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6

RE:【心得】狂想BLOOD+

樓主 susuk dio1303
GP1 BP-
今天天氣晴……
在公寓的客廳裡,大家都若有所思的靜靜等著伊娃的覺醒……
「少爺,伊娃的狀況怎麼樣了?」查理看見索普走出房間,關心的問著伊娃的狀況。
「伊娃沒事了,他已經睡著了!」索普微笑的說著,一邊走向客廳的沙發。
「伊娃沒事了…,那就好…!」小夜聽到伊娃沒事,也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小夜、大衛謝謝你們的幫忙,讓我能及時趕到。不然再晚一點,伊娃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了!」索普感激的看著小夜跟大衛。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畢竟我們……不是敵人啊!」小夜低著頭,感覺心事重重。
「對啊!我們也要感謝伊娃,多虧他,我們又多了一些朋友!」凱感覺心情不像小夜那般沉重。
「那很好啊!朋友多一些總是好事!」索普微笑看著凱。
「小夜…,你還是……要殺了所有的翼手嗎?」索普笑著問小夜。
「我…我…我還是會盡我最大的力量,消滅異手的!」小夜的回答有些猶豫了。
「是嗎?」索普笑著說到。
「索普,消滅異手是我們赤盾成立的目的,這點是不會改變的!而小夜也是赤盾的一員,當然也會貫徹這個理念!而且消滅翼手,這也是小夜個人的意願!」大衛對索普的說法,顯得不太高興。
「索普先生,你知道一百年前DIVA在喬埃爾莊園做的事嗎?當年莊園理上上下下包含賓客總共將近百人,那些死者什麼都沒作卻都被DIVA給殺了!更可惡的是,他們還進行人工製造翼手,讓更多無辜的人無端犧牲,這種可惡的行徑,我怎麼可能原諒他們?」小夜想到喬治跟西夫的遭遇,又讓她堅定起消滅翼手的信念。
「是一百年前喬埃爾莊園的慘案嗎?我的曾祖父西維爾也在死者名單之內呢!小夜,聽你一講,我才想起來,以前我看過曾祖父的日記,原來當年園丁誤以為是伊娃的女孩就是你啊!當年曾祖父就是想看看是怎麼回事,才跑去參加喬埃爾的生日宴會的!」索普看著小夜,說出當年西維爾的事。
「原來索普先生也是因為我…,因為我放出DIVA而害死了你的家人,真的很…對不起!」小夜對於西維爾的死,感到很自責。
「這種事不能這樣算的,DIVA做的事並不是你希望看到的,你不需要去承擔這種罪責的!」索普輕輕拍拍小夜的手,要小夜不要自責。
「你說你的曾祖父是為了確認小夜是不是伊娃,所以去了喬埃爾莊園?那麼當時的伊娃在哪裡?」路易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當時伊娃還在沉眠,曾祖父的日記寫著伊娃從1882年就陷入了沉睡,伊娃一直到1939年才甦醒。就是救了我跟查理的那一年。」索普看著路易斯,回答了他的問題。
「1882年?小夜是1883年出生的…,就是說伊娃比小夜的存在還要久?而且女王的沉睡期不一定是三十年嗎…?」大衛對伊娃存在世上跟沉眠的時間感到驚訝。
「伊娃存在的時間比小夜還久…?那麼…,伊娃跟小夜…,到底有沒有關係啊?」凱也對伊娃跟小夜的關係產生了聯想。
「這可能就要等伊娃醒來才知道了!畢竟我並不是伊娃最初的修伐利耶!」索普看著伊娃房間,露出淺淺的微笑,似乎期待著伊娃的覺醒。
而在房間內睡夢中的伊娃,似乎穿越了時空回到了久遠的過去,所有的往事都清晰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首先出現在伊娃眼前的是,一間有著寬闊大廳的房子,在大廳的最後端,一位長相跟伊娃一模一樣但有著藍色虹膜的女孩,斜躺在長椅上開心地看著一群雜技藝人表演著精采的雜技,而女孩身後還站著十幾名的男子,看起來似乎是保護這名女孩的人。
女孩看到伊娃來到,拍拍手示意藝人停止表演……
「妳們先下去吧!記得再多發明一些新的花樣喔!千萬別讓我失望啊!嘻、嘻!」女孩俏皮的笑著,但是藝人似乎沒有任何的喜悅,似乎有著相當大的壓力。
「可兒姐姐,你昨天又到隔壁的村莊吸食人血了嗎?」伊娃擔心的問著。
「伊娃,你都知道了,還故意問我,你真是壞心啊!」可兒還是一副天真的笑著。
「可兒姐姐,我們村裡的村民一直以來都有持續的供應我們維生的血液,你為什麼還要去獵食人類呢?」伊娃相當難過的看著可兒。
「我知道啊!所以我都去別的地方啊!你難道不知道我用心良苦嗎?我的好妹妹!哈~哈~哈!」可兒的笑聲讓人感覺不寒而慄。
「可兒姐姐,你這樣做等於破壞了我們跟村民的約定!你知道嗎!魯迪村長說他已經快沒辦法再幫我們擋下所有的反對聲音了!」伊娃希望可兒能夠考慮他的立場。
只見可兒臉色一沉,冷冷的看著伊娃.....
