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108

RE:【其他】戰鎚同人小說 末日決戰 9月10日更新:第四章 光明會議﹝下﹞

樓主 Katon batty36979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宮殿中的某個密室,史蒂芬元帥和他的親信與精靈援軍聚集在一起準備接下來的戰鬥。好幾幅地圖和後後幾大卷軍事機密與軍情報告疊在辦公桌上,上面佈滿了鉛筆規劃記事和啤酒潑灑的漬痕。
 
「好了,各位弟兄,不要多說廢話了。現在我們來討論作戰的詳細事宜。」史蒂芬一邊說一邊灌著啤酒。元帥認為一杯好酒有助於清晰思考。
 
「諾德蘭省公國的指揮官佛蘭溫將軍仍然在頑強抵抗,軍港諾德蘭十一世和比克霍芬城都在控制之下。但如果沒有援軍,他們就會全面潰敗,而諾德蘭省將會成為黑暗精靈奴役和掠奪的樂園。我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懂嗎?」
 
眾人都點了點頭。
 
「這次作戰目標是攻擊黑暗精靈的灘頭陣地最外側的洛菲賀格城,根據軍情處跟我的斥侯的消息,這裡是他們兵力最強的地方。你們的任務就是在這道防線上弄出一道突破口。把他們壓縮在海灘上進退兩難。」
 
「呃…元帥,我有問題…」強納森舉起了手
 
「什麼事,年輕人?」
 
「一般攻擊敵人防線不是要進攻防禦最薄弱的地方嗎?那為什麼要進攻這裡?」
 
「我話還沒說完呢,小子。」元帥拍著他的指揮權杖
 
「那些兵力只是個誘餌。而其他的部隊將從庫特維恩跟卡傑德堡發動鉗形攻勢,將誘至洛菲賀格的黑暗精靈包圍殲滅。」
 
「但最後的突破點都不是這些地方。」元帥故作神秘的微笑
 
「在哪裡?」強納森又沒頭沒腦地問道
 
「如果說出來不就不好玩了嗎?」
 
「最好的突破點不是防禦最薄弱之處,而是敵人最意想不到之處。」
 
「好了,廢話不用再贅述了,讓我們繼續吧!」
 
「敵方兵力據估計約三萬到五萬之間,根據情報下一批援軍將在一個星期內抵達。聽說這次他們帶著攻城鎚、弩箭投擲器跟大量馬匹巨蜥。必須在援軍抵達之前先擊潰他們。」
 
「我方由我的親衛軍兩千人為主力,諾德蘭省會支援五千人自由連隊與公國部隊助陣。所以一共是七千人。」
 
「除了剛才所說之外,當我軍突破黑暗精靈防線之後立刻繼續前進突擊,絕對不能停下來。」元帥的指揮權杖指向地圖
 
「如果停下來讓混沌軍團有時間支援襲擊側翼的話,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眾將領都感到一股沉重的壓力,他們都知道這是一次風險很高的作戰。如果他們失敗了,那麼秩序陣營在戰爭之中的劣勢將無法挽回。
 
「現在我,史蒂芬元帥將下達命令!」
 
「將軍拋棄士兵逃跑者,就地處決!」
 
「士兵拋棄將軍逃跑者,後隊斬前隊!」
 
「畏敵不前者,槍斃!」
 
「敢違軍令者,格殺勿論!」
 
「現在分配任務,無法達成任務者,絞死!」
 
「拉海爾,你負責統領我的親衛軍,部署在中軍。」
 
「馬克西姆,你率領烏果爾弓騎兵團,擔任先鋒與打擊部隊。」
 
一名戴著熊皮帽的高大男子嚴肅的點頭,臉上的八字鬍卻因即將到來的戰鬥而興奮地抖動,對他們北方遊牧民族來說,戰場就是他們最熟悉的家。
 
「拉利,」一名全白色盔甲裝扮的暗影精靈戰士向前「你負責帶領你的暗影軍團負責側翼與埋伏。」
 
拉利微微點頭,並退入陰影的掩護之下。
 
「強納森,你等下去通知伊莉莎白,要她帶領自由連隊和公國部隊壓陣。」
 
元帥撫摸著他的長鬍子
 
「也就是那個誘餌。」
 
「……遵…命,元帥。」強納森又有不祥的預感了
 
「好了,各位弟兄,散會吧,有事會再通知你們的。」
 
眾將士都魚貫離開會議現場,而襄琦是最後一個起身離去的人
 
「等一下,襄琦。」元帥叫住了他。
 
「有什麼吩咐嗎,先生?」襄琦欠身拱手問道
 
「你先不要走。」史蒂芬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我有件事情要你去辦…」
 
 
 
