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RE:【科幻】《嗜光之劍》_第四季_ 第十三章-霜之面,炎之心 7/21

樓主 望月蒼樹 as0917434683
GP8 BP-
    第十四章-Game Over

  

  反手將黑色的太刀拿起,我看著眼前如此害怕的川島,心裡的難過又多添了一分。她知道自己沒辦法傷害我,可是想盡全力的阻止我。但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我們兩個心裡都早有這個認知了,我將左手伸出,推開了那個她指著我的劍:

  「川島……我在這個世界做錯了很多事情,原本我是打算幫媽媽籌醫藥費的,但看來這樣的發展是沒辦法了……」我看著她貌似也放棄了,將劍慢慢的放了下來。

  「蒼樹君玩這款遊戲的理由就是這個嗎?」

  「可以這麼說。」我輕輕嘆了口氣,「其實我完全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遇到了那麼多人,不管是玩家還是NPC也好,我從來沒想過可以跟他們如此的親近。」從到這個世界之後,只要我想到學校裡平常孤單的自己,就會覺得十分難過。

  「蒼樹……一直都是一個人。

  「但是遇到妳之後一切就變了啊!」為了不讓她充滿罪惡感,我說出了最真誠的話:「妳可以說是改變我的人……真的真的很謝謝妳。」回憶的畫面又再次從我腦海裡閃過,我很確定……現在我臉上的那抹微笑,絕對是充滿感謝跟難過的微笑。

  川島看到我這個樣子,也馬上紅了眼眶:「對不起,蒼樹……」她癱軟了雙腳,坐在地上的她雙手摀住了眼龐,但是淚水依舊滑過了手背,掉落下去在地上化為碎片而消失。

  「不要對不起啊,這件事妳完全沒有錯的……」

  我在她旁邊蹲了下去,輕輕的抱住了她。

  想著想著,這種情況一直一直的發生,我在這兩個月抱過了三個女孩,全都是因為我的緣故而哭泣,而我只能用自己的體溫去安慰她們。我直到現在還不擅長交談,安慰別人什麼的更不用說了,說到底我這麼做或許只是想用擁抱,去替代安慰的語言。

  「可是……我讓蒼樹那麼痛苦……」埋在我的懷裡,她哭的泣不成聲。

  「不會的,該說痛苦的話川島也一樣吧……但很快的,就不會痛苦了。

  我看著右手上那黑色的太刀,狠下心來……

  「啊……」

  劍從川島的右腹部插了進去,碎片飛舞了起來,在我的身邊圍繞著。她離開了我的懷裡,閃爍著淚光的雙眼直直盯著我看:「為什麼……」無力的手摸著我的臉龐,而我則是用左手輕輕的摸著她,以回應她。

  「原諒我。」

  「你想要讓我失憶嗎……蒼樹……我不想忘掉你……」

  「不會的……我也不會讓妳忘掉我的。」

  我笑著,將她慢慢的放了下去,橫躺在地板上。

  我看著她,這才發現到她緊緊的握住了我的右手——那個還握著劍的右手。

  沒有掙扎,沒有恨意,她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她的血量在急劇的下降,我這時也明白了,我之所以看的到他人血量條的原因,我之所以在創建角色的時候選擇性別的原因。即使遊戲能夠改變外型也是不能夠改變聲音的,因此這個遊戲並不能改變性別,而川島肯定也是因為這樣才被迫選擇女性的,否則為了不讓我起疑這樣做完全沒有原因。

  因為我就是「嗜光之劍」的真正管理員。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巧合,彷彿遇到大家都是命運的安排一樣,歡笑的時候總是讓人感到無比開心,難過的時候我也不曾後悔遇到大家,因為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還真想跟大家在這個世界見見面,不過……應該沒有機會了吧。

  「蒼樹……」

  她微笑的看我,這時的情景不是心痛萬分可以解釋的,臉頰這時感覺到了滾燙的痕跡,原來我因此而流下了淚水。很快的,手上的重量漸漸的消失,那些碎片或許代表著川島的感情,不斷在我的身邊圍繞不肯逝去。

  過沒幾秒鐘之後,她的角色消失了。

  黑魔法師——川島她,在這個世界永遠的消失了。

  我緊緊握住雙手的拳頭,這時的我或許應該嚎啕大哭,像小時候的我一樣的嚎啕大哭,雖然只是遊戲,但是這麼做仍然讓我悲痛萬分,不過只有這麼做才能讓她忘掉這些難過的回憶。擦乾淚水,我的任務還沒完成,帶著複雜的心情,我一個跳躍便到了在這個房間上方的巨大籠子旁,而裡頭的黛拉還躺在那裡。