「約定是你去談的,我並沒有說要接受人類的供養,而且我也很給你面子,喝了快十年冰冷的人血,你還想怎麼樣?」
「可兒姐姐,你怎麼會這樣說呢?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我們大家啊!還有姐姐的小孩以後也不用擔心食物的來源啊!怎麼會說是給我面子呢?況且跟人類和平共存對我們只有好處啊!」伊娃不敢相信,可兒會這樣說。
「我們位在食物鏈的最頂端,食物根本不是問題,你這種作法根本就是多餘的!」可兒完全不在乎伊娃的想法
「可兒姐姐,到底要怎麼做你才不去傷害人類呢?要怎麼做你才能認同我的作法呢?」伊娃急的紅了眼框。
「伊娃,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遇到問題就想哭!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呢?我告訴你吧!在我眼中人類不過就是食物而已,要我認同你的作法?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吧!倒是你…,真的該試試溫熱的血液流過喉嚨的感覺,那種感覺真是讓人興奮、讓人難忘!」可兒冷冷的看著伊娃。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說完可兒轉身走向後院的房間……
現場剩下兩名男子,低著頭慢慢走向伊娃…
「英格利、內桑,你們幫我勸勸姐姐吧!我說的話他完全聽不進去!」伊娃看著這兩名男子,難過的說著。
「可兒的個性一向如此,可能很難改變他的!」內桑看到伊娃的樣子,感到有點心疼。
「英格利,那你跟姐姐說。畢竟妳也是姐姐孩子的父親啊!他應該會聽你的!」伊娃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英格利。
「伊娃……」英格利搖搖頭,表示他也沒有辦法。
「那該怎麼辦呢?」伊娃急的哭了起來。
「好了不哭了,我先送你回去!」內桑心疼的扶著伊娃,將送他回房間。
第二天早上,伊娃臉色凝重,相當匆忙的帶著村長從村莊趕回家裡………
「姐姐!姐姐!村長說他的小孫子昨天夜裡失蹤了!不會是你的修伐利耶把他擄走了吧?」伊娃焦急的問著可兒。
「咦~你說的是那個小男生嗎?」可兒指了指柱子,旁邊躺了一個小男生。
老村長一眼就認出小男孩是他的孫子,村長立刻跑了過去,抱起小男孩…
「馬丁……」老村長抱著小男孩,哭喊著他的名字。
「魯迪………!」伊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緩緩的走向老村長,他看見小男生面無血色,已經沒了呼吸心跳。但是也不知道該對村長說什麼安慰的話。
「姐姐…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伊娃看著可兒,難過的哭了起來。
「你們這些惡魔!我要殺光你們!」只見老村長發狂似的衝向可兒,也不管自己能否傷得了可兒。
只見可兒身旁的其中一名男子,以很快的速度擋在老村長的面前,男子揮舞他那變成利刃般的雙手,一瞬間老村長已經倒臥血泊當中。
「哼!自不量力的低等生物。不過…,那小男孩的血還真是可口啊!哈!哈!哈!」可兒冷笑看著伊娃。
「魯迪……是我害了你們,是我害了你們!」伊娃看到村長慘死,難過的跌坐在地上。
