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64

RE:【翻譯】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9/30更新Act3

樓主 寸音 a50217
GP27 BP-

Little Lady Act4

「吶吶,你知道嗎?那個傳聞」
「我知道我知道,是那個吧,瑪麗小姐的」
「對對,就是瑪麗小姐」
「我在補習班也聽到一樣的內容。聽說其他學校也傳開來了」
「因為是東京嘛。嗯,有瑪麗小姐的傳聞好像只有東京喔」
「這樣啊」
「是真的喔,聽說只在東京會發生」
「但是,電視沒有撥對吧」
「只是電視沒撥而已啦」

在說什麼呢。
傳聞。只有東京。瑪麗。瑪麗小姐?
對沙条綾香而言,那是她不了解的話題。
雙手拿著營養午餐給的熱狗麵包,邊咬著邊呆呆聽著把桌子併在一起,兩位同班女同學的談話。
今日的菜色是熱狗麵包和濃厚的燉菜,還有新鮮的生菜沙拉。
和平常一樣的熱狗麵包,和平常一樣的味道。
雖然真正喜歡的是炸麵包,但其實也不是每天都出現的食物所以也沒有特別感到不滿。只是「啊,有點可惜」這種感覺。
不過,今天有附上柑橘果醬所以有點開心。裝在塑膠製的小容器裡對折,把裡面的醬擠出來,一點一點的沾麵包吃。比起奶油,更喜歡柑橘。並不討厭甜食。
吃了一口,咬下麵包。
又甜又苦的柑橘醬,和平常不一樣的味道。
不討厭,而是喜歡的範疇。
「有聽到名字嗎?」
「名字?」
「瑪麗小姐的名字。不對,與其說是瑪麗小姐的名字,應該說是傳聞的名字」
「不知道不知道。叫什麼?」
「瑪麗小姐總是在晚上11點對別人說話對吧」
「嗯」
「然後,那個人一定會死」
「嗯」
「所以,好像被稱為晚上11點來的死亡瑪麗(Death Mary)」
晚上11點。
死亡瑪麗。
總覺得聽起來像是聳動的話題。
(是什麼呢)
在說話的是總是在午休時說話的兩人。感覺常看電視的孩子,跟一個禮拜去隔壁車站升學補習班三次的孩子。因為自己沒有在放學後在學校外面玩過,所以不知道哪邊,還有實際上是怎麼樣的狀況。雖然也不認為這兩個人在說謊。
兩個人只是在說有關傳聞的事情而已。
已經習慣聽別人說話,所以又含住一口麵包,細細咀嚼邊聽著一旁的話。現在開始聽的話聽得懂嗎?一開始她們說時候因為專注在把柑橘果醬從容器中擠出來,沒有聽的很仔細。
晚上11點的死亡瑪麗。
專心聽著接下來的內容。
她不自己發問。就算想要說些什麼,平常也不太常看電視,也沒有去補習班。對於勉勉強強一個月買一本少女漫畫雜誌的自己來說,要和同年齡的小學女生好好的聊天大概不太容易吧,平常她就隱隱約約地這麼覺得。
所以,嘴巴只用在吃飯上。咀嚼。
只靠耳朵傾聽情報。
(嗯ー)

那是一個傳聞。
悄悄地對大人說話的外國少女。

(女孩子)

那是夜晚。
少女出現在深夜的街道上。

(晚上?)

