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392

RE:【科幻】《嗜光之劍》第七章-夥伴 11/21更新

樓主 望月蒼樹 as0917434683
GP6 BP-
    第八章-死亡對戰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用手搔了搔頭,對於剛剛的夢境我仍然心有餘悸。我夢到自己變成了怪物的食物,被張牙舞爪的黑猩猩追殺,牠嘴裡還不斷喊著:「我要香蕉,我要香蕉!」,嚇的我最近應該都不敢吃香蕉了。

  「那個應該算是惡夢吧……還是出門散散心吧。」

  不一會兒,我換上了便服便走出了家門,看著自己手機的鬧鐘,現在是早上七點左右。路上有許多晨跑的人,也有一些人是因為剛放了暑假,早就計畫好要一大團的出去玩了,所以今天的早晨感覺人特別多。

  不過今天除了人變多了,還有另一個不太尋常的地方,那就是有些人的脖子上的掛了條項鍊,那條項鍊我一眼就認出來了,是嗜光之劍專用的遊戲登入器。而每個人項鍊珠子的顏色都不同,所以非常的顯眼。

  我低下頭看了看自己項鍊珠子的顏色,是非常有大自然感覺的青綠色,上面有著一個弓箭的符號,「這指的是出生地吧?」我低頭自言自語的說。

  就在我低頭時,一個物體撞過了我的肩膀,那一撞帶著的並不是不小心,而是刻意的。「走路不看路啊!」一名染著酒紅色頭髮的男子大聲叫囂,雙手還大搖大擺的插在口袋裡,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他的年紀應該跟我差沒多少才對,從外型上來看。

  「我的錯。」對這種裝流氓的人,我並不想浪費時間在他身上,本來我打算轉頭就走的……

  「這樣而已?」他好像不太滿意我的回應,又揮了揮手要我鞠躬的意思,說著:「你是找死是不是?快鞠躬跟我道歉!」

  「……」我並沒有回他。

  「喂!」他手重重的拍在我右肩上,還硬把我身體給轉了過去。「你……也有在玩嗜光之劍?」那名男子好像突然注意到了我的項鍊,我也在同時間看到了他的項鍊。他的項鍊珠子是紅色的,上面有著一把大劍的符號。

  「哼哼,正好!」他後退了幾步,並把項鍊拔了下來,說著:「讓我試試看什麼叫做『死亡對戰』吧。」他很有氣勢的將項鍊高舉了起來。

  「死亡對戰?」

  「還要我向你解釋嗎?只要在現實遇到想對戰的對手,將兩個人的項鍊撞擊在一起,就可以開始死亡對戰了。失敗的那一方會被取消遊戲資格,身上的裝備也都會給勝利者,而當時擁有的經驗值也會一口氣都給勝利者。」他滔滔不絕的解釋,接著又叫我也跟他一樣把項鍊拔了下來。

  「我要把你身上的裝備跟經驗值都拿走,那我就可以一口氣超過二十了!」他似乎開始幻想起了自己打敗我的樣子,不自覺的狂笑了起來,「你應該不會拒絕我的挑戰吧?」

  我如果輸給了這個人,就等於我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可是如果我贏他的話,我的等級跟裝備說不定能瞬間提高不少。「我接受。」況且,我是個非常愛面子的人。

  我們兩個輕輕將項鍊互撞了一下,項鍊發出了「逼」的一聲,似乎正在傳輸什麼資料一樣。

  「在家裡等著我啊!八點準時給我接受決鬥,我會讓你痛不欲生的。」他不屑的將項鍊掛回自己脖子上甩頭就走,留我一個呆站在原地。

  我看了看項鍊的珠子,有個兩把劍交錯在一起的符號正在閃爍,這應該就是接受決鬥的標誌。

  我馬上就不想繼續散步了,我直接就走向了回家的方向,心裡有許多的不愉快。「對戰是吧……」他的等級沒意外的話,一定會比我還要高,這場戰鬥非常的不公平,但我還是接受了。

  我馬上就到家了,第一件事就是衝向二樓的房間,躺在沙發上準備要進入遊戲。「他應該以為我是弓箭手吧?這樣的話……」我在心裡暗自盤算了一下,接著我嘴角上揚了。

  ※       ※       ※

  果然,登入之後直接就是在競技場裡。

  「雙方有一分鐘的時間準備。」競技場旁的廣播發出了聲音,而觀眾席的地方則是一個人都沒有,空空如也的樣子。

  我能清楚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拿著大劍的男人,身上的裝備基本上高我一階而已,他自信滿滿的坐在地板上,等待我的準備。

