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462

RE:【短篇】IAWW同人創作區(CP:All 南師/尾藤兄妹)

樓主 夜里陽 ttyorz
GP1 BP-
崇拜





※CP:義南,譜曲家系列還會有什麼變化?
※引用梁靜茹-崇拜歌詞





我不會承認的,這一切的行為都是出自於喜歡這種混帳情感,
情感跟迷惘都是垃圾,不丟棄的話永遠無法前進,
我也明白,我也知道,
但現在的我已經做不到這些事情,
更正確的說,那不是喜歡,那是崇拜。

對那個混帳譜曲家的崇拜

※    ※    ※    ※



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追尋譜曲家的腳步穿梭在每個世界中,
只要能打敗譜曲家就好,只要讓自己成為新的神就好,
南師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往下一個未知的世界前進,
這個世界的人總是用自己的想法往前走,從來不去在意其他人,
他也這麼想著,跟這個世界毫無違和性,
就這樣繼續前往下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有兩種不同的力量存在著,
雖然感到奇怪,但下一秒便想到譜曲家可以同時存在於同一個時空,
是第二個譜曲家嗎?那就要好好注意應該是要消滅哪一個了,
計算起自己的行動,並緩緩的向澀谷川前進。

「南師君,你想要去哪裡呢?我在這裡喔。」
轉過頭去,果然是譜曲家,
暫時還分辨不出來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世界的譜曲家,這種時候還是……

「哼哼,雖然想要在這裡打敗你……」
開始念起奇怪的符號,下一秒南師消失在義彌面前,
義彌無奈的笑了笑,然後也跟著一起消失。


『你的姿態,你的青睞,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下一個世界,仍然感受到有兩種不同的力量在涉谷川中,
南師這一次決定採取游擊戰,到貓之街先跟墮天使打個簡單的招呼,
如此一來譜曲家一定會出現的……他的計算從來沒有出失誤過!
除了……那個戴耳機的傢伙上次打亂他的計畫之外。

用自身的力量打壞結界後,下一步是決定到了貓之街要先藏在哪裡,
如果破壞掉狂野之貓然後暫時的躲在裡面呢?
不知道墮天使會不會抵抗,依照上次的行動評估應該會逃跑,
但是這個世界他似乎沒有來過,實在是不能輕易下定論,
他這個人啊,沒有百分之兩百的肯定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雖然對他而言,情感跟迷惘都是垃圾。

那麼,是要退後繼續去找藏身點還是占據狂野之貓呢?
現在的他好像沒有時間考慮了。

「南師君,你想要去哪裡呢?如果是想要占據狂野之貓的話,勸你別白費力氣。」
義彌露出一貫的笑容,掏出了手機進入備戰狀態,
如果是現在有沒有辦法打贏混帳譜曲家呢?
在頭腦中反覆進行運算,最後得到的答案是「不可能」,
再次念起咒語消失在義彌面前,而義彌則繼續跟隨著。

『南師君。』
但為什麼譜曲家的聲音會在腦海響起?

「……那該死的笨蛋百帕斯卡。」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微微喘息著,一天使用這麼多次能力也夠他受的,
左顧右盼,現在還感覺不到譜曲家的力量,或許是出差去了吧,
南師安心下來,接下來就是找據點先休息一陣子……

「南師君。」
該死,為什麼感受不到力量的存在卻仍然聽的到譜曲家的聲音?
使勁的搖頭想要把那些聲音甩出去,可是沒有什麼用,
只好開始奔跑,用力的奔跑著。

「什麼什麼什麼啊!本大爺的字典裡才沒有做不到這種事情!」
身為死神的他根本沒有人看見他,也不會撞到人或是碰見什麼的,
他盡情的嘶吼著,把藏在心裡的感情全部都吼出來,
感情……他才不需要這種東西,
只有力量跟建立新世界才是最重要的。

就這樣一直到了宇田川,南師邊喘氣著邊看著從前畫下的精神復活術陣圖,
就是因為這個,自己才得到這麼強大的力量,
對呀……自己的這股力量,就是為了要打敗譜曲家才拿到的啊,
用手指沿著陣圖的邊緣來回畫著,接著閉起了眼睛。

這裡是,他跟譜曲家的起點呢。

從RG的射擊戰鬥,到UG和兩個人最後的遊戲,
不得不承認那傢伙真的有很強的實力,是自己無法得到的,
但真的只是想要得到那股力量嗎?
一想到這點,南師深呼吸著,然後吐出,
這是他到現在為止還無法計算出來的問題。


『我活了、我愛了、我都不管了,心愛到瘋了 恨到算了 就好了。』


情感跟迷惘都是垃圾,只要是垃圾的東西就不應該存在在他的世界中,
南師抱著這樣的想法繼續往貓之街前進,
正要離開西班牙板時,被人拉住了手,
怎麼樣都覺得應該是認識的人,轉過頭去是譜曲家。

那個該死的傢伙又出現了。

「……放開我。」
「南師君別這麼冷淡嘛,你讓我追了三個世界呢。」
義彌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後將南師拉低姿態落下一吻,
對方隨即推開義彌,用自己因噪音化而發黑的手用力的擦著,
為什麼吻他?

