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1

RE:【心得】狂想BLOOD+

樓主 susuk dio1303
GP1 BP-
抉擇
在大眾酒館裡,響心神不寧的一直站在窗前,似乎會有什麼事發生似的顯得相當的不安。他看著窗外傾盆的大雨,擔心的說:「奇怪,奏怎麼這麼晚了還沒回來呢?」
凱跟利克則是坐在餐廳的椅子上悠哉的看著電視,凱笑著說到:「怎麼,這麼快就想念姊姊了嗎?放心吧,他現在可是有護花使者的人,你才該擔心你自己吧。」
響轉過身、噘著嘴巴,一臉埋怨的看著凱說:「凱,你少亂講話了,才不是你想的那回事呢。我是真的從下午到現在都覺得很不安,好像會發生什麼事似的。而且雨下的這麼大,奏會不會還在小夜姐的沈眠之地等我們啊?」
凱慢慢的走到響的身邊,他看了看窗外的雨勢,接著說到:「你有打電話給奏嗎?」
響看著凱,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還沒跟奏聯絡上。
凱哈哈的笑了兩聲,看著響說:「大小姐,現在有一種東西叫電話,請多多利用喔!」
只見響還是用那副哀怨的表情看著凱說:「我搖頭的意思是,奏的電話打不通,而不是還沒打電話給奏。笨蛋凱!」
這下子讓凱還真覺得有些尷尬,但是凱看得出來,響的心中非常著急。於是體貼的凱伸出手摸摸響的頭,帶著微笑說:「你繼續連絡奏,我開車出去找找看,不要擔心了,知道嗎?」這時候的凱看起來比利克更像一位父親。
響這時候馬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她點點頭開心的對著凱說:「凱,謝謝你!」
凱走到吧檯前面將身子趴在吧檯上,熟練的將手伸進了吧檯內,很快的就把汽車的鎖匙給拿了出來。就在凱走到門口將門打開的一瞬間,眼前的景象讓凱、利克還有響都嚇了一大跳。因為站在門口的正是全身溼透了的哈吉跟奏,哈吉慢慢放下滿臉失落跟疲倦表情的奏,而奏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哈吉,辛苦你了,謝謝!」接著奏低著頭慢慢的走進了屋裡,身上那套美麗的淡紅色和服也已經殘破不堪,感覺就像鬥敗的公雞一樣整個人毫無生氣。
響馬上上前扶著奏,帶著她往浴室走去,而利克也著急的走向哈吉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凱則是將哈吉拉進了屋裡並且將大門給鎖上。
凱對著利克說:「利克,你去我的房間拿一套衣服下來給哈吉換上。」
利克點點頭,轉身就要往樓上走去,但是哈吉卻阻止了利克,哈吉看著凱說:「我不能逗留太久,我就長話短說,因為我必須回去守護小夜的安全。」
凱點點頭說:「我了解,那就麻煩你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哈吉淡淡的說:「是修伐利耶!奏遇到了修伐利耶。」
凱跟利克當場瞪大了眼睛,表情相當驚訝,凱驚訝的看著哈吉說:「DIVA都死了,怎麼還會有修伐利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哈吉還是一副冷靜的表情說到:「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們是黑人,說是將軍要他們找尋女王回去領導他們。雖然他們的力量不像安謝爾他們那麼強,但修伐利耶的身分是千真萬確的,而且我從他們血液中的味道可以確定是傳承DIVA的血液。」
利克的表情顯得相當的不安,他想起了在赤盾上那個把殺人當作樂趣的DIVA,那種死亡的陰影又在利克的心中蔓延開來。恐懼讓利克的思緒變得混亂,他歇斯底里的抓著凱的手說:「凱哥哥,你快請索普哥把伊娃姐叫醒,只要伊娃姐在就不用怕DIVA了,伊娃姐一定可以救我們的,就像他在赤盾救了我一樣,你說對吧!對吧!…」
凱看到利克的樣子心中十分的難過,他緊緊的握住利克的手說:「利克冷靜點!DIVA已經死了,他在紐約已經化作粉塵不會再出現了,你不要再自己嚇自己了。那些修伐利耶應該是有心人士不知道用了什麼方式得到的DIVA血液,絕對不可能是DIVA把他們變成修伐利耶的!」
哈吉也看著利克說:「凱說的沒錯,DIVA絕不可能會復活,可能是安謝爾他們當初留下來的DIVA血液樣本,只是被某些人拿來利用了,所以不需要太擔心。反倒是利克,你的想法非常危險,強行喚醒女王可能會導致災難性的危機,就會像當初小夜在越南暴走一樣,所以千萬不可以強行喚醒女王,時間到了他們自然會回到我們身邊。」
