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5

RE:【小說】 秘封詢幻錄 File.005 100%的奇蹟女孩 與 信仰是為了虛幻之人 (4/2)

樓主 Blacksugar BSugar0920
GP5 BP-
File. 006 西瓜不能只看外表 與 碎月
 
笙歌吹,曲觴醉,萃雲幻想花飛捲。明月夜,伊人歸,香銷今宴復何宴?
 
大家會覺得一個東西的名字與它的印象是不可分割的嗎?

比如說聽到圓形,腦海中就會浮現那個沒有內角的完美二維圖形。

圓形、まる、circle、○,怎樣都好,那就是代表這個東西的符號。

      直線不是那個東西,三角形也不會是那個東西。反過來說,聽到圓形腦海裡也不會浮現出一條直線、三角形、正一百二十胞體等其他形狀。

一個東西被賦予名字的同時,我們就已經能夠去接觸、理解它了。

當然,這種假設往往會出現例外,畢竟言語的複雜性往往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高張許多。即使我們試圖去劃分界線,仍然有許多無法定義分明的地方。達卡是塞內加爾的首都,達卡也是孟加拉的首都,這樣子的命名到底是分明還是不分明呢?

我想我的結論不言自明,這種東西深究下去的話沒完沒了,哲學家已經為此困擾上千年,我實在沒必要再自添麻煩。因此,我直接由以上的論述導出一個淺顯易懂的結論吧—

別再亂想了,我的大腦,伊吹萃香(IbukiSuika)不是一顆西瓜(Suika)。



雖然不是要更加混淆大家,不過順帶一提,在台灣好像有一個飲料商品叫萃香奶綠。

好沒用的知識。而且大家好像從來就沒有為此困擾過。

中文的萃香跟日文念法不同,怎麼可能會想到西瓜奶綠這種鬼東西。

另外,台灣可以儲值的電子錢包好像叫作悠遊卡,所以也不可能把以企鵝為著名標誌的Suica給想成萃香卡。

總而言之,直到萃香來到之前,我一直在想像一顆西瓜從外面撞進來的畫面。

好可怕。總覺得自己都快要得到西瓜恐懼症了。

值得慶幸的是,萃香一拉開門走進教室,我對她的第一西瓜,啊不,第一印象就煙消雲散了。

萃香長得不算高,即使在平均身高一五五的日本(本人調查),她的體型也算得上嬌小。另外不得不說她的外觀可把我給嚇傻了。

「嗨啦!」

「大……大姐頭?」

「啊?啥啊?」

萃香在白色的無袖襯衫外頭套上了一件深藍黑色的甚平,配上用了很誇張的鐵鍊去裝飾的短裙。染成橘黃色的頭髮有韻律的隨著萃香的步伐晃動,全身上下浮誇的金屬飾品也互相碰撞發出匡噹的聲音。

簡單來說,這副打扮我只在建築工人跟幫派的小混混身上看過……

終於到了黑道也會來我們社團的地步了嗎……社長到底是怎麼認識這種人的?

