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71

【討論】Mass Effect主線劇情介紹+簡略流程(已補充&修正)

樓主 Umbra musikgao
GP6 BP-
因為這篇主要是想介紹&討論Mass Effect的劇情,所以流程的部份非常簡略,並沒有把不影響劇情的小事件列入。
建議大家到每個地點時多逛逛,有不少支線或對話可以觸發。
另外很多事件的內容和順序,是會隨著玩法不同而改變的,不照攻略來玩,自己摸索會比較有趣。

以下是小妹所知的故事梗概,憑記憶寫的,可能會有缺漏,而且對話的順序沒辦法記得非常清楚。此外內容也可能有理解錯誤的地方……^^bbb

特別感謝chiek(WASA)大指正文內錯處,並提供Noveria任務的其他走法;以及Pygmeae(蜂蜜檸檬綠茶)大對Conduit計畫詳盡的補充與糾正。

■第一章:Eden Prime

劇情開始於Alliance(地球聯盟)的巡防艦Normandy號上。

由於Alliance舉薦主角Shepard成為Spectre(不受法律管轄,可以自由在星際間旅行,直接向議會負責的特工),Council(銀河議會)便派其中一位Spectre──Nihlus,來觀察主角是否有成為Spectre的資格。

在與Anderson艦長和Nihlus對話時,突然收到一則緊急求救的訊息,地球的殖民星Eden Prime遭受攻擊。敵方的目的,很可能是想奪取Eden Prime考古挖掘站所挖出的Beacon(信標),這是已消失的遠古外星民族Prothean的科技產品。

Shepard帶著部下Kaidan、Jenkins,與前來監督的Nihlus一起前往Eden Prime。
登陸之後,Nihlus說他不跟Shepard他們一起行動,自走自的路去了。
Shepard等人則趕往挖掘站,途中遭遇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兒的機械生命體geth攻擊,Jenkins不幸犧牲,但沒時間為他默哀了。
繼續前往挖掘站的路上,遇到了被geth攻擊的當地駐兵Ashley,拯救她後,Ashley加入隊伍。

一行人最後來到挖掘站,那兒屍橫遍野,但恐怖的事發生了!原本被刺樁殺死的屍體居然動了起來,並開始攻擊Shepard等人。
消滅這群從惡靈古堡跑來客串的演員後,前行來到Spaceport,遇到因為開小差而逃過一劫的工人,他告訴我Nihlus被一個叫Saren的人暗算殺死了!而且這傢伙看來就是攻擊本地的主謀!工人建議我可以搭乘火車追趕他,速度比較快。
向前來到火車上,消滅擋路的geth,啟動火車。

抵達終點站時,發現一群geth正在安裝定時炸彈,想毀滅證據。
在時限內解決剩下的geth並拆除炸彈,來到車站另一側,Beacon尚未被帶走。
一行人驅前察看,Ashley(使用女角時則為Kaidan)忍不住靠得更近些,此時Beacon發出奇怪的引力將Ashley吸去。Shepard連忙將她拉開,自己卻被Beacon的引力吸起,奇怪的幻象灌入Shepard腦內。

受這股力量影響,Shepard隨即昏迷過去,醒來時發現自己已回到Normandy號。
與Anderson艦長交談,告知看到幻象之事,他建議Shepard向議會報告。

■第二章:Citadel Station

與Anderson艦長和地球派駐Citadel的大使Udina對話後,兩人先前往議會準備報告之事,並吩咐Shepard自行前往議會所在的Citadel Tower。

走路或利用Citadel各處的傳送點來到Citadel Tower,進入後,在會議廳門口遇到兩個吵架的Turian,其中一個很明顯不喜歡Saren。與之交談後得知他叫Garrus,是Citadel安全部門C-Sec的探員,和他吵架的是C-sec的局長Executro Pallin。Garrus正在調查Saren的不法情事。只是Saren是銀河議會最優秀的Spectre,而他手上也沒確實的證據,因此無力扳倒Saren。Garrus祝Shepard好運後便行離去。

繼續往前走,與Udina大使和Anderson艦長會合,一起向議會報告。不管Shepard如何解釋,議會都不相信Saren已經背叛了他們,會議在不愉快的氣氛下結束。
顯然要說服議會,非有鐵證不可。Shepard想起剛剛遇到探員Garrus,他可會知道什麼。Anderson艦長建議我,想找Garrus,可以到Wards區的Chora's Den找個名叫Harkin的傢伙問問看。或者也可以到Financial District找位叫Barla Von的人,他是情報販子Shadow Broker的手下。

