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533

RE:【小說】[幻想入リ] 科學的超妖怪彈頭 10 (10/1更新)

樓主 薛丁格的貓 wayneshih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1
 
「小……雛?」
厄神似幼鳥般地斜著頭,指尖點劃著臉頰:
「小雛、小雛……是了,鍵山雛!嗯!我是小雛喔!」
儘管舉止動作都與河童的朋友如出一轍,但她的回答顯然不大對勁。
「不,妳不是小雛!」
「咦──叫我小雛的是妳耶?現在又不把我當小雛了,妳的想法還真是反覆無常呢!」
──別帶太多想法進去……
似鳥倏地明白了:「妳是我潛意識的投射人物!」
「同時,也是妳內心的一部分。」厄神拎起裙角,跟著踏入水中:「正因為妳無法面對自己的情感,才會創造出我來,以河城似鳥的好友『鍵山雛』之形象。」
「那、妳說我又來了,難道是指……」
設計夢境儀時,似鳥得知任何意志都會對夢境造成影響,為了避免投射出不必要的人物干擾實驗,於是商請古明地姐妹協助。
她『這次』也的確遵照覺的指示,心無旁鶩地下來;至於受過精神控制訓練的愛麗絲及帕秋莉,更不可能投射出和她們關係薄弱的小雛。
似鳥躊躇不已,依工程師的邏輯,能最簡單解釋現況者為答案,即使那違背她的認知。
「莫非……我曾經到過這裡?」
「嘻嘻,再度相見,妳竟懷著比『那時』還強的思念。」小雛優雅地迴旋身子:「這就是那個吧?魔法使稱作詛咒,而妳稱作精神病的東西。」
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反應著似鳥的處境,並盡情享受似鳥的厄運。
然後停止。翠綠的虹膜映照出似鳥的徬徨。
「唉──!一個人待在這我也累了,要是妳再把感情塞給我,我可承受不住!所以──」
不、不要……
像是被那深邃的眼眸吸引,河童不由自主地一步步走向厄神。
──我將我的一切,歸還於妳。雛輕笑著,吻了似鳥。
無數畫面如水銀瀉地般傾倒入似鳥腦海,伴隨著曾經發生過,卻早已遺忘的心情……
 
「小雛小雛!我跟妳說喔,魔理沙她今天啊……」
河童坐在溪邊,眉飛色舞地與好友傾訴。
「呵呵,似鳥妳最近和魔理沙走得很近耶,喜歡上她了?」
「沒有啦,只不過剛好在某些案子一起合作,不算深交。」
「那敢情好,對方是花名在外的魔法使,小心暈船喔!」
對於朋友的忠告,河童表情顯得有些不自然:
「噢喲!小雛真是愛操心。」
 
「痛痛痛……牙齒差點崩掉!妳這黃瓜也太硬了唄!」
「欠缺鍛鍊,跟愛麗絲她們溫柔餵給妳的軟飯很不同吧。」
「唔,所以才到妳這兒吃『硬飯』啊。」
昏黃的燈光下,魔法使挨著河童在狹窄的工作桌旁用晚餐。
 
工房內,中途醒來的河童看著魔法使的背影,不自覺地伸出手。
窸窸窣窣的聲音弄得魔法使回過頭:
「幹嘛?」
「妳吵得我睡不著,想揍妳。」
「是喔。」
 
最後一個畫面,河童揹著黑白魔法使,朝厄神道:
「小雛,妳是對的,這些情緒只是災厄,請妳幫我吸收掉。」
「這樣好嗎?她怎麼辦?」
「我上去時會把她扔在中間層,等她醒來自然會忘了夢裡的經過……彷彿一顆天明前的露珠。」
她醒了,那妳呢?厄神開始原地轉圈。「我很清楚──」
 