  我將藥水全都準備到了手比較好拿的地方,接著拿出了從來沒碰過的弓。「哼哼,我敢說你的箭絕對打不到我的!」他在遊戲裡的樣子基本上沒什麼改變,只是體型稍微大了點。

  一分鐘很快的過去了,廣播器也馬上傳出了聲音:「決鬥開始!」

  這時他才懶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好了,由我先攻!」他發狂似的扛起大劍朝我衝來,距離跟我越來越近……我則是還看著自己的背包。

  「不打算要逃避嗎?那正合我意!」他跳了起來,大劍高舉過肩。接著因為空檔很大的關係,所以我輕易的閃躲了過去。

  「臭小子!」他再次舉起大劍,直直朝我砍了過來。只不過他的速度跟銀牙比起來,實在是差很多,所以我又非常輕鬆的再次的迴避了。

  「哈、哈……」看他砍了兩劍就快沒力的樣子,實在是十分悲哀。

  「換我吧。」我拿起了預藏好的箭,以極快的速度在五秒內射了兩十發左右,只不過被他的大劍擋了下來,他還說著:「這種初心者在用的弓箭,你也敢拿出來對付我啊?」過了幾秒鐘,直到我箭用完他才將劍從臉前移開。

  「沒箭了吧……」他的頭被砍了過去,一道非常深的傷口貫穿了他的頭部。「……怎麼會,單手劍?」他面目猙獰的注視著前方,頭部流出了大量的血。

  「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沒說我是弓箭手。」

  「你這小子,我一定要把你……」他才剛要開口,我又把劍從他嘴裡插了進去,他這是可是連講話都非常有困難。他搖搖晃晃的伸手進了口袋,拿出了幾瓶白色藥水。

  我無情的用腳大力的踹向他的肚子,他身上的藥水則一瓶一瓶的掉落了出來,因為瓶子是玻璃的關係,藥水碎了滿地。

  我將劍拔了出來,接著後退了好幾步將劍擺到我臉旁。「……啊。」他看著自己那所剩無幾的血量,痛苦的趴倒在地上。

  「很痛苦吧?」

  「……」

  「我的劍已經……」我看了看自己的那把新劍,用起來非常的順手,我甚至有信心可以打倒等級比我高十等的傢伙,「已經完全蓄力好了,我這一劍可是會要走你的性命。」

  「可惡……」

  「所以呢,」我將劍放下了,只是靜靜的說著:「投降吧,投降的話只會損失經驗值而已,你的裝備我不會拿走的。」我將劍放回了劍鞘裡,從口袋裡拿了幾瓶白色藥水丟給他。

  「……打敗我可以拿到我身上的裝備,你確定你不要嗎?」

  「我問你,你玩這款遊戲的目的只是單純的玩嗎?」

  他坐了起來,一口氣喝了好幾瓶的白色藥水,外型才慢慢從血腥的樣子,變回了原本那欠揍的模樣。「我們家很貧窮,我本來打算靠這個遊戲幫爸媽減少負擔的。」他語重心長的對我訴說。

  「那我如果現在打敗你的話,對你會很不公平吧?」我們兩個在決鬥場中央坐了下來,我繼續說著:「我也是為了媽媽,才來玩這款遊戲的。」

  「真是孝順啊……」

  「我一點都不孝順,如果我孝順的話,早就該在前幾天前發現媽媽身體狀況不好了。」我緊握著拳頭,直到現在我覺得媽媽倒下還是我的責任,所以我還是非常的自責。

  「別太自責了,我有信心你可以打敗所有人。」

  只見他站了起來,果斷的按下了投降的按鈕。「登、登、登!」升級的聲音響起,我瞬間升到了十五等。「等我變的更強……會再跟你決鬥一次的!」他展露了陽光般的笑容,接著便消失在了我身旁。

  ※       ※       ※

  幾秒後,我也被傳回弓箭手村,早上的人還是非常多。「原來有對戰這種系統可以快速升級……」或許以後可以利用這種方法也說不定,雖然說風險很大。

  「喂!」不知從何處傳來了非常耳熟的聲音。

  我回過頭去「黛拉?」,一名女孩朝我飛奔了過來,只見她換了一套非常華麗的弓箭手套裝。

  「原來真的是月樹你啊,你換了一套裝備我還差點認不出來呢!」

  「彼此彼此吧。」

  她接著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張看起來像是懸賞海報的東西,並說著:「我知道你一定會想跟我去的……」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13 筆精華,02/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