小妹是選擇找Harkin。一抵達Chora's Den,就在門外遭遇Saren派來的刺客,解決他們後入內找到Harkin,得知Garrus應該在Wards上層, Dr. Michel執業的Med Clinic;以及Anderson艦長與Saren曾有過節。

來到Med Clinic,發現Dr. Michel正被人威脅,幫助她解決這群人後,得知這些人是來逼問日前找她就醫的Quarian女孩的行蹤,這個Quarian很可能握有Saren背叛的證據,處境岌岌可危。她似乎相信Shadow Broker保護她,但Shadow Broker非常神秘,所以Dr. Michel介紹她去找Chora's Den的老闆Fist。此時Garrus指出Fist已經背叛了Shadow Broker,而Shadow Broker則雇用了一個叫Wrex的賞金獵人去殺Fist。對話結束後,Garrus加入隊伍。

到C-Sec Academy,遇見幾個C-Sec探員在和Wrex吵架,向Wrex談話,說明願與他合作對付Fist,Wrex加入隊伍。

一行人前往Chora's Den找Fist,整個酒館裡都是敵人,殺入辦公室,打倒所有囉嘍。Fist向Shepard求饒,供出他提供情報給Saren,現在Saren的刺客已經來殺Quarian女孩了,Shepard必須在時限內找到她。(如果帶Wrex同行的話,對話結束後,Wrex會殺了Fist)

Quarian女孩就在走出Chora's Den大門口不遠的小路(就在傳送到Chora's Den時,接收點右邊樓梯上方的小道上),刺客已經在那兒,幸好Shepard即時到達!解決所有刺客後,Shepard帶Quarian女孩向Udina大使和Anderson艦長說明她的發現。Quarian女孩自介名叫Tali,目前正在進行該族成年後必須要做的朝聖,在旅行途中無意接收到一段音訊,是Saren和某位不知名女性的對話,內容清楚證明Saren就是攻擊Eden Prime的兇手!此外還得知Saren正在尋找一個叫Conduit(導管)的物品,其目的似乎想讓某種叫Reaper的生物回歸。眾人皆一頭霧水,不知Reaper是什麼。Tali解釋,Reaper是某種高度發展的機械生命體,傳說他們50,000年前曾與Prothean發生戰爭,消滅了Prothean──至少geth們是如此相信的。至於Conduit是什麼,連Tali也不知道,Anderson艦長則猜測它可能是某種武器。對話結束後,Tali加入隊伍。

在Udina大使與Anderson艦長的陪同下,Shepard向議會播放錄音,議會終於相信Saren已成為叛徒,還認出另一個聲音是Asari族的賢者(Matriarch)Benezia。議會下令褫奪Saren的Spectre身分,並任命Shepard為Spectre,他是第一位得到這項殊榮的人類。

Shepard成為Spectre後,Udina大使說他有事要和Anderson艦長私下商量一下,他們先走一步,並吩咐Shepard等一下到Alliance軍艦停靠的碼頭找他。
前往C-Sec Academy,搭乘中央的電梯來到碼頭,Udina大使與Anderson艦長告訴Shepard一個驚喜,Normandy號現在是他的了!

接著對話得知有兩個星球都有關於Saren的線索:Feros和Noveria,或者Shepard也可以去找在Artemis Tau Cluster某處研究Prothean遺蹟的Liara T'Soni博士。不管選哪個地方都沒影響,因為這三個任務的順序是可以隨意選的。

Udina大使吩咐Shepard有任何疑問可向Anderson艦長詢問後就走了。與Anderson艦長聊天,得知他原本也曾是Spectre的人選,而派來觀察他是否適任的Spectre就是Saren。一次任務中,Saren害死了許多人,卻在報告書中把錯誤全推給Anderson艦長,Anderson艦長自此與Spectre資格絕緣。

了解這段過去,並詢問一些資訊後,Shepard就登上了Normandy號,展開追捕Saren之旅。

■第三章:Find Liara T'Soni

搜尋Artemis Tau Cluster ,在Knossos System找到Therum這顆星著陸。開著Mako沿地圖向前走(小心不要掉到岩漿裡),會遇到三個在牆上的砲塔,擊破之後,稍往後退,會發現一條通往類似營區之地的歧路。消滅在區內的敵人,進入貨櫃屋搜查,會找到鐵捲門的開關(有兩個貨櫃屋內都有開關,一個是通往剛才砲塔處的鐵捲門,是死路;另一個則是通往下個區域的鐵捲門)。開啟後繼續前行,來到一處狹小的石縫,看來是無法開車通過,只能下車步行。

