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0

RE:【心得】狂想BLOOD+

樓主 susuk dio1303
GP1 BP-
真相
一年一度的寒假又開始了,照往例在新年的這天,奏跟響都會到小夜沈眠的地方待上一整天,但是今年奏卻沒有出現,因為他跟結城已經約好要去神社參拜,晚點才會前往小夜的沈眠之地。
平日就香火鼎盛的坡上宮神社,在新年的期間前往進行初詣的人潮更是把神社前的小廣場給擠得水泄不通。
在人群來來去去的神社前,結城雙手合十、虔誠的許下自己的心願後,深深一鞠躬便轉身笑著往奏的方向走去。
結城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看著奏說:「奏,你不去向神明許個新年的願望嗎?聽說都會實現的喔。」
奏滿臉笑意看著結城說到:「沒有關係,我沒有這種習慣的。」
因為對奏來說自己未來的歲月可能會比神明的存在還要久,所以人類對神明的崇拜,在奏的眼中看來相當荒繆而且可笑。
「結城,你許了什麼願望?可以說來聽聽嗎?」奏帶著俏皮的笑容,張著大大的眼睛,看著結城問到。
結城一瞬間滿臉通紅,吱吱嗚嗚的說:「嗯…,那個…,我希望神明能讓我永遠跟你在一起,永遠不要分開。」
奏輕輕嘆了一口氣,用埋怨的語氣看著結城說:「我就猜到你會這麼說,我倒希望你會許『學業進步,身體健康』這類的願望呢。」
聰明的結城一聽,馬上就知道奏的意思了,他牽起奏的手,深情的看著奏說:「如果沒有你,再大的成就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我知道你是擔心我的學業,相信我!我保證我一定會考上理想的大學的。」
奏看見結城堅定而且認真的表情,雖然他很相信結城但還是免不了會擔心。
結城看見奏心事重重的表情,知道他還在擔心他的學業,於是結城牽著奏,用陽光般的笑容看著奏說:「奏,你不是說要去你們家族的墓地嗎?來!我陪你一起去。」
「結城小心!」奏緊張的叫著結城。
結城背對著前進的方向,這時候已經倒著走了出去,當結城意識到奏的警告的時候,一回頭已經整個人撞上了身後的人。
那兩個男人身材壯碩、有著黝黑的膚色,一看就知道是外國人,就像一般的觀光客一樣。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注意到你們,真的很抱歉!」結城不斷鞠躬作揖,急忙向那兩人道歉。
但是那兩人似乎完全沒有注意過結城,他們的眼神直挺挺的盯著結城身後的奏,視線完全沒有移開過奏的身上。
而奏也對眼前這兩個陌生男子有種很怪異的感覺,看著這兩個人,他心中似乎有股莫名的衝動,竟然想要殺了眼前這兩個人。
於是奏拉著結城一句話都沒說,繞過這兩個男人,急急忙忙的離開了神社,因為奏擔心他會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殺意,所以趕在自己還沒失控之前趕快遠離那兩個人。
這一刻奏的心中十分的忐忑,因為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沒來由的衝動,他怕自己這種無端的殺意,是讓自己變成一個嗜血殺人魔的前兆。
「奏!奏!奏!…」結城輕聲的叫著奏,但是奏似乎心事重重,完全沒注意到結城的呼喚。
結城輕輕搖了一下奏的手臂,奏才意識到結城剛剛在叫自己,趕忙心虛的看著結城說:「什…什麼事啊?結城。」
結城一臉狐疑的表情,盯著奏說:「你看看你,怎麼恍神的這麼嚴重?還有突然拉著我就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被結城盯著看,奏一時之間顯得更緊張了,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看,只能連忙說到:「沒什麼事啦,真的!…你不是說要陪我去家族墓地嗎?怎麼還杵在這裡,快走啦!」
奏說完話,馬上躲到結城的背後,推著結城往前走。
「好、好、好!別推我了,我已經在走了!」結城回頭看了奏一眼,看見奏滿臉通紅,一副作錯事怕被發現的可愛模樣,忍不住發出了會心一笑,因為這就是讓他神魂顛倒的女人~宮城奏。