那是死亡。
就如同那個名字一般帶來死亡。

(......死。是殺掉嗎?)
果然是聳動的話題。是個傳聞。
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父親,或者是朋友的朋友的父親工作地點的人。那種,不是從直接認識的人口中,既含糊,但是又好像直接看到過的具體描述,不可思議的故事。
類似這樣的話之前也聽過。
立刻就想起來了。
比如說去年第二學期時在教室流行的人面犬。
和那個一樣的話題。孩子們交頭接耳,隱密的傳聞。
學校的怪談,或是學校的七大不可思議。
綾香呆呆的想著,這和那個一樣嗎。樓梯的數量比平常多或是比平常少、物理教室的人體模型會自己走動、音樂教室的音樂家肖像畫的眼睛會動、在廁所的女孩子、類似像這樣的話題。如果是跟學校無關的話,像是裂嘴女、紫鏡、耳垂下出現的白線、紅紙藍紙、還有―――
(好像是叫,錢仙?)
模仿威加盤,在紙上寫上五十音然後放上五圓硬幣,模仿降靈術之類的好像也有。綾香妳也試試看嘛、春天的時候午休時被這麼邀請時還以為這些孩子們也都是魔術師的家系嚇了一跳,但是沒什麼特別、也微不足道,僅只是個遊戲。
比如說喜歡的人是誰。
討厭的人、討厭的東西、害怕的東西,類似這樣的內容一個接著一個問。
不是發動魔術,只是,手放在硬幣上的某個人在移動著五圓硬幣而已。
話說回來,當初邀自己的就是這兩個人。
喜歡談話的兩人。十分膽小的兩人。
「所有人都死了......」
「沒錯。見到的人、沒有任何一個人得救」
「討厭,好可怕」
你看。說了「害怕」。
「看鏡子的人也會死的樣子喔。接觸到就會死、好像是」
「咦、是這樣嗎」
「是喔。所以很多警察聽說也死了」
「好可怕.....」
感覺真的很差。
傳聞的內容確實既聳動又恐怖。
對著工作晚歸的人說話,外國的”瑪麗小姐”進入旅館。隔天早上少女瑪麗的身影消失,而在鏡子寫著英文、

Welcome to the world of death.
『歡迎來到死亡世界!』

只有以鮮紅口紅寫下的這一文章。
在驚嘆號的旁邊有著同樣鮮紅的唇印。
男性則死在床上。
死因不明。明明沒有外傷,但卻因不明原因死亡。
聽說還上了新聞。
她的目標都是成年男性,沒有半位女性。從去補習班的孩子所說的話來看,鄰鎮朋友的父親也是就這樣死了之類的。
(完全不是學校的怪談)
與其說是學校的怪談,不如說是大人的怪談。
對走在深夜街道返家的父親們的怪談。
雖然跟人面犬比起來感覺更有真實性。但是這也和去年一樣,完全不覺得恐怖。雖然感覺很差,但到頭來"瑪麗小姐"究竟在想什麼、又做了什麼,完全都不了解,要說恐怖也是滿恐怖的。但是實際上果然還是不覺得害怕。
因為,綾香已經知道了。
如果是升級為神秘的傳聞的話也許也會具備力量。
但只是在孩子們間流傳的這種程度實在是太過不足。
至少,父親沒說過人面犬的神秘是實際存在的。
更何況―――
(如果是我的父親的話,沒問題的)
邊喝著瓶裝牛奶邊靜靜地思考。
既常在家,就算外出也不常晚歸。所以沒事的。
而且、就算那個"瑪麗小姐"不止於小學女生間所流傳的擬似神秘、而是真正的殺人者的話。
那也沒什麼。
所以不恐怖。和去年一樣。
雖然不能跟班上任何一個人說。

―――因為我父親是魔術師。
―――是能駕御真正神秘的人。

所以怪談什麼的。
如果是真正的幻想種就算了,父親是不可能輸給謠言的。
「嗯」
小聲的低語。
綾香又咬下一口麵包。

-------------------------------------------------------

想像的野獸。
僅流傳於古老傳說中的存在。

吾等稱呼其為『幻想種』。

無法歸類在已知的生命中,以神秘本身化為具體型態的這些存在,以魔獸、幻獸、神獸的位階做區分。
如果僅是魔獸的程度那魔術師也還能夠使役。
也有例子是將屍體的一部分作為魔術禮裝使用。

如果是幻獸以上的存在,無論哪個都不可能。
第一,在現代原本就沒有機會見到。

而從者輕易的就破壞了這個"常識"。

他們超越了魔術的神秘。
他們跟從人們所夢見的幻想。
即是,他們有時甚至可以使役幻獸之上的存在。

於聖杯戰爭中,吾等透過從者行使傳說級的神秘。
正因如此,決不能忘記,

藏匿一切。
隱蔽一切。
洩漏神秘乃魔術師之大禁。

聖杯戰爭必須在暗地中進行。
                                                                                                                                       (節錄於一本老舊記事本)