打到沿途的敵人,來到挖掘站外面,發生boss戰,天上的Geth戰艦突然拋下一隻Geth Armature,外加一堆敵人。

打倒後他們後進入挖掘站,在最底端發現困在力場中的Liara,對話得知她在挖掘過程中誤觸Prothean遺蹟的保全裝置,動彈不得,但也因此geth無法傷害她。Liara拜託Shepard想辦法放她出去。

對話結束後,沿路走下樓梯,遭遇一批geth,清除之後找到採掘場的雷射裝置。進行小遊戲以啟動雷射(難度不高,試試四個鈕不同的排序組合即可破解),右手邊出現通道。前行到底發現有個開關,啟動後前方的牆會降下,不過Liara在Shepard他們背後XDrz

轉身與Liara對話,會進入動畫將她放下,並發現採掘場也快要崩塌,與Liara一同搭乘電梯到達上層,遇到Saren派來的蜥蜴人殺手。不管怎麼對話他都不相信採掘場要垮了,話不投機,打了再說。打到所有敵人後自動回到船上,詢問Liara關於Prothean文明的事。

Liara說Prothean不但整個種族神秘消失,而且在全族消失後,他們存在過的痕跡也被人刻意抹去。
對話間Shepard提到Reaper,Liara吃驚地詢問Shepard如何得知這個名字,Shepard說是從beacon的幻象中知道的。Liara說這樣就合理了,因為beacon是Prothean用來傳遞訊息的媒介,只是beacon是專為Prothean而設計,因此人類無法充分理解資訊的內容。而Shepard竟然能承受它的資訊而無事,可見Shepard的心靈非常強壯。接著解釋道,她在研究Prothean的過程中,發現Prothean並不是銀河中唯一一支消失的高文明種族,還有許多在Prothean之前的文明也消失了。因此她的推測,每隔一定週期,就會出現一批人,將高度發展的文明摧毀。這群人就是Reaper。

說著說著,Liara顯得身體不適,向Shepard告退,會議解散。

自此到第六章為止,每次任務會議結束後都可選擇是否要向議會報告。

■第四章:Feros

來到正受geth攻擊的地球殖民星Feros,下船後與士兵談話,他告知此地領袖Fai Dan正等著Shepard。話才說到一半,一群geth出現將士兵殺死。一路清除敵人到地圖底端,與Fai Dan對話,得知此地的Tower正遭受geth攻擊。清除Tower裡的geth,接著回去報告Fai Dan,他拜託Shepard前往ExoGeni公司本部(ExoGeni HQ)查看,geth似乎就是從那裡過來的。(在此地逛逛可以接到一些支線任務。)

朝ExoGeni HQ前進,中途地道中有個Camp,下車進去和人們談話,Camp的領袖Jeong看到Shepard來到,意外地沒有顯得很高興,而且似乎有些焦躁。
Jeong旁邊的女性態度則溫和許多,並拜託Shepard尋找她失蹤的女兒Lizbeth。

之後再度上車前進,來到ExoGeni HQ。進入後會發現一處缺口可以跳進去,在那裡遇到一名女子,正是失蹤的Lizbeth。她說大家都在逃命時,她忙著備份資料,結果來不及離開,就被困在這兒了。談話中得知geth之所以攻擊Feros ,可能是為了一種遠古生物Thorian,此外geth在這邊豎了一些障壁,阻礙了出去的路,如果Shepard想要離開,必須先把障壁關掉才行。
接著Lizbeth將她的keycard給Shepard,可以用來打開大部分上鎖的門。

談話結束後遭遇大批Varren,消滅後從附近的樓梯上去,看到一個Krogan Commander正在對電腦VI(Virtual Iintelligence,虛擬人工智慧)的立體投影發脾氣,因為他想獲得資訊,VI卻說他權限不足。消滅Krogan後與電腦對話,由身上有Lizbeth的keycard,因此VI將Shepard誤認為她。對話中了解到Thorian是活過好幾個Cycle(傳說Reaper每50,000 年出現一次,稱為一個Cycle)的特殊植物,可分泌物質汙染、操控有機生命體,並得知ExoGeni公司以活人實驗Thorian的汙染機率。繼續前進,找到geth電腦,玩小遊戲(點旁邊的電腦,讓長條在兩個箭頭之間,接著啟動中央的電腦)關掉障壁。

從原本有障壁處走出,遇到Lizbeth。Shepard指出Lizbeth對他說謊,Lizbeth解釋道她曾勸公司不要做活體實驗,但公司卻威脅她敢阻止就要拿她當下一個。她在geth攻擊ExoGeni時曾想發訊通知Zhu's Hope的人們,然因電力中斷沒有成功。並告知Shepard,Thorian的位置就在Zhu's Hope下方。

回到Camp,Lizbeth與母親團圓,Jeong卻對Shepard和Lizbeth抱持強烈敵意,爭執不下只好殺了他了。
繼續往Zhu's Hope走,遇到遭Thorian操縱的人民,可發狠殺掉他們;或將Anti-Thorian Gas的upgrade安裝在手榴彈上,投擲後瓦斯可讓他們昏迷。

一路回到Zhu's Hope,在路線底端啟動機器移開前面的路障,此時Fai Dan出現,告知Shepard,Thorian控制了他,要他殺死Shepard,但他絕不願屈服。語畢,Fai Dan便舉槍自盡!

