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9

【心得】舞HIME-運命的系統樹 修羅 靜留篇的同人改寫

樓主 路西法 dark135
GP2 BP-

在完成了人物介紹串後,小弟我又回到板上來為各位巴友介紹相關作品心得,而今天的主題是:舞HIME-運命的系統樹 修羅.

在不久之前,我曾在"犧牲我許多時間的整理"一文中,將各個可攻略角色的Ture End介紹了一次.而今天的主題,是該遊戲的P.C移植板.也正因如此,遊戲的劇情並沒有太大改變,所以我並不打算在此篇中著墨於普通劇情與已經粗略介紹的各個主線劇情,而是將焦點擺在其中最大的賣點,也就是"靜留篇"上.

不過,由於今天所聚焦的地方只有一條路線,如果以之前的那種方式進行撰寫會造成文章空洞.所以,我打算在寫的方式進行一點小小的改變.也就是以保留劇情的將它進行改寫,這是我的一個小小突破,希望可以達到不錯的效果.

現在就開始進行介紹:

..........................................................我是分隔線..................................................................

 

寂靜的午夜,一個世間萬物都陷入沉睡的時分.

"咳.咳"

在此時,兩聲乾咳劃破了壟罩著黑暗的寂靜.

"已經一點多了啊,本來只是打算躺一下而已,沒想到居然會一睡不醒."

從床上逐漸起身的少女,擁有著一頭亞麻色的秀髮.而打破寧靜的聲音,也十分具有磁性.即使由於剛睡醒的緣故而讓她的眼神不是這麼有神,但還是看得出來擁有一雙紅色雙眸的她是位帶有極大魅力的女性.

而這位女性的名字,就叫做藤乃靜留.

站起身來的她,由鼻尖嗅到了一股微微的異味.而這不禁使她微微皺起了眉頭,因為這是從她的身軀上散發出來的.事實上,她也是由於夏夜的悶熱,才由睡夢中醒了過來.

"........"

不發一語,靜留以輕柔的動作輕輕的解下了身上的衣物,並以幾乎不帶聲音的輕巧動作走向了浴室.


..........................X..........................X.........................X........................X................................

不久之後,一陣清晰的水聲從浴室內部響起.

靜留閉上了眼睛,仰起頭任憑冷水從她臉上放肆的澆下.

即使正值七月,但夜晚還是有著一定的涼意,但她在淋著冷水的同時,一旁的熱水開關她卻連瞧也不瞧一眼,更別說是轉開它為自己的身體增添暖意了.

原因很簡單,她需要思考,而冷水正可以讓她冷靜的面對自己目前的立場.

"........"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靜留睜開了眼睛,而此時她的雙眸保證了自己此時是如何的清醒.

接著,以她纖細的手指,輕輕的讓水龍頭安靜下來,並放任水珠由頭髮與臉龐不斷的低落.

此時的她,不發一語,只是靜靜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已經,多久了呢?"

她問了自己一個這樣的問題.

從甚麼時候開始,靜留開始厭惡照鏡子.當然,這與長相絕對無關,她厭惡照鏡子的原因,與其說是厭惡,倒不如說是恐懼.

一種面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當然,鏡中的一切:包括臉龐,髮色,神情,甚至是那一對寶石般的雙眸.一切的一切,都顯現出照鏡子的人是藤乃靜留本人.

只是,那是由別人的眼光而言.

她還記得,有一次她看到鏡中臉龐時,她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那是一張,彷彿已經墜入魔道的臉.

陰沉的城府,加上彷彿想要吸走人們靈魂的眼眸,這一切都讓靜留十分的震驚.她絕對不想承認那是她的臉,偏偏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無法否認的原因,是因為她很清楚為何她會產生如此大的巨變.

那是一位,擁有著湛藍色身影的少女.

"夏......樹..."

由於寒冷與雜亂的思緒,使的靜留必須用略帶顫抖的聲音說出那個名字.

玖我夏樹,一個使藤乃靜留產生巨變的不純物質.

在數天前,由一名白髮少年的口中聽聞了有關於"星詠之舞"這個儀式的來龍去脈後,靜留就已在此決定了自己的方針.

保護夏樹,並為了她而解決所有的HIME.即使背負著她們所有的思念與悲傷,也絕不能讓自己最重要的夏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為了這個唯一同時也是最大的目的,不論要拿甚麼東西做為代價都是無關痛癢的細節.

