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817

RE:【科幻】《嗜光之劍》_第三季_ 第十二章-雨夜襲擊(上)1/5 (新增主題曲)

樓主 望月蒼樹 as0917434683
GP4 BP-
    第十三章-雨夜襲擊(下)

  「哼……又見面了呢,小鬼頭。」感覺熟悉又讓人畏懼的沉重男聲傳進我耳裡。那個聲音是從上方的樹枝上傳來的,發出聲音的男人體型壯碩,右肩還扛著一把非常大的黑色鎚子。鎚子發出微微的紫光,看來應該是被強化過的武器。

  「小鬼頭?是在叫我嗎?」看這等級看似不低的男人,我不解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沒錯。」他的語氣非常平淡。突然間,往下一躍,就這麼降落在我們面前,地板甚至還發出了不小的聲響。趁這段時間我觀察了一下他的血量條,好像從一開始起我就有了這個別人都沒有的特殊能力,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不會吧……」我倒吸了一口氣,他甚至不用抬起頭我就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HP:11620/11620

  LV:98

  ID:BLACK颶風

  「想起來了嗎,小鬼頭。」他慢慢的抬起頭來,雖然這次跟上次見面時一樣他的臉都被頭盔所擋住,但是他鎚子上那金色的骷髏頭就像是他的商標一樣,早就已經過目不忘了。「上次我受到的屈辱,我這次可要加倍奉還!」他不好氣的怒吼著,他旁邊還在陰影裡的同夥也開始蠢蠢欲動。

  天空像在回應他一樣,開始轟轟作響,突然下起一點毛毛雨。

  「他是誰啊?」黛拉好像認不出來的樣子,但仍然非常戒備的拿出了弓箭準備迎擊。

  「黑色颶風……」聲音有點顫抖的我忽然有點不知所措,上次跟他對戰要不是有米哈逸他們出現,我也很難說自己不會死掉。但是這次不僅只有他一個人,甚至還帶了其他生命條旁邊都有著骷髏頭符號的「玩家殺手」。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只就是這個男人所在的「殺人公會」了。

  「黑色颶風……誰啊?」尤娜不以為意的問。

  「總之是個專門殺玩家的危險人物就是了。」我約略的解釋,現在的我實在是沒有那麼心情還娓娓道來他的故事。突然想起旁邊就有個皇家騎士團的成員,我壓低音量的問:「米哈逸,你們三個人能夠制服他嗎?」

  「哼……」他非常有自信的笑著,「當然是不可能的。」

  「我想也是。」

  「他們人數太多了,就算要送他們到遊戲裡的監獄也需要奧茲施法,可是她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是無能為力。」伊麗娜也繃緊了神經的解釋著,看著奧茲連要保護那把匕首都顯得非常疲累了,如果叫她還施法說不定人會因此倒下。

  「別在那邊說悄悄話了,直接過來跟我對戰吧!」他向我直直的衝過來,毫不考慮的直接高舉鎚子,重重的朝我頭目攻擊。我將劍迅速拔了出來,想擋下這一擊。

  劍與槌之間擦出紅色的火花,「喔?連NPC都來搗亂啊,果然這遊戲怪怪的呢!」他對著替我擋下這一擊的米哈逸說道。米哈逸的劍瞬間發出強烈的黃光,貌似是反擊的力量已經快收集到了極限。

  「米哈逸!」

  「哼哼,別以為這種東西能夠擋住現在的我!」他發狂似的臉都猙獰了起來,「究極突刺!」她身後突然出現絢麗的神聖黃光,瞬間就將所有力量施加在米哈逸的劍上,米哈逸的劍發出的黃光終於到了極限,開始慢慢的產生了裂縫。

  不行!我不能只愣在這裡看,我隨即將新買的匕首裝備到左手上,朝著黑色颶風的腹部砍去。「哈!」這擊我使用了全身的力量,盔甲果然出現的明顯的凹痕,但是這男人竟然沒有任何動靜,只是低頭用非常可怕的笑臉對著我看。

  我又加速往他腹部瞬間砍了好幾劍,但他仍然無動於衷。

  槌子男一個轉身,再次對米哈逸的劍身進行強力鎚擊,米哈逸則是像是被撞擊般,瞬間整個人往後飛了數十公尺,直到撞到一顆樹才狼狽的躺下。樹強烈的搖晃了好幾下,這顆樹如果斷掉壓下來的話,米哈逸會因此死掉也說不定。

