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755

【心得】[翻譯] 短篇故事:獻予亡者—For the Fallen

樓主 血本無歸 nrz9818947
GP10 BP-
獻予亡者—For the Fallen

在壞滅的城市中,老人將會和半神相遇,兩者會刷出什麼火花?

原作:Aaron Dembski-Bowden
審稿:IG13557, Covertant


  纂亡者靜靜地穿越死者之城—一個無用世界上的精神首府。他的助手緊隨其後,沉穩地以編序好的三步走法行進,一路用眼裡的留影機左右橫搖並且喃喃自語。機僕的低語雖然失禮,但卻無法關閉。嘮叨低語這種行為缺陷,是在艾斯伽三十九年前在他家鄉的垃圾商手上買回來時,就已經有的瑕疵之一。

  另一處則是身上的瘸腳,他用毫不協調的步律行走,人造義肢似乎就是無法正常地運作。
為此,艾斯卡被迫聽著他以笨拙的半步走法,重踏在石面上。

  「校準以補償光飽和中,」機僕低語着,「角度調整完成。次記憶軸容量剩餘百分之五十七。」
  「是啦,」艾斯伽沒什麼聲氣地回應着。「隨便你說什麼都好,蘇留斯。」
  蘇留斯的名字是那個商人給它起的,用來給予指令時要用到。艾斯伽這麼多年是可以花點錢來重新編程,雖然這個腦白質被切除的假肢奴僕是不會高聲反對,不過他總是對些有種奇怪的罪惡感。
  纂亡者把他的兜帽掀起來擋着大風。即使是微風,在這個世界上都會帶有餘燼的氣息。有些污痕不會在幾年就會淡褪。
  「如果」他想。「他們甚至真的會褪去。」
  他走到指向大街的第一個墓碑。這裡所紀念的戰士,是另一個巨碩的天神,用烏黑的頑石雕琢而成,一個樸素而高雅的頭盔令他的面容不可貌之。這座雕像的底基以帶有白紋的黑大理石築成,從另一個世界開鑿,並為了無比神聖的目的而搬運至此。在死者之城,每個大街都聳立著二十座這樣的雕像。一處為了阿斯塔特建造的悼念地,偶爾也是他這樣的學者的朝聖地。
  艾斯伽在銅牌碑前跪下,把羊皮紙壓在銘刻的文字之上。雖然蘇留斯被設計去記錄下每一個名字與引文,但艾斯伽有時會喜歡自己執筆,這給了他某種更實質的事物去展示給自己的同僚。一個纂亡者的工作很簡單,但要做得好卻着實不易。記錄下有意義之事物才是關鍵。需是使人動情的真相,而不僅僅是清單上的一個名字。
  他開始用炭棒默印勇士被書下的偉業,把它們描繪到羊皮紙上,並且嘗試去忽視他膝蓋的痠痛。一如以往,他發現自己在裝作仍值壯年,在跪下來時不會發出他父親以前作一樣事情時的哼氣嘆聲。