前行來到一處廢墟,在深處看見龐大的Thorian,一行人吃驚不已。
此時Thorian吐出了一個Asari複製人,操控她與Shepard對話:Thorian是古老的植物,活過Pothrean的時代,見過Reaper毀滅世界,而且它決定要幫Reaper。既然如此,多說無益,只有消滅它了。
一邊消滅Thorian吐出的Asari複製人,和被它操控的手下,一邊打壞它遍佈建築物內的根。當所有的根都被打壞,Thorian也崩壞死去,一個Asari女子現身,並對她自己重獲自由驚奇不已。與她對話後得知,她是Benezia的手下,聽命幫助Saren。Saren為了得到Thorian控制其他生物的物質,因此用她作為交換。但Saren拿到東西後就背叛了Thorian,派遣geth來摧毀它。Asari女人接著解釋,由於Thorian見證過Pothrean的時代,因此它知道Pothrean的思維模式。而她之前被困在Thorian體內,與Thorian精神交流,也了解了它。她並將所得知的一切,利用精神力傳入Shepard腦中。

回到Normandy號上,與組員們開會,報告任務情形。Liara想到,既然Shepard已理解Pothrean的思維模式,而她是研究Pothrean的學者,若在她的幫助下重新檢視beacon傳來的幻象,應該可以知道箇中的訊息。在她幫助下,兩人拼湊出Eden Prime的beacon所傳來的完整的影像,但可惜這個beacon受損太過嚴重,訊息還是曖昧不明。

■第五章:Noveria

來到Noveria星,一下機不久就因配槍問題和當地警備隊鬧得很不愉快。在行政官秘書Gianna的調停下,Shepard一行人獲准帶槍進入碼頭區。入境經過櫃檯時,得知日前Benezia來到此地,而且目前很可能正在Noveria的Peak 15地區。在櫃檯, Gianna並提醒Shepard,若要駕駛Mako離開碼頭區搜查,必須先獲得區域行政官Anoleis的批准。搭電梯下樓後,走到最西北角的行政官辦公室與Anoleis洽談,他拒絕發給車庫的通行證,雙方不歡而散。離開辦公室時,Gianna叫住Shepard,告訴他Anoleis有點問題,碼頭區的商人都對他非常不滿,並建議Shepard可以去hotel bar找位叫Lorik Qui'in的人談談看。Lorik Qui'in說他手上有Anoleis貪污索賄的證據,但證據在他所工作的Synthetic Interests office,那兒日前被Anoleis強制關閉了。如果Shepard幫忙偷出資料,他願意用車庫通行證作為報答。

(這邊需注意選擇I’ll figure something out或They’re crooked才會答應幫忙Lorik Qui'in。答應幫忙後,才能搭乘進入Synthetic Interests office的電梯)

找到Synthetic Interests office的位置,在門口遇到兩名警衛,其中一人警告Shepard他不該在這兒。Shepard反詰,我知道妳們收了Anoleis錢,所以關閉Synthetic Interests office。警衛回答,既然大家都不該來這兒,那麼就彼此假裝沒看到好了。雖然打發了這批警衛,但往前走沒幾步,駐守的警衛就出現了,隨即爆發槍戰。之前因為佩槍問題而與Shepard吵架的Kiara Sterling也趕來,將她們全都殲滅。進入辦公室取得證據,正要回去找Lorik Qui'in時,Gianna突然現身,要Shepard等一下到酒吧找她詳談。

來到酒吧找Gianna,她解釋說自己是公司的內部調查員,已經在Anoleis身邊臥底六個月了,希望Shepard能幫她說服Lorik Qui'in做證揭發Anoleis的惡行。到酒吧說服Lorik Qui'in後,回行政官辦公室,這邊可以選擇與Anoleis談話,向他告發臥底的事;或是告訴Gianna,Lorik Qui'in願意做證。小妹是選後者,接下來便出現Gianna逮捕Anoleis的動畫,大快人心!現在可以到garage,駕駛Mako前往Peak 15。

