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RE:【奇幻】《耶雷弗:契約醫生》20200914 更新22

樓主 符晴 shane8124
GP5 BP-

23

【付出代價的對峙






  「你,你到底……快住手!」

  看著正要破壞寶石的我,奧茲從不遠處扔出一發火球,看起來是特意往我與寶石中間瞄準,作為嚇阻作用的。

  「沒聽懂嗎?」我嘴角一揚,隨手撇了一發風刃擊向寶石。

  「不是啊!昕里,你怎麼會突然這樣子?」

  「妳在叫誰啊?」第二發風刃擊向寶石,迸裂出火花般的光,抹去了一點光輝。

  剎那,眼角瞥見飛來的兩個飛鏢,不偏不倚地對準我的所在地,正當我看穿軌跡準備閃避,卻被一股襲來的黑暗波動給擋住!

  「忠人之約,你們這樣五打一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延陞釋放的波動不只抵擋住飛鏢,甚至淹沒了它還不斷向前侵蝕。

  米哈逸舉起盾牌,建立出一個神聖力場,上頭有著盾牌和羽翼的標誌。其他四人躲在他身後,看著他接下了這股魔力。

  這下可好,這就多了個隊友來幫我爭取時間。

  而力場內的同伴可不只是發呆,伊麗娜站在後方,對我們射出了極高速的箭矢,直接貫穿黑暗擦過了延陞,他的衣服霎時被撕出破裂。

  鷹眼直接躍了過來,看來是打算直接擊暈我,右拳直直地往腹部揍來,而我瞬間將聖力包覆住腹部,讓他擊中並順著他的力道飛了出去,此舉可有效抵銷幾乎十成的破壞力,但以身體狀況來說,還是受到了些微傷害。

  徐徐後翻落地,又有幾發飛鏢襲來,我奮力提起處於蹲姿之身向後一躍,每躍一次,就有一發鏢落在我剛剛站的地方上,毫不手軟的限制我的步伐。

  那個人躍至我前方,準備向我出拳——在軌跡中遲疑了。

  「怎麼,捨不得打自己人嗎?」

  原本他出手我可是會硬生生吃下這一拳,但其實不只有他,我看得出來對方完全沒有打算傷害這個身體的意圖,而我怎麼能夠放過這個機會呢?

  在他遲疑的一瞬間,我右腳奮力一踢他的左腹,不足以致敵也足以提供暫時的傷害,我也看到他因受傷而使唯一露出的眼睛睜得多大。

  「不認真打可是會賠上性命的。」成功造成傷害後,他向後退去,我在原地使用「我」的祈禱技能,讓我和我的「暫時隊友」打架輕鬆點。

  不知道他到底把自己的招數自創成何方神聖,那吸血鬼接受這些技能也不會感到不適,或者只是沒說出來,這點還是讓我有些訝異的。

  延陞提升後的魔力使得奧茲和米哈逸陷入麻痺,他們卻在一瞬間發氣解除了狀態。炙熱火焰包覆著劍氣和妖精之箭,他往右快速飛了一個圓,輕鬆躲過。

  不是省油的燈,他這次使用針對性的黑暗魔法打向米哈逸,他接不下而往後跌個幾步,面目怒視卻已現倦容。

  鷹眼這次也配合伊卡勒特的動作,我閃避右拳時,在拳頭離開視線的一瞬間就有利刃飛了過來,劃過我的衣服,差了點在皮上畫出一道傷。

  我往左閃過鷹眼左拳並在右手聚起旋風,揮拳的硬直動作使他無法立即收手便被吹了上去,配合的飛鏢此時將他當成目標物狠狠插在他的身上,使他慘叫一聲。

  「你們給我安分一點啊。」

  延陞施放出大規模的闇屬性魔法,吞噬奧茲的火焰,擊碎伊麗娜的水晶花園,束縛住三人的四肢。

  乘勝追擊。

  我使用光精靈的力量施放聖光,直接掃向趕回支援的伊卡勒特,將他彈到了延陞的施法範圍之內,也同樣束縛住他。

  「別忘了,這裡基本上是聖力的天下。」我冷冷看著被束縛住的他們,左手不忘繼續提升那吸血鬼的束縛之力。繼續說道:「再加上所有元素精靈之力——」


  「勝負應該很明顯,你們又何必這麼雞婆呢?」


  「不,這個國家並不會因此垮掉。」戰鬥範圍外的伊朵兒主教走了過來,看著我放話。

  「那好,我就看妳要怎麼挽救。」我笑了幾聲,「這個空間一旦被我毀掉,首當其衝的,可不就是妳『虔誠』的子民們嗎?」

  「呃,什麼!」






  延陞的魔法被硬生生地解除,對方全員立即重獲自由,重整態勢。

  「你以為只是玩玩嗎?你也想把這裡搞壞啊?」

  我看著解除魔法的他。

  「老夫當然不只是玩玩而已。」他轉頭看向奧茲她們:「你們現在必須回去你們所屬之地。」

  奧茲遲疑了幾秒鐘,便馬上意會到其中之意。

  哈,原來是這樣啊?這裡沒得制住我,想把我直接趕回去啊?