──無論消除記憶多少次,妳終究會愛上霧雨魔理沙的。
 
回過神來,似鳥跪坐在空無一人的溪水裡,臉上滿是淚痕。
朦朧不清的視野中,勉強可辨一顆巨型彈飛上天空。
 
 
「怎麼這麼晚才來?」
「對、對不起……」
似鳥姍姍趕到人里入口時,兩位魔法使體貼地沒對她哭腫的雙眼表示什麼。
「我們討論過了,這層應當是模擬了『年幼的某人』認識裡的幻想鄉,非認知內的地點自然不在話下,僅存於認知而未實際目睹過的景物則顯得簡略。」
「至於那個某人幼年階段的住處……」
三人佇足的木造房屋,是在人里開店的似鳥很熟悉的場所,宜得利家居的競爭對手──
「……霧雨道具店。」
「用魔法查過了,有一個生命反應。」
「那我在外邊等──啊哇哇哇!」不待似鳥說完,愛麗絲和帕秋莉一左一右地架住似鳥往裡拖。
穿過陳列商品的區塊,來到屋子內部店主人家生活的隔間。
一位小女孩趴在矮桌上,因三人闖入驚訝得直彈起來。
女孩穿著粗布短衣,瞪大了金色瞳孔望著她們。
「大姐姐們是客人嗎?」
雖然眾人都說敏特是縮小版的魔理沙,但親眼見到童年期的魔理沙,會發覺兩人在長相以外,差異如此之大。稀疏瀏海下遊移不定的視線、怯生生的說話方式,難以連結到那隻意氣風發的普通魔法使。
「魔理沙,我們是來帶妳回去的。」
女孩的身體明顯震了一下,疑惑地問:
「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呢?而且要帶我去哪裡?」
「當然囉!這裡是夢啊,我們還得指望妳告訴我們如何出去咧!」
「哈哈……姐姐們真愛開玩笑!不過,原來是夢啊……」講著講著,變成了自言自語:「我還在想是在哪裡見過三位姐姐,原來是夢……」
三人迅速交換著眼色:
「她好像不認得我們,更遑論離開的方法。」
「喪失記憶……不,是退化了。」
「噓!先聽聽她怎麼說。」
「……就在剛才,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中的我比現在大得多,住在森林的屋子裡與姐姐們在一起,雖然常常吵架,卻十分快樂,快樂到醒來之後……甚至覺得有些悲傷。」
「……」
「啊,我真是的,老是說些虛無飄渺的事情,又會被父親責罵的。人類怎麼可能在妖怪橫行的森林裡過活嘛……」魔理沙赧紅著臉,顯得相當難為情。
「妳是不是……偷偷地跑到森林的空屋裡做魔法實驗?」
「咦咦!為什麼會……!拜託請不要告訴父親,我會被逐出家門的!」
魔理沙雙掌合十低頭求饒,惹得三人不禁莞爾。
「這動作倒是從小就有了。」
「呵呵,我們是魔法使,這點小事瞞不了我們。」
「魔法使……!」魔理沙的語氣亮了起來:「三個都是嗎?」
「呃、我是河童。」
「河童不是山裡的妖怪?怎麼會和魔法使湊在一塊呢?」
「那是因為……」似鳥一時語塞,帕秋莉接了下去:
「因為魔法使是種孤獨的生物,所以喜歡拈花惹草。」
愛麗絲也跟著插嘴:
「而河童既怕生也怕寂寞,總是躲在一旁偷看,卻又無可遏止地戀慕人類。」
「唔……」
「妖怪會愛上人類……?」
「會呀!連小孩都生了。」
「喔喔!像香霖那樣?」
「比那更好,是世上最可愛、聰明的小寶貝。」
魔理沙嘴中喃喃念著魔法使要拈花惹草云云,似鳥連忙岔開話題:
「對了,逐出家門有那麼嚴重嗎?」
「嗯……」魔理沙悽苦地頷首。「一個人住,睡多晚都沒人管,不用顧店,可以盡情研究魔法。」
「怎麼聽起來全是好事嘛。」
「可是,吃飯的時候也只有一個人。」
三人微微一愣,不約而同地蹲下身子。
帕秋莉擁抱著魔理沙;愛麗絲則是輕撫著她的頭;似鳥凝視著不知所措的魔理沙,溫柔地道:
「將來妳會成為了不起的魔法使,認識並結交許多朋友,妳所做的夢全都會實現,但是為了通往那一刻的延續,我們現在必須得離開這裡才行。」
「我……我很想幫忙,可是該怎麼做?」
「用只有妳才辦得到的魔法。」
 
