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k

【文藝】那些過往,我來不及後悔的曾經。 10/7更新至#12

樓主 諾予悸情 asds990435
GP29 BP-



  前言-


  這篇文章當初有寫出來放在楓版過,但因為文章寫得不順也並不理想,看了又看覺得不滿意便重新再構思。

  如今過了約一年半左右,決心提筆把以前所想的故事重新描繪出來。

  過久沒動筆,文章敘述方面可能有些生疏,有任何批評與指教我會滿懷感激收下的。

  另外此篇稍有中二病發作的傾向請斟酌服用。

  故事的前幾章或許會讓人搞不清楚內容是想表達什麼,但還請耐心觀看,主軸會在中後段慢慢呈現出來。

  在這邊祝大家觀賞愉快。



  另外,主角有兩位,分別是禹和弦。

  禹是女生,遊玩的角色性別是男;弦是女生,遊玩的角色性別是女。

  弦全然不知禹是女生的這件事實。

  



  【#1】『我們的相遇,既不是命運,也不是緣分。』


  在離公園不遠的巷子裡有間不起眼的網咖,裡頭一位短髮的女生坐在背靠窗口的位置,偌大的玻璃窗口讓路過的人一眼便看得出裡頭有多少人,甚至螢幕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而女孩的母親也因此好把皮小孩抓回家痛揍一頓。

  在窗口就看到人了,想賴賴不掉,想跑也沒地方躲。

  「說了多少次!女孩子不要老往這種地方跑!」女孩的母親怒氣沖沖的板著臉吼道。

  「偏見!這是偏見!老愛嫌又偏不買電腦給我!」女孩也板著臉反駁,心疼她的開檯費。

  「還好走之前把遊戲登出了......」女孩心裡想著。

  不過這次的改版維修得有點久,大半天過去,好不容易擠上線登入,改了什麼都連一眼都還沒看就被抓回家,浪費開臺的錢,煩悶到不行。

  在網咖裡,座位上殘存的體溫漸漸消逝,螢幕上的畫面還停留在前位客人尚未關閉的遊戲。


  新楓之谷。

  -

  終於有電腦啦!

  禹抱著新電腦衝向放在客廳裡的書桌,迫不及待的將線路都插上去。

  「以後就不用浪費錢去網咖開臺了,還可以半夜包圖練等。」禹心裡美滋滋的,想著以後放學回家都有電腦可以玩的日子,禹的嘴角就不禁往上揚,止不住笑。

  「十點就給我去睡覺。」禹媽適時的從廚房探出頭來,如此說道。

  美夢總是醒得特別快。

  「算了,總比只有假日可以去網咖玩來得好。」禹看得很開,畢竟平常日也能玩楓之谷,讓他的心情非常非常的好。

  「那既然不需要爭時間練等......不如去看看聯誼是什麼好了。」禹想了想便決定去看看,挑了個ID看起來像妹子的廣播就往自由走去。

  -

  禹走進自由市場到聯誼的洞口後不禁失望了起來,雖然男女數量差距不大,但大多數的女生都有伴,要不成群結隊坐在一起聊天,要怎麼搭話?

  聊天聊到一半被一個陌生人插話,心情能好嗎?能交朋友嗎?

  禹看了看四周,徵婆的人倒是不少,但總不能開著男角向大家說我是女生吧?要是真說了還會有種黃泥巴掉褲檔,不是屎也是屎的感覺。

  禹搖了搖頭,把奇怪的想法甩出腦袋後撇見左下角的聊天視窗有個像是女生的ID在徵公。

  「徵公?」禹嘖嘖稱奇,女生徵公?這可不常見。

  稍微細看了一下,發現那ID就是剛剛開廣的人。

  禹的嘴角微微上揚,抱著玩樂的心態,記了一下那女生的ID便往右上角走了過去。

  當時禹第一眼就看見綁著雙馬尾的女孩,在雪白的冰原雪域裡女孩金黃的髮色顯得耀眼,平淡的臉上流露著淡淡的冷漠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角色的名稱叫做弦

  看了下聊天視窗,徵公的ID確實是這個女生,但這種生人勿近的感覺讓人不禁覺得這女孩渾身是刺不易靠近。

  光看樣子禹就知道並不是這個女生要徵公,多半是她朋友要徵的,而且看也知道不是後面那位我愛汪大東,應該是叫做芷的那位。

  因為我愛汪大東的角色身上帶有情人戒指,以排除法來說就只剩下芷有可能。

  當時的女生很喜歡和人要電話號碼熱線,尤其當時某電信的號碼網內互打免費,在語音軟體尚未流行前幾乎是每人一隻的熱潮。

  叫人起床、熱線、搞曖昧?