計程車在宮城家墓地前的路邊停了下來,結城跟奏先後走下了計程車。
結城看著長長的階梯,想到還要爬那麼長的樓梯,忍不住說到:「奏,你們家當初怎麼會想把墓做這麼高的地方啊?我光看到就腳軟了。」
「噗!你少沒用了,這階梯也沒多長,少在那邊唉聲歎氣的,走啦!」奏看見結城哀怨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結城跟奏兩個人手牽著手,就這樣一階一階的往墓地走去。
走上了墓地的平台,奏才發現到竟然沒人在那裡。而墓碑前的小平台上放著一朵繫著藍絲帶的紅玫瑰,他知道哈吉已經來過了,但是為什麼這麼快大家都走了,這倒是讓奏感到相當意外。
突然間,站在奏身後的結城大叫了一聲,這一叫讓奏也嚇了一跳。奏立刻轉身一看,眼前的景象讓奏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原來是哈吉不聲不響的出現在結城的身後,讓毫無心理準備的結城嚇了一大跳。
「你…你…你到底是誰啊?你跑來別人的家族墓地…想做什麼?」結城看著眼前這位臉色蒼白,身形高大,背後還揹著一個奇怪大箱子的男人,緊張的說到。
哈吉只是靜靜的看了結城一眼,什麼話都沒說,接著就把目光轉向在結城身後暗自竊笑的奏身上。
奏捂著嘴,笑得腰都彎了下來,他看著結城,笑著說:「結城,他是我的家人~哈吉。他雖然沒有索普哥帥,但是也沒有到會嚇人的地步吧?你不用害怕啦!」
結城看了奏一眼,接著打量著眼前的哈吉,一臉尷尬的說:「您好,我是淺野結城,因為之前都沒見過您,所以剛才對您不禮貌的態度,還請您多多見諒。」
「你好,叫我哈吉就好了!」哈吉還是保持他那不多話及不苟言笑的態度。
「哈吉,為什麼大家都不在呢?他們去哪了?」奏帶著天真的表情,看著哈吉問到。
看著奏,哈吉彷彿看見了小夜一般,忽然臉紅了起來,哈吉趕緊把眼光從奏身上移開,不疾不徐的說:「因為凱跟利克說,自從小夜的事情以後,他們就沒有再去過神社了,剛好藉著去找你的機會,順便去神社重溫一下以前的感覺,所以他們現在應該在神社了吧!」
奏一臉失望的表情說:「怎麼這樣啊!人家特地趕過來的說。既然都沒人在,我跟結城就回家等他們好了,結城我們先走吧!」
奏拉著結城的手,準備要離開墓地,但是哈吉卻伸出他纏滿紗布的右手,擋住了奏跟結城的去路。
哈吉緊盯著前方的階梯,相當謹慎的說:「奏,你剛才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人嗎?」
奏仔細回想了一下,也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奇怪的事情,但只有那兩位外國觀光客給他的感覺比較奇怪,於是奏看著哈吉說:「沒有耶!要真說有,也只有兩個觀光客,但是應該是我的問題,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對他們…很有敵意。」
哈吉仍然全神貫注的注視著前方說到:「那不是你的錯覺,而是你的本能,當你遇到其他女王的騎士就會有這種感覺。」
「你是說我遇到的人是…修伐利耶?那為什麼我對你跟索普沒有這種感覺呢?」奏對哈吉所說的事情感到相當驚訝。
「因為你知道我們不會傷害你,而他們卻不一定。這一切都是你的本能跟直覺所展現出來的反應。等一下我會盡量拖住他們,你趕快去找響跟利克,知道嗎!」哈吉還是一派冷靜的說著。
「不行,這裡還有小夜姐需要保護,如果對方真的是兩個人,哈吉你沒有勝算的,萬一讓他們傷了小夜姐怎麼辦?」奏因為想到小夜沈眠在這裡,所以拒絕讓哈吉一個人留下來。
站在一旁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結城,終於忍不住提出了他心中的疑問:「奏,你們現在到底在說什麼事情啊?我越聽越迷糊了。」
奏這時才想到,結城也在現場,而他對自己的身世還完全不知情。奏皺著眉頭,滿臉憂愁的看著結城,此時奏的心中十分的掙扎,他不知道該不該讓結城知道所有的真相,而結城知道真相後又會有什麼反應,如果結城無法接受自己不是普通的人類,那又該怎麼處理結城呢?
