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319

RE:【奇幻】楓武華  十四回~劉黑橘

樓主 殘平夜ㄧ月下蝶 ms0540609
GP4 BP-
  十五回~……華
 
 
 
  接下來的幾天,眾人心情都很沉重。
 
  白靈收起情緒,將心思專注於練武,不約而同的和蕭武凜用同樣的方式來藏匿傷心,但相較於蕭武凜消極的逃避感情,白靈的做法算是正面許多。
 
  林寬在事後向白靈合掌道歉,他並不知道自己無心的言語勾起了白靈傷心至極的回憶,更差一點讓白靈跑去找金髮男子送死。
 
  白靈只是苦笑著說沒關係。這是她遲早要面對的,何況現在自已已經冷靜下來,並不會在武功不足之下跑去被殺。
 
  東方岩山還是一樣,灰灰的,沙塵和狂風仍舊時常霧態的影響著眾人視線。
 
  只是這幾日,灰濛濛的天,似乎又再暗淡了幾分。
 
  宋華獵站在岩壁前,左手插在口袋,右手指間成爪,輕貼在刻意挑選後的平滑岩面,呼吸緩慢,若不細看,就像是一座雕像──不包括四周被真氣鼓動的塵沙的話。
 
  宋華獵指尖微抖,力貫岩壁,五個深達數尺的岩洞在此被轟了出來。
 
  但在尾指所轟的岩洞位置四周有些龜裂,宋華獵在看了之後嘆了口氣。
 
  ──力還不夠透徹。
 
  這幾日趙義狂給他一個不算太累,卻極其困難的功課:用五指的爪勁在極短的距離內,轟出沒有龜裂的五個完美岩洞。單論轟出岩洞這點,宋華獵只花的半天就領悟到短勁技巧,然,從一開始的四處亂裂,到現在岩洞旁只有小碎裂,宋華獵就花了整整十七天的功夫。
 
  幸虧宋華獵耐性好,若今天換成蕭武凜肯定花一百七十天還邊罵髒話邊沒練成,所以趙義狂讓蕭武凜練的是隔空發勁的的猛拳。
 
  「啊打!」蕭武凜氣貫拳頭,隔空對著岩壁發出,螺旋狀的拳氣勁高速旋轉,岩壁被轟出了一個螺旋狀的大洞。
 
  這幾日,蕭武凜便聽趙義狂的指示練這招,一方面可更熟悉真氣運行方法,加速真氣在攻擊時到位;另一方面,在實戰中這可進可遠的拳勁招數可說是非長實用,雖然變化不大,但攻擊力和速度以及發勁時身體的協調性都不斷的提升。
 
  所有人的訓練都偏向了專一性高難度的攻擊技巧訓練,趙義狂的用意是:因為這些招數都必須是武功已有基礎的人,在真氣、爆發力以及協調性都頗高時,才有資格練習。而每一招所要投注的練習時間,也必須比往長高上很多,才會讓這些複雜性高且具破壞力的招數能夠真正發揮。
 
  
 
  趙義狂獨自走到一個無人的懸崖邊靜默,神色比起之前又在滄桑了幾分。
 
  他的情緒可以呈現在臉上,但往往都是點到為止。自己或弟子武功提升時會微笑,見到惡人是會微怒。平常則是如本人一般的沉穩。
  所以當他傷心難過至極時,就只是像現在這樣略顯滄桑。
 
  趙義狂點起菸草,試圖讓頭被煙給醺的暫時暈眩──年輕時,他心情不好時總會這麼做,藉由吸菸來暫時忘卻傷心。
 
  但現在沒辦法,他太強了,煙裡焦油以及尼古丁的毒素都在瞬間被環繞於身的真氣給排出,剩下的,只是點燃火苗,獨抽寂寞的習慣罷了。
 
  半日前,趙義狂得知了天刃流被滅的消息,心中難過震驚之餘也暗中派了人手調查,只概略查出可能跟黑橘公司的老闆失蹤,以及殘月幫詭異的加入「腿法」做為武功有關。
 
  墮落城市本就惡盈滿貫,趙義狂知道天刃流的任何一人在加入時就有挑戰四周所有一切的勇氣,趙義狂並不為他們的死去而難過,而是替正義這份力又少了而感到惋惜。
 
  他知道只要人類這種比畜生還畜生的生物存在,邪惡就不會有消失的一天,因為愚蠢無知的慾望總是駕馭著我們的路,看似自由囂張至極,其實可悲的連一點點的良知,都無法握在手裡。
 
