」
 
  「喔,好!」小優聽話的留下了。「小南,不然我跟妳一起去找老師吧!」美幸自告奮勇。
「好,那快點!」兩個人飛奔似的往保健室的方向跑去。
 
  「此方,妳還好吧!沒事吧!」我急得要命,一手扶著她的背,理智有點紊亂。
 
  「……痛得要命而已啦,嘿嘿。」此方痛得臉如金紙,咬著牙,還冷汗直冒。可是她竟然還笑得出來!
 
  「妳還笑得出來!別鬧了,現在要怎麼辦啊?」我不禁叫起來,真的發慌了,手心直冒冷汗。
 
  「嗯,好吧,三位幫我把腳挪直,讓腳不要那麼痛……好啦,這樣就可以了。」此方想了一下,讓我們三位幫她把腳挪到比較不痛的位置。我、小司、小優三人,七手八腳,萬分緊張地幫助此方,深怕又弄到扭傷的腳踝。
 
  此方吐出一口氣:「呼!這樣稍微好點啦,嘿嘿。」她話是這麼說,可是我看她身體似乎微顫……想必在忍痛,逞強。
 
  「姊姊……」「小此……」「……」小優、小司,還有我,都一臉擔憂的瞧著此方,跟此方表現出來的樂天形成強烈的對比。
 
  「真是的,不要那麼擔心嘛。」此方的音調有些許痛得顫抖,即使她還在打哈哈。
 
  述地清明,我的神情從擔憂轉為鎮定。
 
  「此方,妳不要再說話了,安靜地休息吧。」我突然冷靜下來,神智清楚了許多。
 
  此方乖乖照做了,安靜下來,不再說話。
 
  從剛才到現在,此方擺出的態度,很明顯希望我們不要再繼續操心。她神經大條地沒有察覺到她不停安撫我們的態度,但,這讓我慚愧。
 
  一個受傷的人,反而去安撫我們其他沒事的人……倒過來了吧。
 
  「別擔心,等小南和美幸她們回來,此方,再忍一下喔。」這個時候,換我擔任起鎮定、撫平大家情緒的那個人。小司與小優兩人看到我這個樣子,臉上的憂慮消去了不少。
 
  應該是大家不要再增加無謂的情緒負荷,而要冷靜下來才對。
 
  我表面盡力維持鎮定,但內心又不禁緊張起來。
 
  看著此方強忍痛的樣子,我很心疼……這樣看著自己的至交好友受著疼痛的折磨,自己卻只有在旁邊枯等救援,如此的等待時間,度秒如年。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開始有些躁急。正當有點破功之際,忽然遠遠看見小南跟美幸,還有天原老師,拿著醫療用具,三人急匆匆地跑過來。
 
  終於回來了。
 
  「老師……呼……怎麼……樣?」「泉同學的傷勢不輕,快做好緊急處理,要送去醫院治療!」「我馬上去打電話!」「那就麻煩妳了柊同學,其他人幫我忙!動作快!」「好!」「是!」……
 

 
  此方留院治療了一些時間,後來回家又靜養了幾天。
 
  這天晚上,我打了通電話給此方,再問問她的狀況怎麼樣。
 
  「喂?此方?」「哦哦,是小鏡啊,嗨嗨,晚安。」此方的語氣十足慵懶。最近打電話給她九成九都是這個語氣……看樣子,這段日子應該是過得很悠哉。
 
  「妳的腳……好多了嗎?」我萬分關心地問。
 
  「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再過幾天就可以回去上課啦……只是我不太想去上課耶。」此方的語氣轉為耍賴,真的有夠「慵懶」,還想再延長。
 
  「不行啦,都快要考試了,妳最近不來會跟不上。我看我要找個時間幫妳惡補一下……」正當我準備要替此方規劃時間時,卻聽到此方的嘻嘻笑聲。
 
  「嘻嘻嘻,小鏡真的好有心耶。幾乎天天都打來關心我,功課追不上也會主動幫我惡補……嘻嘻,不過小鏡可能完全沒有意識到喔?」此方的慢悠悠調侃,隨著她的笑聲,我的臉不斷加溫。
 
  因為她說得一點都沒錯,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
 
  「囉囉囉……囉唆!我……我……」結結巴巴,「我」個半天卻接不下去了。
 
  「呵呵,小鏡要誠實一點啦。嗯,不然這樣好了,我先誠實一下,讓小鏡跟著誠實吧!」此方這麼一席話,讓我先將剛剛的窘迫拋到一旁。
 
  她要跟我誠實什麼?
 
  「小鏡的用心,還有大家的關心,我不只感受到了,甚至啊,我還挺『感動』的唷!嘿嘿嘿嘿……」惡作劇的語氣,還特地將感動用力地強調。
 
  我愣了,嘴角隨之上揚,勾勒出笑容。
 
  此方就算她散散漫漫,但我自己心知肚明,她人很好,也很珍惜大家的情誼。
 
  就算她的樣子有時讓人又生氣又好笑,需要我,或是其他的人提醒及幫助……但,這就是此方啊。
 
  更何況,她給我們這群朋友,帶來好多好多的歡樂與幸福。
 
  我們這一些人,彼此影響,感受彼此心情,一同喜怒哀樂,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開心笑著過每一天。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因為……」我深吸一口氣,即使誠實說出口讓我很不好意思,可我要說出來。
 
  「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謝謝妳,此方,還有小司,美幸……以及在我身邊的所有朋友。
 
  有了妳們,我的世界,五彩繽紛。
 

 
  窗外的星星依舊閃閃發光。
 
  依舊彼此閃耀,彼此照耀,輝映出耀眼動人的光芒。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