  「愚蠢的老頭……」我的風刃向前砍去,米哈逸代他承下這幾擊,卻仍受到傷害,不斷後退好幾步。

  至於暫時隊友,那老頭不知怎地就幫起他們來了,運用聖力束縛住他使其完全無法出招,輕易被鷹眼被制伏。

  他們迅速圍繞在我身旁,五個人發出相同的氣息,發出屬於自己的元素光輝。

  ——看來我得拿出點本事了。

  我在原地讓颳起的風成為紫色的風,脫離了光屬性,本質成為怨念凝聚的悼念之風,除了會不斷侵蝕對方的體力之外,連精神都會造成傷害。

  這可是體驗過死亡的我才會使用的招式,他們卻毫不退讓。

  看著硬是吃下傷害而不停止施法的他們,心裡暗自覺得有些麻煩,如果說一次無法殲滅全部,只得單方面破壞。

  我集中力量至伊卡勒特的方位,提升這邊的風暴威力向他襲去。

  他的斗篷不斷被劃過,皮膚也被劃過不少傷痕而滲血,卻仍死板的站在那裡。

  「我就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這時,我的心臟忽地又用力震動了一回。






  視野失真時,我感覺周遭的一切通通靜止了,這個空間裡只剩下兩個一模一樣的人面對著彼此,其他的人事物通通消失,徒剩空間。

  「快住手!」

  原有者的他正對著我大呼小叫。

  「……你這個人是白癡嗎?別阻礙我。」

  「你以為我會眼睜睜看著你傷害我的朋友嗎!」

  他眼神中那強烈的意念無形的擴散開來擠壓著我,我感覺到漸漸地失去控制身體的能力,原有者的控制權本就遠優於我,回到了一個觀察者的模式。


  雖然暫時輸給了原有者,但別想我會這麼輕言放棄。


  霎時,一瞬間恢復原狀,風暴仍在空間中肆虐,我因頭暈目眩而跪倒在地,卻忍著這份嘔吐感爬起身來。

  「我……伊卡勒特!是我!」我趕緊向前查看他的傷勢。

  看到我的動作,他原本打算在原地與我繼續對峙,就在反擊的一瞬間,好似察覺到變回原本的我之後,整個人雖然遲疑著,但未放下警惕。

  頃刻,其中一道我無法解除而襲來的風刃劃向我們之間,擊落了伊卡勒特的面具,就在面具緩緩掉落時,奧茲等人詠唱的咒語也完成並準備發動。

  就在施法的光輝強烈到眼睛都看不見前,我看見了面具底下清秀的臉龐,那雙深紫色的瞳孔,也一直愣愣地注視著我。

  「就是現在,聖地回歸!」奧茲一邊喊著,將發光到極致的法杖舉起。

  時間被光芒所淹沒。

  長的那麼好看的臉,為什麼要戴著面具呢?






  你要帶給這個世界幸福喔!

  熟悉的女聲在腦中響起。

  我睜開眼,眼前的景色已不再是神殿的景色,四處張望,精靈的氣息和碧綠的樹木提醒了我,這裡是——耶雷弗。

  頭還很痛,我扶著腦起身,疑問說道:「我怎麼會……回到這裡?」

  「孩子,你總算醒來了。」

  我往背後一看,說話的正是神獸。西格諾斯和那因哈特正焦急地看著騎士團長們,連延陞都被送了過來,他們個個倒在地上,而我早些醒了過來。

  我看著這個景象,嘴裡卻完全說不出什麼,心底是滿滿的罪惡感。

  「看來這個祕密已經不能再藏著了。」神獸說道。

  我爬向才剛甦醒的奧茲,這段時間內沒休息多少,魔力應該使用的很徹底,因此我正打算使用簡單的治療法術。

  「呃,我醒了啦……」

  我的手懸在奧茲身上,雖然奧茲很快就醒了,在此時此刻卻有一個最大的疑問打上我的心門,腦袋中隨即充斥著這個想法。

  為什麼?

  「不管怎樣,請神獸大人還是先把這次發生的事完整解釋一遍吧。」

  待大家全員甦醒,米哈逸這麼說著,大家席地而坐,準備討論一下現狀。

  我站起來,走到了沒人的那一塊。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到底是——為什麼?

  「我很抱歉,隱瞞你們這麼久……」

  找不出疑問的原因,我甚至不知道我現在臉上是什麼表情。

  「孩子?你快過來吧,大家都過來了,怎麼都不說話?」

  「……」我轉過身去,嘴中喃喃自語。

  大家這時都看向了我,雖然發生了那樣的事,奧茲他們還是願意詢問我的狀況,這份溫柔實在難能可貴。


  可我張開眼,眼裡是另一種空洞和失落——


  「治癒術……我完全沒辦法施展任何祈禱術……」





23.End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58 筆精華,09/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