  但惡盈滿貫的世界中總會有極為少數的、努力扛起正義這個擔子的人存在,雖然在眾人的嘲笑中,總是顯得特別可笑狼狽,但這般非主流而粗糙的生命,也是他們活的驕傲的原因,他們的慾望總是與利益相反而行,追求不切實際卻又動人無比的──舉世無雙的勇氣。
 
  啊,自己想到哪了?勇氣這種東西自己可從來不缺,如果有一天為了邪惡而葬送自己生命,那也沒什麼。但眼前卻他媽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天刃流被滅的消息,宋華獵不知道,夏楓橘不知道,林寬不知道……這都無所謂。
 
  但蕭武凜也不知道。
 
  如果現在告訴蕭武凜,想必他一定會承受不了而崩潰的吧?白靈至少還跟白氏一族有些過節,但天刃流同時是蕭武凜的家,那邊的天刃眾或為長輩,或為晚輩,不都是蕭武凜最愛的人嗎?
 
  所以現在看來還不太成熟的他,應該不用急著讓他知道這個令人傷心的消息,是這樣吧?自己想的沒有錯吧?
 
  趙義狂嘆了口氣,最後決定暫時隱藏這件事情。
 
  他不願見到蕭武凜崩潰。
 
  有些大人就是這麼自私,為了自以為是的保護而對孩子隱瞞了些什麼。殊不知,往往在堆疊而起的真相崩落時,能夠造成的傷害有多麼沉重。
 
  趙義狂沒幾分鐘就解決了十多跟菸,但無論怎麼吸,都沒了年少時那股暈眩且暫時逃離現實的朦朧感。
 
  趙義狂苦笑了一下,起身回去打算繼續指點自己的愛徒們。
 
  連死都不怕的他,卻連自己徒弟的崩潰,也沒種面對。
 
  隔天,蕭武凜撒完泡很大一坨的尿和拉完很大一坨的大便時,一邊搔著洗澡常常忘了洗的腋下,一邊猜想今天會練什麼招數。
 
  眾人用過早餐和梳洗完後,趙義狂在飯廳說:「今天,我帶你們去找一種名為『赤龍』的魔獸,用你們這幾天學過的招數來對付它。赤龍雖然在實力上不會是你們的對手,但它強健的雙腿以及天生會噴火的能力也不能小看。」
 
  「還有,我再強調一次,用你們這幾天我教你們的招數來對付赤龍,它的肌腱以及骨骼密度都比人類還要高,拿來練習招數是在適合不過。」
 
  宋華獵淡淡的開口:「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先暫時不去了。」
 
  趙義狂點點頭,帶著除宋華獵以外的眾人去往深山峽谷。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眾人到了深山峽谷內,在赤龍出息的地區徘徊,偶爾可見幾付骨骸,似乎是不知此有魔物的旅人誤闖而付出的代價。
 
  一聲獸吼,林寬轉身向後,有一頭成人男子三倍高的魔物往眾人衝來,背後有從背脊突出皮膚表層的尖形骨刺,赤紅色的皮膚以及和身材比例差異極大的健壯雙腿,就連眼睛瞳孔也是赤紅色澤。
 
  同時又有數多隻赤龍應聲前來,張開的血盆大口可以看見那銳利的牙。
 
  「我來。」林寬開口,真氣竄上重劍,心中默想這幾天每日最少練上一千遍的招式。
 
  赤龍群馬上感覺到了林寬身上的殺氣,往林寬的方向衝了過去,同時林寬橫腰一轉,一道夾雜紅光的劍氣散狀輝出。
 
  赤龍群身上同時出現了好幾道重劍傷痕,皮開肉綻赤龍可以從外直接看見裡面同樣鮮紅──抑或是被血染紅的骨頭,有幾隻站在較為前方的赤龍甚至直接被腰斬一半,上半身掙扎嘶吼掉落地面,像隻蛆蟲。
 