萃香颯爽的把椅子拉開坐下後,將一隻腳盤在自己的大腿上,樣子很像是印度教裡面的神明雕像。我隱約看到了裙子底下好像是白色的……

「咔。」

萃香握拳折了折手指,清楚地傳來一聲超級危險的聲響。

「啊對不起大姐對不起我發誓沒有看到我絕對沒有看到是白色的……」

「嗯?從剛剛開始你淨是說些我聽不太懂的話耶。」

說完,萃香繼續活動全身的關節,只是每個地方都隨著萃香一扭,發出了難以置信響亮的清脆聲音。手腕、手肘、脖子,咔、咔、咔……

看來萃香平常已經習慣這樣子活動身體了,只是在我耳裡聽起來這真的有夠可怕……尤其是在脖子扭動時露出的那個長了一圈刺的黑色頸環,光是看著便覺得等等一定會發生血案。

等等,這種頸環就我所知只有湯姆與傑利的史派克和實行鬼畜SM玩法的時候會戴上……

說到這個,史派克的英文名字Spike不就是刺的意思嗎?還在外面戴上一層有刺的狗環,這樣的設計連海膽都得退讓三分吧。

活動完筋骨,萃香砸了砸嘴,然後從腰後拿出了一個紫紅色的葫蘆。

當葫蘆的蓋子被她打開的那一刻,一股極度刺鼻的氣味令我不禁掩住鼻子。

「等等等等!那個葫蘆裡裝的是……」

我還沒來得及說完,萃香就拿起手上的葫蘆一口氣往嘴裡灌。

連喝了三大口之後,萃香吐出一口大氣,酣暢的用手背抹了抹嘴巴。

再次聞到這股濃烈的氣息,我已經幾乎確定葫蘆裡裝的是什麼藥,不對,不是什麼藥了。

「萃香小姐,那個該不會是酒吧?」

「嗯,要來幾口嗎?」

「不,這有很大的問題……」

雖然能夠跟萃香間接接吻,不過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才不是這樣咧!

「放心啦!我的酒量很好的,邊喝邊跟你聊天不會有什麼困難。」

「先不論每個喝到爛醉的酒鬼一開始都是這樣說的,問題才不是這個!萃香小姐應該已經成年了,但是在學校公然喝酒會出事的!」

尤其還在我們社團喝,如果被發現我跟社長豈不是完了嗎?

「嗯?還好吧?我記得酒精濃度超過80%的話在日本就是藥用酒精的類別了。」

「才沒有!竟然喝這麼烈的酒,難道妳是鬼嗎?」

「真麻煩耶,不然我來負責解決你們頭頭好啦,告訴我他在哪吧。」

「對不起,我剛剛說的話就當作沒聽到吧。」

我立刻對著萃香低頭,背脊不斷冒出冷汗。

「解決」這兩個字不管怎麼想,絕對不會是什麼有好下場的事。

身為人類要日行一善,感謝我救了你一命吧校長。

想當然的,萃香當然無視了我奇怪的行動,又自顧自地大口喝了起來。



總覺得還沒開始就已經比平常還累了,頭有一點暈暈的。

從某方面來說,萃香可是比社長還要難應付的對象啊。光是她能夠安安分分的坐在這邊沒有把什麼東西給拆了我或許就應該要慶幸了吧。

因為教室的酒味有一點點誇張了,我起身去打開窗戶。雖然今天出了太陽,但是氣溫實際上只有個位數而已。強勁凜冽的北風吹進教室中,令我的頭腦清醒了不少,也驅散了教室中的酒氣。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萃香小姐。想必你也是對這裡多少有點興趣,所以跟社長提出了請求吧?」

「不對喔。」

「欸?」

我稍微停頓了幾秒鐘,因為我以為我會聽到預料之中的答案。

從蕾米開始,對話就很容易圍繞在社長身上。雖然我想過找找別的話題開場,但是找到適合蕾米的話題時早苗就來了,等到準備好早苗應該會喜歡的話題時,這次又變成了萃香……

這樣的循環只會無止盡的一直下去吧,來自那個地方的她們真正的共通點說不定僅僅就只有來自那個地方而已。這樣的話我大概還是只能以這種老樣子的方式開始對話。

所以,我一直以為萃香來這邊的理由也是這樣。

「應該說是不完全正確吧。我的確對這邊滿好奇的,也是拜託了你們社長讓我過來沒錯。但我其實是受了一個人的委託才不得不過來的。」

「受到了委託,是嗎?」

我也是受到了社長以及八雲老師的委託,才會像現在這樣子與萃香面對面談話。

這樣一想,便覺得有許多事情說不定是早已注定的也說不定。

如果注定一詞不好聽的話,就當成接受世界的委託好了。寄世界於吾輩。這樣一想,吾輩果然不是貓,而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啊……

求得了人類=勞動這個宇宙第一定律之後,我無奈的喝了口茶(社長沒有把茶偷喝光真是太好了)。不過鼻腔裡面還是滿滿的酒味,其實喝不太出茶的味道。

「那還真是辛苦妳了。」

因為深有同感,我不得不向萃香致敬。同為無產的勞動階級,就讓我們引發一起社會大革命吧!