  「接下來換你了。」

  我的攻擊的動作都還沒結束,他就已經將槌子高舉,下一秒鐘鎚子已經往我臉上打來。「噗——」從我嘴巴吐出了許多鮮血,我甚至不知道這些血灑到了哪去。痛苦的感覺從臉上一直傳到全身,這種真實的痛感在這時候發出了最佳的效果。

  HP:2105/6621

  MP:1500/1500

  LV:75

  最後看了一眼我的能力值,才發現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現在在我們眼前出現的敵人已經比BOSS還要可怕了。沒有既定的攻擊方式,等級跟裝備差距相差太多了,他只要兩鎚就能把我幹掉。

  「月樹!」尤娜或許在叫著我吧,對著現在精神恍惚的我,我什麼都不清楚了……

  ※       ※        ※

  「月樹!」尤娜幾乎是用撕破喉嚨的聲音喊著,因為任誰都知道這下並不輕。看到月樹滿臉的鮮血,她突然像是無助般的流下了眼淚。「你……你這個沒良心的人渣!」原本有著優雅氣質的她卻在這一刻被憤怒所控制。

  「這麼漂亮的小姑娘罵這種話可是不好聽的喔。」黑色颶風的每個字對在場的所有人來說都是挑釁。他的笑容突然變的極為邪惡,「況且,注意一下妳現在的立場。」他用眼神暗示著在場的所有人現在處在萬劍之下,稍微有個動作就會馬上被殺掉。

  黛拉則是早就被用槍抵著頭,臉上的淚水雖然停不下來,又有非常想走到月樹身邊的衝動。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她只能不斷的流淚,什麼事都做不到,就像是看著自己最愛的人被帶走一樣。

  尤娜意識到了這點,本來握緊劍把的手也慢慢的鬆開了,不甘心的淚水慢慢的流了下來。

  「你們不用想要掙扎了,每個人都是。」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包遊戲裡販售的菸,這種非常真實的系統在嗜光之劍中也被採用。他嘴上刁著菸,輕鬆的用打火機點火,然後吞雲吐霧的說道:「放心,我們只是要這個男人而以,你們就繼續去拯救你們的元素領主吧!」

  漓奈非常的不甘心,不管在任何時候,只要是與玩家對戰的戰鬥她從來沒有輸過,從來沒有。但這次她卻咬著牙將手中引以為傲的火槍丟到地板上,從沒有見過這種「玩家殺手」的她在這時候也畏懼了起來。

  「綁架那個笨蛋幹麻啊!」帶著憤怒的颯問道。

  伊麗娜非常不悅的站了出來,「這位玩家,您已經嚴重違反許多遊戲條例了,我要依法將你——

  「吵死了。」黑色颶風說話的同時,「蹦」的一聲子彈打到了伊麗娜的右腳上,這痛感使得伊麗娜痛苦的蹲了下來。遠處非常多的狙擊手早就已經瞄準著場上的每個人,這非常有戰術性的策略當然是只有玩家才辦的到。

  「你……」

  「噓——」他突然將手指放到嘴唇上,「現在誰出聲,誰死。」

  用了這句話才換得全場的一陣寧靜。

  「把人帶走。」他指使著旁邊的手下,他們動作熟練的將人抬來,然後走到了黑色颶風的身邊,貌似在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接下來,你們可以繼續你們的拯救元素領主之旅了,而換作是跟你們做個交易……這週遭的怪物,我們已經幫你們處理乾淨囉!」

  留下這句話他們便化作一陣黑煙,在黛拉他們面前瞬間消失。

  就算黑色颶風他們早已消失,所有人依然都沉默不語。漓奈撿起掉在地上被雨水沾溼的火槍,臉頰旁流過的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但跟平常沉默不語的她不一樣,這次她難過得不知道該用何種表情來面對。

  米哈逸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看著自己那有著裂痕的單手劍,心中閃過無限的懊悔。

  月樹被帶走之後該怎麼做?月樹死掉之後該怎麼做?月樹打不贏敵人該怎麼做?

  沒有人思考過這個問題,因為只要月樹在他們身邊這些問題都不用擔心。但如今像是團隊精神支柱的他忽然之間被帶走了,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雖然終點就在前面。

  他們其實一點也不擔心會被襲擊,在那陣狂風來過之後就沒有任何生物能夠一直在野外存活下來,包括玩家跟怪獸。

  所以,就像他們所說的一樣,這附近的怪物……早已死去。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13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