  其餘赤龍群見除林寬以外的人類沒有戰意,便立即四散,群體衝刺,打算賭個林寬沒注意到的缺口。
 
  林寬卻將劍尖朝向地面,用力一刺,劍氣在林寬驅動下以劍尖為軸心,四散而出,每一發都砍在赤龍腿部以及臀部,有幾隻身體裂成了兩半,屍體噴完血後被沙塵吸收入地。
 
  ──這也是趙義狂年輕時的得意招數,劍氣縱橫。
 
  蕭武凜等人也四散開始各自用自己這幾日練的招式拿赤龍練,蕭武凜雖然練的並非向林寬般大範圍的招數,但他的螺旋拳勁幾乎是一下一隻……偶爾會有殺完一隻,於勁波及別隻的慘狀。
 
  夏楓橘則是靠身法閃避之中,迅速繞至赤龍身後,已極快雙劍法刺擊每一個人類的要害──赤龍身體構造雖然和人類不同,但咽喉以及心臟的位置都相同,在夏楓橘的雙劍下,赤龍也一隻一隻倒下。
 
  白靈長鞭遠抽赤龍咽喉,抽回來的那一瞬間就像炸彈爆炸一般,赤龍的脖子血霧以及肉塊亂飛。
 
  至於摩洛卡……
 
  他的指虎可以說是白戴了。
 
  他隔空發出一拳,在用西洋長劍將氣勁「切」成兩半,每一發都分別殺掉兩頭赤龍,雖無蕭武凜快,卻又更有效率,根本就懶人懶事代表。
 
  
 
 
  宋華獵在房內休息時,聽到了一些不尋常的聲音,他想,這些聲音很像蕭武凜的步伐,但稍微嫌慢也沉重了些……
 
 
  蕭武凜腹部一正絞痛,痛苦全寫在臉上的他暫時蹲下,夏楓橘轉頭時恰巧看見這一幕,擔憂的走了過去。
 
  「教練!阿凜身體好像不舒服,我帶他回去!」夏楓橘說,趙義狂點頭。
 
 
  宋華獵的左手被刀氣切下,他迅速的往自己左肩點止血穴,但疼痛和暈眩仍讓他痛苦難受。
 
 
  夏楓橘攙扶著連走路都很吃力的蕭武凜,臉上真誠的浮現著擔憂和難過。
 
  「阿凜,還很不舒服嗎?」夏楓橘。
 
  蕭武凜點點頭,面對夏瘋橘的關心,他不想倔強。
 
  只是他好希望此刻在身旁的不是夏楓橘。
 
  除了身體難耐的痛,還多了份心痛。
 
 
  麥吉冷冷看著倒在地上的,自己弟子的屍體。
 
  趙義狂的弟子光靠一個人就殺了自己弟子這麼多個,麥吉想,自己或許真的一輩子也追不上趙義狂也說不定。
 
  卻見燕碎天的左眼被宋華獵抓破,也同時宋華獵的胸口重了燕碎天一掌,肋骨從背肌倒插裂出,宋華獵嘴巴狂吐血。
 
  「結束了。」麥吉轉身,其餘弟子表情也同樣冷漠。
 
  燕碎天痛苦呻吟了一下,迅速撕下一片衣料包紮左眼。
 
  「待會到我那兒吧,我再幫燕兄你找醫生。」
 
 
  「謝謝,好多了。」蕭武凜感覺腹痛不如一開始般難受,便推開夏楓橘攙扶的手,想盡快遠離這分尷尬。
 
  但推開的當下,蕭武凜卻後悔了。
 
  ──小橘只是好意而已啊。
 
  蕭武凜輕嘆口氣,內心責罵自己的衝動。
 
  趙義狂供給眾人的住所就在不遠的前方,蕭武凜只想好好睡個覺,看煩惱會不會醒來後就忘了。
 
  這幾日自己的身體和武功都進展不少,蕭武凜還記得殘月幫偷襲天刃流時,重的趙義狂一掌還有餘力逃走的那名少女,除了長的很漂亮,還強的讓自己不太敢跟他打──但現在自己武功已經精進不少,每日晚上自個兒也都有練習火系法術,倘若在進攻殘月幫時再遇見那名少女,情勢在自己的拳之下,會改變不少。
 
