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47

RE:【創作小說】幽靈之街(2/10 更新1-5)

樓主 熊琵玖 so3051e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久違的更新,祝大家新年快樂。


-----------------
1-6

  艾吉歐將活動範圍鎖定在市中心到西南方這片區域。

  稍早之前,他前往昨晚暗殺兩名百眼幫成員的巷子──他繞了好一段路才找到殺害現場,但屍體早就被處理掉,除了地上隱約可見的鏽色血漬之外什麼也不剩。他稍微檢查四周,假文件似乎沒有被留在現場,艾吉歐只希望這些假情報能順利抵達百眼幫、波吉亞警備隊長,甚至有心操弄一切的決策者手中。

  失去和弗斯緹娜的聯絡,也失去繼續追蹤百眼幫的線索,他考慮返回總部一趟,將目前的消息回報給馬基維利,或許還有另一個讓他渴望回去的原因──他對這套非常貼身,像孔雀一樣招搖的衣服實在沒什麼好感。

  沿途中,艾吉歐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情:稻草堆中的盔甲、身手靈活的盜賊,還有一幫狐群狗黨組成的百眼幫。在他來到羅馬之前,早就已經有一股勢力站在公權力的另一邊,根據弗斯緹娜的描述,他們的團體似乎有不少人,卻逐漸衰弱,現在只剩下她一人,以及轉而投靠百眼幫的同伴皮歐。

  而弗斯緹娜這個人看似以消極的態度在抵抗,心裡卻早已順應了現實,不為長遠的未來規劃、不去衡量自身行為的影響力,只想緊抓僅剩的利益與生存理由,拼命活在當下。

  艾吉歐靠近西斯托橋時直接拐入河邊的小巷子,打算繞行整塊區域的外圍,街道的景色開始不同。地面不再是泥土,舖了石磚的乾淨道路使馬蹄達達作響。街上人們的衣著體面了起來,樓房樑柱上裝飾著天使雕像、聖經故事的浮雕,以及大量紅色的公牛旗幟。

  高聳雄偉的教堂坐落在地勢較高的山坡上,低處的建築彷彿臣服一般靜靜仰望著。

  他注意到階梯與駐守的警衛,以及對面小巷中的木頭箱子,赫然發現這裡正是目擊弗斯緹娜行竊失敗的地方。艾吉歐謹慎注意自己的行為,試著表現自然,一面暗中觀察周遭。

  看來這地區的有錢人都住在這幾條街上,遠離羅穆盧斯的追隨者,受到警衛嚴密的保護,彷彿置身在和平時代,沒有任何覬覦羅馬、質疑教宗權位的侵略者,也沒有連生活都快過不下去的人民,眼前一切繁華都是理所當然。

  使者每天演講的內容大同小異,讚揚切撒雷‧波吉亞發動戰爭的行為,以及不計措詞將反對者們營造成瘋子和異教徒的形象。有趣的是,他也在幾條街之外聽見一樣的內容,不過圍繞在使者身旁的對象換成了各種勞動者──工匠、麵包師傅、畫家、裁縫師、婦女們,甚至乞丐,他們專注聽著使者的聲音,眼神中滿是感激和驕傲。

  這讓艾吉歐想起昨天他和一名補鞋匠聊天的情形。

  補鞋匠低頭工作的身影埋沒在人群之中,一旁的香草攤販掩蓋他的邋遢氣味,他用木板搭起了簡陋的檯子,用手邊僅有的工具接單。他告訴艾吉歐自己「失去了工會」,並且在聽了艾吉歐對「人們受到如此待遇,為何不表態」抱持疑問時,神情滿是不屑。

  「有些人天生就像條狗,搖著尾巴乞求主人施捨廚餘,因為他們在這樣的環境生活慣了,主人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主人的讚美就是他的福音……」補鞋匠突然想到什麼,大手一揮,差點掀翻了自己的攤位,「每當有人把眼前看見的說出來,他們就巴不得把那人咬得血肉模糊,什麼叛徒、不知足、放肆都罵出來了!」說完還吐了一口口水,「你這外地來的商人還覺得這裡有救嗎?」

  艾吉歐心中已經有答案,但他沒有說出來。

  艾吉歐繼續前進,幾乎快繞行整塊區域一圈。他騎過阿比亞城門,沿著台伯河邊的道路市區張望,發現這裡的建築很少是完整的,突出的高樓幾乎沒有屋頂,木頭結構裸露在灰泥牆外,參差不齊的殘壁宛如齒痕,而他就是在這附近救了奧莉維亞。

  往另一個方向看去,駐進了波吉亞士兵的高塔完整而雄偉,巨大的公牛旗幟隨風飄動,蓄勢待發。直到幾個警衛朝他走來,艾吉歐才意識到自己距離高塔太近了。

  「這裡是軍事重地,閒雜人等不得靠近。」其中一個警衛嚴厲警告他。艾吉歐發現不只眼前這些警衛,駐守高塔上的士兵幾乎配有火槍,視線全往這裡聚集。艾吉歐提醒自己還不到時候,他現在是一個普通市民,沒有必要在這時候和警衛起衝突,只好向他們連聲抱歉,趕緊掉頭折返回去。