當然,使自己的身心都墜入修羅道也一樣不例外.

想到這裡,靜留不禁笑了起來.

假如沒有遇到她,自己不知會有多麼輕鬆.即使躲避不了目前正在面對的瘋狂戰爭,只要想辦法解決擋在眼前的敵人即可.而在結束了學業之後,就可以回到京都的老家,繼承自己父親的產業,與門當戶對的豪門子弟結婚.生子,最後安安穩穩的過完一生.這樣,似乎也不壞.她想.

"那麼,妳會後悔嗎?"

靜留笑了起來,因為她知道心中響起的這個聲音,根本是沒有回答必要的蠢問題.

靜留愛著那湛藍身影的一切,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解釋一切了.

只是想到這裡的同時,靜留臉上的笑容又突然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久之前,靜留才按照計畫,讓修女的子獸成為了她劍下的露水.只是在這同時由於子獸的能力,逼使靜留面對她最不願面對的夢饜.

夏樹發現了她的愛慕,眼中透露出了毫不掩飾的厭惡,之後是她躺在一位男性懷中的親暱........

雖然只是幻覺,但靜留只要回想起那個畫面便不禁渾身顫抖.

只是更令人心碎的還在後面,稍早之前,由於一個誤會,在靜留手下的冤魂又多了一條.

她的名字叫做玖我紗江子,也就是夏樹的母親,同時也是她最重要的人.

那是一個不論如何後悔,否認,道歉都無法讓它消失的錯誤.

她還記得,當夏樹得知自己思念多年的母親尚在人世時,她的表情有多麼高興;而當她趕到她母親所在地時,卻看到她思念的人倒在血泊當中,她的哭喊有多麼絕望.而更讓靜留無法忍受的是,當夏樹面臨這一個大難題時,自己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陪在她身旁.

高村宮司,一個令靜留痛恨入骨的名字.

"..........!"

一陣寒冷所引起的顫抖,把靜留從遠古的思緒拉回了現實,也讓她想起自己正渾身濕透且一絲不掛的站在浴室中.

靜留苦笑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穿戴整齊.看了一下時間:時鐘顯示著凌晨兩點十五分.

早已睡意全無的她披上了一件薄外套,鎖上了自己的家門,朝著街上走去.

毫無迷惘的,朝著湛藍身影的所在地前去.


..................X...........................X.............................X.................................X..........................
在黑夜的庇護之下,靜留悄悄的潛進了夏樹所住的公寓.

"哎呀呀..."

望著室內略顯雜亂的擺飾,靜留稍微苦笑了一下.

"........."

接著,她以不發出太大聲響的前提,遊蕩於這個她朝思暮想但直到此時卻真正進入的空間.

或許有點讓人難以置信,但靜留一直到了今日才真正進入了夏樹所居住的公寓.當然,並不是夏樹正面拒絕了她,而是基於禮節,靜留始終覺得自己不該貿然造訪.

看完了屋內的環境後,輕輕的推開了主臥室的房門,走向床邊,看著那名正深深睡著的少女.

"........"

床上的少女睡得好熟,臉頰上可以看到已經乾涸的淚痕.

靜留輕輕的撫了夏樹的臉,並眷戀的撥弄著夏樹的髮絲.

此時,靜留突然發現了一件事,輕輕的笑了一下.

房間中,並沒有男人的氣味.

或許可以說得更清楚一點,沒有那個人,也就是高村宮司的氣味.

那個讓靜留痛恨至極之人的氣味.

原因無他,這個讓靜留朝思暮想的聖地,他卻可以輕而易舉的進入,甚至......

"媽......媽..."

突然,床上的夏樹打斷了靜留的思緒.

靜留在嚇了一大跳後,定神一看,那是夢話.

當然,從夏樹眼角滲出的淚水就可以知道那不是一個多愉快的夢境.

"不要...不要........離開我......不...要在........丟下我一個人.........."

根據靜留的直覺,接下來是一個人的名字,而她衷心期盼從夏樹的口中可以聽到自己的名字.

"宮司."

短短兩個字,就把靜留的心打入了谷底.

是的,就是這個讓她痛恨的男人,不但可以輕易的進入這個聖地.