「南師君……這樣很無情呢。」
像是被丟棄般小貓的無辜表情,加上對方是一直想要解決掉的譜曲家,
南師現在恨不得生出一點力量將他毀滅殆盡,
但今天不斷穿越下來的結果是他並沒有力氣付出行動,
用盡最後一點力氣跑回原本的世界,義彌隨行。

為什麼還跟著他?
為什麼要一直纏著他不放?
離開他的視線,不要讓他在方圓一公尺內看見他!
躲回屬於自己的地方,譜曲家那傢伙就算再厲害也絕對找不到他,
聚集起來的強大能量正替他補回失去的體力,
下次絕對不會再輸了。

「……你又錯過一個機會了呢,南師君。」
義彌轉過身,準備回到貓之街點杯特製咖啡。


『可能的、可以的、真的可惜了,幸福好不容易怎麼你卻不敢了呢?』


他沒有想過這一次會讓他損耗這麼多力量,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還沒完全恢復,
整件事情彷彿已經不在他的計算內,不自覺的感覺疲累,
趁著力量恢復的期間擬定戰術,好可以更快速的打敗譜曲家,
只要一點點的時間就可以了,他已經知道譜曲家最大的弱點,
那個戴耳機的傢伙……對,譜曲家好像非常在意他,
拿他做誘餌的話,譜曲家一定會現身,
到那個時候只要等著解決他就好了,南師是這麼想的。

只是以自己現在僅存的力量,恐怕還不足以把那傢伙綁來,
另外就是,已經不是GM的他掌握不到那傢伙的方向,
這個方程式是行不通的,南師將手上的紙張揉成一團,丟棄,
隨後躺在天台上靜靜的思考下一則方程式該如何解出。

為什麼自己要追隨力量呢?成為神之後下一步該怎麼做呢?
只是為了想證明自己所以才想打敗譜曲家的嗎?
不了解這些的話是沒辦法不顧一切去戰鬥的,
雖然自己也這麼明白,但是只有這些問題是他一直解不出來的難題,
真的只是想要得到這些力量嗎?還是藏在這些力量後面的利益?
不,他從以前就是為了自己而活,從沒有什麼利益可言。

如果說只是為了自己而活,那麼為什麼要在意他人呢?
他想起當初譜曲家跟耳機小子的對話,頓時感到一絲懷疑,
在意他人是因為對方很重要,所以必須在意,
或者是因為對方很有趣,可以引起自己的注意所以才在意,
那麼他在意譜曲家,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呢?

不管了,那種小事情在意也沒有用,
還是繼續計算手上的勝利方程式吧,打敗譜曲家才是最重要的,
管他什麼感情還是在意的,那種東西對他而言都沒有用,
只有自己才是全部,他是這個世界全新的神!

一定……


『我還以為我們能 不同於別人,我還以為不可能的 不會不可能。』


第二個星期,他感覺到譜曲家的力量從這個世界消失,
或許是去其他的世界巡邏了吧?到時候只要用百分之百的力量去尋找他的蹤影就好,
南師戴起了耳機,試圖從音樂中找到解題的靈感,
殊不知後方已經有人悄悄接近。

「南師君,我在這裡喔。」
被一雙手環抱住,會做這樣的舉動的人想都不用想,
先是用爪子狠狠揮過去,再來隨手丟了幾隻小兵想直接除掉義彌,
不過對方可是譜曲家,怎會被南師這雕蟲小技騙倒?
用手指輕輕一點,所有的噪音瞬間消失無蹤。

「這是見面禮嗎?看起來你的體力恢復不少呢。」
發出一貫的笑聲,仍然是十分游刃有餘的樣子,
下一秒自己就被義彌瘦弱的身軀抓住,動彈不得。

為什麼這麼輕易就被他抓住?

「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全都是必然的呢。」
為什麼對他說這些無關緊要的話?
試圖想掙脫卻老是掙脫不了,對方不就是一個比自己瘦弱的傢伙嗎?

「所以我和你的相遇,對你的喜歡,也都是必然的呢。」
只聽見他簡單的笑了笑,然後從豬肉城的屋頂上一躍而下,
他相信譜曲家不可能有事情,但是……
喜歡?
那是什麼東西?
不,他應該是知道的,卻不知道從譜曲家的口中說出會是什麼意思。

他是真的喜歡他?