-------------------------------------------------------

放學後―――
到家時已經夕陽西下了。
太陽這麼早就下山一定是因為季節的緣故。呼出的空氣也開始和早晨時一樣變白就是個好證據。雙眼可以很清楚的看見。
感覺有點寒冷。
綾香朝雙手「哈」的吹氣。
邊想著早知道這樣的話有戴手套就好了。
「好冷」
站在家門前。
這樣一看確實是滿大的一個家,
住在附近的同學們都稱呼這裡為「宅邸」,對這句話還是沒什麼實感,不過要說大小的話確實是比附近的房子大一點吧。即使如此,大概是因為裡面的構造是如何、以及除了禁止進入的房間以外都了解的緣故吧,不覺得有被稱為宅邸這麼誇張。
稍大了點的,我的家。
家庭訪問時班導說是洋房。
在門的另一端可以看見西式建築式的玄關跟前院的植木。
大門。雖然沒有上鎖,但只有普通用手推的話是進不去的。
父親說門張有結界,理由也有告訴我。
好像是說因為要參加什麼大型的"魔術儀式"。要上小學本身是沒問題,你就這樣做吧,雖然這麼對自己說,但在出入時一定要注意,被重複說了好幾次。
跟著指示一步一步照做。
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念了幾句話。
然後對著大門把手附近的金屬零件,用手指描繪指示的形狀。雖然還無法巧妙的做到,但注入魔力。沒錯,無法巧妙的做到。所以,理應花不到幾秒的這個行為花了5分鐘以上的時間。
「有比昨天快做到嗎」
邊喃喃自語邊推開門。
有如一面牆的牢固大門輕而易舉的就打開了。
後面就和普通的家一樣。
穿過門後仔細的關上門,
「我回來了」
小聲的呢喃。
這個時間通常父親跟姐姐都不在客廳之類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在進不去、或是綾香不能進去的房間做事情,就算出聲也不會有人迎接,也知道這其實沒什麼意義。
總之還是、說一下。
每天的習慣。
回來的時候說,我回來了。
有誰回來的時候說,歡迎回家。
「歡迎回家」
因為沒有任何人,今天也對自己這麼說。
前往前院,打開玄關的門―――
「?」
好像有很香的味道?
自然地想起前幾天的早晨,該不會是,不由得興奮了起來。烤小麥粉傳出的這個芳香昨天也有聞過,這樣的話只要去廚房說不定就可以見到。今早沒能見到的人。沒錯,今天早上,每天的功課跟吃飯時都是一個人。
背著書包穿過玄關,走過走廊前往廚房。
然後、在那裡―――

「哎呀、歡迎回來。綾香」

美麗的聲音。
美麗的臉龐。

明明是黃昏。天色分明已經暗了、但卻耀眼地感覺刺眼。
姊姊愛歌圍著圍裙面帶微笑。

-------------------------------------------------------

「姊姊在作什麼?」
「呵呵。妳覺得是什麼?」
「是蛋糕嗎。有好香的味道。」
「哎呀真可惜。不過應該算對一半吧。」

帶著笑容這麼說的樣子十分美麗。
愛歌姊姊。
和數天前早晨看到時一樣,就好像在城堡裡的公主一般圍著圍裙,你看,今天也轉著圈有如跳舞一般。
就好像很久以前父親給自己看的,母親喜歡的動畫電影一樣。
邊唱邊跳的公主。
美麗的人。
就好像身處那個電影中一般。
我的眼睛不是眼睛,而是放出電影的鏡頭之類的。
映照著姊姊。
這麼想著不由得就呆住了。

「怎麼了、眼睛瞪得這麼大。嘴巴也開開的喔,綾香。」
「啊」
白皙的指尖,在就快要接觸到的距離。
但是,沒有碰到。
差這麼一點點。
「因為姊姊、好漂亮。好像公主一樣」
「是這樣嗎」
「嗯」真的是這麼想。
「看起來像不列顛的公主嗎?」
「不列顛?」
「呵呵。沒什麼,如果看起來真的像那樣的話、那我也很開心」
和前幾天早晨一樣,姊姊笑著。
閃閃發光。
非常耀眼,像是在閃耀一般。
已經是黃昏,根本沒有朝陽,夕陽也明明要西下。
穿著圍裙快樂的作著料理,在廚房中打轉。非常閃亮。但是手也沒停下、十分迅速、效率又好。技巧也好。
雖然今天沒拿著菜刀,但取而帶之拿著許多的量器。
是要作什麼呢。
如果蛋糕對一半的話、那剩下一半又是什麼。
正想問時我發現自己的模樣。還背著書包,而且還沒洗手。急忙前往洗臉台,放著自己用的台子用冰冷的水洗手漱口。把書包放在走廊上。
重新來到廚房―――