一路殺到Peak 15,這裡有個研究站,進入後發現該區似乎已遭廢棄。找到電梯上樓來到Security area,遭遇geth和之前沒遇過的外星怪蟲Rachni,一路打打殺殺進入控制室,發現前方無法前行,但有個通往Memory Core的圓型控制台可以搭乘。下去破解小遊戲(按X、Y、B三個鍵推磚塊,讓Y標誌下方的磚塊全部發光。按A則可跳出)或花費100個omni-gel啟動核心,出現了VI Mira,與她對話後知道Benezia已經離開這裡,去了Rift Station,但這裡的主反應爐已經被關掉了,所以無法搭乘電車。於是Shepard決定先去修復反應爐。搭乘Mira對面的電梯來到樓上,消滅在該區的敵人,找到燃料供應機(Landline)將開端關打開。接著下樓,從Mira所在的房間出去,再走左邊那扇門,來到主反應爐所在的房間,消滅敵人後啟動開關,動力恢復。接著回到剛才的房間,走反應爐室對面那扇門,來到通往站台的區域。在這裡發現由於往站台路上上有Rachni,所以通路被Mira封鎖,可以選擇修復消毒裝置消滅他們,或直接命令Mira開門,自己解決這些Rachni。

消滅Rachni後搭電車來到Rift Station,坐電梯下樓,走到Science Station,在那兒遇到Captain Ventralis和他的隊員,他解釋他們在此防堵Rachni傷害一般研究人員。談話中幫他們擊退Rachni,Captain Ventralis賞識Shepard的英勇,給Shepard他的access card,現在可以在研究站裡通行了。他並告訴Shepard,Benezia在Hot Lab。前往Hot Labs,與坐在那邊的Yaroslev Tartakovsky談話,得知Rift Station內Rachni的由來,以及可以啟動淨化程序(the purge),用輻射線消滅他們。。

Rift Station的劇情有不同玩法,Hot Lab的劇情可以放到最後再解(不解也無妨,但結束本關搭電車離開時,會有系統提示你尚未消滅本地的Rachni)。
玩家可以先到倖存者所在的區域,有位醫生會給製作生化武器解藥的任務(解藥製作小遊戲的玩法為按A啟動製藥,當上方長條圖落於兩個三角形中央時,按下螢幕指示的按鍵,進行三次左右便可調出解藥。調製中按B則為跳出取消);也能和其餘倖存者對話,了解更多Peak 15的現況。
其他還有兩種進入secure lab的方法,強行開鎖,與警衛敵對;或完成醫生解葯任務,從維護通道溜進去。

到旁邊的房間與Mira對話,得知啟動淨化程序需要密碼,而密碼在Yaroslev Tartakovsky身上。向Yaroslev Tartakovsky詢問密碼(How do I initiate the purge?),他正要說出密碼時,一個Rachni刺殺了他。打倒Rachni後,在屍體上搜出密碼,向Mira下達淨化命令,在兩分鐘內消滅出現的Rachni,搭電梯離開這兒。

現在事情很明白了:Captain Ventralis說謊!Benezia根本不在Hot Lab,但她應該還在Rift Station的某處,Shepard一定要找到她!搜查的路上,Shepard遇到Captain Ventralis。他告訴Shepard,Benezia下令要他殺了Shepard。消滅Captain Ventralis等人,以及一路上的敵人,來到Secure Labs,Benezia已經在那兒恭候大駕了。進入第一階段Boss戰!打倒她所召喚來的幾批Asari commando和Geth warrior,注意這階段中Benezia本身是無法打倒的,閃躲她的攻擊消滅小兵吧。當Benezia的Power Level降低到一定程度後,她會突然清醒,向Shepard說明她遭到了Saren的操控──正確說是Saren的船Sovereign。從她上船開始,她就慢慢被洗腦,變得六親不認,只聽Saren的命令。雖然現在她短暫清醒了,但她很快地就又會被奪走意志……言及此,Sovereign的力量又控制了她,第二階段Boss戰開始,要先打小兵或先打Benezia都可以。戰鬥後進入對話,得知Saren正前往Mu Relay,接著可選擇要殺死Benezia或讓她自我了斷。

Benezia死後,靠近查看關著Rachni Queen的玻璃箱,一個倒地的Asari commando突然遭到操控。Rachni Queen以這個方式對Shepard說,她的族人很久以前被消滅了,現在她們的後代又被改造,被迫與人類和外星人戰鬥。她懇求Shepard消滅這些不幸被改造的Rachni,並保證她與其他Rachni們將不會再危害銀河。Rachni Queen詢問Shepard會讓她走,還是殺死她,讓Rachni再度消失於宇宙? 作出決定後,回到上層搭乘電車,自動傳送回Normandy號。

