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537

RE:【小說】[幻想入リ] 科學的超妖怪彈頭 11 (10/2更新)

樓主 薛丁格的貓 wayneshih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2(最終回)
 
寒冷的步伐似乎跨得比往常要快,枝葉在不知不覺間凋謝,灑落了一地楓紅,宣告下一季節即將到來。年尾的醉狂歡愉氣氛悄悄席捲了全幻想鄉,彷彿上古時期的千日慶典。
貪玩愛鬧的琪魯諾小隊,甚至已經期待起過年了。
「行程該怎麼安排呢……先去命蓮寺聽娜芝星的相聲,然後衝大祀廟搶頭香,再跑到守矢神社喝甜酒吃紅豆湯好了。」桑妮看著各家所發的傳單苦惱著。
「聽妳這樣說,博麗巫女要哭哭了。」
「永遠亭大概又要派鈴仙出賣色相。」
「放心,妖夢會救她的,至少可以一起被她們的主人玩弄!」
「是──這樣嗎──?」
「欸、妳們不覺得山裡氣氛怪怪的嗎?」
「對呀!地瓜攤沒人顧就算了,結果大師這兒也是,都沒有人。」
「別說沒人了,連咱們隊長也不知去向,不知搞啥名堂。」
 
 
這是自然的,此時妖怪之山除最低限度的警備外,幾乎所有成員全集中在最大的議事場──「九天之瀧」。顧名思義,以高聳的飛瀑為倚靠,四面山壁上黑壓壓、滿滿一片是座無虛席。
全體總動員為的不是宴會,而是一場充滿肅殺之氣的發表,到場的天狗、河童們皆著正式服裝,諸多配件也絲毫馬虎不得。
在秋天結束前,該把帳算清楚。
「那麼似鳥,就請妳發表研究的成果吧。」早苗笑容可掬地坐上主位,宣告儀式開始。
「好的。」
似鳥微微作揖,緩緩運起幾枚水球,圍繞在她身邊。
水球形狀捉摸不定,但並非無機物質,而像生物般充滿了強烈的「力」。
終極彈幕即將揭下神秘的面紗,若是被證實了,博麗巫女的彈幕規則也就名存實亡,可謂茲事體大。無論相信與否,眾人皆屏息以待,深怕看漏了其中的奧妙。
聚集了如此之眾,卻彷彿連心臟鼓動、針尖掉落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毫無預警,水球在剎那間伸長為尖錐狀,直指台上風祝而去!
「風祝大人!」
子彈的尖端在眉心寸前停下,早苗眨了眨眼,隨後又無聲無息地退回似鳥手中。
現場一片譁然,然而無人有權能逾越風祝及山神的裁決發難,因此,擔心也好恐懼也罷憤怒亦然,只能由著紛紜的情緒朝向騷動的源頭──河城似鳥。
風祝目不轉睛地凝望著河童,微風般的語調毫無波紋:「電光石火般令人反應不及的彈幕呢!」
少騙人了。似鳥淌下了大顆大顆的汗珠,儘管那兩位老神在在地坐著沒動,沉重且旁人無法感知的壓力仍一波波襲來,讓似鳥覺得自己已被鐵環扣住,由御柱砸了一千遍一萬遍。
「這就是妳的答案?」
「是的。」
「妳的子彈裡含有特別的意志,是為這個發表會使出來的嗎?」
似鳥解除了彈幕,頂禮垂首:
「從夏天的事件中,我見識到孩子們單純的行動力,那是我所沒有的。」
包袱太多,綁手綁腳,最終連前進都忘卻,不知不覺間竟成原地踏步,這就是我的處境。
「我以科學的方式尋覓了很久,何謂最強的彈幕……」
是超高的威力嗎?還是極致的策略?抑或是完美的配合、洗鍊的解讀?
「強如神靈之火的空燄,可迴避智取;天衣無縫地掌握動向,也拿看不見的攻擊沒輒。」
不,這些都不是。
第三種可能,最強的彈幕既存在,也早就被人找到。
「終於,我了解了,其實最強的彈幕、最強的人,就是──」
似鳥抬起頭。
「──我自己。」
一手緊握著胸口的鑰匙,一手向前伸出。
「想要什麼東西,就伸長手臂去獲取;拒絕什麼事物,就伸長手臂把它推開,一切決之在我。這一招,就是超妖怪彈頭──河城似鳥的答案及意志所在。」
簡直是胡鬧。似鳥盡力壓抑住聲音的顫抖,說出名稱:
「──河童『延伸之臂』。」
會怎麼樣,我已管不了了。
全身的毛孔都豎起疙瘩。冒犯神明,無法完成委託,還大發狂語,等於是自己把腳下梯子給踹翻了。
但是,有股暢快感,就像謊言被拆穿、惡作劇被逮到;處罰,可能是失去一切。
「……我確實收到了。既然這樣的話,就不好由我來決定了呢!」
什麼?
早苗從主位起身,攤開掌心朝向山民:
「大家覺得如何呀?」
 
