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4k

【翻譯】星之夢繁體中文小說-3(完結)

樓主 我叫三平(潛水中) gn50736
GP5 BP-
但她的語氣和表情明卻分明是在忍受著劇痛。
我也很清楚。
能夠修理她的技工,她所期望的新身體,甚至連需要他的人們也…
都已經統統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她微笑著,凝視著揮灑而下的雨滴。
然後,她將視線慢慢地轉向我的方向。
【夢美】
「請不要這樣悲傷,我會,很為難的」
【夢美】
「我是,機器人。
客人的微笑,才是我最寶貴的東西」
【夢美】
「可是,我卻對您,做了很多失禮的事情」
胸椎部的馬達,正在悲痛地喘息著。
她輕輕地彎過身子,自豪地向我展示著在雨中閃著光芒的銘牌。
【夢美】
「不過,所有客人們都會感到很高興。
大家總會對我說,『下次再見,夢美』」
【夢美】
「我全部都記得」
【夢美】
「因為我是機器人,所以很擅長記憶」
【夢美】
「請您分享一些…我的記憶吧…」
安裝在她兩耳上的鏡頭發出了微弱的光芒。
那是她引以為豪的全息圖像錄放裝置。
在她破碎了的衣襟前,朦朧地浮現出一個宛如水晶球般的光球。
或許是由於鏡頭的光軸在彈雨的衝擊中歪斜了吧,光球中模糊的映像不時地伴隨著顫動與閃爍。

『我是星野夢美』

『感謝大家送給我這麼美麗的名字』
從耳邊的揚聲器中,傳來了她的聲音。
我努力地把目光集中在朦朧的圖像上。
我看到了…許許多多的人。
投影室中所有的椅子上,都坐滿了人。
是她通過自己的眼睛將這幅情景錄製下來的。

『我會努力為大家服務的,今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話音落下,掌聲頓時響徹了整個投影室。
緊接著出現的,是一位身穿長裙的幼小少女。
她的懷裡抱著一束比自己的身體還要大的花束。

『夢美姐姐,請收下吧』
她踮起腳尖,將花束遞了過來。

『謝謝您!』
之後,屋內再次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夢美】
「…這是我的,就任儀式」
【夢美】
「共有1263位來賓,一同為我構想了名字」
【夢美】
「館長與同事們從眾多的提案中,選取了一個作為我的名字」
【夢美】
「那就是,星野夢美」
【夢美】
「我非常喜歡這個名字」
【夢美】
「當然,也非常喜歡其他1262位來賓送給我的名字…」
球型的映像微微地扭曲了一下,少女的身影隨即消失了。
我繼續集中著視線;那裡開始映射出了更為縹緲的其他的映像。
就像是紀念照片一樣,兩個人影並肩站在她的面前。

『夢美,謝謝你給我們展現這麼美麗的星星』
『我們還會帶朋友來的,下次再見嘍!』
接著,出現了一位健壯男性的影子。
『下次我會在結婚紀念日,帶著妻子一起來的』
話音落下,我隱約地看到他摸了摸她的頭頂。
之後,又不斷地浮現出了各種各樣的人影。

『那真是和童年的記憶裡一樣美麗的星空呢。在明年的這個日子,我還會再來看你的,機器人小姐』

『這次,我學到了很多關於星星的知識,真的感到很有趣呢。我打算把夢美寫進暑假的自由課題裡去』

『嗯,星空非常地美麗,我真是太感動了。下次我一定會再來的』

『對不起,孩子在投影中忽然哭鬧起來,給你添麻煩了。來,向機器人姐姐說對不起吧?』
『夢美姐姐,我喜歡你─!』
所有的人都在向她道謝,向她微笑著。
所有的人都會打從心眼向她承諾『一定會再來』。

『謝謝您。我真心地恭候著您的再次光臨』
無論客人的年齡與性別如何,她都一定會這樣回答,然後深深地低下頭。
所以,映像間的轉折總是在地面的特寫中結束的。
這些都是她寶貴的回憶。
是人們在仍然正常運作的世界中,憧憬著星空時的,遙遠的幻影。
映像再次顫動了一下,切換到了下一個鏡頭。
背景似乎是天象館的服務台。
她似乎正微微地彎著腰,
面對著兩個小小的人影。

