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521

RE:【科幻】《嗜光之劍》 第一章-錯誤的開端 2/5

樓主 望月蒼樹 as0917434683
GP6 BP-
    第二章-夜光軍團

  許多人沿著繩子滑了下來,他們身後都披著白色的披風,身上也穿著同色的布衣,布衣後還有連著衣服的帽子。他們將帽簷壓的低低的使其他人無法看清他們臉龐,每個人手上也都拿著一把白色底但有金色鑲邊的華麗短杖,但當中有一名男人站的最前面,身材也魁武許多。

  他也是月樹唯一能夠看清面容的人,並沒有用帽沿遮住臉。

  「馬上放下你們手上的書本!」男人大聲喊叫以嚇阻入侵者放下手上的書。那男人頭上光禿禿的,手上拿的則是跟其他人不一樣的長杖,長杖最上方嵌了一顆黑色的圓型寶石,握柄的部分則跟其他人一樣是全白的。

  其他人突然愣住了,將手上的書趕緊丟到了地上,雙手舉起以示投降。而月樹跟尤娜則是不以為然的拔出了武器,準備要跟他們對抗。他們兩個距離最為接近,因此月樹能夠壓低音量跟尤娜溝通:「尤娜,妳應該可以吧?他看起來好像很難纏。」

  「閉嘴!你們兩個白痴打算反抗是不是?」那男人再次怒吼道,還因為身體的晃動而導致身後的披風左右搖擺。「……妳應該是『死亡天鵝』的會長吧?上次元素領主的事件讓你們兵力大減,現在身邊帶著這群小嘍嘍是打算東山再起嗎?你確定你們的手下不會怕我們魔法的威力?」他以不屑的樣子指著尤娜。

  他身後的部下也蠢蠢欲動的感覺,尤娜跟月樹雖然心知肚明卻還是無所動搖。他們反而更加握緊的手上的武器,在與他們對峙的同時也瞬間思考了許多的戰略。

  尤娜首先挺身而出,以絲毫沒有畏懼的聲音回答:「你們可是還沒報上你們的名字,我們根本沒理由怕你們……光、頭、男!」她強調了最後三個字,右手拿著劍、左手叉著腰等著對方的回覆。

  「竟然說我是光頭男!」光頭男生氣的舉高了法杖,本來陽光充裕的圖書館突然變的灰暗無比,原來是天空的太陽早已被魔法所產生的烏雲所遮住。「『黑暗閃電』!」他咆嘯,隨著烏雲的雷聲轟轟作響,一道黑色的閃電打到了尤娜跟月樹身上。

  「啊!」兩人同時發出了哀嚎,這閃電的威力強大到將兩人壓倒制地,這兩道閃電不僅威力十足,甚至還帶有麻痺的效果。倒在地上的兩人現在完全無法動彈,只能任由紫色的閃電在身體各處持續麻痺。

  「哼,這就是法師跟一般冒險家的差別所在。」光頭男自豪的揚起了嘴角,接著踏著沉重的步伐接近了這兩個被壓倒在地的人。「你這小姑娘雖然兇,但是長相跟身材都挺不錯的嘛……」他以淫穢的笑容打量起尤娜,接著右手開始在黛拉身上摸來摸去的。

  「……啊!」已經無力的尤娜只能輕輕喊出叫聲,任由光頭男蹂躪。

  「你……你這個廢物!」月樹使勁的站了起來,他身上的紫色閃電似乎突然起不了作用,就算在月樹身上四處亂竄仍然無法牽制月樹的行動。他一個重踹將光頭男踹離了尤娜,那名光頭男就這樣硬生生被踢到一旁的書櫃上,接著狼狽的掉了下來。

  被撞擊的書櫃回來晃動著,上頭的書在地上散落了一地,甚至有好幾本直接砸在光頭男頭上。

  喘著氣的月樹重新將地上的劍撿起,氣喘吁吁的又蹲了下去,「哈哈……」事實上月樹為了掙脫那閃電的麻痺效果,在瞬間用掉了許多的力氣,因此他心裡面是希望光頭男就這樣倒地不起的……畢竟自己已經快沒有力氣了。

  不過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尤娜妳沒事吧?」月樹本來想以公主抱的方式將尤娜抱起,但身上的力氣已經所剩不多了,僅能將尤娜的上半身舉起。尤娜身上的黑色閃電也瞬間消去。看著尤娜那難受的表情,月樹對於光頭男剛剛的所作所為又更加憤怒了。

