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50

【心得】淺談康納與其結局(文長、主觀、極雷)

樓主 起司豆豆 cheesebean
GP617 BP-
《淺談康納與其結局》

           其實距離我全破《刺客教條3》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看著康納在故事裡最後的背影,看著鏡頭逐漸拉遠,他的背影逐漸縮小,最後凝結在Animus強制終止的音效之中。我的感覺並沒有跟上這麼驟然停止的結局,直到過了一段時日,我才動筆寫了這篇文章。

「你揮劍像個男人,但話語像個孩子。」──約翰.彼特凱恩
“You wield your blade like a man, but your mouth like a child.”──John Pitcairn.

比起Altair的冷靜堅決,Ezio的風趣瀟灑,三代主角康納的個性,在故事中顯得頑固、剛愎自用與不知變通,但是這樣負面的評價,源自他真實的個性──未被污染的樸拙天真。並不是說康納很傻很天真,與前作主角相比,他不像Altair年輕時被自負蒙蔽了雙眼,也不像Ezio直到中年才逐漸了解刺客組織的真義,康納是歷代主角中最聰穎、思路最清晰,同時也是唯一一個還年輕就理解、並堅信自由真義的主角。

「所有操縱的線都應該被割斷,一切都該是自由的。」──康納
“No the strings should be severed, all should be free”──Connor.

那又為何說他天真?如同結局中朱諾對康納說的:「你所追求的事物並不存在。」他所相信的、所堅持的理念,是一個不可能達到的目標,而且促使他挺身而出的動機,單純的令人落淚、令人扼腕:「Cause no one else will!」這就是康納的天真,他絕不扭曲自己的理念,造成了遊戲中他的頑固,造成了這個角色顯得不那麼討喜。他就像一個追逐彩虹,並誓言要找到彩虹彼端的那一桶金子,並分給所有人共享的孩子,天真地追逐、天真地奮鬥,直到最後自己傷痕累累,才發現原來彩虹的彼端是多麼遙不可及。

「這世界並不是一個童話故事,它不會有一個美好的結局。」──阿基里斯
“Life is not a fairy tale and there are no happy endings.”──Achilles.

一代Altair一生犧牲奉獻,面對持有蘋果的宿命,孤獨地在馬西亞夫空無一物的圖書館內長眠;二代三部曲Ezio為了枉死的父親、兄弟,為了每一個蒙受不公的義大利人,三十年無奈的奮鬥,最終在家人的圍繞之下,對自己擁有的一切感到滿足,平靜地離去。Ubisoft為兩位主角的結局點上了一個飽滿的句號,然而在三代給予康納.肯威的,卻是一個太過突然、不完美,甚至有點淒涼的結局。

如果說Ezio的故事是一段英雄史詩,那麼康納的故事就是一場理念與理念間的論辯,論及自由、論及正義、論及什麼是紀律,論及什麼是這個世界真正的模樣,在這場論辯之中,每一個問題都沒有正確的答案。「我們不需要教條或是老頭子的教誨,需要的只是這世界依照原有的方式運行──這就是我們聖殿騎士永不消失的原因!」如同海爾森對康納所說的,Ubisoft在三代中撕掉了二代裡為聖殿騎士黏上的惡人標籤,三代中刺客不再代表正義,而是一個理想、一個對自由意志的追求;而聖殿騎士也不再是邪惡,他們代表的是這個世界無情的現實,一把將會狠狠擊碎自由理想的巨錘。這也是為何這次的故事會如此沉重,會如此真實到令人感到悲哀的原因,正因為我們每天都面對著這樣的自我論辯,每天我們都面對著理想與現實的自我妥協,而且康納的結局更冷酷地提醒了我們一件事:無論理想有多麼偉大,現實最終仍會勝利。也許康納一時消滅了在新美洲代表現實的聖殿騎士,但這不代表以後不會再有新的聖殿騎士出現,也不代表現實不會再次出現,狠狠地在理想的背上捅上一刀。