  此時他突然一怔,因為在不遠處的巷子口看見非常不尋常的景象,艾吉歐感到背脊一陣涼意,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但他仍故作鎮定,輕拍馬背安撫馬兒的不安,接著甩動韁繩命令牠沿著暗紅色的痕跡繼續前進。

  血跡顯示受害者大量出血,被拖行到其它地方,而越往巷子深入,殘留的量越來越少,變得難以追蹤。但艾吉歐仍不需要使用天賦感官,因為還有另一條線索指引他抵達目的地,一個屬於女性的哭聲越來越清晰。

  直到艾吉歐抵達像是矮牆的殘破壁面後,才看見一名女性抽泣的背影。

  她靠著牆,只露出一頭束成雙三角錐的棕色頭髮,艾吉歐下馬靠近,卻先注意一個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景象──他看見那名女性的身旁躺著另一名女人,冰冷死白的軀體顯示她已死亡多時,屍體的表情呈現驚恐,從脖子到胸口滿是坑坑洞洞,血液染紅了他的黃色短裙,與正在哭泣的女人一樣的妓女打扮。

  她脖子上的坑洞數量多且密集,似乎是有什麼人用又長又尖的東西朝她的身體猛刺,妓女雙手的指縫卡滿血肉,大腿上、手臂上滿是怵目驚心的抓痕,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在生前遭到慘忍對待,在極度痛苦中死去。

  艾吉歐不禁一陣憤怒:「這是誰幹的?」

  「那個禽獸馬法托![註1]」唯一活著的妓女幾乎是哭著大吼。

  「他往哪裡跑了?」

  「那裡……」妓女顫抖地伸出手,指出一條巷子。

  艾吉歐朝妓女所指的那個方向奔去,他幾乎是在窄小的巷子中四處亂竄,也不管這些路是不是已經走過。他不停奔跑,直到望見人來人往的街道才停下。艾吉歐大口喘氣,幸好這陣狂奔令他恢復理智,但那妓女的死狀依然讓他心寒,怎麼會有人能如此兇殘對待一條生命?

  現在他總算意識到重要的事,這一路跑下來根本不見馬法托的蹤影,那禽獸鐵定比自己還要熟悉這些街道巷弄,而且這個命案現場也不知道發生多久,自己居然一股腦只想著要追上他!

  艾吉歐爬上附近較高的建築探路,尋找當初來的方向,這才慢慢回到妓女身邊。這時她的哭泣成了斷斷續續的呻吟,有個醉漢搖搖晃晃誤入此地,一看到屍體可怕的死狀,竟嚇得尿失禁,哀號著連滾帶爬逃離離現場,不一會兒,充滿好奇心的市民一個個湊了過來。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艾吉歐問。

  「我陪著恩客出來玩,在回去的路上……」說到這,妓女不禁一陣鼻酸,淚珠又滾滾落下。

  「她……我看見米娜走進巷子,但我告訴過她不要讓自己落單,所以我跟上去,然後……我聽見尖叫聲……那慘白的面具……他的手整隻是紅色的,還拿著尖銳的東西……米娜已經倒在地上,被他拖著走……」妓女不小心看了米娜的屍體一眼,突然以手摀住嘴,差點吐了出來,蜷縮成一團顫抖。

  艾吉歐見不是辦法,雖然他想知道更多關於馬法托的事,但一切一如往常,欲速則不達。妓女強烈的恐懼讓他不需要主動專注在天賦感官也能感受到,他試著排除這些心緒,專注在自己的思路上,他心想,馬法托會躲在哪裡?接下來誰又是受害者?艾吉歐一想到克勞蒂亞的事業可能面臨這些問題,得盡快把馬法托找出來才行。

  「這裡不安全,妳是哪個妓院的,我送妳回去?」艾吉歐說。

  那名妓女緩緩抬起頭,沙啞地說了一個名字,那是一間距離此地有段路程,卻靠近台伯島的妓院。他們在圍事者的注目下緩緩離開,城市警衛也抵達現場,他們會將米娜的屍體抬到最近的教堂,等著別人來認領,然後邁向人生最後一段旅程。


  【未完】


------------------------
補充資料:

[註1] 馬法托 (Malfatto)

  徘徊在貧民區,專門挑妓女下手的醫生。他的戲份除了在主線劇情被殺掉之外,還有《遺產計畫》中菲歐拉‧卡瓦薩的記憶,馬法托的夜襲是菲歐拉決心叛變至刺客陣營的主因。

  這篇文章會描寫到艾吉歐派學徒解決掉這傢伙,不過還要再好幾章之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