 
「大姐姐……我這樣真的可以使用魔法嗎?」
魔理沙被簇擁在中間,重重的金線緊緊纏繞住她們,並集中捆在魔理沙的右手臂上。
「當時的空間小得多,打個洞就出去了;事到如今,除了轟垮整個下層別無他法。」
「果然呀,先回去再慢慢跟妳算。」
「魔理沙聽好了,照我剛剛教的念出來……咳、咳!」
肺活量最小的帕秋莉,剩餘時間即將罄竭。
魔理沙見狀快速地朗誦咒文:
「這是最初且最終的魔砲、既是一也是全、是阿爾法也是奧米加。」
眼神閃耀著光輝。
「是魔術的黑白魔法使、與科學的超妖怪彈頭。」
堅定的聲音蘊含著夢想。
「是圓環的道理、原點、及緣份。」
炙熱強烈的光芒收斂,宛如將超新星、將全世界握在手中。
「聽吾號令──」
啊啊……就是這個……
被炫目的強光包圍,這就是初遇霧雨魔理沙的感覺。
嚮往著那道光,然而光並不只照亮自己一個人。
有時太刺眼,令人無法直視。
似鳥默默地闔眼。靜待終焉﹝創生﹞之詞。
 
「最終魔砲『FinalSpark』──!!」
 
世界毀滅了,雙耳因超高爆音陷入暫時性失聰,隔著眼瞼可知週遭一片漆黑。
懷中突覺一鬆,似鳥詫異地睜眼,驟然的暗闇讓兩名魔法使目不視物,比她們早一步閉眼的似鳥此時卻毫無罡礙,看到她們慌亂地於虛空中亂抓──
因為魔理沙滑脫了她們,正朝下墜落。
即使連自己都無法耳聞,似鳥大喊著、奮力地撲向魔理沙。
本應無聲的混沌裡,似鳥彷彿聽見:
 
「妳終於肯對我伸出手了。」
 
 
「噗哈──!」
魔理沙猛然自浴池中坐起,不住地喘著氣。其他人也紛紛邊嗆邊咳地、把頭盔及線路卸下。
「呼、呼……大家都還好唄?」
「不好……」
「差點以為死定了……」
「呀──小河童沉在水底──!」
隨著戀的驚叫,眾人頓時注意到似鳥的異狀。
「不會吧……!」
急忙移至一旁檢查,她的雙目緊閉,胸膛平穩地起伏,生命跡象大致正常,讓大家稍微安了點心。
「怎麼就剩她還沒醒來?」
「啊!我知道了。」魔理沙俯望著枕在自己膝上的似鳥睡臉。「河童是水棲生物,所以丟到水裡根本不影響睡眠。」
「可是我們的確脫離了下層,中間的夢也因我甦醒而瓦解,她會在哪裡?」
「先從傳統的辦法試試囉!」魔理沙抬起河童上身。「形勢所逼,抱緊處理咧!」
將嘴湊下去,吻到了──似鳥的手掌。
似鳥把手擋在脣前,冷冷地瞪著魔理沙:
「想做什麼?變態大色女。」
「妳不喜歡這個角度?可是我肚子太大彎不下腰呀。」
「妳腦子裡裝的是啥?要不要改名叫粉紅魔法使啊!」
「噢,幹嘛這麼生氣?」
「當然生氣!妳總是、總是總是總是這樣──!」
淚珠撲簌簌地掉下,壓抑已久的情感終於潰堤。
「霧雨魔理沙,我討厭妳……!」
「嗯。」
「我比任何人都要討厭妳!這個世界上我最討厭的就是妳!」
「嗯,我知道。」
魔理沙只是摟著泣不成聲的河童。
「我討厭妳……」
「嗯。」
 