而更重要但同時也是靜留最不願承認的,就是他同時也拿走了夏樹的心.

靜留輕輕的吻了一下夏樹的手,並輕輕的為她把被子蓋上,之後便充滿眷戀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推開了玄關的門後,靜留突然感覺到,只要離開,就絕對沒有機會回來了.

"......."

搖了搖頭,靜留希望可以藉此擺脫那些思緒.

她不會後悔,不論是認識夏樹仰或是不上修羅之道.

閉上了眼睛,放下了對夏樹無盡的愛.

而她,也沒有理由與機會回頭了.

走在夜深人靜的街道上,靜留突然想起,在紗江子過世後,夏樹照理來說是已經失去了召喚迪藍的能力才對.

只是,她在公寓的暗巷中,感受到了迪蘭的存在,雖然微弱,但她是迪蘭沒錯.

本來,靜留還抱著希望,盼望著那個重要的觸媒是自己.

只是,剛才夏樹的夢話卻推翻了一切.

"迪蘭,你一定要好好守護夏樹啊"

"老師你也是……以後再也不能,讓夏樹感到悲傷了啊"

"老師……夏樹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忍受著說出這句話時內心的酸楚,靜留的身影消失在逐漸發白的黑夜.


....................X..........................X.............................X...........................X...............................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這麼做."

"奈緒,不要這樣,快住手."

在夏樹把話說完之後,一位戴著眼鏡的斯文男性希望可以制止這一切.

"高村老師,請不要說這種蠢話了."

紅髮的少女以輕蔑的語氣回答,而從動作也可以判斷她完全沒有助手的意思.

"你應該也很清楚,這是戰爭,從最弱的敵人開始剷除是必定之理.茱莉亞!"

隨著少女的一聲令下,一隻彷彿是人與蜘蛛的混合體子獸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呵呵呵,去死吧,玖我夏樹"

伴隨著命令,茱莉亞的利爪刺向了夏樹.

"....哇阿!..."

不過下一個瞬間,發出慘叫的不是夏樹,而是數秒前才意氣風發的奈緒.

奈緒的眼中充滿著恐懼,而在場的其他人也為突如其來的巨變為之愕然.

"哎呀,結城奈緒,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妳...怎麼可能..妳居然...!"

"沒錯,和妳一樣,我藤乃靜留也是HIME的成員之一."

現在,操控著此時主權的主角,正是藤乃靜留.

"妳...到底想幹甚麼?"

揮舞著薙刀,靜留以悲憫的眼光看著因為傷勢而只能坐在地上的奈緒,以及倒在一旁被自己重傷害的茱莉亞.

"對我而言,保護夏樹是最重要的事...結城同學,就讓我介紹我的子獸讓妳認識吧."

".........!!!"

"清姬."

隨著靜留的呼喚,一頭擁有八個頭的巨蛇為之現身,而在一瞬間,就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叼起了一旁的茱莉亞.

"等等,求求妳,不要啊!!!"

無視於奈緒的哭喊,清姬的下顎一用力,便將口中的茱莉亞咬得七零八落了.

"哎呀呀,清姬,這樣不行啦,要充滿優雅的......."

在一旁的靜留,以令人發寒的語氣,對她的子獸進行小小的叮嚀.而注視著她的目光,就彷彿是一個母親欣賞著她的子女創造出的勞作一般.

"接下來,就輪到妳了......"

靜留握緊了手中的薙刀,走向了跪在一旁早已崩潰的奈緒.

"住手,靜留!"

一道堅毅的女聲,制止了靜留接下來的動作.

"夏樹,怎麼了嗎?"

靜留望向了湛藍的少女,輕輕吐出了一段再平凡不過的回應.

"靜留......為什麼?"

靜留敏感的察覺,夏樹的目光並沒有放在她身上.

這也難怪,自己隱瞞了這麼多事.甚至還....殺了她母親,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吧,她想.

"沒有為什麼,我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行事罷了."

"靜留的...目的......?如果,是為了身為朋友的我的話,我已經不是HiME了.已經沒有戰鬥的必要了."

她還沒發現嗎?靜留在心中盤算著這點,朦朧的迪藍正是鐵證.

"我並不是為了朋友或好友而戰鬥.而是為了我所愛的人而戰鬥......"