「奏,你怎麼了?你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你這樣會讓我很擔心的。」結城看見奏滿臉愁容也不由的擔心了起來。
奏牽著結城走到墓室的門前,將墓室的門給推了開來,滿臉愁容的看著結城說:「有些事情一時之間我也沒辦法解釋清楚,但是請你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害你的,你先在裡面等我,無論外面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出來,知道嗎。」
結城看著漆黑的墓室,還有奏所說的話,這讓他的一顆心更放不下了,他緊緊抓住奏的手,才一張開口,話都還沒說出來,奏的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奏勉強的擠出了一絲的笑容,看著結城說:「你如果愛我,就要相信我,快進去吧。嗯~」
於是結城就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獨自走進了墓室。
奏將墓室的門關上之後,這時候階梯前慢慢的出現了兩個人的身影,那兩個人就是結城在神社撞到的那兩位觀光客,隨著那兩個人的靠近,哈吉也把腳步跨開、壓低身子,擺出隨時可以進行戰鬥的姿態。
這時候其中一位男子開口說話了:「不要緊張,我們不是敵人。我們找了好長的時間才找到女王,只是想要請女王回去帶領我們,尤其是將軍大人一直期盼著您的出現。請您讓小人恭迎您一起回去見將軍吧!」
男子說完話,便恭敬的彎下腰,似乎希望奏能跟著他們一起離開。
哈吉舉起手來準備衝上前去,但是卻被奏給阻擋了下來。奏拉著哈吉的手,看了哈吉一眼,從奏的眼神中似乎告訴哈吉,儘可能不要跟對方起衝突。
奏看著那兩名男子說:「如果我不跟你們走的話呢?」
男子抬起頭,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奏說:「必要的時候,我們只得動用武力請女王跟我們一起走了,那將是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在奏身邊的哈吉這時候將背上的琴箱緩緩的放了下來,他蹲下身子將琴箱打開,拿出了小夜用的那把刀,將刀拿到奏的面前說:「小夜,不…,奏,戰鬥吧!」
「這是…?小夜姐的刀?」奏眼睛睜的好大,相當驚訝的看著那把刀,他慢慢的伸出手,從哈吉手上接過了小夜的刀。
「奏,要消滅修伐利耶就需要你的血,所以戰鬥吧奏!」哈吉用他一慣堅毅的眼神看著奏。
在哈吉的鼓勵下,奏似乎也有了相當的覺悟,他的眼神不再憂鬱反而變得相當有魄力,他將刀抽出了刀鞘,看著那兩名不速之客說到:「既然我是女王,我就有權決定我要不要走,現在我告訴你們我還不想走,如果你們執意要逼我的話,那就別怪我了。」
接著奏將掌心放在刀身上、咬著牙,用力畫出了一到傷口,讓血液順著刀身上的刻紋,流遍整個刀身。
「既然女王不願意自己跟我們走,那看來我們只好得罪女王了。」兩名男子說完,馬上露出騎士的真正型態,用很快的速度衝向了奏跟哈吉。
另一方面獨自躲在墓室裡的結城,在完全漆黑的環境下,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不安的從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了行動電話,熟練的操作著電話的功能,結城將電話拍照功能中的閃光燈開啟,利用閃光燈來當作手電筒,讓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墓室瞬間明亮了起來。
結城用行動電話的光源探索著整個墓室,當他看見眼前的巨大蟬繭,整個人都嚇了一跳,而光線穿透過巨大的繭,映照出繭裡面似乎有一個人的形體,此時結成也顧不得奏的叮嚀,他嚇得連滾帶爬的將墓室的門給推開,急忙的衝出了墓室。