  「黛拉。」我輕輕呼喊著她的名字。

  用手上的劍將鐵籠砍了個大洞出來,慢慢的走了進去,蹲在她的身邊。

  看著她的睡臉,我想到了中學的時候我最好的摯友,也總是會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來陪我,甚至還會準備食物給我,而他也會像這樣,在自己累癱的時候死命著撐著,只為了陪在我身邊。但我一直不知道他是幾班的,只記得晚上的他裝扮總是神秘兮兮的,說實在的我也沒看過他真正的樣貌。

  在記憶中反覆的思考,我才從模糊的回憶裡道出了幾個字:

  「亞……伊……亞依?」這是我印象中,那名摯友的暱稱。

  「月樹……」好像聽到了我的呼喊,失去記憶的他竟然能夠喊出我的名字。但睡夢中,她微微皺著眉頭,表情相當難過。我輕輕摸著她的臉頰,她似乎被我的這個動作所叫醒,慢慢張開了雙眼,看著她的眼瞳……我這才想了起來。

  「……不會吧。」

  我想了起來,那時我的摯友告訴我他的暱稱叫做「亞伊」,明明就同音,為什麼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發現呢?我開始後悔了,我開始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黛拉她一定早就知道我是誰了,在我第一次見到她跟她說我叫月樹的時候……

  沒有什麼力氣的她,皺起了眉頭:「……你是誰?」

  而我則是留下了淚水,好多好多的話想對她講,我原本以為再也見不到她了。

  「妳為什麼要突然消失……」

  沒錯,原本是幾乎每天都會到山丘上報到的我們兩個,在一天她沒出現之後,我就再也沒去過了。

  「你在說什麼……」

  原來「他」一直都在我的身邊,而且還成為了我最愛的女孩。說到底我會取「月之樹」這個名字,也完全是她的關係,但如今是以這種場面認清了事情,十分讓人難以接受。我看著她那錯愕的雙眼,緊緊的抱住了她,這次的擁抱不再是因為要安慰他人了,是發自內心那愛戀她的擁抱。

  「亞依,我愛妳……」

  抱著她,可以感覺到她僵硬的身體,很明顯她完全排斥我,因為她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本來想告訴她事實的,但是她不會相信的,在遊戲裡失去了記憶的這點,如今她就算看著我的臉也認不出來我是誰,因為她只記得現實的我。「沒有為什麼……」我微笑著,她仍然無法理解的皺著眉頭,但她看著我滑落的淚水,卻用手將它擦拭掉。

  「為什麼要哭呢?」

  「……對不起,我覺得自己很笨,笨到了極點。」

  「幹嘛這樣責備自己呢。」

  我不能理解,明明就不知道我是誰,為什麼卻如此溫柔的對待我。或許黛拉就是這樣的女孩,讓人心痛萬分,十分溫柔又很可愛的女孩,雖然有時候很笨拙而且很愛哭,但是對於身邊難過的人,決不會置之不理。

  「……我帶妳離開這個地方吧。」

  我這麼說著,然後放開了她。

  我向後走了幾步,然後看了手上那把黑色的太刀許久……果然「它」在我需要的時候,就會出現了呢。「該是讓這遊戲……結束的時候了。」我雙手反持著它,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腹部,接著血量開始一點一滴的減少了。

  「你在做什麼!」她衝上來想阻止我,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我是不能被破壞的物體,因此接近我就會反向被破壞,自己的血量到達底層的時候,攻擊力這時會出現暴增,原來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我打敗的每個人,都是被我這無恥的管理者系統給擊敗的。

  但當「一定會摧毀對方」跟「一定不會被摧毀」的兩股力量互相矛盾的時候,系統就會瓦解。

  「我」還有「這個世界」就會瓦解。

  沒錯,我幫大家報仇了,殺死自己就是報仇的最好方法,川島也不用擔起這些罪了,而黛拉也會以為這是一場夢而醒過來吧?其他人我不知道該怎麼謝罪,但是回到現實之後我會努力的。一切都要結束了,我腹部那傳遍全身的痛感也讓我麻痺了,我緊握住劍柄,這就是我對大家謝罪的方式。

  身體飛舞出了七彩的碎片,一旁的物體也開始慢慢的消失。

  這時我才明白了,原來碎片的飛舞不是物體被破壞,而有帶有「感情」的物體被破壞,才會產生出碎片的。那些淚水、NPC甚至是怪物,原來都是有情感存在的,這時我才又深深的佩服遊戲的製造者,或許他是想測試人的內心沒錯,但……

  他創造了一個,比現實世界更為美好的新世界。

  一個萬物皆有生命,富有情感的世界。

  謝謝你。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13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