這時候利克似乎終於冷靜下來了,他有點自責的說:「對不起!我太幼稚了,我的理智完全被恐懼給蒙蔽了,以後我會隨時提醒自己的。」
凱看著這位時間永遠停留在十四歲的弟弟,他心中知道相較於利克那永恆的生命,自己的存在是多麼的渺小,但是他也明白利克的內心深處還是那個十四歲的青澀少年。於是凱臉上帶著慈祥的微笑看著利克說:「好了別自責了,畢竟你可是親身體驗過死亡的恐懼,我相信如果是我,應該也會有你這種反應吧。」
利克只能點點頭,感激的看著凱。
這時候凱忽然想起來,奏似乎是跟結城一起出門的,所以凱著急的問了哈吉有關結城的去向。
於是哈吉便將在墓地遇到奏跟結城,以及後來出現的兩名修伐利耶,還有後來結城因為恐懼而獨自逃離墓地的經過都如實的說了一遍。
這時候響也從樓上走了下來,慢慢的往凱跟哈吉還有利克那邊走去,哈吉用眼角的餘光看著慢慢靠近的響,他面對著凱說:「其實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結城的問題,而不是翼手的問題。」
凱也點點頭說:「沒錯,萬一結城把事情張揚出去,這真的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響這時候也來到了凱的身邊,他皺著眉頭說:「奏已經上床先睡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哈吉轉身開啟了大門,回頭說到:「你們好好的討論一下吧,我得先回去守護小夜了。」接著哈吉步出了大眾酒館,很快的就消失在下著大雨的夜幕之中。
關上門後,響好奇的看著凱跟利克說:「哈吉說的到底是什麼事啊?還有奏到底是怎麼了,哈吉有告訴你們嗎?」
於是凱便將哈吉告訴他的事情經過向響重新說了一遍,看著眉頭深鎖的響,凱心情沉重的說:「其實現在要處理的是結城的問題,如果結城能夠保守秘密當然是最好不過了,但是如果不是,那我們該怎麼辦?要殺了他嗎?」
響表情相當不安的說:「殺…殺了結城?這樣奏太可憐了,絕對不可以的。」
利克用相當凝重的表情看著響說:「響,你不要太緊張,我們也絕對不想這麼做的,那是萬不得已才會這麼做,畢竟我們要讓你們在最安全的環境下生活啊。」
響知道奏其實深愛著結城,所以響也堅決的想要守護奏的那顆心,他難過的對著凱跟利克說:「你們沒想過這樣做奏會多麼傷心嗎?而且你們之前不是也說過,如果我們傷害人類,小夜姐也會很難過的,不是嗎?所以拜託你們了,請不要傷害結城,一定會有其他辦法的!」
利克則是皺著眉頭相當苦惱的看著響說:「可是萬一讓世人知道你們的存在,我們以後就沒辦法這麼自在的生活了,躲躲藏藏的日子不是你們能體會的。」
「交給我自己處理吧!凱跟利克你們就別再擔心了。」奏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下樓了,他的表情看來相當平靜,不疾不徐的說著。
看見奏偽裝的堅強,凱顯得相當難過,他心疼的看著奏說:「奏,你不需要這麼勉強自己的。」
奏相當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用相當輕鬆的語氣說:「不會勉強啊!索普哥曾經說過只要女王想做的事,沒有做不到的,只是看我們的決心跟專注力能到什麼程度,所以我相信我一定也能做到的。」
雖然奏說得相當輕鬆的樣子,但奏越是裝出無所謂的樣子,大家就越擔心他會做出什麼傻事。
響擔心的看著奏說:「奏,那你打算怎麼做呢?」
奏臉上帶著苦澀的笑容、看著大家說:「我想讓他忘了我跟他交往的記憶。」
凱、利克還有響都睜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利克看著奏說:「你打算讓他忘了今天的事,繼續跟你生活下去嗎?真的做得到嗎?」
奏搖搖頭說到:「我並不奢望能再和結城繼續下去,我只希望他能忘了讓他痛苦的根源…也就是我,然後開心的生活下去,成就他自己的夢想…,這樣我就沒有遺憾了。但是能不能做到我也不知道?」
而響已經感受到奏心中的哀傷與掙扎,他難過的流下淚來,看著奏說:「奏,這根本不是你所希望的結果啊!你為什麼要這樣委屈自己,讓他成為你的騎士這樣不就好了嗎?」
奏還是搖搖頭,但是眼中已經含著淚水,他難過的說:「我也不想這樣啊。可是…我更不想讓他別無選擇才跟著我,我希望他是真的不管我變成什麼都願意跟著我,這才是真的愛我、才是我想要的男人。請你們相信我,我會讓這件事平安落幕的。」