"靜留所......思念的人......嗎.但是,那個人是這樣希望的嗎!?希望靜留這樣,一個一個對HiME們進行狩獵......"

"我是為了我自己的愛而戰鬥的.夏樹,妳就不要多管了."

"我能不管嗎?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我一直...一直都這麼認為的!打倒子獸,背負著所有HIME們的思念,妳不惜這麼做也想得到力量嗎?"

"我從來沒有把夏樹妳當成朋友.....一次都沒有.對不起,夏樹,伯母的事當我察覺的時候,已經......"

"沒那回事,我已經......已經......"

"永別了,夏樹.保重......"

無視於身後夏樹的呼喊,靜留與清姬在極短的時間便消失無蹤.

最好的朋友......妳這麼想要力量嗎?

剛剛夏樹說過的幾句話,狠狠的刺痛了靜留的心.而此時臉上的冰冷鎧甲也剝落了,眼淚如同潰堤一樣流了下來.


..................X..........................X...........................X.........................X.....................................
"只剩最後一步了,現在就只剩下我和夏樹2個HIME,最後只要拿掉那個就行了"

靜留喃喃自語著,走進了蘊含她人生最後心願的地點.

那裏是,水晶宮.

靜留望著欄杆上她親手榜上的緞帶,並親柔的撥弄著它.

傳說中,只要逃過執行部的清理,就能把思念傳達給心上人的緞帶.

"說甚麼只要活著就能結合,那根本就是騙人的."

緊緊的握著它,像是要守護僅存的思念般,雖然靜留很清楚這是無謂的掙扎.

閉起眼睛,靜留在祈禱時心中很複雜,希望她看見,又不希望她看見.

那是一個,對於任何人都無法開口的心意與思念.

"就讓我,在最後的此時任性一下吧."

稍微鬆開了一下,但隨即用更緊的方法將它綁了回去.因為這是她與夏樹邂逅的證據,以及她思念的記憶.

"活下去......夏樹."

"希望今後的世界,這種思念不會再度成為精神的枷鎖."

藤乃靜留,做出了她今世最大,同時也是最終的祈願.


...................X........................X.........................X............................X.....................................
"靜留!!靜留!!!"

"............!!!"

靜留走出水晶宮後,隨即被一個熟悉的聲音喚住.

靜留看著跑得氣喘吁吁的夏樹,以及一旁的宮司,便立刻了解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哎呀呀..."

靜留不禁苦笑,因為平時這麼遲鈍的人卻在此時變得如此敏銳.

只是,這絲毫不影響她的決心.

三個不同的身影,保持著微妙的距離.

"清姬,過來..."

靜留率先打破沉默,呼喚了至今陪伴著她的思念化身.

"我...我不想和靜留戰鬥......!"

"...我也是......夏樹..."

夏樹以試探的眼神,盯著靜留.

無視著她的目光,靜留轉身向著一旁的清姬.

"知道嗎?清姬,一定要乖乖的.好嗎?"

清姬發出細小的聲音,這樣應該算是訣別了吧!雖然之後應該會失控,但還是希望她能聽話,這是她最後的心願了,靜留想著.

"藤乃!!!"

在一旁沉靜已久的宮司,臉色焦急的越過夏樹逼近了靜留.

當然,她絕對沒有這種機會.

"清姬."

隨著這一聲,清姬舉起了尾巴,輕而易舉的阻斷了宮司衝向它主人的路.

"請別阻止我,老師.雖然你把夏樹帶來這裡,但請別再多事了."

"靜...靜留......這傢伙是同伴,沒問題的."

"高村老師對夏樹而言,但對我而言是敵人.話雖如此,但還沒開始."

靜留嚥了一口氣,將心中的苦澀全數吞下.

"在開始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隨著這最後的決心,靜留開始去面對她最後的牽掛.

"夏樹......有一件事......伯母的事情......真的對不起妳.我竟然......雖然不奢望妳原諒我,也沒什麼好解釋的.我明明知道夏樹......真的,也沒什麼好解釋的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隨著對話,靜留的眼淚不斷的流了下來.完全無法控制,即使她很清楚,最痛苦的人是夏樹.

然而,夏樹對她母親的思念,了解這些至深的靜留實在無法克制自己.

但是---

"沒關係的!我原諒靜留.妳不要擔心,這不是重點.雖然很悲傷......但是,沒關係的......"