『爸爸和媽媽的星星,在哪裡呢?』
幼小少女的身影在聚精會神地注視著這邊。

『請問您知道您詢問的星星的正確名稱或坐標嗎?』

『嗯…那個…』

『是爸爸和媽媽的星星』
少女這樣回答後,便沉默不語了。

『爸爸和媽媽的星星還太新了,所以夢美姐姐也還不知道呢』
身邊略大一些的人影替她回答道。
或許,是那位少女的哥哥吧。

『是吧,夢美姐姐?』

『是。當超新星或慧星出現的時候,有時是不會立刻被登錄進我的數據庫的。
真是非常地對不起』
她再次恭恭敬敬地低下了頭。

『那個,爸爸和媽媽是在睡海工作的哦』
『不是睡海,是酒海(※月海之一)』

『是嗎?那可真是偉大的工作呢』
『不過,他們倆都在前不久的事故中去世了…』
說完,少年便沉默不語了。
我很想向著他們伸出手去,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
我在忍受著… 這種痛苦的感覺。
我明白了。
這是在30年前的夏天錄製的映像。
全息圖像中這對幼小的兄妹,還並不知道那次悲劇的真相。
當初,酒海第二月面港的
鎮壓作戰是被作為核電站的事故公佈於眾的。
數千條生命在一瞬間被蒸發,真相也被嚴密地封鎖了起來。
可是,這也只不過是一切的序章而已。
在短暫的一個月後,地球也在戰火的魔爪下被撕裂了…

『你知道嗎,爸爸和媽媽都變成星星了呢』

『所以,我就和哥哥一起,到這裡來看他們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你們今天玩得愉快嗎?』
『嗯。星空真的是太美了』

『隨時歡迎你們再次光臨。耶拿小姐擁有很棒的性能,所以隨時都可以讓你們看到美麗的星星的』

『我也會仔細調查關於你們的爸爸和媽媽的星星的』

『嗯。下次我們會跟叔叔商量,帶好錢過來的』
『夢美姐姐,再見』

『多謝光臨。我真心恭候著你們的再次光臨』
她的右耳微微地響了一下。
幼小兄妹的身影就像溶入水中一般地消失而去,繼而出現了新的映像。
那裡是投影室。
在昏暗的背景中,可以隱約看清傾斜的投影儀。
五、六個大人們正圍在她的身邊。
每個人,都用一隻手拿著什麼東西。
我注意到:那是戰前向平民們分發的,
簡陋的
防毒面具。

『館長先生,耶拿小姐似乎正處於異常狀態』
只聽她的聲音說道。

『南天及北天的恆星燈泡沒有安裝』

『距離下一次投影還有22分鐘,我認為應該盡快採取措施』

『沒關係,夢美。什麼也不必擔心的』
她對面的中年男性的人影說道。
但他的聲音,就好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

『夢美,仔細聽我說…』
另一個聲音說道。
聽起來似乎是一位年輕的女性。

『我們呢,要暫時…
一起去旅行一段時間』

『啊,是旅行嗎?那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呢,我們想拜託夢美你留在這裡』

『希望你能夠一直待在這裡,直到我們回來』
即使是通過全息圖像的揚聲器,我也清楚地感覺到她的聲音在顫抖著。

『我明白了。
那麼大家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
她用一如既往的語氣問道。
在片刻的沉默後,另一個聲音回答道:

『我們也不知道』
映像微微地傾斜了一下。
大概,是她像平時那樣歪了歪頭吧。

『那就是說,大家的休假是無期限的嗎?』

『那個…
不,或許需要很久才能回來,或許馬上就會回來』

『大家打算去哪裡呢?一定是一個漂亮的地方吧』
她一定又是在像往常那樣微笑著這樣問道的吧。
在大家的沉默中,被稱之為館長的紳士代表眾人開口了。

『聽我說,夢美』

『我們一定會回來的』

『絕對不會缺少任何一個人』

『到了那時候,再與我們一起工作吧』

『是,館長』
她愉快地回答道。

『夢美,再見了…』
『再見了,夢美』
『我們一定會再見的。等著我們吧,夢美』

『夢美…』
最後的一個人似乎想說什麼,但又沒能說出口。
只是將防毒面具扔在地上,緊緊地抱住了她。

『為什麼會是這樣…不該這樣,不該是這樣的啊!』

『我們不能…我們不能丟下她啊…
我們不能丟下夢美啊…
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夢美難道不是我們的夥伴嗎?
不是我們的朋友嗎?
不是我們當中最勤勞的人嗎?』

『夢美與我們,是沒有任何不同的啊。
我們不能…把夢美
……一個人扔在這種地方啊…』

『我是機器人』

『我是不需要休假的。
不過,我認為大家都是需要休假的』

『夢美…』
那個人影帶著滿臉的淚水,無力地坐在了地上。

『…對不起,夢美,把你一個人,孤零零地扔在這種地方……』

『對不起,對不起…』
那是聲嘶力竭的悲號聲。
聲音越來越大,籠罩住了所有在場的人。
我明白。
這是細菌彈頭在城市中落下後的映像。
他們必須盡快空著手從這裡疏散。
任何物品,
都是不允許被帶走的…