看著康納的結局,我想到以前一個經典的角色扮演遊戲「柏德之門2」中,一個極不受歡迎的角色──牧師阿諾門,因為個性的驕傲自負、剛愎自用,幾乎沒有幾個玩家願意帶著他跑完整個遊戲,包括我在內。然而我在論壇上看到了關於這個隊友的結局評價:「在柏德之門裡,我們見證了主角與隊友的成長,但是阿諾門與其它隊友相比,他的成長是緩慢的,也許他因此需要一整個柏德之旅:也因此我們一直到了結局才看到了他的成長,而很多人也因此無法見到他的成長。」康納的故事與Altair、與這位阿諾門一樣,是一個有關成長的故事,只是Altair的成長是我們可以在遊戲中逐漸看到的,康納的成長卻不是,因為他花了整整十年的奮鬥,失去了父親、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導師、失去了族人,所要學的只有一件事,也就是阿基里斯一直想跟他說的:這個世界本身就代表了現實,同時我們毫無選擇。

「這樣並不足夠!」“This is not enough!”──Connor.
「永遠都不會足夠的。」“It will never be enough.”──Juno.

就像之前遊戲開開口的作者所說的,康納自己選擇成為一個刺客,但是我們看著這個故事,可以發現其實大多數時候,康納都毫無選擇,我覺得這同時也是Ubisoft想遊戲裡表達的:我們可以選擇像康納一樣奮鬥,也可以像他的族人一樣選擇放棄,但是無論哪個選擇都必須付出代價,而且這樣的犧牲不一定有所回報,也無法選擇所獲得的回報:獲得獨立的新美洲並不像康納想的是一個全然自由的國度,從拓荒者的口中他發現新美洲只是另一個暫時不敢徵收賦稅的英國;他站在早已沒有任何人的村子中,眼睜睜看著他誓言守護的族人在新政府購地的壓力下無奈西遷;他站在殺了他母親真正的兇手面前,為他所寄望的新世界奮鬥,為新世界領導人的名譽辯護,放棄自己復仇的權力。

類似黑暗騎士中布魯斯偉恩所追求的,一個不再需要蝙蝠俠的高譚市,康納同樣追求著一個不可能的目標,一個沒有不公、自由的世界。然而現實是:高譚市永遠需要蝙蝠俠,因為罪惡不會消失;這世界不可能真正自由,因為不公、強權一直存在。康納比布魯斯偉恩更加痛苦,因為蝙蝠俠對抗的是一個城市的罪惡,但康納對抗的是整個世界的不公。結局中康納將斧頭從柱子中取出,看著這個畫面時,我的心幾乎都要碎了,他已經理解了這個道理,他已經理解到這個世界的真實,他毫無選擇地嘗試告訴自己:我的奮鬥結束了。

然而在最黑暗的時候,我們卻也見到了康納的可貴。Ezio在完成復仇之後,便打從心底認為自己的刺客生涯結束了,若不是親眼目睹馬利歐的死亡,與波吉亞家族的腐敗,大概不會有往後十年的奮鬥與兄弟會重建;Altair在面對自己的宿命之前,比起戰鬥到底先選擇了二十年的自我放逐,前作兩位主角都有外在的驅動力或是時間,給了他們走下去的力量。

但是康納卻是自己給予了自己奮鬥的價值與力量。在後記裡,我們可以看到他發現了新美洲潛在的黑奴問題,他發現這個世界仍有不公,也許他的奮鬥不一定會成功,也不一定有結果,但是這不代表一切都沒有價值。「你所追求的事物並不存在,但是你已經作出了改變。」如果一個人的犧牲,可以使這個世界變得好一點點,使這個世界擁有多一點點希望,那麼這就是康納奮鬥的動力,也是康納願意堅持自己天真的理念,拖著無數傷痕的身體,戰鬥到他再也無法舉起手中戰斧的那一天,戰鬥到他死去的那一天,都願意犧牲奉獻的理由。

「我現在領悟到這需要時間,這條路艱辛漫長前途多舛,這是條不一定會通往我希冀想去的路,但我仍將繼續走下去。」──康納
“I realize now that it will take time, that the road is long, shrouded in darkness. It is a road that will not always take me where I wish to go, but I will travel down nonetheless.”
                                                                                                                     ──Connor, the Assassin.
617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78 筆精華,10/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