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6

RE:【心得】狂想BLOOD+

樓主 susuk dio1303
GP1 BP-
意外之旅
羅馬尼亞,布拉索夫的街道上……
「索普,我突然覺得不太舒服,我頭好暈。」伊娃來到布拉索夫覺得人不太舒服。
「要休息一下嗎?」索普扶著伊娃。
「也好,先去飯店休息一下好了。」伊娃虛弱的說著。
「你抓好喔!」索普細心的叮嚀著伊娃。
就在兩人在返回飯店的路上,伊娃似乎感覺到有人在跟蹤他們。
「是誰在那邊!」伊娃回頭看著路口轉角處。
一位中年男子正站在轉彎處看著他們。
「不好意思!你在跟我說話嗎?」中年男子一臉疑惑的樣子。
「對不起!我以為是我認識的朋友!」伊娃不好意思的看著男子。
「沒關係!沒事就好!」男子微笑看著伊娃,轉身慢慢離開。
「good bye!red queen(血色女王)!」男子小聲說著。
「………」伊娃嚇一跳,馬上回頭,但是男子已經消失了蹤影。
「索普…,你…有聽到他說的嗎?」伊娃驚訝的快說不出話。
「聽到什麼?」索普似乎沒有聽到。
「剛剛…那個人,稱呼我血色女王…,那是什麼意思…?」伊娃越想越不舒服,當場暈了過去………
「索普…!」伊娃緩緩睜開了眼睛。
「我在這裡!你好點了嗎?」索普擔心的說著。
「嗯!頭比較不暈了,可是這種感覺…跟要沉睡的感覺很像。」伊娃虛弱的說著。
「不會吧!最快也是明年春天啊!」索普算了一下。
「不會就好了!我只是擔心而已。」伊娃露出淺淺的微笑,看著索普。
「對了!你睡了兩天了,該補充一下了。(血液)」索普說完拿起小刀,在手心劃了一道傷口,將手遞給伊娃。
「索普,謝謝!」伊娃接過索普的手,感激的看著索普……
布拉索夫往拜恩古堡的路上……
「索普,我昏睡了兩天嗎?我真的擔心又要沉睡了,我還有好多事沒做!」伊娃看著遠方,擔心的說著。
「自從來到這裡,整個人都覺得很不舒服。我昏睡的時候還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我夢見我全身是血,站在一堆屍體上,看著一位抱著男人屍體的小女孩冷笑。」伊娃低著頭。
「你有來過這裡嗎?」索普看著伊娃。
「不知道!我的記憶最遠就是在冰島而已。」伊娃擔心的看著索普。
「對不起!是我能力不夠,沒能讓你恢復所有的記憶。」索普心疼的抱住了伊娃。
「傻瓜!有什麼好道歉的,如果是夢裡那種記憶,不要想起來更好啊。」伊娃安心的依偎在索普的懷裡。
這時候那名中年男子又出現了……
「真是感人的主僕情誼啊!」男子拍著手說著。
「你到底是誰!」索普冷冷的看著男子。
「別露出那種恐怖的表情!我如果要對你們不利,早就動手了!」男子露出苦笑。
「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伊娃問著男子。
「看來你果然還沒想起以前的事。我是渥爾夫,我是奉了我家主人的命令來監視你們的活動的!」渥爾夫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監視?為什麼要監視我?」伊娃覺得納悶。
「因為我家主人擔心你是來趕盡殺絕的。為了避免三百年前的慘劇再次發生,主人要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你發現。但是我發現真祖的詛咒對你似乎影響非常大,所以擅作主張,想帶你去見我家主人。讓他有機會可以替真祖報仇。」渥爾夫笑的更詭異了。
「要動伊娃,先打倒我再說!」索普用身體護住伊娃。
「我知道你們一族的騎士都很強悍,但是先別急著動手,先跟我去見我家主人再說吧!難道美麗冷酷的血色女王,不想知道故事的全貌嗎?」渥爾夫相當自信的看著伊娃。
「好!我們跟你去見你們家主人!」伊娃也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伊娃……」索普相當擔心。
「索普,只要有你陪我…就夠了!」伊娃溫柔的說著。
「我知道了!」索普也溫柔的看著伊娃。
「就請兩位跟我來吧!」
於是索普、伊娃跟著渥爾夫,往拜恩古堡前進了……
進入古堡的地下層後,看似已經到了盡頭,可是沒想到,竟然還有密門通往更深的地下層。