「對啊,明明大家看起來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卻一直嚷嚷著要我調查調查是不是異變發生了。到底是有多愛解決問題嘛……」

「我懂我懂,社團現在這個樣子就好了啊,卻一直堅持要辦個諮詢活動,還把工作全部丟包給下屬,讓人覺得其實只是想獨攬功勞而已吧。」

「說的真好啊!來乾一杯吧!」

「等等,就說了我還未成年啦!」

到了這時候,我才發現到其實萃香有著意外親切的一面。而且坦白又直爽的個性讓人覺得她是很好聊天的對象,就宛如一位熟識已久的友人一樣。

西瓜只看外表,絕對想像不到裡面其實是紅色或黃色的。我想大概就是這種道理吧。



雖然我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但感覺就像是我體驗了二三十年後與同事在居酒屋互吐苦水。

如果二十年以後我還只是一個聽命於上面的人的小小社員的話,這大概就不會只是一種想像。

說到底,高中生這個年紀如果真的能對自己的未來有所願景的話,那也不會只是乖乖地每天上學唸書、跟同學鬼混、搞些無厘頭的事情了。正因為完全無法對未來做出預測,只有最具體、最現實的生活才是能夠浮現於腦中的想像。

如果要問我這種生活願不願意過,我當然無法回答,因為問題中沒有可以供我比較的選項。不過我自認適應能力滿高的就是了,畢竟我可是乖乖接下了這個活動。

因此至少現在,至少這個時刻,我想知道的並不是我的未來。

「哈哈哈!」

「哈哈……」

還算順暢的進行著對話,萃香又再次爆出大笑的同時,我在一旁配合附和,一面觀察時鐘以及萃香的表情。

還有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吧。那差不多是時候了。

望向萃香,她紅通通的臉頰上浮現恍神的笑靨。

從一進來開始就一直喝著的酒瓢到現在竟然還沒有見底,這個事實令我有點驚訝。不過,這也代表萃香她喝下了比我估計的還要多的酒。

於是,我假裝話題碰到了盡頭,而自然地提出了下一個問題。

「對了,萃香小姐妳一開始說了自己是受了一個人委託而來的吧?沒有想到像萃香小姐這樣的人也會乖乖的聽從別人的命令呢。」

「真是沒禮貌。她可是那裡的老大耶,誰敢不聽她的話可有罪受的。」

「是喔……妳們該不會是一個井然有序的黑道組織吧?」

「才不是呢。我們只是依據利益各取所需而已,這樣子才是最適合我們的生存方式。」

「什麼意思啊?」

說出這句問句的同時,我頓時感覺腦袋一陣空白。

快要得到答案了。

這是我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心臟開始不由自主的加速,似乎是有點過於緊張亢奮了。

萃香稍微把眼睛瞇了起來,輕輕的點了點頭呢喃了一句。

「原來如此……就是我說的那個意思喔。」

我不知道萃香這個回答的用意是什麼,但是我可能沒有夠多時間去思考了。

快要結束的相談時間,有點把我逼急了。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太能夠控制自己的行動。我不由自主地開口道。

「可以說的詳細一點嗎?」

「這樣啊……好,那就跟你說吧。」

萃香再次抬頭飲了兩三口酒後,隨意地開口道。

「我們……人類……沒有…………依賴……平衡……」

萃香說出了一些很模糊的話語,所以我沒有聽得很清楚。

「什麼?抱歉,我沒有聽清楚……」

「嗯?就跟……一樣,我們……………沒有…………………平衡……」

聽得越來越不清楚了。

萃香該不會是喝醉了吧?

「那個……萃香小姐,你還清醒嗎?」

萃香把葫蘆給收了回去,站起來非常有精神的開口。

「嗯,當然啊。」

欸?

