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36

RE:【創作小說】幽靈之街(2/5 更新1-2)

樓主 熊琵玖 so3051e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3

  原本應該是這麼順利。

  「她在那裡!那個小偷就在那裡!」艾吉歐意外聽見一個粗啞的嗓音,眾人目光全部朝向另一個瘦小,臉上有疤的男人身上,那人指著截然相反的另一個方向,他的喊叫聲像是隻瘋狂的烏鴉,「她連警衛的東西也不放過!」

  金髮盜賊突然受到大量人群注目,身體顫了一下,她意識到發現自己的行動曝光,隨即拔腿狂奔,艾吉歐迅速跟上,地上那些警衛愣了好一會兒,才像回魂一般趕緊追上去。

  盜賊把頭盔和劍用頭巾綁在背上,所以不會妨礙她的行動,她俐落地翻過牆、快步奔跑,流暢的動作顯示她對整個環境非常熟悉。警衛追趕在後,但依然不敵盜賊敏捷的身手與視線不良的夜晚,距離逐漸拉開。

  最後,他們在一處通往台伯河邊的巷口追丟了她。

  艾吉歐在屋頂上看得一清二楚,她沒有消失,而是鑽進了一處空屋的窗子。直到警衛憤恨地爆粗口,放棄搜查原路折返之後,才看見她打開房子的天窗出現在屋頂上。艾吉歐注意到四周的屋頂每隔一段距離就放置了點燃的火把,估計是方便夜班站哨所設。

  艾吉歐對她的靈巧身手和反應讚嘆不已,並打算上前向她搭話,但他還沒靠近,一群黑影就搶先爬上屋頂,將盜賊團團圍住。艾吉歐見他們來意不善,但暫時沒有使用暴力的跡象,他決定靜靜移動到能聽見他們說話聲的距離,耐住性子,等著他們說出什麼有用的情報。

  「……我不知道妳想幹嘛,不過我勸妳,最好別再做出妨礙我們的舉動。」

  一名站在盜賊前方,像是領導的男人說話,其他人在一旁幫腔。那男人的臉用布巾罩住,只露出一對滿是怒氣的雙眼。盜賊並未表現出絲毫畏懼之意,她只是站著,看了看在場所有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提醒那些警衛的就是你們對吧?」

  沒有人應答,這陣沉默的含意眾人心知肚明。盜賊又繼續說話,字句間滿是諷刺:「我怎麼妨礙你們了?比如說?我只是拿了警衛一些裝備,又不是把老人的手中的麵包扔到地上、洗劫貧窮男人的房舍。我有和你們搶工作嗎?」

  「還想狡辯!」一個男人作勢要毆打她,卻被他們的領導攔下。

  「我不想和妳吵,女人,也不想讓一群大男人像獅子一樣追逐一隻小兔子。」

  「我知道。」盜賊露出勝利的笑容:「你們也試過了,非常了解自己追不上我的速度。」

  艾吉歐能感覺出來,那男人十分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氣,他的聲音像是從喉嚨硬擠出來:「我最後一次問妳,為什麼要這種事?難保警衛把妳當作我們的人,我得給波吉亞隊長一個解釋。」

  「這不關我的事,你們百眼幫自作自受……」她在說出百眼幫一詞時加重語氣:「我知道你只是不想花錢去討好那些警衛,只會仗勢欺人卻不想負擔任何責任。說得好像你們有權控制這裡所有盜賊一樣……狗就是狗,永遠成不了狼群。」

  那名男人抽出腰間的比首,其他人紛紛效仿,沉靜的夜空中劃出尖銳金屬聲,肅殺之氣不言可喻。他把匕首指向盜賊的胸口,低聲警告:「看在我們過去交情的份上,妳可以留著妳的貞操,但我可不保證妳可以留全屍……」

  「試試看?」

  盜賊突然轉身一蹬,攀上露出木頭骨架的殘壁,接著跳到隔壁棟結構裸露的房頂,害著那群男人手中的匕首差點傷了同夥。領導的男人用力揮手,拉下遮住嘴部的布巾大喊:「你們在幹什麼,還不快追?全部給我追!讓她死得越慘越好!」

  其他成員趕緊追了上去,領導的男人默默拿著盜賊來不及帶走的盔甲與劍往反方向離開。艾吉歐顧不了百眼幫的首領以及褲子裂開的風險,趕忙追上那群越跑越遠的手下們,他看見一群人在屋頂上奔跑,踐踏瓦片發出雜亂清晰的腳步聲,他們不時大聲咆哮、辱罵,始終和盜賊有一段距離。

  艾吉歐能聽見自己的踏步聲、以及水壺碰撞腰帶扣環發出的聲響,但那群男人仍舊沒有注意到第三者尾隨在後方,忘我地追逐獵物。

  長時間懸掛在高處的木板已經無法負荷多次踐踏撞擊,在最後一名百眼幫成員站上時,繩索應聲斷裂,他的慘叫聲使得其他成員短暫佇足,直到地上傳來悶厚的撞擊聲,叫聲瞬間停止,其他人只得轉身繼續移動。