原諒,這個完全意外的字眼,又讓靜留的眼淚在一次的崩潰.

只是,這一次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夏樹似乎以為靜留不相信,以焦急的神態努力尋找適當的說詞告訴靜留自己的心意.

而也正是這個動作,讓靜留內心的喜悅伴隨著淚水一併流出.

因為,夏樹原諒了雙手染滿鮮血的她,這就夠了.

"是嗎......太好了......真的,只有這個才是我的牽掛......太好了."

"藤乃!"

"老師,夏樹......能拜託的人就只有老師你了......雖然是我的敵人,雖然憎恨你,討厭你......但是......夏樹,就拜託你了."

伴隨著思念與決心,靜留在語畢後向宮司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靜留?到底......"

望著夏樹的雙眸,靜留展露出了一個自然的微笑.隨後,拿起了他口袋中的一個小瓶子-一飲而盡.

"藤乃!"

靜留徒染感受到內部一陣灼熱,膝蓋很快的就失去了支撐的作用令她倒了下來.

"不要!"

即使如此,當她發現了伸過來的手是宮司時,立刻用全身的力氣將它推開.

"藤乃......"

"不要......被老師這麼抱著死去,我絕對不要..."

忍受著彷彿要衝出喉嚨的胃液與血液,靜留斷斷續續的表示拒絕.

不過,這麼做的後果就是耗盡最後的力量,使她連坐著的力氣都沒了.

"......?"

出乎預料之外,等待她的不是觸地的疼痛,而是溫柔托住她的溫暖.

"靜留!?靜留!?"

靜留笑了,即使全身的感覺已逐漸流失,但她依然很清楚聲音的主人是誰.

"為什麼!?靜留!快吐出來!快吐出來啊!!"

"......沒關係,夏樹."

對靜留而言,聲音已經逐漸遠去,眼前的東西也逐漸看不清楚了.碰觸著肩膀上的夏樹的手,但是感覺在漸漸地消失,雖然如此但卻能體會到超越感覺的溫暖,通過這雙手傳遞過來.

"哈哈,我現在躺在夏樹的懷抱裡呢......好幸福......這樣一來......就可以不留任何遺憾地離去了......"

"靜留...難道說,靜留......那個子獸...清姬是?"

"...對呀.那孩子......清姬,就是對妳的思念而產生的--咳.咳"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了."

"不行不行......這是最後了,很多想說的事情可不能不說啊"

婉拒了夏樹的體貼,靜留決定說出她最大的秘密.

"妳知道我是怎麼......看妳的了吧!"

一個希望她知道又不希望她知道的秘密.

"哪怕一次也好,我,我一次也沒有將夏樹當作朋友看待過......我一直愛著妳."

"靜留."

對靜留而言,這些話,是只有在夢中才敢開口的禁忌.說出來後,靜留笑了,那是一種滿足與解脫的喜悅.

"靜留!不要死!!我不要妳死!!"

"啊啦......夏樹......妳呀,真是個善良的孩子啊......是......啊......和像鬼一般的我......簡直是天壤之別......"

"妳說什麼呢!靜留是那麼溫柔!不管其他人怎麼說,我還是會說,靜留是那麼的溫柔!"

"謝.謝謝妳,夏樹......我......真......幸福......"

隨著心願的完成,靜留的感官也隨之消失了.不過在夏樹懷中,她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彷彿快被融化一般.於是,靜留笑著,做出他今生最後的絕唱.

"謝謝妳."


............................................................我是分隔線................................................................
完成.以上就是關於舞HIME-運命的系統樹 修羅 靜留篇的劇情.不誇張,我在第一次玩完之後,眼淚差點噴出來.即使這篇的作者是我,打完後還是覺得感觸良多.

另外要補充的是,這一篇文是我保存靜留篇的劇情改寫的.像是開頭是我想的,而更之前的那些對抗其他HIME所做的佈局我則是一筆帶過.所以玩過遊戲的會覺得和遊戲的一些細節有些出入.

接著小小的提醒一下,靜留篇和遊戲中夏樹本篇的劇情相同,只是由於出發視角問題,靜留篇到靜留去世後就結束了.

好,看了一下,這一篇也差不多了.最後就打個廣告,這是一款好遊戲,推薦各位同好嚐試.後會有期.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59 筆精華,01/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