順著階梯往下,發現牆上都被鑿出很多的洞穴,裡面都放著棺木,顯然不是墓穴就是……吸血鬼的大本營。
階梯的盡頭就是一片相當寬敞的大廳……這時候寬敞大廳傳來了女孩的聲音。
「渥爾夫!不是說要避開他們嗎?為什麼反而帶他們來這裡呢?」女孩生氣的問著。
「主人,請原諒我擅作主張,我認為這是主人長久以來一直再等的契機,所以才違逆了您的旨意。請您息怒。」渥爾夫相當恭敬的說著。
「契機?怎麼說呢?」女孩在石椅上坐了下來。
「因為當年真祖跟日行一族的戰鬥後,我們一族就一直隱藏在暗處,深怕哪天會再發生三百年前的慘劇。如果今天能有機會把這個結解開,這不就是主人希望帶著大家重新再走出去的最大契機嗎。」
「沒錯!我也想知道,我以前究竟做過什麼,而詛咒又是怎麼回事?如果我真的作錯過什麼,我希望我能有機會彌補!」伊娃很不舒服的靠在索普身上,很吃力的說著。
「彌補?你要怎麼彌補呢?我們一族真祖的血脈,在一夕之間全部被你殺光,只剩下我,還有剩下的就是接近真祖血脈的旁親支族。請問你要怎麼彌補?」女孩生氣的說著。
「你是…我夢見的那個女孩嗎?我為什麼要殺你們?我…真的不知道?」伊娃顯得相當不安。
「我們就是傳說中最常出現的吸血鬼,德古拉公爵的子孫,我就是繼承了柴佩西之名,德古拉的女兒,米娜.柴佩西。」
「當年你只以我們一族擴充太快為理由,要求我們不要再將人類同化,這點我可以認同。但是你完全不顧我們族人間也有利益衝突跟權力鬥爭的矛盾,只因為小部分的人故意嫁禍,你就作出要讓我們滅族的決定。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做!只因為你擁有的力量比較大嗎?」米娜委屈的哭了出來。
「我…真的作過這麼過份的事嗎?我真的不知道…對不起!」伊娃也難過的哭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那些無辜枉死的族人還有我父親就能活過來嗎?你如果真要贖罪,有個辦法。就是這個...」米娜按下石椅上的機關按鈕。大廳的地板跟著打開,升起了一根石柱,石柱中間有一片被紫色光芒包圍的紅色刀刃碎片。
「那是…我的血劍碎片!」伊娃認出石柱中間的東西。
「沒錯!如果你想贖罪,就用那個東西朝自己的心臟刺下去吧!那個東西已經被我父親下了詛咒,。因為是你的血液所以詛咒特別有效,你們之所以會沉睡那麼久,而只能活動那麼少的時間,都是因為我父親臨死前下的詛咒,那個詛咒讓我們獲得了相當的生存空間。所以那個東西一定可以殺死你的!如果你真的有決心要贖罪,就快點吧!」
「我知道了…。索普…對不起,你要好好活下去喔!」伊娃留著淚轉身看著索普。
接著伊娃抓起石柱上的刀刃,往自己的心臟用力刺下去。刀刃刺入伊娃身體後,紫色的光芒還有刀刃也跟著消失,只見伊娃全身癱軟倒了下去,而索普很快的抱住了伊娃。
「索普,我好睏喔!」伊娃已經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了。
「伊娃你怎麼了!」索普相當焦急。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了,他剛剛的動作已經破除了詛咒,不過代價是他必須提早進入沉眠。不過這次沉眠甦醒後,你們的女王將不會需要再進入這種輪迴中了。當年我父親臨終前說過,有人刻意嫁禍、借刀殺人,讓伊娃當了劊子手。他相信伊娃只是被利用了,所以交代我如果伊娃誠心悔過,就可以破除詛咒。其實我也要謝謝伊娃,當初沒殺我,讓我們柴佩西的血脈還能延續下去。讓我還有機會站在這裡。」米娜感激的看著伊娃。
「伊娃!伊娃!」索普搖著伊娃,但是伊娃已經沉沉的睡著了。
「謝謝你!米娜公主,感謝你的苦心安排,我代伊娃謝謝你了,我現在必須趕快帶伊娃回去沉眠之地了。有機會再見了!」說完索普抱起伊娃離開城堡。
「渥爾夫,剛才對你那麼兇,真是抱歉了!唉~看到他們主僕的關係,真是讓人羨慕啊!」米娜羨慕的看著索普的背影………
最後伊娃還是帶著遺憾提早進入沉眠,意外的羅馬尼亞之旅,使伊娃沒有機會再嘗試讓diva、小夜化解心結,diva跟小夜的戰鬥將會持續下去了。而三十年的時間世界會有什麼改變呢?而三十年後又會是怎麼樣的局面呢?命運的巨手又再一次捉弄了他們。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