  還剩四個。艾吉歐心想,但該怎麼幫助盜賊擺脫他們?他手上只有幾顆煙霧彈和一把匕首,袖槍或許可以,但會招來不必要的注目,而他又把十字弓留在總部……看來除了縮短距離之外,別無他法。

  一個在屋頂上站崗的警衛看見了這場追逐,大吼:「嘿!你們這些傢伙在這裡作什麼!」,他舉起火槍,卻猶豫要瞄準哪些人。警告聲與致命的槍口成功震懾那群小混混,盜賊見狀趁機翻下屋頂,抓住爬滿植物的金屬架子,靈活地向下盪。

  其他人想要趕上,但子彈就落在他們腳邊,擊破磚瓦,殘片彈跳,喝止住百眼幫的人。

  「不要跑,給我站住!」哨兵沒時間填充彈藥,他扔掉火槍,拔出長劍跑向百眼幫,其中兩人卻趁機落跑,想要繼續追上盜賊,這時一名百眼幫從懷中取出某種細長的金屬,閃爍陣陣光芒──是飛刀,其中一把準頭不好,彈到花架上,另一把卻恰巧插中盜賊的右大腿。

  她正好鬆開手,打算直接著地,突如其來的刀片使她重心偏移,直接摔在在成堆的雜物上,她藉著翻滾緩衝落地的力道,刀片卻因為這陣意外插得更深,她的身體顫抖,忍住呻吟,露出痛苦的神情。

  周遭的人們沉默地看著這突發狀況,正好站在貨物旁的男人嚇得將手中的箱子摔在地上,東西與破木片散落一地。即使附近就有一間仍在營業的診所,裡頭的醫生卻只是遠遠觀看,不敢靠近,因為他們深怕招惹上什麼麻煩。

  百眼幫的人也跟著來到地面,他們亮出刀子,打算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她出手,盜賊見他們靠近,趕緊拔出腿上的刀片,傷口立刻滲出血珠,染紅了褲管。她迅速站起,搖搖晃晃推開交頭接耳的人群,彎進最近的小巷子中,還不忘推倒牆旁的架子,雖然架上沒有東西,但傾斜的龐大物體正好堵住巷口。

  「她跑不遠的!」百眼幫的成員大吼,循著血跡追趕上去,人群本能地讓出一條小徑,而動作慢的人被他們推倒在地。那兩個人低身鑽過架子,艾吉歐意識到現下是個好機會,他跳躍、移動到百眼幫上頭的屋頂,當他站上一根突出的木竿子時,那悶重的聲響終於吸引了百眼幫的注意。

  當他們抬起頭,為時已晚,銀光乍現,眼前便是一片黑暗。

  隱藏在左腕的利刃不偏不倚刺中對方頸部,而緊握在右手的匕首同樣正中目標。由於艾吉歐將他們作為從高處落下的緩衝墊,所以沒受什麼傷。他想起馬基維利交代的另一件事,將手探進胸口的暗袋中,那封寫滿了假情報的文件依然靜靜躺在那裡。他把那份文件塞進其中一個男人的手上,偽裝成壯烈犧牲的代價,接著朝盜賊逃走的方向追上去。

  艾吉歐在陰暗窄小的巷子穿梭,快速謹慎地移動,試著尋找行動緩慢的盜賊。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腳底傳來異樣,接著是金屬摩擦的尖銳聲,艾吉歐低頭一看,原來是那把沾滿血跡的刀片。

  在他的前方出現兩條岔路,一頭是通往堆滿雜物的死巷,而另一頭則是沿伸出更多小徑,大片血跡就落在這個方向。有形的線索只能引導他來到此地。他猜想,盜賊就在這裡扔掉刀片,停下來替傷口止血再繼續逃跑。艾吉歐小心提醒自己不能盲目追蹤,他對這裡人生地不熟,光線又不足,一個錯誤的轉彎就可能會失去找到她的機會,甚至給其餘的百眼幫追兵給抓住。

  艾吉歐再度延伸感官,同時感覺到一陣酸痛湧上頭頂──從中午到現在沒吃過任何東西,再加上方才的劇烈運動導致使用感官出現輕微副作用,但他知道那負傷盜賊的情形比這還重要,於是他再度、小心翼翼集中精神,感覺到地上的血跡冰冷如霜,彷彿碎裂的紅寶石灑了一地,接著他「看見」一條細小軌跡,宛如天上星辰,從碎片中歪歪扭扭地延伸至推滿雜物的黑暗盡頭……

  艾吉歐感到訝異,因為那條軌跡連結了一個溫熱且充滿恐懼的生命體,他突然明白,原來血跡只是障眼法,那名盜賊就躲在死巷盡頭的拖車下。要是百眼幫的人追過來,也會被她留下來的假訊息所騙,往迷宮一般的小徑走去,接著完全失去她的蹤影而放棄搜索。

  他緩緩朝死巷走去,坐在拖車上頭,試著融入身影與夜色中。她一定也知道板車上坐了個人。艾吉歐打算先守在這裡,確認他們安全了,再想辦法把盜賊弄出來。他輕輕將感官延伸出去,感覺到身下盜賊急促的心跳,確定了她的傷勢並不會立刻影響生命安全,便開始警戒著四周的情形。

