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3

RE:【冒險】《楓幻翊境》序章+第一章

樓主 緋x尹夜 smile31220
GP4 BP-
  【第二章】闇之力

  現在的你,只要願意便可以使用這股力量。

  也可以選擇永遠讓它沉睡,如果這是你所希望的話。

  -

  結果,昨晚並沒有作什麼令人愉快的夢。原本還以為,可以在什麼事都沒發生的夢裡一覺到天亮的。

  但那位偉大的幻影俠盜似乎不想就這樣放過我呢。居然在我清醒之前直接對我的心靈丟出兩句話,我跟他有仇嗎?

  難得心情不錯的說。

  不過他所指的「你」,是在說我嗎?

  算了。今天行程與往常一樣,心情得趕快調適好。

  雖然大人說不能出門,但管他的!我不想因為他們隨口說出的一句話而打亂平時的生活步調。

  更何況,要我乖乖聽話,倒不如叫我毀掉一座村莊還快得許多,我可是星影呢!

  「笨星影,給我死出來!」一道稚氣的聲音從屋外透進屋內,仔細聆聽的話便可以知道是男孩的聲音,甚至還可以從中嗅出些微的火藥味。

  嘆一口氣後,我以最快速度刷牙洗臉、整理儀容,然後再慢慢走出家門。

  -

  「你對我的疾風做了什麼?借放在你家一天而已,今天牠就完全吃不下飯也沒什麼精神,到底是怎樣啊?」有著一頭白髮、黑色眼瞳的男孩激動的吼著。他的白色中長髮時常束成高馬尾,稚氣的外表使不認識他的人都容易將他錯當成女生。

  平常他開口前都會把要說的話先經過整理,所以說話速度不快。如果突然說出很長串的話就常常產生口誤,發現自己口誤後就會紅著臉進行修正,這點可是迷倒了眾多男生。

  但了解他的人就會知道,比起這個他的個性更接近橫衝直撞那型,只要不小心踩到他的地雷,就等著和他互嗆……不對,是要準備好耳塞在家等他。

  不過他對朋友非常講義氣,所以有許多人很喜歡和他做朋友。

  我跟他算是朋友嗎……不知道,隨便啦。

  「季風?什麼啊?」我慵懶的打了個呵欠。

  「我的狼,疾風!」他在我耳邊大聲複誦著。

  我搔了搔頭,努力從腦中找出這個奇怪的名子來源。

  「噢,原來是你家那隻銀灰色的狼『柳虎』……沒事幹麻取這麼難記的名字呀?」

  「要、你、管!重點是你對牠做了什麼!」他雙手插腰持續抗議著。

  銳利的視線直直的盯著我的眼睛,雖然散發著殺氣但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卻使其能夠讓人忽略。寬袖的和服和繫著白色髮絲的黑色蝴蝶結隨風輕輕飄揚,從旁飄落的櫻花在他身旁飛舞著……

  ……等等,這樣有點戳到萌點了。

  讓人忍不住想欺負的傲嬌的樣子,簡直就……不、不行,他是男的,他是男的。

  深呼吸……微笑……

  「我沒有對牠做什麼。只不過昨天牠背著我到勇士之村的黑肥肥領土,再跑到魔法森林的大木林之巔,最後再去找妖精艾溫給她黑肥肥尖牙和露水而已,怎麼了嗎?」我想著昨天的行程並一一唸出來。說完後,蒼不知為何似乎更加生氣。

  「我不在疾風身邊時他不會有多餘的力氣可以載人,可是你居然叫牠來替你做事,怎麼可以這樣!」

  聞言,我皺了皺眉頭。

  昨天和柳虎說要出門後便主動說要載我,其餘什麼的我根本都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怪我?

  「蒼……」我持續的努力維持笑容。「是牠自己要跟來的,也是牠說為了省時間而要我坐在牠背上,你有問過嗎?」

  他頓了頓,想法明顯被我說中。「可、可是你不能……不能就這樣答應牠呀!」

  聽到他這樣說,我苦笑了一下。正準備給他個「特別指導」時,有個黃綠色身影瞬間插進來隔絕我們兩個。

  她看了我一眼,再轉過去看著蒼。

  「蒼,剛才去你家沒看到你,找了好久才發現在這裡。」

  蒼一看到她,雙頰明顯產生了紅暈,態度也軟化下來。

  「疾風跟我說很想睡覺,可是沒見到你會不安心,我就叫牠先待在家我會幫牠找。一起回家陪疾風吧?」有著金綠色長髮、碧色眼瞳,且戴白色髮箍的女孩說著,語氣柔和得讓人一聽心情就莫名舒暢。