這樣的話,剛剛的那股模糊感是怎麼一回事……

身體忽然傳來了一陣墜落感。

我嚇了一跳,趕緊將頭抬起來,卻發現自己依然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頭好暈、身體好重,沒有辦法集中精神去思考自己現在怎麼了。

「看來現在的你還不適合……」

耳邊傳來萃香的話。雖然聽到了,我卻完全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只能讓這句話穿過我的腦袋。

好睏。

「給你個忠告。你這樣下去,遲早會碰到阻礙的。」

無法理解。

不管是我發生了什麼,或是萃香的話語,又或是那個地方,全都變得好難理解。

我好想睡。

「俗話常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那是我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有聽到嗎?淺見同學。」

沒有回應,不過這是預料之中的事。

保險起見,我還是稍微拍了拍他,不過他一動也不動,深深地陷入酣眠中。

怎麼說呢……雖然是我做的,但不得不說淺見詢這個人滿讓我意外的。

酒量不好的人的話,光是小酌一兩口就會馬上醉倒在地吧。或許是因為只有聞到味道,中途他又打開窗戶變成通風的環境。他竟然能夠撐那麼久,如果以後有機會跟他喝上一杯說不定真的還不錯。

不過呢,就算天生酒量再怎麼好,只要利用我的能力把空氣中的酒精集中到他的身體中,這樣就能讓他馬上醉倒了。

雖然這樣做我有點不情願就是了,因為馬上就會醒酒。

好了,差不多該去找菫子了。

靈夢那邊就輕鬆跟她交差好了,反正不管我怎麼看這裡都不像是有異變發生的樣子。再加上紫也有參與這件事情,那麼最壞的情況也會有個保險吧。

我起身去把窗戶給關上,畢竟這麼冷的天氣這樣睡著可是會感冒的。身為妖怪日行一善也無妨。

至於今天發生的事情要不要全部跟菫子說呢……

沒有必要吧,反正我看菫子好像老早就知道了。

不過如果已經知道了,卻還是任淺見詢那樣做,這點我就不太能夠理解了。

他現在正處於非常危險的邊緣,一不小心就會產生嚴重的後果。

有些境界是不能夠被打破的,除非你願意為此付出代價。我不覺得淺見詢有了解到這點,因為玩火的孩子只會關注火焰的華麗並因此目眩神迷,他們在燒起來之前是不會發現火焰到底有多麼危險的。

甚至還有些人就這麼被燒成灰燼了。可不是人人都有吃蓬萊仙藥。

這樣下去,這兩個人究竟會迎向什麼樣的結局呢?

雖然我認為菫子把這一點考慮進去了,但是有什麼原因讓她選擇不插手……

「還真是搞不懂啊……」

人類真是複雜難懂的生物。

想來想去,我也只想得到一個原因而已。但是我不覺得他們兩人會接受那個答案,也不覺得這就是正確的答案。

嘛,就算不對也無所謂就是了,我從來就沒有去干涉他們的立場。

妖怪的想法和人類本來就不一樣,甚至有時候我也不知道其他妖怪們的想法。人類應該也沒辦法完全掌握彼此的想法吧,又不是地底的妖怪鄰居。

如果沒有好好想通這一點,說不定會招上不少苦頭喔,淺見詢。

話是這樣講,要是你真的有所謂的決心的話,我倒是會祝福你能夠發現你自己想要尋找的東西。

祝你有朝一日發現幻想的美好。

啊,這樣就日行兩善了。難道我其實還沒醒酒嗎?

這樣想著想著,我一邊小心不要讓角撞到門框(進門時差點就撞到嚇了我一跳,人類建設的東西一點都不符合妖怪工學),一邊離開了教室。



「詢同學,雖然開放式結局的手法算是耳目一新,但是還是要好好把紀錄寫完,不然校方可是不會接受的。」

「……」

這個社長其實打算將我培育成未來的明星小說家對不對?