 
  “尖叫的貓”是阿爾道夫城東區最熱鬧的酒館,令人垂涎欲滴的麥酒總是吸引著各方飲客前來,從熱情的人類、豪邁的矮人到不知何處而來的傭兵、探子、酒鬼。而這裡也是公會任務的集散地。世界各地的冒險者都會在酒館中尋找合適的挑戰與報酬。這一項項的任務後面同時代表著豐富的獎勵或著破敗的墓碑。
 
強納森走進酒館的大廳,漫漫的人海證明著酒館的品質。他來回看了一陣,直到他看到一名男子對著他揮手。
 
「嘿,老弟,你怎麼來了?」那名男子打聲招呼「今天不是應該是伊莉莎白來嗎?」
 
「她狀況不佳,托瑞。」強納森坐到托瑞‧葛蘭斯,一名鐵匠兼賭徒的對面「今天我們的運氣都很差」
 
「是卡爾出事了吧?聽說奧特馬克前線受重挫了。」托瑞把玩著手中不可或缺的撲克牌
 
「你…!你怎麼會知道?」強納森到口的酒杯停了下來。
 
「忘記啦?我可是伊莉莎白手下的王牌線民喔!只要有鐵匠的地方我就能蒐集情報啊!」
 
「……」強納森沉默以對
 
「希望你大哥能平安歸來,老弟。」托瑞擲出一張撲克牌,騎士。
 
「…你有什麼新消息?」
 
「沒什麼特別的,幾乎都是哪個城鎮被燒毀或哪道防線被攻陷…」
 
「不過!」托瑞彈了一下手指「有件情報有些不尋常…」
「是什麼?」強納森挺直了身子
 
「你知道“被質疑的”布羅德‧亨特吧?」
 
「當然,他是資深的巫師獵人,在淨化之炎教會裡相當知名。我還記得當年他還是我新訓中心的教官呢,想到他我就頭皮發麻。」強納森苦笑著
 
「聽說前幾天他跟一個叫柯妮絲的巫師獵人未經授權出去調查戰場,結果兩人再也沒回來過,也失去聯繫了。」
 
「失蹤嗎…」
 
「你知道另一個跟布羅德同行的巫師獵人嗎?」
 
「柯妮絲‧索芬夏?我知道」強納森雙手靠在嘴前沉思著
 
「根據教會的報告,她是近十年來最具潛力的新人。她首次任務就捉回一名反叛的灰袍巫師,還有一次帶領一個淨化之炎小隊突襲一支搶走席格瑪聖物的混沌戰隊,不但成功奪回聖物,甚至一人未損的取下混沌首領的人頭。」
 
「就連高層也對她讚譽有加,被視為是“厄運使者”伊莉莎白‧史蒂爾跟淨化之炎教會護國公苟薩羅‧亞歷山大的接班人。」
 
「她好像跟布羅德一起失蹤了。」托瑞嘆了口氣「這幾年巫師獵人的折損率好像很高呢。」
 
「失去他們兩個菁英對教會是嚴重的損失…」強納森語重心長地說道,冷眼看著空掉的酒杯。
 
「好了,我今天已經喝的夠多了。」強納森起身跟托瑞握手「我要去找大嫂。」
 
「再見,老弟!記得替我向大嫂問好!」托瑞舉杯向遠去的強納森背影高喊道
 
那背影舉起手表示回應,卻顯現出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滄桑感。
 
 
 
 
「…好亮…」
 
「…我怎麼會在這裡…」
 
伊莉莎白緩緩睜開眼睛,頓時一道銳利的陽光刺入她的眼中。
 
她發現這裡不是她休息的旅館,也不是皇宮。她根本不記得眼前這個陽光明媚、空氣清新的森林是什麼地方!
 