  不知道過了多久,四周靜得連人群的喧嘩聲都聽不見,不只剩餘的百眼幫成員沒有出現,連發現那兩具屍體的慌亂聲都沒有,艾吉歐再度向拖車下探尋,感覺到盜賊還仍趴在原地不動,但她散發的情緒已經沒有像之前一樣急促。

  他想時候差不多了,便張口輕聲說:「你安全了,小姐,沒有人追來。」他彷彿在對空氣說話,因為沒有人回應,也沒有任何動靜。

  艾吉歐離開拖車,打算彎腰向底下看,那名盜賊突然竄出來,艾吉歐機警地向後退,閃過她的拳頭。盜賊拖著腳,壓低身體擺出防禦姿態,她的雙手和小腿滿是鮮血,衣服下擺也破破爛爛,看來是撕下布條來綑綁創傷處,但方才的劇烈動作似乎又撕裂傷口,血液染紅了布條,又流下小腿。

  她的右手伸進左袖口,死命瞪著艾吉歐。他猜想盜賊可能有武器,而且只要一個步驟弄錯,她隨時都會向他攻擊。

  不能傷害到她。艾吉歐心想,試著出聲安撫她:「別緊張!我不會傷害妳,我只是想幫助妳!」

  盜賊不但沒有聽信,反而衝向艾吉歐,一瞬間艾吉歐看不清她從袖口抽出了什麼東西,他反射性以袖刃格檔,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並同時用力抓住盜賊持有武器的右手。他隱約看見那是把漆黑、造形詭異、滿是鏽痕的利器,卻有種說不上的熟悉感。

  看來疼痛妨礙了她的身手。艾吉歐知道只要再幾個動作就能使這名盜賊繳械,進而制服她,但這麼一來就很難取得她的信任。艾吉歐繼續試著說服她:「別激動!妳受傷了,我不想傷害妳!」

  「這不關你的事!」她咬牙道。

  「我不這麼認為,而百眼幫也是。」艾吉歐說。

  「我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滿足你。」

  「我不是什麼非分之徒。」艾吉歐解釋:「我聽說妳在這附近活動。還有,我看見妳偷了警衛的東西,於是我跟蹤妳、觀察妳,想知道妳在作什麼,為何主動招惹波吉亞的人?」

  他說完,感覺到盜賊的動作遲疑了一下。沉默圍繞在兩人身旁,但盜賊仍不停嘗試掙脫,只是她的身體狀態還是力氣都比不過艾吉歐,那些不要命的舉動也只會讓傷勢更加嚴重。Ezio感覺到她的重心轉移到左邊,身體也開始向左傾。她的生命力正在流失。

  「流這麼多血可是會死人的。」他嚴肅地說:「妳必須停止激烈動作,盡速治療傷口。」

  「……你是誰?」盜賊質問。

  「艾吉歐。來自佛羅倫斯的艾吉歐‧奧狄托雷。如果妳聽說過近期發生在羅馬其他地區的『恐怖行動』。就知道我是羅馬的盟友,波吉亞的敵人。」

  盜賊的動作慢慢緩和下來,艾吉歐感受到施加在身上的力量消失,她的肢體不再充滿攻擊性,艾吉歐知道這暗示了什麼,無論她對自己的身分知道多少,至少不會再輕易攻擊。艾吉歐一鬆開手,盜賊便搖搖晃晃後退,跌坐在地上,她的神情痛苦,沉默但依然警戒著。

  艾吉歐知道自己快要掌握深入這塊區域的關鍵鑰匙,絕不能操之過急。刺客們比任何警衛、任何市民都了解,地方盜賊所掌握的情報與矯健身手絕不只利用在個人竊盜上。無論是市井街道的構造、走私者的秘密倉庫,甚至連警衛的換班時間與其個性都能夠利用在往後的行動中。

  艾吉歐靠近虛弱的盜賊,打算將她抱起,但她以阻擋他的手與僵硬的身體表示拒絕。

  「如果我要對妳作什麼,妳完全沒有餘力可以反抗。」艾吉歐盡量將語氣中的心急和無奈給隱藏起來,但他不禁設想,這個女孩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究竟發生什麼了事情,讓她選擇這種必須時時提防外界的日子。

  盜賊沒有回應他的話,只是一直盯著他看,但眼神早已沒了當初那番激烈的情緒。

  「別逞強,小姐,我們有的是時間可以談論這些,但現在,我們必須先治療你的腿傷。」艾吉歐又想到什麼再次補充道:「包括一頓晚餐,還有床,我請妳,所有的費用由我支出。」

  那盜賊仍看著他,猶豫了好一陣子,最後仍伸出手,艾吉歐輕鬆將她抱起。盜賊先是一陣手忙腳亂,直到緊抓住他的背心領口,她的頸肩呈現緊繃,似乎不習慣被人這樣抱著。艾吉歐稍稍放下心,至少達成一個階段的目的。

  「你……說到做到?」她瞇起眼問。

  「我保證。」

  艾吉歐在盜賊的指引下走入那條錯綜複雜的小徑,消失在黑暗中。


  【未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