■第六章:Vermire

當前面三個任務完成兩個後,接獲訊息得知日前曾有支salarian 調查隊在Vermire發現有關Saren的線索,詳細內容不清楚,建議Shepard到那兒調查看看。

到達Vermire後開著Mako一路向前殺,關掉分布在Vermire的AA tower的動力。小心有的路旁有斷崖(深色水域),不要掉下去了。

來到salarian調查隊的營區與Kirrahe隊長會合,他告訴Shepard,他們發現Saren正在培育一支krogan大軍,必須趕快阻止才行。
這消息令Wrex非常震驚,因為krogan族在議會下令salarian對他們使用生化武器genophage後,嬰兒的夭折率非常高,正日漸走向滅絕。如今Saren手上有解藥,可以拯救Wrex的族人,Shepard卻要和salarian一起摧毀它,這令Wrex非常不能諒解。Shepard向Wrex解釋,Saren可不是要救krogan族,被Saren培育出的krogan們只是聽令於他的奴隸,Wrex難道希望自己的族人變成那樣嗎?Wrex聽了之後冷靜下來,說道他相信Shepard,願意繼續觀察看看。(如果威嚇或魅力的數值不夠,無法說服Wrex的話,就只好殺了他了。之前如果有完成Wrex個人找尋家傳裝甲任務的話,據說這裡威嚇或魅力要求會比較低)

與Kirrahe隊長說話,他稱讚Shepard居然能說服身為krogan的Wrex,並說salarian 調查隊要派一支小隊從後方突擊Saren的基地,而Shepard方面則負責到基地內安裝核彈。此時需選擇Ashley或Kaiden陪同突擊隊一起執行這個危險的任務,隨玩家之前與他們相處的情形不同,對話也不同。

談定之後,與salarian們兵分兩路,殺入Saren的大本營。首要任務是找出那兒的地對空的火力裝置(AA gun),並關掉它。
來到Saren的基地,在隊友的幫忙下解開門鎖進入。前行到Cell Block B,遇到一個被關起來的salarian,他說Saren利用牢房中的裝置對他洗腦,他快受不了了,哀求Shepard放他出去。決定是否要釋放salarian後,找路到樓上的實驗室,遇見一個krogan博士和他的手下。消滅他們往前走,在Security Office遇到一個Asari女人,和她對話後,她會解鎖後方的電梯。
搭乘電梯下樓,在那兒發現了一個beacon。這次由於Shepard的的思維模式已類似Prothean,所以看清了全部影像。雖然我看不出和之前的影像有何不同……

此時Sovereign的立體影像現身,原來它就是Reaper的一員!
Shepard詢問Sovereign為何Reaper要消滅有機生命的種族,他說Reaper是機械生命體,他們每50,000 年就飛出黑暗空間來「收割」有機生命文明一次。他們渴求有機生命的「變數」,所以他們建造Citadel和Mass Relay(質量傳送裝置),讓銀河系的成員發現、利用,好令科技朝著Reaper需要的方向發展。Shepard說不管Reaper有多強,有機生命體絕不願坐以待斃,一定會阻止你們。Sovereign聞言惱羞成怒地跑掉了,而且很沒品地派了Saren和其他手下過來。此時面臨抉擇,要援助Kaiden還是Ashley,不管選哪邊都會遇到Saren。

Shepard質問Saren明知Reaper要殺死銀河系內的所有成員,為何還要助紂為虐。Saren反駁道Reaper是機械生命體,思維模式也是機械,他相信只要順從Reaper,證明自己的存在對Reaper有價值,就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Shepard駁斥說事情沒那麼簡單,Saren被Sovereign洗腦了還不自知!Saren聞言信心動搖,但仍不願棄暗投明,還說他是在拯救全宇宙,Shepard要是聰明人,也該乖乖聽話,當Sovereign的僕人。接著他便攻擊Shepard。將Saren的血量打到剩一定程度,就會觸發劇情:正當Shepard被Saren攻擊,危及性命之時,炸彈的開關被觸動了,發出了警告聲。Saren立即飛離,Shepard僥倖撿回一命。接著Joker及時趕到,載走了Shepard和其他組員,炸彈爆炸,Kaiden或Ashley其中一人犧牲。

回到船上後,Liara指出Vermire發現的beacon很可能和Shepard在Eden Prime發現的相同。經由她的幫助,將兩個beacon的訊息拼湊起來,終於得知完整資訊,了解了Conduit就在Ilos星,這也解釋了為何Saren要前往Mu Relay,因為Ilos正位於其中。