她摸著靠在她身後的巨大松樹幹,粗糙而堅硬,感覺十分真實。
 
伊莉莎白繞了樹幹一圈,赫然發現一個貴族千金打扮的小女孩靠著樹幹熟睡著,似乎完全感覺不到旁邊有別人。
 
她蹲下來撥開小女孩的長瀏海,突然嚇了一跳踉蹌跌坐地上。
 
那副面孔,她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她是伊莉莎白‧馮‧普雷林艾斯特,
 
二十年前的自己。
 
 
 
「鳶尾花!鳶尾花!你在這裡嗎?」一名小男孩的聲音傳了過來
 
伊莉莎白訝異地轉頭,“小騎士”卡爾竟然也來到這座森林裡。她趕緊起身躲在一旁的樹後面觀察他們
 
「你在這啊,鳶尾花,快醒醒!下午茶就快要開始了!」小卡爾傾身呼喚著熟睡的小伊莉莎白
 
「……是小騎士嗎?」小伊莉莎白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
 
「我還想再睡一會兒…」
 
「不行啊,鳶尾花。」小卡爾拉著伊莉莎白的手「快點,大師烘培的茶點在等著你呢!所有人都在等著我們呢!」
 
「這傢伙…小時候就這麼放肆…」躲在一旁的伊莉莎白感到不悅,她撿了地上一顆石頭準備向小卡爾丟擲
 
「嗷…嗚…!」一聲奇怪的聲響傳盪森林四處,顯然是某種動物的叫聲
 
「是野狼!」伊莉莎白放下手中的石頭,細心聆聽著任何聲音
 
「該死!大白天不應該出現野狼的啊…」伊莉莎白咒罵著,她跑到小卡爾他們面前警告他們,沒想到完全沒有回應。
 
他們看不見伊莉莎白。
 
這下她徹底的慌了,兩個七歲的小孩怎麼可能對付殘暴兇惡的野狼?
 
「鳶尾花,這裡的風好大,我們快走吧!」
 
「風!?」原本喪失希望的伊莉莎白被卡爾一句漫不經心的童言童語給啟發了
 
原來她現在是風的化身!她的任何動作都會製造出風來!
 
「嗷…嗚…!!!」野狼的狼嚎越來越大聲,所帶來的恐懼傳遍了整個森林,動物們都迅速地躲藏起來,群鳥都拍著翅膀遠去。
 
荒野中的王者來臨了。
 
「那是什麼聲音,小騎士?」小伊莉莎白拉著小卡爾的衣袖
 
「我不太確定,可能是……」小卡爾突然噤聲,沉默不語
 
伊莉莎白的心彷彿受到重擊般的炙痛,最危險的情況在眼前發生,而且明顯地她無能為力去阻止。
 
好幾隻野狼從不遠處的森林中現身,汙穢染紅的灰色毛皮顯現出牠們剛享受過一番追逐獵物的獎賞,而且,牠們還未滿足。
 
牠們的頭狼在其他同族的簇擁下緩緩踱上丘陵,身上帶有無數的疤痕與咬跡。銳利貪婪的眼眸掃視整個森林,閃亮的尖牙在太陽的照耀下更顯致命。
 
頭狼很快地發現兩個孤單無助的人類小孩,小孩一向是野狼們最奢求的大餐之一。狼群們迅速穿梭,足跡輕觸草地而不帶痕跡,狩獵的渴望與熱血流淌在牠們身軀之中,駭人戰慄的絕望感將伴隨牠們前行。
 
「快跑!!!」小卡爾大聲喊道,並拉著小伊莉莎白的小手往森林盡頭狂奔
伊莉莎白也緊追在後,她試圖不斷揮舞四肢製造風來遲滯狼群們前進,但這只是徒勞無功。
 
不久他們就被一群不懷好意的野狼們包圍了。小卡爾示意小伊莉莎白躲在他身後,兩人退到一棵高大寬厚的老樹前,一旁的野狼們露出白皙的尖牙準備展開一陣激烈的肉搏,小卡爾從腰帶中抽出一把匕首,雖然這把貴族時常攜帶的短武器在近戰中很難派上用場,但在這危急的時候聊勝於無,有武器總比赤手空拳用道理說服野狼還要好。
 