  「嗯……一起回去。」他對女孩笑著,而女孩也回給他一個微笑。

  接著,他們兩個便轉身離開了,女孩還特地轉過身對我鞠躬再繼續前進。

  望著她的身影,我驚訝了一下。女孩經過的花草顏色都變得亮麗、原先乾枯的植物都恢復了生機。更誇張的是,還突然冒出數量眾多的蝴蝶精紛紛搶著去採花蜜。

  她就是精靈遊俠的繼承者吧?那碧綠的瞳色以及長耳是精靈的象徵,而她還能為大自然帶來生機,憑這兩點即可認定她就是精靈遊俠。

  然後沒記錯的話,蒼是狂狼勇士的繼承者,雖然完全看不出來但事實就是如此。

  初代狂狼勇士啊,妳能想像未來的某天,繼承妳力量的是一個個性容易暴走的男孩嗎?

  咳,不過單憑外表來說,蒼這個偽娘和初代狂狼確實有幾分相像,也許害羞時的神情也差不多……

  我抬起右手,輕觸手錶上浮現黑白骰子圖案的小螢幕,便有一串文字從螢幕上憑空浮現。

  現在是早上七點五十六分。

  ……現在我的頭上是否出現了好幾條黑線呢?

  和朔夜約定八點整現在出門怎麼可能來得及啊啊啊啊!

  「都是那個偽娘害的,這次再遲到不知道她又要我做什麼……太可怕了。」我衝上樓,隨手將星月卡牌塞進外套口袋後就匆忙出門。

  -

  從家裡努力趕路過來後,好不容易終於看到朔夜的人影,可是雙腳差點癱軟。此時的她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這可不是個好現象。

  朔夜的外貌是全村公認最漂亮的。有著一頭灰藍色微捲及腰長髮、往右傾斜遮住單眼的劉海、一紅一藍的特別眼瞳、膚色白晰乾淨……她喜歡穿著淡色系的洋裝,因為這樣的顏色可以搭配她那潔白如雪的高跟鞋。

  不過跟我單獨約出來時,她通常不會穿鞋,畢竟她可以在空中漂浮根本不會碰到地面,平常是為了不引人注目才勉強使用雙腳走路。但似乎因為走路姿勢顯得太過小心翼翼,使村內年紀差不多的男生很喜歡欣賞她的走路姿勢,她的一舉一動總是很優雅,就算只是淡淡一笑也可以讓人亂了心神。

  可是我和她同樣都是十六歲,卻常常有人以為她的年紀比我來的大,這點還真讓我哭笑不得。

  「星影,這次遲到二十八秒。」突然,一雙纖細的手臂輕輕從背後環繞住我的脖子,耳邊傳來她甜美卻帶點邪魅的聲音。「猜猜看這次是什麼處罰吧。」

  聽到這句再熟悉不過的話語,我為自己默哀了一秒鐘。「才二十八秒耶……剛才蒼過來找我所以耽擱了,朔夜……」

  「不管,你就是讓我等了嘛,背我到那裡。」說完,她立刻解除掉漂浮魔法,我只好趕緊把手伸向背後接住她。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座足足有三萬公尺高的山。

  她所說的小木屋是在我們六歲那天,我為她在這座山山頂上所建造的秘密基地。在楓之谷中,這座山的高度並不高,很少人會注意到它,所以才選在這裡建造。

  然而朔夜的體重雖然很輕,要一步步將她背上去對我而言還是頗耗力氣。

  「不能換殺怪之類的處罰嗎……」我努力裝出可憐的表情央求著。

  但這次卻一點效果都沒有。

  「不要,為了等一下可以專心修煉,我要儲存魔力不想用飄的。」

  我苦笑了一下。我記得她很熟練漂浮技巧,已經完全不會消耗她的魔力,根本只是想躺在我身上吧。

  既然如此……

  「那我會走對我而言最好走的路,妳最好抱緊我。」我在草叢裡把她放下後改用抱的,接著跳上旁邊的樹枝,一路這樣跳上去。

  樹林、小徑、雲霧……將移動時經過的風景盡收眼底,頭感到些微暈眩。不斷變壓的空氣壓縮著氧氣,為了不讓呼吸混亂所以通常在往上的快速移動中會直接閉氣。不過朔夜的頭髮被風吹得凌亂,不斷搔著鼻頭,最後還是忍不住換了氣。