  然而接近門口時,蕭武凜和夏楓橘神色都變得很緊張,濃厚的腥味,以及一隻從門口可見的,健壯的蒼白斷臂。
 
  「拜託……拜託不要是我想的那樣。」
 
  蕭武凜牙齒打顫,往屋內走時第一眼看見的是好幾句沒見過面的男人屍體,身上都是觸目驚心的爪痕,掉落於地上的刀有些碎裂,有些沾血,也有些被反插於那些屍體身上。
 
  矛盾的,蕭武凜越是緊張,腹痛的不適感就越少,走起的步伐也穩健許多。
 
  進入房內,蕭武凜和夏楓橘看見的是──
 
 
 
  「你們的纜趴怎麼都這麼臭啊?」當時蕭武凜嘴砲:「尿味一堆,是沒在洗澡哦?」
 
  「連點功夫都沒練過就想出來混,當流氓能當成這樣,我還真他媽的服了你們。」宋華獵冷笑。
 
 
 
  宋華獵斷臂且血跡斑斑的屍體。
 
  蕭武凜和夏楓橘崩潰哭吼,牆上好像有用宋華獵血所抹出的字,又好像有刀刻出的字,但傷心的眼淚掩蓋了這些。
 
 
 
  「我叫做蕭武凜,雖然不是瀟灑的瀟,但名字裡的武凜根本就是武功高強又威風凜凜的意思啊!跟我這大帥哥剛好非常相配!」  
 
  「我叫宋華獵,華麗的華,獵殺的獵。」
 
 
 
  眼前的所有景象,都像是被砲彈摧毀一般,崩落。
 
  原先宋華獵只是認識幾個月的兄弟\男朋友,現在則是將追憶一輩子的,也絕無挽回可能的感情。
 
 
 
  宋華獵往前走,突然右手摟住蕭武凜,左手抱住夏楓橘,讓兩人緊緊靠在自己胸懷。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不快一點回來,蕭武凜想,如果自己回來,或許靠自己這幾日練出的武功,可以幫獵哥爭取一點時間跑。
 
  對啊,獵哥在學了天刃步伐後速度快了很多,只要自己當時在場,那獵哥就不會死在這裡,小橘才不會沒人保護,才不會像現在這樣哭的那麼傷心。
 
 
  如果自己當時在就好了……
 
  當悲劇的,令人難過的事發生時,有些人總會怪罪別人的不是。
 
  而有些人,會把所有的罪都往自己身上攬。
 
  好似自己身上不應有的負擔重一分,傷痛就能少一分似的……
 
 
 
  「你自己有沒有發現,你今天雖然綁著很重的鉛塊練拳,但卻在笑。」宋華獵。
 
  「呃,好像有吧,搞不太清楚。」蕭武凜搔了搔頭,「但今天練武時是真的滿爽的,雖然滿累的啦。」
 
 
 
  太過諷刺的回憶跑的好快,蕭武凜除了哭吼以外只能用力環抱自己的身軀,慘叫的力道讓他自己的聲帶被震傷了些,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慘叫聲可以這麼的難聽。
 
  蕭武凜喉嚨過度用力,咳出了點血來,他停止慘叫,開始用拳頭在牆壁上一拳一拳的轟炸。
 
  可能是忘記──或刻意之下,少了真氣灌入的拳頭在蠻橫的拳勁之下,有著反作用力,沒了真氣保護的拳頭數個骨膜被弄個破裂,紛飛的碎石擦傷了蕭武凜的身體,但蕭武凜神色卻平靜許多,劇烈的疼痛在此刻,居然是掩蓋傷悲最好的方法。
 
  夏楓橘在一旁看的心疼,但她卻連站起來喊聲「別在傷害自己了!」都做不到。
 
  依稀,夏楓橘看清楚了牆上的血字以及刀刻字是什麼,臉上的難過增添了幾分驚懼。
 
  噢,當然,蕭武凜還不知道天刃流已經被滅。
4
-
板務人員:

556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