「不要怕,鳶尾花。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小卡爾往身後一瞥,然後認真投入在與野狼的戰鬥之中
 
一隻年輕急躁的野狼沒有耐心地撲了上去,小卡爾敏捷的躲開並對著狼後腦用力一刺,匕首得到第一次鮮血的洗禮。他雖然只有七歲,但軍人世家的男孩可是從小就開始訓練的。
 
「不錯嘛,小傢伙。」伊莉莎白心裡稱讚著
 
「但這遠遠不足以擊敗那隻頭狼…」她短暫紓解的眉頭再次深鎖,看來不管她做什麼都沒辦法幫助眼前這道難題
 
一次又一次的啃咬與撕抓不斷攻擊著小卡爾,很快的他的衣服出現大量破洞和傷痕,匕首也早已彎曲地不能使用,他迅速拾起一旁的樹枝作為棍棒,但狼群的攻擊越來越猛烈,而且那頭狼仍然在旁觀戰著。如果沒有什麼奇蹟的話,恐怕他們都將成為野狼可口的點心。
 
突然一句喊話劃破了伊莉莎白的絕望與不安。
 
「傾聽風的聲音!小騎士!」小伊莉莎白大聲喊道「我父親常說,當有困難的時候,就傾聽風的聲音,它一定會給你回應的!」
 
伊莉莎白的希望與熱情重新被點燃了,她馬上跑到小卡爾前面然後原地旋轉,製造旋風。
 
「傾聽風的聲音…」小卡爾慢慢閉上眼睛,感覺風的情緒、風的存在、風的意志。
 
「卡爾‧馮‧威瑟!」伊莉莎白用意念來跟小卡爾溝通「追隨我的呼喚吧,男孩!」
 
「從現在起聽從我的建議,與我的意志合而為一,共同團結度過危機!」
 
「…遵從汝命…」小卡爾睜開眼睛,他的意志不再是一個小男孩,而是一個徹底武裝的戰士。
 
頭狼也發覺了其中的轉變,眼前單純的小男孩已經消失,他所發出的氣勢非同常人,牠向小卡爾發出凶狠的嚎叫,向他發出戰士般的挑戰。
 
「來吧,你這隻臭狼!」小卡爾向那隻粗壯蒼老的頭狼挑釁
 
「吼……!!!」頭狼從小丘上衝下發動攻擊
 
自然與人類交戰,永不停歇,就像三千年前的席格瑪與野狼對決一樣。
 
 
 
 
    在帝國黑暗中的某處,一陣盡帶汙穢的褻瀆之風隨地而生,惡魔的尖嘯與低語圍繞著這個早被邪神圈選眷顧之處,一個沉默、無情、奸詐的異變領主從這混沌旋風之中現身,巴恩‧艾辛格,受邪神單齊寵愛的混沌神選冠軍,也是黑暗大君艾西爾‧摩帝馬的貼身心腹。他以冠軍之姿君臨帝國本土,準備執行邪神狡猾的計畫,讓偽神的帝國分崩離析,不攻自破。
 
艾辛格一語不發,橘色、藍色、紫色的火焰纏繞著四周,周遭的真實世界結構都遭到混沌魔力的扭曲,一段無語的沉默之後,大量靈氣與能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中間集中,一股巨大的能量逐漸聚集成型……
 