凱心疼的將奏擁入懷裡,輕輕的撫摸著奏那烏黑亮麗的秀髮,凱溫柔的說著:「奏,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但是真的別太勉強自己了,記住我們是一家人,如果需要協助,只要你開口、我們絕對會幫你的,千萬別硬撐、知道嗎?」
奏慢慢的抬起頭,用手將臉上的淚水擦乾,臉上展露出幸福的笑容,這一刻的感受盡在不言中,奏只能感激的看著凱、利克還有響,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好好的過下去,這樣才是報答這些關心自己的家人,最好的方式。
接近凌晨時分雨勢稍微停歇,一條人影很快的閃進了結城家的庭院,接著很熟悉的就進入了屋內。來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奏。
奏很快就來到結城的房間,他輕輕的推開了結城的房門走到了結城的床邊,結城似乎累壞了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但是飽受驚嚇的結城表情卻是非常的掙扎似乎正在做著噩夢。嘴中喃喃的說著:「奏…不要這樣,…小心…。」
奏輕輕的在床邊坐了下來,他用手輕撫著結城的額頭,看著結城不安的表情,奏難過的流下淚來,他知道結城也深愛著自己,所以寧運自己忍受著那種恐懼與不安,也沒有把今天的事告訴任何人。奏心痛的說:「結城,希望你能原諒我,並不是我不愛你,而是為了能讓你忘記這種恐怖的回憶,我不得不這麼做。也許哪天你又會想起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並且能夠接受我不是一般人類的事實,那我們就能夠永遠在一起了。我永遠愛你…結城!」
話說完,奏眼睛的虹膜立刻變成鮮紅色而且散發著紅色的光芒,奏張開嘴巴露出變長的犬齒輕輕的往結城頸部的動脈咬了下去。剛開始結城的表情有些不舒服,但馬上表情就漸漸變得安祥起來了,而奏也在這個時候將頭抬了起來,他流著淚看著表情安祥的結城,相當不捨的說:「再見了結城!你一定要快樂的生活下去喔,不論你在哪裡,我都會祝福你的…再見了!」奏的視線捨不得離開結城,他慢慢的往結城的房門外退,最後消失在漆黑的走廊裡。
一個星期以後學校正式開學了,這也是結城在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在經過了短暫的春假同學們都開心的互相寒暄著。
結城一個人看著窗外的天空,心中似乎有一種很失落的感覺,就像缺少了什麼似的,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少了什麼。這時候坐在結城前面的陽子回頭說到:「結城,我們這學期的班導換成大久保了耶,聽說宮城老師身體不舒服到東京去接受治療了,不知道老師怎麼了?真讓人擔心!」
結城一臉納悶的看著陽子說:「宮城老師?」
陽子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說:「就是宮城奏老師啊!你以前放學都黏著她問東問西的,你不會忘了吧?」
結城尷尬的連忙說:「怎…怎麼會忘記呢!你別亂猜了,哈哈哈…」
結城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是他的腦中就怎麼也記不起來奏的長相,而且他一聽到奏的名字,心中就有種莫名的傷感,眼淚竟然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陽子驚訝的看著結城說:「結城,我們都知道你跟宮城老師很投緣,可是也沒這麼誇張吧!他只是休息一學期而已,以後畢業我們還是可以回來找他啊!」
結城急忙擦掉自己的眼淚,苦笑著說:「不是你想得那樣啦!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掉下眼淚,我真的不知道。」
陽子也笑著說:「真受不了你,好了老師來了,下課再聊。」
就在「老師好!」的問候聲中,結城最後的一學期也正式展開了,而似乎在結城的生命中已經沒有了奏的蛛絲馬跡,而唯一留下的是結城脖子上的兩個齒痕。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