 
「折騰了這麼久,竟然還沒天黑呢!」
「……我們該告辭了。」
古明地姐妹站在玄關準備離去,魔理沙禮數週到地鞠了個躬。
「今天真是感謝妳們了,不用過晚飯再走嗎?」
「別客氣,我想燐一定已經準備好在家等我們了。」
「看到小河童跟魔理沙親熱的樣子,人家也想趕快回去舔姐姐呢!」
這一說讓似鳥與覺的臉瞬間沸騰,帕秋莉和愛麗絲對望一眼,放棄了吐嘈的念頭。
「那、那麼,實驗既然完成了,我也……」
似鳥尷尬地快噴出火來,打算接在覺、戀的腳步後閃人。
愛麗絲制止了想說什麼的帕秋莉。
「似鳥,妳又想打退堂鼓嗎?」開口的卻是魔理沙。
似鳥沒有回頭。
「妳應該不需要避風港了吧?妳已經有這麼棒的家人了。」
「沒錯!魔理沙根本不需要妳,她有我們兩個就夠了。」愛麗絲的音量一下子減弱:「但、但是,我需要妳……來幫忙分擔那對母女的過剩精力。」
「妳會這麼執著於打擊霧雨道具店,除了生意之外,也是衝著『霧雨』的名字。希望妳別把自己想得太瀟灑,那稱號不是人人擔得起。」帕秋莉以好友的芥蒂舉例。
「雖然我不大記得被妳們打敗後的事情,但我現在能夠回來,一定是因為妳們三個都在的緣故。」魔理沙扭捏地搓著手指:
「所以……呃……我想要愛麗絲,也想要帕秋莉,還想要妳,因為我是強欲的魔法使。」
「──!」
「再說再說,妳不是討厭我嗎?俗話說『人心隔肚皮』,一起用餐是拉近彼此關係的最好方法!」
「每天晚上記得洗碗、倒垃圾,順便修個家具就更好了。」
「帕秋莉,那是妳負責的家事吧……」
「妳們……」似鳥轉過身子:「會不會凹太大啦?」
「似鳥姐姐,請妳今晚留下來!」小魔女趁機抓住似鳥的衣角。
「敏特,可是我……」
「敏特是不會放手的,就這樣定了。」
「對呀,這是敏特三十六種束手無策的招式之一。」
帕秋莉和愛麗絲自顧自地走向廚房,簡直已經當作似鳥同意。
「愛麗絲,我想吃點清淡的食物,像是黃瓜就不錯。」
「哦?這樣的話剛好有個大貨源呢!」
「而且號稱物超所值,供貨年限得訂得長些,一輩子之類的。」魔理沙也朝廚房移動,看來她們對敏特真的很有信心。
擅自被慰留又擅自被丟下,這幾個魔法使真是有夠任性!
「喂!那要用什麼支付?敢說『身體』我就扁妳。」
魔理沙嘴巴一張一合戛然止聲,貌似真給似鳥說中。
「用我付!」
「敏特!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妳們在『談條件』對不對?就是喜歡的人彼此討價還價,決定如何在一起的過程,像馬麻們當初做的一樣。」
「等等,不是妳講的這樣子……」
「如果我不夠的話,再加上妹妹也可以喔。」
「咦咦!」
「放心,我跟妹妹商量過了!」
「唔……」
「呣啾……」
「也、也只能如此了。」
三位魔法使手足無措的樣子,令河童忍不住放聲大笑:
「笨蛋老媽們,這是三十六式的第幾招呀?」
母親種的風流債女兒償,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至於似鳥今晚睡在哪兒,就是另一個祕密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88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