「砰!」一聲爆炸聲,一個背後長出一副單齊羽翼的人自一席的混沌風暴中現身
 
「﹝……你重新復活了,單齊囑咐我再造你…﹞」艾辛格用心靈感應的方式向她對話
 
「﹝…柯妮絲‧索芬夏…﹞」
 
「為什麼…」柯妮絲重新恢復了氣息「尊貴的領主要如此再造我…?」
 
「﹝…單齊大人不喜歡這麼快失去祂的棋子…﹞」
 
「﹝…如此一來可以繼續祂偉大的遊戲…﹞」
 
「﹝…你尚有利用的價值與實力…計畫必須繼續進行…﹞」
 
柯妮絲若有所思的點頭,但她之後擺出一副不甘情願的臉
 
「我還是得給那個史藍尼許選徒,那個“勳爵”作事嗎?我對他非常不滿。」
 
「﹝…在邪神單齊尚未更改旨意之前…你必須供他差遣…﹞」
 
「…那其他人呢?恐恩跟納垢的神選冠軍準備好了嗎?」
 
「﹝…無須在意…他們會完成使命的…到時候人類的核心就會徹底墮落…﹞」
 
「﹝而讚美、崇拜之聲將傳遍整個世界…偉大的異變之主…﹞」
 
「為了單齊的偉大計劃。」柯妮絲附和著
 
「﹝…這是你最後可以向異變之主證明價值的機會…柯妮絲…﹞」
 
「﹝…你已經失敗一次…如果重蹈覆轍…你將墮落成毫無自我意識的怪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遵命,吾主。」
 
「那…布羅德那偽神信徒怎麼了?」
 
「﹝…啊…他將成為我無數昇華靈魂的實驗品之一…也將成為我的傀儡…﹞」
 
「…」
 
「﹝…邪神要你回去,柯妮絲…完成你尚未完成的任務吧…﹞」
 
「﹝…邪神們需要受害者的鮮血與痛苦吶喊的靈魂來餵飽無止盡的飢渴…﹞」
 
柯妮絲跪下向邪神祈禱,而艾辛格在一陣沙啞呼嘯的怪異聲中消逝,沒有留下任何一絲曾經存在的痕跡。
 
柯妮絲看著艾辛格消失的地方,短暫沉默之後,一個狡詐的陰謀又再次成型。
 
「讓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偽神席格瑪…」
 
「你…有把握勝利嗎?」
 
 
 
 
    「呀…!!!」一名小男孩的喊聲劃破了森林自然的沉寂,他那佈滿傷痕的手臂又再添一筆,而另一邊,頭狼身上也有許多瘀青,牠遭遇到意料之外的激烈抵抗。
 
「……」雙方都陷入無聲的死寂,為了生存的戰鬥是不需要一言一語來詮釋的。
 
「到此徹底結束了嗎…?」伊莉莎白艱困地指揮小卡爾閃躲與戰鬥,能支撐如此之久已經是奇蹟,可惜男孩的實力相差太多了。
 
頭狼似乎也了解局勢對己有利,牠吼出最後一聲宣告勝利的咆嘯,並縱身一跳向小卡爾撲過去,準備品嘗勝利的果實。
 
不過這次狼被噎到了。
 
千鈞一髮之際,一支銳利的弩箭貫穿了頭狼的腦袋,牠掙扎了一下就攤倒在地,含恨而終。伊莉莎白驚訝地往弩箭射來的方向望去…
 
她的眼淚終於不爭氣地落下,情緒激動的摀住嘴巴,深怕自己又說出一些不理性不冷靜的話
 
「卡爾!伊莉莎白!你們沒事吧!」兩名中年貴族一前一後的跑來
 
「父親!」三人包括伊莉莎白都無法壓抑自己的喜悅
 
埃爾溫‧馮‧威瑟和魯登道夫‧馮‧普雷林艾斯特,小孩的父親們來拯救他們了。魯登道夫抱起虛弱的伊莉莎白端詳著看他親愛的女兒有沒有受傷。
 
「埃爾溫!你的兒子真是厲害!面對危險雖然有些莽撞卻能堅強面對!此後必為一個真正的軍人!」
 
「多謝誇獎。」埃爾溫扶著差點虛弱而昏倒的小卡爾「但他們怎麼會自己跑到如此危險之處呢?」
 
「不用浪費力氣去想了!他們已經安全了,那才是最重要的。」
 
魯登道夫在埃爾溫帶著小卡爾離開之後把臉湊到伊莉莎白面前
 
「莉莎!」他叫著父親給女兒的專屬小名「這是怎麼一回事?嗯?」
 
「我…我只是…想看看森林裡是什麼樣子…我想去找可愛的小松鼠…」
 
魯登道夫看著女兒兩眼淚汪汪快哭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
 
「不要哭,莉莎。」他擦去伊莉莎白的眼淚,親了她紅潤細緻的臉頰
 
「像你如此可愛的小美人如果哭了不就不好看了嗎?」
 
「你要記住,莉莎,你是我的一切,我人生最具價值的珍寶。為了你我能付出所有代價,只要你幸福平安快樂。」
 
魯登道夫把伊莉莎白的頭輕觸自己的額頭,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父親竟也開始哭泣。
 