但是跑出了墓室的結城並沒有從驚嚇中解放,因為在墓室外的景象更讓他震驚,他看見奏拿著一把大刀在跟兩個長相猙獰的怪獸纏鬥著,而哈吉也不斷的配合著奏的攻勢對那兩個怪獸進行攻擊。
這種像科幻電影中的情節,結城從來沒想過會是真的,而他自己還身在其中,這對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心理造成的衝擊難以估計。
這時候一個修伐利耶被哈吉用琴箱擊飛了出去,但是卻不偏不倚的跌落在結城的面前,這時奏跟哈吉才驚覺到結城已經走出了墓室。
摔落在結城面前的修伐利耶很快的站起身,舉起他那化成利刃的手臂,不分青紅皂白就朝結城很狠的砍了過去,但是只看見一陣鮮血飛濺,一個柔弱的身子倒在結城的懷裡。原來是奏為了保護結城,奮不顧身的用自己的身體替結成擋下了那一刀。
結城這時候已經嚇得不知所措,他無助的抱著奏,眼睜睜的看著鮮血不斷的從奏背上的傷口流出,但是自己只能流著淚卻什麼也做不了。
哈吉用力將琴箱擲向想再次攻擊結城跟奏的修伐利耶,逼得那個修伐利耶不得不退回同伴的身邊。
哈吉用身體將結城跟奏擋在身後說:「奏,傷得怎麼樣了,身體還能動嗎?」
結城哭喪著臉看著哈吉,歇斯底里的以近似怒吼的語氣說:「奏他都快死了,你還問他能不能動,你難道看不出來她傷的有多重嗎!」
哈吉稍微回頭看了結城一眼,用相當冷淡的口吻說:「你難道不知道奏為什麼受傷嗎?要不是你沒有聽奏的話,擅自跑出了墓室,奏也不會受傷的。」
「哈吉,別說了,我還可以戰鬥,我不會這樣就被打倒的!」奏慢慢的從結城的懷裡坐了起來,此時的奏,眼睛的虹膜也變成了鮮紅色,而且還散發著異樣的紅色光芒,而他背上的傷口也以驚人的速度復原中。
結城被奏身上所散發的詭異氣息嚇得驚聲尖叫,他推開了奏連忙向後躲了開來。奏伸手想要安撫結城,但是結城實在太害怕了,他用力撥開奏的手,大聲說到:「你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奏看著滿臉淚水一臉驚恐的結城,心中萬分不捨又心痛,他的手猶豫的向前伸了一下馬上又縮了回來,他看著結城的眼神,他知道現在的結城眼中,他只是個不折不扣的怪物,已經不是他心中那個溫柔的奏了。這時後奏心中的痛就像千刀萬剮一般。
奏的眼淚這時候再也止不住的奪框而出,他低著頭堅強的轉過身,不想讓結城在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但是這時候一陣莫名的暈眩襲來,讓奏腳一軟整個人癱軟下去,哈吉似乎已經知道奏會有這種狀況,他一把將奏抱在懷裡,在奏的耳邊輕聲的說著:「你第一次受這麼重的傷又流了這麼多血,你的身體已經告訴你要補充能量了,您就將就一下,先用我的血吧!」原來是奏剛才失血過多,而且傷口復原又消耗了很多的能量,所以必須得靠進食來補充失去的能量。
「哈吉…,謝謝你!」奏拉開哈吉的衣領,流著淚看著結城,用嘴型說了『對不起』,接著就用變長的犬齒朝哈吉頸部的動脈咬了下去。
這時候結城再也無法忍受了,他完全不顧那兩個修伐利耶的威脅,發了狂似的邊跑邊叫,就往階梯狂奔而去。而那兩個修伐利耶似乎沒有料到結城會有這種舉動,也或者是根本就沒把結城當做一回事,竟然讓結城就這樣離開了。
而老天爺彷彿也感受到了奏跟結城的痛苦,竟然開始下起雨來了,雨水讓寒風吹起來更加的凜冽。
 
奏緊緊的握住刀柄,再度將自己的鮮血抹上刀身,他揮著刀、憤怒的咆哮,用一般人無法看清的速度,奮力砍向那兩名修伐利耶,似乎要將所有的怨氣與委屈都發洩出來一般。
 
而心中充滿驚恐與矛盾,一路狂奔的結城,也在嘩啦啦的雨聲中隱約聽見奏,那充滿怨憤的嘶吼聲。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