  「嗯……」尤娜輕聲回答。

  月樹環顧了一下四周,颯與黛拉現在正被光頭男的手下以長杖抵押著。看著光頭男倒下之後他的手下不但沒有一個人向前衝,甚至連一點動作都沒有,讓人懷疑這些手下跟光頭男的感情是否不好。

  光頭男狼狽的將身上的書全都丟到了一旁,搖搖晃晃的坐了起來,「快扶我起來啊!」他對旁邊的手下喊道。聽到指令之後幾個白袍手下走了過去,將光頭男慢慢的拉了起來,然後才退到一旁。

  光頭男撥了一下身上的灰塵,將長杖對準了我們高高舉起,「本來只是想將你們關起來而已,我看讓你們退出這款遊戲比較快。」法杖上的寶石發出絢麗的黑光,一顆黑色的閃電球在長上前慢慢的形成。

  月樹將尤娜拉到了自己身後,將劍舉起打算正面迎擊光頭男的黑魔法。

  「月樹你這個瘋子!你打算擋下那個黑魔法嗎?」躲在月樹身後的尤娜不敢置信的大叫,他竟然要做出如此瘋狂的行為。「這次的攻擊可不像剛剛那樣只是帶有麻痺效果而已,這次的威力一定會讓你死掉的!」她緊張的抱住了月樹的腰,試圖阻止月樹做傻事。

  「我當然知道……」月樹回答。

  「那你還!」

  「總不能讓我看著你在我眼前死掉吧!」

  尤娜這才懂了月樹是想要保護她,並非只是單純想跟光頭男對戰。這輩子從來沒有人以性命當賭注保護過尤娜,尤娜在現實也是相當自立自強的漂亮少女,根本不需要他人保護。

  淚水開始在尤娜眼框裡打轉,但一向凶狠的尤娜可不打算將軟弱的一面讓其他人看到,所以將這感激的心情往心裡頭放了回去。「謝謝你……不過我沒關係的。」她將月樹一把推開,只留自己依然坐在原地。

  月樹對自己被推開了理由感到不解,不過也馬上就想通了。「尤娜她不打算讓我犧牲。」這個念頭在月樹腦中閃過,他震驚的馬上轉過了頭。只見尤娜對她深情的一笑,笑容中還帶著淚水……

  黑色的閃電球從法杖最上端發射了出去,快的幾乎沒辦法預測什麼時候會打到目標。

  就當閃電球快打到做好覺悟的尤娜時,突然消失了。

  「什……什麼?」光頭男不敢置信的放下了平舉的法杖。

  「我懂了,你們是我哥派來的部隊吧?」站在尤娜前的颯只是將手舉了起來,那黑色的閃電球就這麼消失了。「想不到你們已經囂張到打算殺死無辜的玩家了。」只見颯擋住黑色閃電球的那隻手手掌裡,竟然冒出了灰白色的煙。

  「你……不,您就是颯先生吧?您哥哥找你很久了,他很希望你能回去見他一面。」光頭男突然必恭必敬的將長杖收了起來,並以參見天皇般的下跪對著颯尊敬的低頭。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對於眼前的狀況更是無法理解。

  「別以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不會讓他得逞的!」颯回答。

  「那就別怪我們下手重了……颯。」正當光頭男示意要手下全部火力都瞄準颯時,光頭男的項鍊突然發出了光芒,以及「嗶嗶」的叫聲。這也意味著他收到了新的訊息,但是來信者是何人並不能得知。

  「是……是……可是……遵命。」光頭男對著項鍊自言自語了起來。過不久終於中止了與「那個人」的訊息往來,以不甘心的的眼神瞪了一眼颯,說道:「撤退吧!」

  接著光頭男與他的手下沿著繩子爬上了飛船,過不久飛船就這麼消失在了空中。而他們留下的則是更加殘破的圖書館,以及飽受驚嚇的大家。黛拉對剛剛尤娜抱住月樹其實很不開心,但是想了想自己不應該計較這些才對,所以她便主動過去安慰了一下尤娜。

  而颯則是站在圖書館的門口前,俯瞰著整個魔法森林,而心情更是盪到了谷底。

  月樹也走到了颯身旁,對於剛剛的事情充滿的好奇心,尤其是光頭男怎麼會認識颯這件事。

  「到底是怎麼回事?」月樹問。

  「……他們是我哥手下的的軍團……『夜光軍團』」

  就這樣,颯開始講起了他從第一天玩這款遊戲的故事。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17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