「姐姐,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殺他們!他們是我的朋友啊!英格利我也讓他陪著姐姐了,你為什麼連我的朋友也不放過,你連讓我救他們的機會也不給我!你一定要傷害我才行嗎?你就這麼討厭我嗎?我珍惜的東西你都要把他奪走嗎?」伊娃看著可兒難過的哭著。
「原來你這麼介意英格利愛上我這件事啊!我也可以把內桑讓給你啊!我知道那個傻小子對你可是一往情深呢!哈!哈!哈!至於你嗎…!我是不會討厭你的,因為我們是姊妹啊!你說是不是呢?哈!哈!哈!」可兒的話跟笑聲不斷的衝擊著伊娃的內心。
「姐姐…,我想我再怎麼做都沒辦法改變你了,對那些無辜枉死的人跟他們的家人,我也只有殺了你,才能對得起他們了!當初把大家帶來這裡的是我,現在也只能由我把大家帶走,包括我自己……!」伊娃低著頭說著,屋內的氣氛忽然變的很凝重。
「你想殺了我…?你憑什麼殺我?從小到大你從來沒打贏過我,你要是有把握,你就試試看吧!但是你也要有所覺悟,我也會…殺了你!」可兒的眼睛瞬間發出異樣的藍光,冷冷的看著伊娃。
「英格利、內桑,你們……快點離開這裡吧!……拜託!我已經…到極限了!」伊娃低著頭抓著自己的手。
就在伊娃說完話,突然伊娃的頭髮瞬間由黑整個變成鮮紅色,伊娃慢慢的把頭抬起,這時他的眼睛已經散發著紅光,他的眼神冷漠的看著可兒他們,而輕輕揚起的嘴角,更讓伊娃感覺有種不可一世的狂傲。
「伊娃…你…你怎麼了?」內桑對眼前的伊娃感到非常陌生,他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莫名的恐懼不斷的湧現。
「可兒!你快走!你們其他人一定要保護好可兒!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英格利將手臂化作利刃,緊張的看著伊娃。
可兒似乎也被伊娃的狀況給嚇到了,他隨著他的修伐利耶一起快速的從後院的門跑了出去,屋內只剩下英格利跟關心伊娃的內桑。
「內桑你也走!伊娃現在好像失去理智了,我是伊娃的修伐利耶,他的血殺不死我,我還可以幫你們爭取伊些時間,快走!」英格利催促著內桑。
這時伊娃伸出自己的指甲,再自己的左右手腕各劃出一道傷口,鮮血不斷從傷口流出,只見伊娃將雙手往兩旁一甩,流出的血液再空中瞬時凝結成兩把鮮紅色的血劍。
英格利見狀急忙衝向內桑,內桑被英格利用力一推,整個人撞破了牆壁,飛出了屋外。
同時伊娃握住兩把血劍,一瞬間就衝到英格利的面前,一陣刀光劍影後,屋內只剩身首異處的英格利,而伊娃已經追出屋外了。沒有多久可兒就被追上了……
屋外的暴風雪持續的吹著,陷入狂暴狀態的伊娃,很快就追上了可兒,就在那一片冰天雪地的場景中,伊娃拿著兩把紅色的血劍,毫不猶豫的斬殺可兒的修伐利耶,鮮血四處飛濺,將雪白的大地都給染紅了……
「你以為我會輸給你嗎?那你就錯了!……」可兒看著自己的騎士,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於是他決定讓自己回復到最原始的型態……獸化。可兒希望藉由原始型態得到的爆發力能讓他扳回劣勢……
可兒一聲怒吼,優雅冷艷的女王形象瞬間改變,取而代之的是巨大又猙獰的翼手
模樣。
「……」伊娃看著獸化的可兒,冷笑了一聲,隨即衝向可兒,
在一陣的纏鬥之中,可兒抓住了伊娃的雙手,用力一掐,伊娃痛的抓不住劍,兩把劍都掉落雪地上,原本可兒以為已經勝卷在握了,誰知道伊娃突然一躍而起,掙脫可兒的手,同時伊娃用手按住了可兒的額頭……
「伊娃!不可以!」這時候趕到的內桑大聲制止伊娃。