「對不起,莉莎。我沒盡到身為一個父親的責任,沒在你最無助的時候在你身邊。」
 
「爸爸…」
 
「我保證…從今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永遠都在一起,永遠不會分離,好嗎?」
 
「嗯!」小伊莉莎白開心的立刻答應了
 
 
 
但另一個在旁邊的伊莉莎白十分清楚,這個承諾不可能實現了。
 
十五年前的滿月之夜,那一個浸滿鮮血的夜晚改變了伊莉莎白的一生。
 
她有許多未盡的思念想要對深愛的父親傾訴,卻早已無法達成。
 
混沌軍團,一切罪惡的始作俑者,給無辜人民帶來痛苦與不幸,只為他們自私的渴望。
 
是的。
 
復仇。
 
只有復仇這一條路可走。她以自己的靈魂與信仰發誓,即使是會使自己也陷入罪惡之中的誓言
 
多行不義者,雖強必誅。
 
如果復仇有一個名字,那它的名字將會是死神的頭號通緝犯。
 
“劫掠之鴉”沃納斯,諾斯卡掠奪者的領主,也是伊莉莎白的弒親宿敵。
 
他們,最終將在阿爾道夫的戰場上聚首。
 
 
 
 
「大嫂…!伊莉莎白…!」
 
「……誰啊?」
 
「是我啊,大嫂,我是強納森啊。」
 
「……」伊莉莎白一副因被打擾而不滿的表情
 
強納森吞了口水,擦了擦冷汗,如果他亂講話的話,伊莉莎白床頭上的手槍絕對會讓他有苦頭吃。雖然伊莉莎白不會殺死他,但依她完美的槍法想讓他痛不欲生而不傷其要害簡直易如反掌。
 
「元帥要我給你指令,他命令你負責擔任公國部隊跟自由連隊的督戰官。」
 
「什麼部隊…?」
 
「就是會議上的提案啊,帝國已經要跟黑暗精靈交戰了。我們要對新艾姆斯卡藍克發動奇襲。」
 
「嗯…那我的任務是?」
 
「誘餌。你的軍隊要在洛菲賀格引誘牽制黑暗精靈的主力,然後其他人繞至後方發動鉗形攻勢夾擊殲滅他們。」
 
「……」伊莉莎白又陷入沉默
 
「大嫂…?」強納森緊張的問
 
「哈哈哈哈………」伊莉莎白突然大笑,這讓強納森更加擔憂,他怕大哥的下落不明讓伊莉莎白的精神趨向極端。
 
「大嫂…你…沒事吧…?」
 
「強納森,你知道一個軍人最好的死法是什麼?」
 
「大嫂…你!?…難道…」強納森十分詫異
 
但他看到伊莉莎白如同往常般的冷酷眼神就開始不安了,她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包括戰死沙場。
 
「戰場就是軍人死得其所之處……」
 
「…」
 
「好了,強納森,我們出發吧。」伊莉莎白拿起衣架上的大衣
 
「讓那些狡詐的異教徒嚐嚐席格瑪聖堂武士的怒火!」
 
 
 
    巫師女王薩萊奇站在以她為名的黑色方舟要塞之上,“薩萊奇之刃”號,黑暗精靈自數千年前大分裂的鬩牆之戰後最龐大的海上堡壘。她冷漠地看著蒼白的浪花拍打著鑲嵌黑曜石的要塞沿岸。她從眾多王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用算計與征服登上巫師之王的位置。現在她率領著黑暗精靈數百年來從未見到的大軍登上舊大陸,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在薩萊奇眼前閃耀,而作為城府艱深狡猾的暗精領袖,薩萊奇絕對不會放過一絲能夠消滅懦弱表親的機會。
 
怨恨之海是多麼的寬廣深厚,這片大洋阻隔了兩個結怨數千年的宿敵。“亞蘇爾”高等精靈與“杜魯齊”黑暗精靈。在任何一名精靈出生之後的記憶都將會是數個世紀與對方血腥與殘酷的戰爭,直到某個時間的某個地點倒在世仇的腳旁。
 