  ……朔夜的味道,好香。

  「怎麼可以這樣,太快了,身體一下子很難適應……」朔夜微喘著氣,慢慢調節因驚嚇而被打亂的呼吸,柔軟的身軀無力的癱在我身上。

  不過我也有點意外,這次居然只花十二秒左右就跳上山頂,而且還沒有出現呼吸急促或者身體不適等症狀。

  「乖,妳自己說要我帶妳上來呀。」我調皮的吐出舌頭,一手摟著她、另一手輕撫她的頭。

  「哼……」她不服氣的輕輕捶打了幾下,之後整個頭埋在我懷裡。「話說,這樣違反會議結果擅自出門的事……萬一被知道了該怎麼辦?」

  「管他們說什麼,我們出門看風景、解悶、培養感情怎樣的又關他們什麼事?」我笑著。

  「誰跟你培養感情……」朔夜小聲反抗,雙手卻緊抓著我的衣服,也沒抬頭看我,大概是在掩飾她臉紅的樣子吧。

  其實把小木屋建在這裡除了避人耳目之外,還有另一個原因。

  起初和朔夜相遇就是在這個地方。

  這裡的風景很漂亮也很特別,而且環境很舒適,當我和朔夜心情不好時都喜歡上來走走,彷彿是專屬我們的另一個世界。

  這座山的頂端意外空曠,只有不造成視線阻礙的矮小青草以及小型的天藍色湖泊,小木屋就蓋在湖泊旁,有時能看到泡泡魚在裡面游泳,不過根據觀察牠們似乎都只在二月現身,其他時間都在石頭下長眠。

  「呼,休息夠了。」

  「開始嗎?」我問。

  「嗯,不過你得先放開我,否則你應該沒辦法在這樣的距離躲過我的攻擊吧?」

  她說完話後,我才意識到自己還緊抱著她,才趕緊鬆手往後跳躍。

  心跳似乎異常的快……

  「我們兩個的實力最接近彼此,每次的修練誰都不准放水,懂嗎?」朔夜認真說著,接著用右手舉起她的閃亮克魯,也就是她的武器。

  閃亮克魯外觀和長杖很相似,從朔夜被確定是夜光後,長老就將這武器交給她,聽說拿著它能激發夜光的力量。後來朔夜也說拿著它的確能感覺到體內的魔力流動變得更加流暢。

  然後,我在左手套上拳刃準備迎擊。

  從小時候開始,我們就常拿武器和彼此互相對戰。

  啊,當然不是真的對戰,只是個點到為止的實習戰鬥。為了能更加熟練技能的使用方式,這種過程是必需的。規則只有兩個,一是為了避免讓對方受傷所以要喊出招式名稱,二是絕對不能朝對方的要害打。

  所以現在——

  「光明長槍!」她喊了一聲,便有許多道光芒從閃亮克魯的寶石散發出來、迅速形成長槍的樣貌朝我的方向射過來。

  我身體稍微往右傾斜,躲過這一發攻擊後直直衝向朔夜。「落葉斬!」

  「光柱爆發!」

  這一擊,我們的攻擊互相抵消,但受到光柱爆發的影響,我的呼吸開始凌亂。我單膝跪著,低下頭不斷喘氣,而朔夜似乎耗損了相當龐大的魔力,站的也不是很穩。

  「這招不夠熟練……」她皺起眉自責道。

  看準這個時機,我抬起頭、壓低身子,迅速移動到她身後。「用迴旋斬跟妳宣告結束吧。」

  聽到我的話,她很快就反應過來。「這句話我還給你,光明……」

  原本以為這次會被打中,但當我往她左肩刺下後卻沒任何被長槍刺穿的感覺,反而是被另一股闇之力給彈開。

  衝擊力之強,我的身體無法在空中強制滯留,因此背脊重重的撞擊大樹樹幹。

  「痛痛痛……妳……咦?朔夜?」我愣愣的看向朔夜。

  「呀!」

  她雙手抱著頭,尖叫了一聲,接著有一股濃厚的黑色煙霧不斷從她體內竄出。不久後她抬起了頭,表情不再痛苦。

  看到她的模樣,我嚇到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朔……夜?」

  她的紅色眼瞳變得比平常更明亮,另一個藍色眼瞳被黑色煙霧覆蓋顯得混濁。

  我想去感覺她的心情或想法,卻完全沒用,有股力量阻止我這麼做。

  還來不及想出辦法時,朔夜再次舉起了閃亮克魯,此時上面的寶石散發著黑暗。

  這次,躲不掉了。



  待續

  -

  說好假日更新一篇。

  由於一直占用某人的電腦還都不跟他說話,結果自己一個人跑去角落打鼓……唔,沒辦法,人家就是很喜歡寫小說嘛。(淚

  然後,跪求批評……還有回覆。(不#



  by 尹夜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29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