紀錄沒有寫完嚴格來說算是我的責任,但是我卻連發生了什麼事都搞不清楚。

昨天宇佐見社長在放學後回來鎖門時,才發現我竟然還待在社團教室裡。

幸好社長她有做最後的檢查,不然被鎖在學校裡一整夜我可不敢想像……

直到被社長搖醒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更奇怪的是,我沒有關於自己睡著前的記憶。

就算是像柯南裡面被黑衣人從後面用手帕掩住口鼻昏倒,應該也會有自己被弄昏的印象吧,但我連是什麼時候、因為什麼而睡著的都沒有頭緒。

絞盡腦汁想起的最後回憶,是和萃香開心地聊天這件事。

我的解釋是最近功課太多了,總是寫到快半夜才能休息,所以可能身體過勞卻沒有發現才把自己給操倒了。但是自從升上高中後就已經是這樣子生活了,從來沒有像這次出問題過。

萃香好像在我睡著之後離開了,據社長所說她是基於好意(雖然我覺得是尷尬)才沒有把我給叫醒,所以說這次的相談活動實際上算是不了了之。

第一次發生這種情況,我自己不太確定該怎麼處理……

而且,有一種不安的感覺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

記憶能夠如此輕易的產生斷片,就宛如自己重要的事物被某人輕鬆奪走了一樣。

直覺不斷的告訴我,這是某種警告,警告我那是不該輕易靠近的事情。

「詢同學,最近幾次的活動,有沒有你沒記錄下來的奇怪事件發生呢?」

本來頗為安靜的社辦產生了一點點波動,打斷了我剛剛的思緒。

此時,我才注意到坐在我對面的社長一手抓著帽簷,另一隻手在桌上比劃,眼神認真的在思考某些事情。

「最近我發現和詢同學對話過後,大家或多或少會在一些事情上有所改變。因此我認為持續這個活動對兩邊都是雙贏的一件事。」

我從來沒有聽過社長對於這個活動的想法,因此多少對社長的話有些訝異。

「但是,如果真的有某些環節出了問題的話,我身為社長的第一要務是確保社員的安全。」

「社長……」

「所以詢同學,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請務必……」

社長像是不習慣這麼正經的發表言論,越說到後面越小聲,最後只剩下嘴唇微微的開闔。

放心吧,社長想說的話,我可是確實的接收到了。

「我也覺得自己在跟那麼多人聊過之後多多少少生活有了些樂事,所以我覺得就這麼繼續下去對我也沒有什麼困擾。」

「那麼,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有的話我早就跟社長說了。」

這種話題還是早點結束掉吧。

只有兩人的社團教室,講這種話真的會很害羞。

「是嗎……」

社長似乎察覺到了凝滯的氣氛,最後以這句話短短的作結。

「當然。」

我也以不把真話說出來的方式,做了短短的回應。



Q&A角落

Q1請問黑糖是筆名,還是本名?
A雖然我有聽過姓黑的人,倒是沒聽過名字叫糖的人,如果有讀者的朋友名字叫糖還請務必告訴我。至於黑糖這個筆名的由來……跟東方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www。對了,大家要注意,黑糖的英文是Brown sugar喔!不是Black sugar。

Q2請問相隔了四周才更新是什麼意思?
A欸…那…那個……我四月實在太忙了,所以就……

Q3真的很忙嗎?
A對…對吧。雖然在家待了三個禮拜……啊!對了,四月是我的謊言啦,我太想向那部作品致敬了 (o゜▽゜)o☆,所以就是這樣………

Q4…………
A對…對不起……

Q5請問這次故事開頭的那句話是什麼?
A那個是我自己想的仿宋詞創作,因為我想說萃香這角色很適合一首宋詞搭配之類的。雖然最後寫出來的感覺與其說是詞不如說是歌詞www,事後發現可以搭配碎月的旋律一起唱,自己都嚇了一跳。看來我已經潛意識抱著這樣子的感覺在寫了。

Q6說到碎月,萃香的角色曲不是御伽之國的鬼島嗎?為什麼這次的標題是用碎月?
A我覺得這篇故事中萃香的性格跟特色說不定跟碎月的感覺比較像,所以就採用碎月作為標題了。順帶一提,雖然大家對東方曲的喜好各有不同,但如果要我挑出「最能代表東方的感覺」的曲子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碎月。

Q7還有什麼話想要對讀者說的嗎?
A一如往常,感謝各位的閱讀。接下來的故事差不多要進入轉折點了,希望大家能夠期待。
那麼,我們於下一次幻想中再見吧。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391 筆精華,07/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