「姊姊。那個、」

有點猶豫要不要幫忙。
站在剛才沒有任何躊躇就進入的廚房入口。
和萬能的姊姊不一樣,我什麼都―――魔術也好、功課也好、做家事也好―――普通,或者說是在那之下,所以與其我幫忙,姊姊一個人說不定還比較好。
一想到這樣。
話就含在嘴裡。
然後,姊姊仍然向著自己手邊的工作,說了一句。

「要來幫忙嗎?」

那是很柔美的聲音。
雖然無法得知沒看著這裡的姊姊是什麼表情。
但我覺得一定還是帶著笑容。
一定,還是跟剛才相同的表情。
直到那時的早晨以前都從沒想過能像這樣想像很久沒見到的姊姊的笑臉。
我「嗯」的大大點了頭。
「那麼,你可以拿那邊架子上的瓶子給我嗎?」
「耶、耶......」
「泡打粉的喔」
「啊、嗯。有了,姊姊」
「然後,去冰箱把蛋也拿出來。兩顆,幫我選大一點的」
「嗚、嗯」
「呵呵。小心別打破了喔。好了之後幫我把桌子上面稍微整理一下」

該不會。
嗯嗯不對,不是該不會,應該就是那樣。
不只是把盤子拿出來,幫忙姊姊做料理今天就是第一次。雖然爸爸之前說不要一個人碰烤箱,但如果跟姊姊在一起的話就沒關係,但是一直沒有那樣的機會。
我―――
第一次在幫姊姊的忙。
一旦意識到總覺得又更緊張了。
因為對姊姊來說,其實是真的不需要幫手的。

「耶、那個,蛋、是、幾顆......」
「兩顆喔。沒關係的,破了就破了到時再說,蛋也還有剩不要在意」
「嗯、嗯嗯」
「其他的東西也是、都還有幾個備用的」
「嗯」
「呵呵。聲音在抖呢。綾香不太擅長拿蛋嗎?」
「不、不是」

慢吞吞的。
我現在、動作非常緩慢。
但是,愛歌姊姊也只是稍微瞄了一下也沒有特別生氣。
果然還是看不見臉,但是聽見了笑聲。

「來、蛋」
「謝謝。有好好拿過來了呢,真了不起」
「嗯、不會」只不過是拿了兩顆蛋就被說成這樣、不自覺的覺得有點沒出息。自然的低下頭。「其他的......」
「說到蛋、對了綾香。你喜歡荷包蛋嗎?」
「咦、嗯、喜歡」
「半熟?全熟?」
「半熟.....」

一時脫口說出。
謊話―――
不對,這其實也不是說謊。
因為不是謊言。
雖然真正喜歡的是全熟。但是,父親跟姊姊做出來的都是半熟、也不覺得討厭,所以不是謊言。
不討厭。
兩邊都喜歡。
只是、硬要說比較喜歡哪邊的話、這樣的問題。

「下次也作全熟的給你。在英國好像比較常作全熟的。雖然之前也作過、不過還沒調合好,所以要試作」
「嗯、嗯嗯」
「就試吃看看吧」
「嗯」
「呵呵。很好吃喔」

說完。
姐姐又露出了笑容。
美麗的笑容。
閃閃發光,比花園裡開的任何一種花都還要美麗的花朵。不是幻想種的妖精、而是在繪本中出現、可愛又高貴的妖精。而且,果然還是像城堡裡面的公主一樣。


「呵呵」
咦?
姊姊雖然和那個早晨時一樣,但感覺有點不一樣。
不是快樂的那種感覺―――
有什麼「好事情」嗎。
這麼想。歪起頭,從下面靜靜地抬頭看著姊姊的臉。
於是,姊姊「嗯?」的回以視線。

「怎麼了?」
「啊、耶、那個、嗯」
不由得亂了手腳。
被發現這件事讓我慌張了起來。
呆站在那裡,忽略了在幫忙這件事也讓我慌張。
有什麼好事情嗎,好不容易把話說出來花了好幾秒。
「哎呀、看起來像那樣嗎?」
「嗯」
「雖然也不是有特別的好事情」
嗯ー,邊將食指貼在唇邊。
連只是這樣的動作,也都美麗而且動人。
「有個跟人很親近,有趣的動物呢」
「動物?」
「嗯嗯,動物」