『大家為什麼都在哭呢?』

『是我又做錯了什麼事嗎?
我又犯下了嚴重的錯誤嗎?』

『如果是的話,那實在是很對不起』

『夢美,不是的…
不是的。
只是…』
另一個沉重的聲音,忍住了眼淚,向她溫柔地說道。

『假如可以的話,我們都很希望能帶你一起走的…』

『如果能和夢美一起去的話…
一定會更有趣的』

『我們只是…
一這樣想就忍不住…』
之後,那聲音再度哽咽住了。

『請不必在意我』
她帶著微笑,一如既往地回答道。

『我會等著大家的。會和耶拿小姐一起,等待著大家的歸來的』

『請你們放心地把這裡交給我吧。我一定會認真做好工作的』

『祝大家,旅行愉快』
【夢美】
「這是29年零71天前的…記錄」
【夢美】
「自從首次投影以來… 本館已經度過了… 44年零138天的歲月」
【夢美】
「很快…就要迎來…第250萬名觀眾了…」
【夢美】
「在本商場的1樓…設有鮮花櫃台」
【夢美】
「我必須…去為客人選購…最漂亮的…花束…」
她的音量正在逐漸衰弱下去,話語也開始變得支離破碎了。
沾滿了泥土的制服,正在接受著雨水無情的沖刷。
【夢美】
「客人,可以跟您說一件事嗎?」
【廢墟獵人】
「嗯,什麼事?」
【夢美】
「直到您光臨為止,我曾經思考了很多次」
【夢美】
「館長,和各位同事們,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
下一位客人,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光臨呢?
我曾經這樣思考了很多次…」
【夢美】
「每一次,都會得出同一個結論」
【夢美】
「──大家,已經再也不會回來了」
【夢美】
「可是,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認為,自己一定是出故障了」
【夢美】
「我使用自我診斷程序,去搜索自己的故障點。
但是,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
【夢美】
「所以我認為,一定是自我診斷程序中,存在著未知的漏洞」
她沉默了一會後,再次將雙眼的焦點轉向了雨滴。
【夢美】
「當您光臨這裡時… 我真的是…好高興」
【夢美】
「我的結論果然是錯誤的…
客人們果然還是沒有忘記我」
【夢美】
「那時我這樣想著,真的是好高興好高興」
【夢美】
「但是現在,我終於明白…自己錯了」
頸椎部的馬達發出了混濁的聲音,她的頭部微微地動了動。
【夢美】
「出了故障的,並不是我,而是…」
光學樹脂
的雙眼中,映射著世界。
陰鬱的天空。
水沒的大地。
無人的廢墟。
【夢美】
「究竟是為什麼,會出故障的呢…」
雨依舊在無情地下著。
【夢美】
「還有大約150秒,應急電池就會耗盡了」
【夢美】
「因為… 備用電池…已經耗盡…所以… 將無法再次啟動…」
她向著沉默不語的我微笑了一下。
【夢美】
「還可以…進行最後一次的…記錄」
【夢美】
「客人…」
【夢美】
「作為…光臨本館的紀念…請您…說點什麼吧…」
我們的目光交織在了一起。
現在,我也終於明白了。
面對著這個擁有少女形態的,渺小的機器人…
面對著這個被人們所創造,為了人們而盡忠的,渺小的存在…
沒有任何人… 沒有任何人能夠忍心將這無情的現實傳達給她。
【廢墟獵人】
「仔細聽我說」
【夢美】
「是…」
【廢墟獵人】
「說實話,其實我是來迎接你的」
【夢美】
「…來…迎接我…?」
她的頭微微地側了一下。
【廢墟獵人】
「你的新崗位,就在那座牆壁的對面」
我把手指向了高聳的封鎖牆。
指向了牆壁對面,那廣闊的、無人的、水沒的荒野。
【廢墟獵人】
「你的投影儀搭檔,還有你的同事,全都在那裡等著你」
【廢墟獵人】
「滿場的客人們也在等著你」
【廢墟獵人】
「大家都在期待著你的解說」
【廢墟獵人】
「從今天開始,你就在那裡工作」
【廢墟獵人】
「你可以隨心所欲地永遠工作下去了」
雨不停地下著。
她沒有回答出一個字。
她就好像使出最後的力氣一樣,微微地睜開雙眼,向我手指著的方向望去。