 
「您在傳喚我嗎?薩萊奇領主?」一名將軍副官恭敬地問道
 
薩萊奇停止了沉思,轉身面對著她的心腹,奧理斯‧剎夜,雖然相對於其他將領來說稍嫌年輕,但近年來他靠著無數戰功快速的竄起,從士官升為將軍,更進一步成為巫王身旁的親信。只要再多幾場勝利,最年輕的獸王絕對非他莫屬。
 
 
「奧理斯,那些卑賤人類的消息如何呢?我聽說他們即將發動攻擊。」
 
「是的,巫王。」奧理斯鞠躬「根據斥侯的偵查,將會由諾德蘭公國部隊為主力,而阿爾道夫則會派遣指揮官和援軍支援。」
 
「那術士的占卜呢?」
 
「沒有任何進展,巫王。我們所獲取的訊息零碎模糊且毫無利用價值,對方可能用法術干擾我們的占卜,而且其魔法之風的威力與控制力遠遠強於我方。」
 
「你想出解決方案了嗎?奧理斯」薩萊奇的提問帶些陰鬱
 
「是的,我偉大的領主,屬下會妥善處理的。」奧理斯露出他招牌的陽光笑容,雖然以他族的標準來看,那應該算是假笑。但對冷酷的黑暗精靈來說仍然相當少見。
 
「好吧,奧理斯。你有足夠的能力與才華證明有資格為血神骸隱與巫王效忠。」
 
薩萊奇趨步走往王座上,一旁的奴隸早已擺好最新鮮的水果與美酒供巫王享用。
 
「不過,」巫王話鋒一轉「在你完成這任務之前,你先調到前線軍中作戰。」
 
「請問屬下被調往哪裡?」
 
「薩拉查‧影狼的葛隆德暗黑騎兵軍團,在洛菲賀格。」
 
「遵命,巫王。」奧理斯再次彎腰行禮後便迅速退去。
 
薩萊奇再次陷入無語的沉思,直到旁邊一位受寵的貴族顧問卡塔斯向她探詢出征的作戰方針與指揮官的人選。
 
「巫王陛下,請問我軍應該派誰領軍迎敵?」
 
「科弗拉‧黑焰。」
 
卡塔斯抖了一下,似乎感到震驚,不過他很快的把情緒隱藏起來。
 
「獸王哈卡夏的兒子?…“特別”的選擇。」
 
「請容許我說一句,巫王。他實在是不適合親自上前線作戰。他只能紙上談兵,而且他狂妄自大的態度是無法讓友軍將領信服的。」
 
「我當然知道,卡塔斯。」
 
「但是……」薩萊奇陰險的微笑顯現「科弗拉手上握有哈卡夏的舊部,實力不容小覷,而且他現在是烏索林領主的手下,他具有相當份量的政治影響力呢!」
 
「所以我才派他擔任主帥啊!」
 
薩萊奇揮手示意卡塔斯退下,自己觀望著黑色方舟頂端環繞的烏雲與閃電。
聽說這次秩序同盟將派出他們的王牌上陣,“光明冠軍”…
 
如果,科弗拉“意外”死了,哈卡夏的舊部將失去指揮,被其他獸王瓜分,而烏索林家族在舊大陸遠征軍中的影響力也將大大的削弱。而巫王在此地的政治力量也會因他的死獲得利益與成長。
 
薩萊奇想到這裡不禁心情愉悅,她召喚了一名奴隸,奴隸的手中端著一杯受害者的鮮血。
 
巫王一口飲盡了鮮血,對殺戮的飢渴、慾望,對謀殺之神骸隱的崇拜更加強烈。
 
“領主之間的遊戲”,是這樣說的吧,烏索林領主。
 
如果你輸了這場政治遊戲,你的家族會失去什麼呢?
 
我很期待。
 
 
 
 
 
子彈已經裝填,手槍已經上膛。
 
士兵已經整裝,號角已經響起。
 
戰爭的車輪一旦轉動
 
就難以停下。
 
就如同一句戰鎚世界的名言
 
 
這個世界,只剩下戰爭,並且永不停歇。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72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