但是已經慢了一步,伊娃的掌心發出了鮮紅色的光芒,獸化的可兒頭部立刻化為無數的粉塵。
「伊娃!伊娃!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內桑看到這一幕難過的掉下淚來。
「內桑……!」伊娃似乎慢慢恢復了正常,髮色也變回黑色,眼睛也不再有異樣的紅光。
「這個翼手是……?姐姐嗎?還有內桑你的兄弟……?」伊娃看見眼前躺著獸化的可兒,還有附近修伐利耶的屍體。
「這些是……?」伊娃全身不停顫抖。
「這些全是你做的……!」內桑低著頭難過的告訴伊娃。
「我…我…我殺了…姐姐?不……!」伊娃不敢相信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姐姐,他跪在可兒的屍體前面,難過的放聲大哭,這一刻她才知道可兒在他心中是多麼重要……
「原來這就是我為什麼殺了翼手,還痛哭失聲的原因!因為我……竟然殺了我深愛的親姐姐!……我好希望時光能倒流,我一定不會再做出傷害姐姐的事!……」在睡夢中的伊娃在心裡難過的說著,緊閉的雙眼不自覺的流落兩行清淚。
接著伊娃在睡夢中來到了魯班特莊園,在這裡她跟西維爾度過了一段相當快樂的時光,西維爾的體貼、溫柔,讓伊娃到沉睡前一刻都能夠感受到……
「西維爾…,我好後悔沒讓你永遠陪著我…。對你的思念,就當是你給我的懲罰吧!…」在睡夢中的伊娃在心中懊悔的說著,眼淚仍然止不住的從緊閉的雙眼中流出,但是這次伊娃的臉上卻多了一些甜蜜的笑容。
接著伊娃看到了自己在一間地窖,他全身赤裸,被自己長及腳踝的長髮纏繞著,地窖的天花板仍不時滴下鮮紅的血液,突然樓梯間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地窖的房門被撞開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大約十三、四歲的男孩,她抱著自己的腹部,鮮血從他的腹部慢慢的滲出,顯然他受了傷。
「小姐……!可以請你救救我們家少爺嗎!我聽老爺說過這裡睡了一位永遠年輕的小姐……!你一定有辦法可以救我們家少爺吧?」男孩留著淚,看著伊娃,而這位男孩就是當年的查理。
「呵!…你好有趣喔!」娃站起身,笑著朝男孩走去。
「你受傷了呢!呵!呵!」伊娃看著男孩的傷口,俏皮的說著。
「小姐…你…你…你先去救我們家少爺啦!我…我不要緊的!」男孩看著伊娃玲瓏有緻的身體,害羞的不敢正視伊娃。
突然男孩覺得腹部熱熱的,他張開眼睛竟然發現他的傷口已經癒合了,男孩相當驚訝跟興奮,她拉住伊娃的手就往上衝……
「哇!~房子壞掉了…!」走出樓梯伊娃就看到被炸毀的莊園房舍。
「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們家少爺!」男孩要伊娃看看躺在地板上,胸口還不斷流出鮮血的索普。
「喔~這個人傷得太重了,可能沒辦法修復了……!」伊娃露出無奈的表情。
「怎麼會這樣…!」男孩難過的紅了眼框。
「不過…,我喜歡她!呵!呵!」伊娃看著索普,露出俏皮的模樣,笑的很開心。
只見伊娃用指甲劃破自己的手心,深深溪了一口血,含在嘴裡,將嘴湊近索普的嘴,將血過給了索普……
「原來我就是這樣開啟了索普永痕的歲月啊…!」伊娃緩緩的睜開眼睛,露出了很久沒出現過的愉快笑容。
她慢慢的起身下床,拉開窗簾,看著窗外的街景。
「嗯~太陽好大喔!看來今天又是一個好天氣!……」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