  只要有某電信,三種願望一次滿足。

  但禹不喜歡打電話搞曖昧的人。

  他也很不喜歡那種動不動就和沒有很熟的人要電話的人,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這樣讓人感覺很輕浮。

  「不是妳徵公吧?」禹慢悠悠的走到弦的面前,開門見山的說。

  弦平淡的眼神流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似乎思考了一下,隨即抬手指著後面的芷,說道:「是她。」

  坐在後頭的我愛汪大東忽然伸出頭來上下打量著禹,插話道:「你要應徵?」

  「噗,應徵。」禹的嘴角抽了幾下,差點沒忍住噴笑了出來。

  「沒有,做個朋友行嗎?」禹看著汪大東說著,雖然對於她剛剛的反應有點不滿,但還是給她發了好友邀請。

  「?」在一旁的弦眼裡的疑惑逐漸增多,帶著一些戒備的感覺,但也沒有不給面子的拒絕。

  沒過多久,禹的好友名單裡的ID就多了三個,其中兩個是弦和汪大東的,另一個灰色的ID顯然是還沒有接受邀請。

  「你也有加芷好友?」弦稍微愣了一下,開口問道。

  禹心裡猜測是芷私密弦,畢竟她從頭到尾都一語不發靜靜的坐在後面。

  「都加呀,當個朋友嘛。」禹笑咪咪的回應。

  「是這樣。」弦用一種不知道是疑問還是肯定的語氣回應,不過禹依稀看見弦翻了一下白眼。

  禹坐的位置和弦她們有些距離,畢竟才剛加好友而已,連認識都談不上,禹當然不會厚著臉皮就和她們坐在一起,也沒有特地去攀談。

  畢竟芷要徵公,一個談不上認識的男生坐在旁邊一直看也是挺奇怪的,雖然螢幕前的本人是女生,但誰知道呢。

  禹一邊聽芷問那些要應徵的男生問題一邊猜測芷想徵公的理由,大部分的女生是不怎麼徵公的,除非是男扮女......也是有例外啦。

  婊子的例外。

  「芷應該是想要有人陪吧?」禹想著。

  可能不會太認真的那種。

  她們問的問題大多數都是一些滿常見的,像是什麼有沒有前女友啦,前女友回來找你的話會怎麼樣啦,這種被問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還是會問的。

  年齡大約國中至高中適用。

  不過這些問題應該也有讓這些男生幫芷解答涵意在吧。像要是芷的前男友回來,她會怎麼做?

  「呵。」禹輕笑了一下,光是看芷這個樣子,百分之八十七會和她前男友走吧,當初愛得要死要活的那種。

  可能是聽到禹的笑聲,弦轉過頭來盯著禹猛瞧,看得禹渾身不自在,只好厚著臉皮開完笑,道:「我不笑,別盯著我猛瞧,會害羞的。」

  「最好是。」弦毫不猶豫的無視禹硬撐出來的厚臉皮,不忘翻了個大白眼給他看。

  看著這女孩有點有趣,禹趁機想了幾個話題打算和弦聊天,問道:「欸弦,我看芷感覺不像真的要徵公的樣子,妳們在打什麼主意?」

  想了想,禹最後還是問了有關芷的問題,畢竟聽八卦比較好玩。

  「怎麼,改變主意想應徵了?」弦斜眼,臉上寫著藐視。

  禹搖了搖頭,道:「我問的問題跟應徵八竿子打不著。」

  弦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說道:「她想要有人陪......吧。」弦說得很含糊,禹有些聽不清楚,但也不打算繼續多問。

  畢竟芷的事情他只是八卦隨便問問,重點是想隨便找點有關弦的話題聊聊,別人的家務事別人清楚就夠了。

  反正不用聽清楚也明白是想讓芷忘記前男友吧。禹衝著弦笑了笑,便緘口不言。

  弦對禹突如其來的微笑愣了下,還沒搞清楚他是什麼意思,注意力隨即被身旁的芷帶了去。

  「你們幾位都加好友吧,芷還沒辦法決定要選誰。」弦站起來和那些”應徵”的人說道。

  弦忽然說這些話,應該又是芷私密弦,讓人感覺就像傳話筒一樣,有什麼事不能自己說嗎?簡直就像特意營造自己怯弱的形象一樣。

  「噗,應徵。」想歸想,但禹只要一想到這些人是來應徵當老公的,就差點忍不住笑,而且還是被拿來用選的。

  似乎又感受到禹在偷笑,弦微微轉過頭來翻了個大白眼給禹看後又回過頭去。

  禹見狀不禁嘖嘖了兩下,心想這女孩還真敏感,連這樣都感覺得到。

  「那我先睡了,明天要早起。」禹站起來,打算要在別的地方下線。

  「摁,晚安。」弦回應。

  芷眼瞳微微的張大,似乎是驚訝了一下,看了看弦隨即又平復下去,把視線轉向禹點了點頭,道:「晚、晚安。」

  禹對她笑了笑,隨即走進光圈,身影消逝在自由市場裡。


  -


  離開市場後,禹又踏在了雪白的地面上,而這裡是真正的冰原雪域。

  「呵,這個女孩挺會裝。」禹的嘴角泛起一抹嘲諷的冷笑。




  待續-


  『是我的幼稚,讓我遇見妳。』





  【預計周更】

  有什麼樣的建議歡迎提供!




2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13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