姊姊帶著微笑說道。
沒有看向這裡。
邊盯著某個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

有種無法言喻、十分冰冷、奇怪的東西爬上背後那種”惡寒”的感覺。
我把手上的東西弄到了地上。
打破了幾顆蛋。

-------------------------------------------------------

從者(Servant)。
於世重現的英靈們。

劍之英靈(Saber)。
狂之英靈(Berserker)。
弓之英靈(Archer)。
槍之英靈(Lancer)。
騎之英靈(Rider)。
術之英靈(Caster)。
影之英靈(Assassin)。
由聖杯分成七級階梯的最強幻想們。

他們太過於強大。
就如同前述。
撕裂鋼鐵、粉碎大地、甚至貫穿天空。

以魔力構成暫時肉體的他們不是確切的生物。
即使擁有酷似人類的外表但不是人類。隱藏著遠超越生物、超越人類的強韌以及破壞力,他們如同傳說的樣子顯現。

然而,他們也並非是萬能的存在。

以魔力構成存在,同樣靠魔力活動的他們,倚靠成為御主的魔術師所進行的魔力供給才得以在世間顯現。正確來說,不是只有人類程度的魔術師所提供的微量魔力才是他們的糧食,但明確表現上來說並無錯誤。

沒有魔力他們無法存在。
即是,沒有御主他們就無法存在。

只是,作為例外―――
                                                                                                                                       (節錄於一本老舊記事本)

-------------------------------------------------------

晚上11點。
東京都新宿區,位於西新宿的超高層大廈街的一角。
以新都心聞名的水泥街區旁出現的,是充滿綠木茂盛的場所。新宿中央公園。是新宿區屈指可數的其中一個大型綠地。如果是在早上,還可以看到高樓大廈工作的員工們短暫的休息,在樹蔭底下紫煙繚繞的身影,但這時間普通,幾乎都沒有人影。
這裡完全無人的情況並不多見。
在夜晚,有著倚偎在林木底下忍耐夜晚寒冷空氣入睡的遊民們。
為數不多的人的氣息的真面目,就是他們。
然而,那時,那個地方沒有任何人的氣息。
遊民們的身影也消失了。
理由,在這裡就不明說。
只是,他們消失了。
取而代之,只有一個人影。
修長的形體。
和夜晚帶來的黑相稱的身影。

那是,有著年輕女孩外表的―――

艷麗、柔美的女性身軀。
頭部雖然被厚重的頭巾覆蓋,但覆蓋身軀的黑衣緊貼著身體,清楚地顯露井然有致的褐色軀體。年齡約在十幾後半。
一眼看上去看起來像是充滿年輕與飽滿的軀體,但如果是將性命賭在刀刃上的武者看來,那甚至讓人感覺到故意、充滿女性魅力的肉體是為了戰鬥而鍛鍊出來的吧。
那個女人,是戰士。
正確來說,是註定於暗處奪取他人性命之人。
月光映照女人的容貌。
臉上貼有骷髏。
自耳朵至下顎,從頸部的線條可窺見的容貌可略知幾分美麗,但從眼部至鼻子部分覆蓋著象徵性的骷髏假面,無法把握正確的相貌。
女人緩慢地向前走近。
深夜的新宿中央公園,走到以流向安大略湖的瀑布為名的壯麗噴水池前後,女人恭敬地低下了頭。
「呵呵。明明不用這麼害怕的」
聲音響起。
自少女的櫻唇中編織出的聲音。
在女人面前的,少女。
在前一刻明明沒有任何人。
確實在理應「沒有任何人」的空間,少女現出了身姿。
沒有聲音也沒有任何氣息。
就有如停止了時間的心臟,劃破了空間的肉,”轉移”了一般。
「怎麼了呢。我覺得你意外的,說了件大事」
「是」
「有什麼想說的嗎?」
「不,是」
「說」
「一切都是吾之無力,吾之無能。沒有任何辯白。」
女人對著少女頭也不抬的宣告。
月光位於頭上,背對噴水池的少女的身影也不看。那是以十二分理解自己沒有那樣資格的姿勢。
女人對絕對的主人獻上一切。
伸出的首級,是無論何時都將性命奉獻給您,這一意思的顯現。
「事情至此,吾之首級僅能在此地砍下獻上」
「嗯ー?」
「愛歌大人」
「沒關係喔,這我一開始就知道了。Caster作的”陣地”是很強大的。沒想到會跑到Master的所在去」少女輕輕地笑了「對妳來說很難對吧。妳雖然很可愛,但要正面突破還是有點難對吧。比起那個」
少女笑著繼續說下去。
輕笑轉變成如假包換的笑容。
既能推測理由,對女人來說要理解也十分容易。
以”比起那個”開始談話的少女的櫻唇中所傳出的言語,是有關那個他(Saber)的話題。她的安詳、喜悅、快樂不屬此身,而是只有他能擁有這件事,女人早已有認識。
她不嫉妒。
女人,只是傾聽著話語。
即使只是這樣被賜與言語、能夠聽到這個讓人覺得是天上使者的音色,對此身來說都是太過奢侈的讚譽。
「......然後啊。我作了司康餅。這次我覺得作的很好了,他吃了很多但是對味道的感想卻很冷淡。很好吃喔,喜歡喔、都是那些。我是很高興,雖然很高興、然後、」嘟起臉頰的憐愛模樣就連女性的妖靈(jinn)都無法為敵。「沒有變化(one pattern)我覺得實在不太好。當然不管對我說什麼我都很高興就是」
「是」
「我跟他今後也會一直在一起吧?」
「是」
「那樣的話,我覺得變化這種東西就會成為永遠不會感到厭煩的調味料」
自己,一定也是那樣吧。女人靜靜想著。
只要開口,思念就像這樣傾瀉而出。
少女毫無顧忌地從口中說出,而自己則是緊閉雙唇,差別只在這裡。本質上並無不同。無論對方是誰,比如說就算是人偶也無所謂的行為。
只是像這樣說出自己的思念。
即使如此―――
「話說回來,妳魔力夠嗎?」
突然,少女這麼詢問。
像是對著餓肚子的瘦犬,餓了嗎、這樣的詢問。
女人張開雙唇。
但是沒有說出話,一言不語的將手裡的物品伸出。