■第七章:重訪Citadel

短到不能再短的一章。應該是給玩家最後一次回到「完好」的Citadel的機會,有支線任務還沒接,或需要交差者請把握。(此時也會有一些新支線可以接,有興趣不妨逛逛)

完成Vermire的任務後,銀河議會召回Shepard,對他努力表示肯定,同時也開始動員艦隊。但當Shepard要求派軍隊到Ilos,議會反對這個要求,因為Ilos所在的Terminus Systems,並不屬於銀河議會管轄,並駁回Shepard獨自追擊的提案。
接著議會指責Shepard對Reaper的看法只是幻想,世界上根本沒有Reaper,這東西只有他自己的幻覺中看過,並責怪Shepard在Vermire使用核武的行為。
而Udina大使為了討好銀河議會,好使自己更有機會當上議會的人類代表,竟扣住了Normandy號。
Shepard對Udina的背叛憤怒不已,但也無可奈何。

離開議會後接獲訊息,Anderson艦長在Wards區最上層的賭場Flux等Shepard,有事與他商量。
到達該地後,Anderson艦長表示他知道Normandy號遭扣留的事,Shepard大吐苦水。接著Anderson艦長說,他能讓Shepard再度搭乘Normandy號追捕Saren。Anderson艦長將入侵官方電腦,解除扣住Normandy號的固定裝置,但這一定很快就會被發現。所以當Anderson艦長入侵電腦時,Shepard和組員都要在船上,趁扣鎖一開立即啟航。Shepard擔心Anderson艦長會因此惹禍上身,Anderson艦長則道,為了拯救宇宙,他個人的利害微不足道。接著要Shepard選擇入侵議會電腦或入侵Udina的電腦,差別只在過場動畫不同。
前往碼頭,登上Normandy號後會自動引發劇情,飛向Ilos星。

■第八章:Ilos

開著Mako降落Ilos,只見Saren帶著一票geth + krogan軍隊進入地底通道,並將鐵甲門關上,顯然是要另覓入口了。朝鐵甲門所在的相反方向前進,消滅敵人後搭乘電梯到上一層,推進到該層底端,發現另一個電梯,但無法搭乘。稍為退回一點,發現有斜坡可上,走到最上層發現一台電腦,啟動後出現一個模糊不清的投影,所說的訊息也模糊不清。同伴驚訝地發現Shepard聽得懂投影所說的話,因為投影說的是Prothean的語言,他們聽不懂。不過資訊內容太模糊了,沒什麼幫助。此時原本無法通行的電梯已可搭乘,搭乘它回到原本的樓層,折回鐵甲門處,門已經開了。

駕駛Mako向前進入通道,一直前進。走到一半時,突然前後都出現了障壁,無法行走。眾人下車進入旁邊牆上的小門,來到一台電腦前,一個自稱名叫Vigil的人工智慧投影現身。Shepard訝異Vigil竟然會說他們的語言,Vigil解釋道,因為Shepard的思維已變成類似Prothean的模式,因此當他一來到Ilos,Vigil就已藉由與其大腦的溝通,理解了他們的語言。接著指出,他知道銀河公民們以Citadel為首都,因為Prothean也是這樣。Citadel並不是Prothean所造的,而是在此之前很久便已存在,是Reaper的陷阱。不管Citadel外面的防禦多強也沒用,因為Citadel本身即為一個未啟動的Mass Relay,而Citadel內的Keeper則是Reaper的內應,50,000 年前,就是它們在接收到Reaper的訊息後,啟動Mass Relay,使黑暗空間內的Reaper大軍長驅直入。當Prothean發現這個陷阱時,已經太慢了。Reaper們攻入了Citadel,殺死了那裡所有的人。而即使人們不在Citadel,或逃離了Citadel,這些人在哪裡、往哪裡去的資訊都在Citadel,因此可以說無處遁逃。

但雖然Prothean不知道Citadel的圈套,但在此之前,Prothean文明末期,他們已經研究出Mass Relay的製造方法,以及Keeper的秘密。所以他們就仿造了一台迷你的Mass Relay原型,即Conduit。不過由於是原型機的關係Conduit只能做單向旅行,即從Prothean的秘密研究基地Ilos,跳到Citadel大廳裡的那台Mass Relay紀念地標(一開始大家都以為那是裝飾品)。

Protheans的這個Conduit計劃,在50,000年前並沒有被Reaper發現。就Vigil的說法是與Conduit計劃內容在攻擊發生時就被毀了,所以當所有的Prothean所屬星系被逐一攻陷時,遙遠的Ilos獲得了保全。但在此處秘密研究基地的Prothean研究團隊,也因此孤立無援。