  這時首響腳步聲傳入他耳。
  艾斯伽抬頭用他委靡的眼睛盯向大街。五個身形,五座雕像復甦而起,正跟蹤着他。他們的步履在刹那間就把距離縮短了。
  「貴安,」他們中的第一人開口道,那身履黑甲的一人。他頭盔的面甲是個雕琢出來的人顱,紅眼與咧嘴似和坟裡的祕密一同獰笑。
  「我…我…」艾加斯的喉嚨上下忐忑,想說話又把字吞了回去。「我…我…」
  「一個天賦異斌的說客。」另一個說,他身上掛着的肩帶穿滿畸形的異種頭骨。巨人戰士們從嘴柵發出的咯咯笑聲聽上去就像傳聲器裡的隆隆雜音一樣。
  「我…」艾斯伽又試着講話「我有許可,來這裡的許可。」
  他們當中只有一個身披黑鎧,其他都被包履在海洋色的陶鋼板甲裡,那只會在純淨無污的世界在才會見到的滄海色。另一個塑像,穿上了一件帶披肩的鮮紅色長袍,身體靠着一柄巨斧。
  「他有許可」持斧者說。
  「令人驚訝!」另一把聲音響起。他頭戴白盔,其中一隻手戴上了一個厚重的臂套,上面的掃瞄儀不時發出嗒嗒聲,還有一組看上去像是肉鑽和骨鋸的工具。艾斯伽把視線從處刑裝置拽開。他的手一邊震顫,一邊從提袋裡翻找着紙印的許可。
  「夠了,」黑甲戰士說。他扛着的戰鎚形狀殘酷但卻又不失華麗,歌德文字寫成的經文鑲嵌在戰鎚上邊。「我兄弟們的嘲諷並無冒犯之意。這是士官達米催安,修士因米利茲,修士陶瑪和藥劑師瓦因。而你是?」
  「艾斯伽」他回答。「提列的艾斯伽。一個纂亡者,大人。我為了教團而來到這裡。我負責記—」
  「我知道一個纂亡者的職負,提列的艾斯伽。」
  老人把許可遞出去的時候手還在發抖。他沒有站起來,他不知道自己的膝蓋能不能承受得起。
  「這裡,大人。我的許可,你看!」
  「你不需要給我看那些許可,艾斯伽。而且我也不是『大人』。我的職階是一名牧師。我叫亞爾戈。用兩者之一來稱呼我。是什麼把你帶來這裡?」
  老人再吞嚥了一下,然後指向高矗過他的雕像。「我記錄逝者。他們的名字。他們的偉績。」
  「這不是我所指的。」牧師伸向裝甲頸領,解開那裡的封印。氣壓在嘶一聲噴泄出去,然後他把頭盔擲下。他很...年輕。艾斯伽幾乎不能置信。儘管他身形巨碩,但他看起上去不過比二十到三十歲老一點。
  他的眼晴是蒼藍色,而且出奇地仁慈。「我說的是,」牧師繼續,他的沉聲在沒有傳聲器過濾下清晰響亮,「為什麼你會來到瑞恩世界?我們的逝者早已被書記下來。他們已經被記錄過無數次到數百份檔案之中。」
  艾斯伽一下子臉紅起來「我來這裡是為朝聖,也是為了職責。我一向都想來到這裡,在亡者之都(Necropolis)裡親眼見識。我的教團會尋找這種能激起情緒以及回憶的感歿之地(mortis-resonance)。我們我們收集亡者的憶物。標誌性的圖像。未知的傳奇。那些被人遺忘且從未被記錄到陳規枯燥檔案的時刻。」
  亞爾戈屈膝蹲在老者前。他的動力甲不斷發出的嘶聲令艾斯伽驚得牙齦發癢。就算是最少的動作也會令陶鋼黑甲長嘶怒哮。
  「這,」牧師柔聲說道,「是一所緋紅之拳的墓地。千載一時,我們會親自回來,履行我們的朝聖。在復歸星辰之前,我們回家禱告,反省,追憶。僧恨驅使我們長征,悔怨使我們歸鄉,而恥辱總是喚我們離去。」
  亞爾戈幫助老者起身,然後護着他走開幾步。「你希望在檔案之中加入些許點綴?比枯燥無味的純粹名稱更有意義的?」那戰士指向那些被棄,未完成的羊皮紙刻印。
  「我會深感榮耀的,大人」
  「亞爾戈,」牧師微笑着修正他。
  他們其中之一踏前。此一人的肩甲是耀目的白銀,左臂也被塗上了相同的顏色。他有着神聖審判庭的印記。
  「我是陶瑪。這所坟下的戰士是阿蘇因。讓世人從你那外世史檔中得知阿蘇因是個致命的爆矢射手。我從未見他射失一發。」
  「我是因米利茲,」另一個說,那個身披異形頭骨的戰士。「阿蘇因有次在拳鬥中擊敗了我,我不會原諒他的。」
  下一個上前的是那白盔的戰士。「我是瓦因。我負責收割阿蘇因的基因種子。他將繼續生存,在基因層面上,在戰團之中。在檔案中銘記此事吧,提列的艾斯伽。」
  最後一個上前的是穿着猩紅長袍的持斧勇士。「我是達米催安,阿蘇因的笑聲總能令他的兄弟拋開疑惑。讓人知他是最被生者緬懷的人罷。」
  艾斯伽狂熱地書寫着,像是忘了他那發炎的關節。最後,他看向亞爾戈「你呢?大人。」
  牧師什麼都沒有說。某些事物在他和老者之間傳過,一種不言而喻的理解。亞爾戈轉身,解去他的手甲,從他大腿的劍鞘拔出一柄短劍(Gladius)。他用劍劃過手掌—一下俐落的放血,使劍刃隨即染上赤紅色。一言不發地,他將還在流血的手掌按到雕像的胸膛上。
  其他四個勇士也做了一樣的事。五個人用他們深紅的手掌按到他們已歿弟兄的冷胸上,以此榮耀他。即使身歸塵土也仍團結一心。一種身滅亦不能阻斷的血親羈絆。
  「蘇留斯…」艾斯伽小聲說。
  「遵從。」機僕回應,並且解讀它主人的需要。留影機滴答按下快門來錄下這極其珍貴的時刻。帝國只有少數生靈有幸去目睹阿斯塔特修士們榮耀他們逝者的親密祕事。艾斯伽從未在他教團的檔案中見過任何的類似描述。
  他的記錄將會是首次。
  緋紅之拳們抽回他們的手,再次戴上了手甲。
  亞爾戈作了一個天鷹禮,帝國天鷹被他用手甲覆裹的雙手置於胸前組成。
  「記住我們,提列的艾斯伽。記住瑞恩世界。記住第五連隊的阿蘇因。」
  「我會的,大人」他幾乎無法開聲,「我會的。」
  「死得其所」牧師說,然後一邊戴上他的頭盔。最後幾字從顱骨面甲的傳聲器咆嘯出聲,「但在此之前,活得無怨。」
—完—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63 筆精華,11/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