之後,輕輕地說道:
【夢美】
「那簡直…就像是天堂一樣呢…」
【廢墟獵人】
「是啊」
我點了點頭。
【廢墟獵人】
「啊,是啊…」
在我的注視中,她再次沉默了片刻。
人造的雙瞳,就像在透視著我背後的什麼東西一般,微微地顫動著。
【夢美】
「…客人」
【夢美】
「您可以答應…我的一個心願嗎?」
【廢墟獵人】
「啊,是什麼?」
【夢美】
「在我的…耳擋的後側,有一個插口」
【夢美】
「我的記憶芯片,就插在那裡」
【夢美】
「那裡面…記錄著我…全部的記憶」
【夢美】
「裝滿了…美好的回憶…」
【夢美】
「可以把它…送到我新的崗位上去嗎…?」
【夢美】
「假如能夠準備新的身體的話,我馬上…就可以重新開始工作的」
【夢美】
「就可以…永遠為人們…工作下去」
【夢美】
「所以…」
【夢美】
「說實話…」
【夢美】
「我其實…並不需要…天堂」
她面帶著天真的微笑說道。
【夢美】
「不過,如果…無論如何…」
【夢美】
「都要召喚我…到天堂去的話…」
【夢美】
「客人…我請求您」
【夢美】
「請不要將天堂…分開」
【夢美】
「請不要…將人與機器人的天堂…分開…」
【夢美】
「我想永遠…永遠…」
【夢美】
「為了人們而…」
【廢墟獵人】
「我知道了」
【廢墟獵人】
「我會送你去的」
我答道。
她沉默了。
這幾秒鐘的沉默,宛如永恆的時光一樣漫長。
【夢美】
「…嗯」
【夢美】
「謝謝…您…」
【夢美】
「我真…高興…」
眼瞼微微地顫抖了一下,她再一次睜開了雙眼。
或許,她已經連眼睛也閉不上了吧。
【夢美】
「客人?…」
【夢美】
「…您在哪裡呢?」
她想把頭轉過來,可是卻連這個也沒能做到。
【夢美】
「客人…」
【夢美】
「您還在那裡嗎?…」
她的雙眼已經連焦點都無法調節了。
【夢美】
「…為什麼會這樣呢?」
【夢美】
「看來,我果然還是…有故障了…」
【夢美】
「因為我是廉價版,所以…是不會流淚的…」
【夢美】
「但假如…我也配備了…那種機能的話…」
【夢美】
「我想…我現在…一定是在流淚吧…」
【夢美】
「一定會…哭個不停的…」
【夢美】
「可我的心裡…現在卻是…這麼的高興…」
【夢美】
「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夢美】
「為什麼…會這樣呢…?」
【夢美】
「看來,我果然還是…有故障了…」
積蓄在
眼窩中的雨水,順著她的眼角汩汩地流了出來。
看上去就好像… 在哭泣一樣。
【夢美】
「客人…」
【夢美】
「我非常喜歡…下雨的日子」
【夢美】
「在下雨的日子裡,會有很多客人…光臨的」
【夢美】
「為了能在任何時候… 迎接來訪的客人…我必須…」
【夢美】
「時刻保持好…完美的狀態…」
【夢美】「歡迎大家……光臨……
天象館…」
【夢美】「這裡有著無論…
何時…」
【夢美】
「都決不會…」
【夢美】「消失…的…
…」
【夢美】
「美麗的…」
她輕輕地張開嘴唇;濕潤的雙眼中浮現出一絲透明的微笑,
就不再動彈了。
她正看著自己心愛的雨滴。
帶著幸福的表情注視著它們。
冰冷的雨依然在下著。
我把手伸進她的頭髮,摸向了耳朵的後方。
插口已經被打開,上邊輕輕地插著一塊樹脂制的芯片。
大概是她自己在最後的一瞬裡解除了鎖定吧。
我小心地從插口中拔出了記憶芯片。
之後,讓她的上半身輕輕地躺在了泥水中。
芯片就像香煙的紙盒一般大小,還帶著微微的熱氣。
在我的手掌中,它漸漸地冷卻了下去。
我從防水外套的內側口袋中,取出了空空的防水盒。
將芯片放在裡面,小心地蓋好了蓋子。
在雨聲的間歇中,從幾個方向傳來了發動機的轉動聲。
那是正在接近這裡的掃蕩坦克的聲音。
我抬頭望著無邊無際的雨與天空。
之後,把榴彈槍扔在了水泊之中。
我現在要去的那個地方,已經用不著這種東西了。
雨,依然在不停地下著。
我的
懷裡,藏著她的心。
我邁出了腳步。
星星究竟在哪裡呢?
究竟要走到哪裡去,才能夠看到星星呢?
在崩潰的世界中,我苦苦地尋思著。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