為了用有限的資源保存最多的人口,Prothean研究團隊決定進入冬眠狀態來節省能源,渡過Reapers肆虐的年代,然後留下來人工智慧Vigil來管理Ilos基地。但Reapers肆虐的年代超過他們的預期,所以Vigil只好逐一關閉非重要人員的冬眠艙,最後只留下核心的十幾名科學家的冬眠艙維持運作。

等到Vigil判定Reapers「應該」已經回到黑暗空間後,它喚醒了還活存的Prothean科學家。他們醒來後評估目前情形,知道Prothean已算是全滅了,只靠十幾個人,不能回復整個族群,但他們知道他們對付Reapers還有最後兩著棋。其一就是傳送回Citadel,修改Keeper與Citadel之間的訊號接收關係,讓Keeper不再對看守者Reaper傳送給Citadel的訊號有反應。這樣一來,Reaper無法取得Citadel(Mass Relay)的控制權,就無法連通開啟黑暗空間的方便之門,也無法召喚它的同伴。

其二就是倖存的Prothean科學家啟動的原本散佈銀河各處的beacon,
試圖告知其他倖存的Protheans(假設有的話),要他們要Ilos來了解如何破解Reaper的收割循環。倖存的Prothean科學家以為只有「有機體」才能了解這個信標的內容,所以即使發送出去被Reaper截收或發現,應該可能性很低,不料這一代的看守者Reaper在發現傳送給Citadel-Keeper的控制訊號無效後,很聰明又很有耐心吸納為它做事的人(Saren不過是最近的一個)四處調查, 終於讓它發現Conduit計劃的存在。
所以它要Saren用Conduit直接取得對Citadel(Mass Relay)的控制權,用以開啟Dark Space的通道。

(本段關於Prothean Conduit計畫的內容,幾乎是將Pygmeae大的補充與指正原文照搬,非常感謝他!)

Shepard詢問Vigil是否知道Reaper為什麼要每隔一段時間就來毀滅有機生命體,Vigil說Reaper是另一個空間的異生物,難以理解,而且Reaper為何如此做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他們又來摧毀我們了。Vigil指出,雖然當年Prothean沒辦法阻止Reaper,但Shepard等人卻還有機會拯救世界,要Shepard快趕到Conduit的所在地,利用它傳送到Citadel,阻止Sovereign和Saren。語畢Vigil關掉障壁,繼續推進到通道底端,終於看到Conduit。同伴訝異這個遠古科技竟然保存得這麼好,但現在不是讚嘆的時候了,在時限內邊閃躲炮火邊衝向前方平台,衝入Conduit後直接被傳送到Citadel。

回到Citadel後,發現那兒已遭攻擊,趕往議會所在的Citadel Tower,搭乘電梯前往會議廳。想不到中途電梯故障,將一行人困住。Shepard帥氣地打破電梯的玻璃外殼,戴上面罩就直接跳出去了。接下來是單一路線,沒有歧路;一路殺到底,會發現有艘Geth船艦在噴灑毒藥,擋住了去路,而且無法攻擊它。
該區的左半部有三個砲塔,開啟砲塔後方的開關(有的可能需要一定的技能值,但至少會有一座是能開的),讓砲塔來擊墜它。繼續血腥的旅程,趕到Citadel Tower的會議廳,Saren正在那兒操縱電腦,引導Sovereign進入Citadel。
Saren告訴Shepard,儘管Shepard在Vermire對他說的話,一度動搖他對Sovereign的信心,但現在他已不再懷疑。看來和Saren是沒話好談了,為了拯救宇宙,就麻煩他納命來吧!打倒Saren之後,他的屍體也掉到了樓下,Joker來訊,這裡可選擇要不要救議會。小妹選擇要救,於是人類大軍浩浩蕩蕩地出發了。Shepard並拜託隊友下樓確認Saren是否真的死了。毫不意外地,原本死得不能再死的Saren又活啦!並且變成機械生命體的第二型態,最終boss果然都要來一下型態變化……

在狹小的空間與Saren展開最後死鬥,打倒他後,人類大軍也擊敗了Sovereign和他的軍隊。議會感謝Shepard與人類英勇無私的奮戰,並請Shepard推薦銀河議會中的人類代表,可以選擇推薦Udina大使還是Anderson艦長。議會採納Shepard的推薦後,表示一切終於都結束了。Shepard則持相反的看法,這一切才只是個開始,Sovereign之後還有更多Reaper將入侵我們的宇宙,更艱苦的戰役正等待著他們……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25 筆精華,04/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