那是口紅。
已經全部用盡、”鮮紅的口紅”。

-------------------------------------------------------

沒有魔力他們無法存在。
即是,沒有御主他們就無法存在。

只是,作為例外―――

人類的靈魂。
以其”攝食”就能夠補充魔力。

魔術師並非被倫理所束縛。
故、靈魂的”攝食”未必會是禁忌。
然而,過剩的行為也會容易招來神祕的洩漏。

記好了。

                                                                                                                                       (節錄於一本老舊記事本)

-------------------------------------------------------

「看來沒事呢。呵呵」
收下口紅。
少女這次總算對著侍從的女人投以微笑。
「真偉大、有自己好好的去取餌食呢」
好乖好乖、讓人感到虛幻的白皙手指溫柔地撫摸女人。
頭髮。頭頂。
女人的身體晃動。不、是顫抖。
不是因為寒氣。
不是因為恐懼。
歡喜。喜悅。對於被碰觸的感激讓她顫抖。
別說指尖、自肌膚至體液、吐息都以”死”構成的己身、現在幾乎可以”寶具”稱呼的這個軀體,如此容易的就碰觸。
既不死,也不倒下。就連痛苦的神情都沒有的,少女。
帶著沙条愛歌之名誕生、跟隨森羅萬象的奇跡本身。如果是世界上有著命運這種東西的話、在遙遠過去就己經死亡的自己像這樣得到短暫的存在能夠遇見她,那一定就是命運沒有錯。
女人如此確信。
光輝的少女。
僅有一人,有如劃破被命定絕對黑暗的夜晚、在空中浮現的月光一般。
吾之主、吾之一切、初次得到得以"依偎"的對象。
女人不由得顫抖。
只因被自己所定的唯一的主人(Master)、那個少女的指尖碰觸。

「好偉大,好偉大」

―――只是像這樣、能夠被撫摸。

「妳真偉大」

―――滾燙。全身都在發熱。

「又偉大又美麗。而且還非常可愛」

前日。在池袋相遇後、一直。

「我很期待妳的表現」

―――自己、正因是這個光輝所以才服從。

「所以、再稍微努力一下。Assassin」

少女微笑。
沐浴著星光與月光。
光輝、耀眼,就那樣―――

(待續)

注意事項參照ㄧ樓,其實我覺得可以回文不過這裡好像快變成專用帖了...的樣子||||快來人跟我說話啊(兔子病
不好意思這個月稍微晚了一點,一方面是因為其他地方有接翻譯工作,一方面是因為這個月的頁數比平常多了3頁...
中文迷路中,改正&建議募集中
10/20
有關Assassin年齡那邊感覺不少人都有疑問,這裡放上一部分原文供大家參考m(_ _)m

27
-
板務人員:

3398 筆精華,04/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