「啪、啪、啪、啪………」
 
一陣清脆明亮的拍手聲自席中某處冒出,以此為始,河童們紛紛響起了聲援的呼喊,接著是厄神、豐饒神,哨戒天狗的座位區也有零星的喲喝。
「嘓嘓,看來是通過了。」
二神相視微笑,形式上地做了收尾:
「即日,各部隊務必將此彈幕視為本職學能一環,精進研習多加砥勵。」
「時候不早囉!大家快準備過冬吧!」
 
 
解散後,主角不免被媒體所包圍。
「我以『徹底改變幻想鄉生態?河童破解彈幕最終理論!』當作明日文文。新聞的頭條,對於這標題妳有沒有什麼意見?」
熟識的記者還是這麼能幹,在採訪同時已準備好文案。
「隨妳怎麼寫都可以,『那件事情』我也決定了,順便報上去唄。」
「我明白了。」
另一位記者不落人後地提出疑問:
「花了這麼多工夫,卻得到如此簡單的解答,是否會覺得很可惜呢?」
不久之後,似鳥可能會跟她坦承那張照片的真相,但不是現在。
「說到大費周章地幹傻事我還比不上那些大人物咧!」
似鳥刻意朝高高在上的神壇做了個鬼臉,被記者拍下。
隔天,文文。新聞報導了事件梗概的始末,並揭露了似鳥辭去間歇泉中心主任的消息,在妖怪之山大賣特賣。
然而,平時乏人問津的花果子念報竟也鋒頭很健地引起軒然大波,數年難得一見的熱銷。「魔法使與河童舊情復燃!」斗大的標題並附上相片。
似鳥抓著報紙老半天吐不出話。
記者終究是記者。也對,她沒說只洗了一張嘛。
似鳥從口袋拿出被刊登的那張相片,微微笑著。
至此,河城似鳥已沒有任何隱瞞事項了。
 
 
守矢神社自然也看到了。
「這樣就完成了呢,早苗。」
「有夠勞師動眾的,真是大手筆。」
二柱闔上報紙,這新聞對早晨而言稍嫌火熱。
「昨天開始之前早苗特地和我們說『不管發生什麼都別輕舉妄動』,好險,差點棒子就噴出去了。」
「呣……為什麼風祝大人沒跟人家說……」見習風祝當時來不及張開唐傘保護早苗,著實沮喪了一會兒。
「咯咯咯,小傘保持自然就好啦!」
「對似鳥做了那些過分的事,就算她攻擊我也是應得的。」早苗摸摸小傘的頭。「為了實現一位小朋友的心願哪。」
昨日列席中首先鼓掌的身影,黑色尖帽下的小臉蛋脹紅著奮力拍手。
「在神所喜愛的幻想鄉,怎能不讓她有個好結局呢。」
「每一次相遇都是一件奇蹟,守護它們是我的使命。」
「也是小傘的喔!」
「哼!妳們挺帥氣的嘛,再幫我添一碗。」
「唉呀呀……」
風祝唯一的誤算,是給某位麻煩的隊長纏上了,想必之後一段期間神社裡會多個食客吧。
 
 
似鳥沿著楓紅色的山道拾級而下,吹拂臉上的風感覺到那時的記憶,直接地凝視被緊抱住的心情。
不知何時,因為相信看不見的東西,猶豫、受傷,而停下腳步。醒來時每次的疼痛,充滿了難以發現的碎片,無法理解的暗號。
如果只是繼續等待,就不知何時能再相遇。
愛麗絲身上有著染料的芬芳、帕秋莉則是淡淡的書卷氣、敏特散發著清涼的薄荷香,那間屋子裡充滿形形色色的味道,彼此不衝突地混在一起。
大地唱著季節的音符、圍繞著時間的詩歌跳舞,冬日照耀了似鳥的腳前,她繼續朝再相遇的地方前進。
──照片中,黑白魔法使偷偷親吻熟睡著的河童,眼裡滿懷暖意。
相信有如被金黃色的陽光普照、烘晒般,和煦又強烈的暖洋洋在等著她。
 
﹝全文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88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