『你的姿態,你的青睞,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他不太清楚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彷彿所有的計畫在那一瞬間被打亂,
他有點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或許應該在那個時候打敗他的,
越想越覺得煩躁,用力的摔下無辜的帽子然後躺下,
……好煩。

仔細想想這或許是譜曲家的技倆,目的是要他就這樣掉入陷阱,
讓他煩心、讓他無法計算、讓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越是這樣,南師就越想讓他明白自己並沒有中計,
一定只是玩玩而已,那傢伙所說的話絕大部分都是遊戲,
不可以這麼簡單的中計,他一定躲在哪裡偷笑著……

可是,感情什麼的他似乎不能否認,
但比起喜歡什麼的,更多的恐怕是討厭和忌妒吧,
那種東西對自己而言,明明都是不需要的東西……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譜曲家的錯!
南師握緊了拳頭,恨不得現在馬上去找譜曲家算帳。

「好痛……」
似乎是上一次跟譜曲家打時受的傷,都過了多久怎麼還沒有好?
反正那種東西有沒有都沒差,只要完成自己的目的就好,
正準備動身離開時,一隻手從右側緊抓住自己的手,
不出所料,果然是譜曲家。

「已經受傷了,卻還想打敗我嗎?」
接著從不知放在何處的繃帶拿出,輕輕的將受傷處包扎好,
那認真的表情有一瞬間,真的會讓人心動。

但為什麼對他這麼好?明明應該是敵人的關係不是嗎?

「好了……真適合你呢,南師君。」
看著自己的傑作,義彌滿意的點點頭,露出一副滿足的表情,
接著在南師的手上留下一吻後,又消失在南師的視線中,
他始終不懂義彌到底是藏在哪裡,
注視著剛才才綁好的繃帶,第一次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感情明明就是他塔澤的垃圾啊……」
他對天發出深深的長嘆。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譜曲家!快告訴我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經過一個月,南師的力量終於恢復到最佳狀態,
復原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找譜曲家,將在這段期間所有他不應該有的行為好好問清楚,
他不能理解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要問清楚,
迷惘這種感情對他而言同樣也是垃圾。

「看不出來嗎?這是我對你的崇拜啊。」
一副無奈的樣子望著南師,彷彿嘲笑著他連這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從那輕藐的語氣中聽不出到底是真心還是謊話,
但不管是什麼,都讓人覺得火大。

「崇拜?你有什麼理由要崇拜我?」
要說到崇拜,自己的理由恐怕還比對方多一點,
譜曲家的力量,譜曲家的大公無私,或者說是那種玩世不恭的眼神,
儘管如此,他也想不到什麼他應該會去崇拜的理由,
因為這些東西他不要也罷。

「恩……這個嘛,你看呢、南師君有一項我完全做不到的優點喔。」
緩緩的往南師的方向接近,做出備戰狀態準備用光速解決譜曲家,
下一瞬間覺得有什麼牽制住自己的行動,
譜曲家手上拿著散發硝煙的槍,露出像當時一樣的笑容。

「你能誠實的面對自己心中的感情。」



『風箏有風,海豚有海,我存在在我的存在。』


用手壓住剛才被子彈打中的地方,感覺到一種灼熱的感覺正燒著傷口,
恐怕是流出大量的血來吧?該死,這一次又輸給他了,
不過卻有種輕鬆感呢……到底為什麼呢?
結束了這場游擊戰,最後又變成回到UG靜養的情況,
他玩得很高興啊,就算沒有打敗譜曲家也沒關係啊,
一切都可以結束了……

「南師君,你想成為譜曲家嗎?」
義彌伸出手,測試著南師是否還醒著,
雖然接下來要說的話,南師醒不醒著都沒有關係,
不過對他而言可是相當重要的,
關於譜曲家的位子這件事情。

「有一個地方,有著準譜曲家,你去找他吧。」

「和他玩一場遊戲吧,只要你贏了就是那個世界的譜曲家了。」

「我?我已經輸給他了啊,對那個世界來說他才是譜曲家。」

「放心吧,對方很弱的,而且我相信你已經跟他交手過很多次了呢。」

「那麼,好好安息吧。」

又是一聲槍聲


『所以明白,所以離開,所以不再為愛而愛。』


義彌注視著南師漸漸失去呼吸,同時向UG那邊確定了南師的去向,
接著變回真實的模樣,將南師緩緩搬回自己目前的住處,
在怎麼樣人也是他殺的,總不可能把他的屍體放在這裡,
雖然說南師已經是死神,就算殺掉他也只是回到UG療傷,
但不管怎麼樣,這場遊戲是他獲勝。

計時器結束倒數,身上的負擔頓時消失無蹤,
看來是前往下一個世界了呢,那個準譜曲家的世界,
將紅色的頭巾綁上,他也該動身前往那個世界,
為了可以再見證到南師的決心。

「你能真實面對自己的感情嗎?桐生義彌。」
--不管是那段瘋狂的戀愛,亦或這次癡心的崇拜。




『自己存在在你 之外。』





後記:

寫完之後當下最大的感覺就是我要吐血了(?)
上兩篇都沒有這麼可怕的字數怎麼這一次就這麼可怕啊冏
果然這是南師跟大輔的不同嗎...但我覺得大輔比南師好寫很多啊(噴

不知道看到這裡,有沒有人已經瞭解這個平行世界的戀愛方向
同時可以發現我到底是喜歡什麼配對...
也是為了這對重新練回崇拜這首歌,現在唱到這首歌想到的都是紀薰跟義南XD
不知道算不算好事呢W

紅色頭巾是伏筆(?),裡面還有小圓的句子又是怎麼回事(噴
下回是譜曲家候選人以及準譜曲家的故事。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2 筆精華,02/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