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4k

【情報】Vermintide 2 鼠人與末世的簡介(大致完成)

樓主 琴斯 supsley
GP137 BP-
其實寫這篇文只是為了介紹風暴惡靈˙皿ˇ
此篇文章的目的為讓新玩家快速代入戰錘的世界觀,
瞭解鼠人在戰錘中的角色與末世的意思(雖然二代的末世標題已經被移除了。)




末世(The End Times)

一代所提及的末世(The End Times)指的是舊版奇幻戰錘世界的終結,
時間點為帝國曆(I.C, Imperial Calendar)2519 年,
(Vermintide 一代的年份為 2523,僅供參考。)
劇情大概是混沌四神已經玩膩了這個世界,集結了他們毀滅的勢力:
混沌軍團、野獸人,沒信仰四神的鼠人也包括在內,對抗不想毀掉世界的一切其他種族,
最後舊世在混沌如潮水般的攻勢,以及各種大規模的毀滅攻擊下化為烏有。
(如鼠人將月亮拉下來砸爛蜥蜴人老家跟大部份的舊世界。)

上圖為混沌最帥的永世神選者艾查安(Archaon),由他領導的混沌大軍吞噬了整個舊世。


但對舊戰錘迷而言,The End Times 是戰錘老東家 Games Workshop 覺得舊版戰錘不夠賺錢,
所以把一切通通毀掉,讓角色通通死光的廢物劇本,
陪伴玩家多年的角色、戰棋軍隊、規則等等全部都成了歷史,
劇本寫得倉促無理,知名英雄無完整交代,精靈就算世界毀滅一百次也不可能結盟等等,
所以老戰錘迷一般而言都很討厭末世,對 GW 重開機的 Age of Sigma 也多有怨言。



鼠人的起源

戰錘故事背景並沒有交代鼠人的確切起源,
只有一部故事叫作卡夫札的末日,又稱作十三的詛咒
(The Doom Of Kavzar, The Curse of Thirteen),
作為人類最早有關鼠人的記載。

故事的年代是帝國曆前1780年: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類與矮人們一起居住在一座宏偉的城市裡。
據說這是世上最古老也最壯闊的城市,遠在人類與矮人出現前,便建造自某種古老睿智的力量。
城市範圍囊括地表與地底,以配合在地居民的生存天性。
矮人主宰著雄偉的地底石廳,互相角力作為一日辛勞的娛樂。
人類收割著環繞城市的玉米,用金繡的毛巾擦汗,
太陽微微笑,人們大聲笑,大家都很開心。

有一天,人類決定要讚美賜予他們幸福的神,他們想在城市的正中心建造空前絕後的大神殿。
神殿合唱廳的頂上會蓋上一座直上雲宵的尖塔,它的高度將會直達天堂的中心。
在長年的計劃與長鬍子們的幫忙之下,他們開始了這座世界奇觀的建造工作。

幾星期過去,幾個月過去,好幾年也過去了,工事仍然繼續進行,
頭髮灰白的人們由他們的孩子接手了工作,再次渡過了無數寒暑。
經過了好幾個世代,人類發現塔尖已經高到石塊再也運不上去了,
工作進度開始陷入停滯,要完成這座塔似乎是不可能了。

有一天,一名神祕的訪客來到這座城市,向居民們伸出援手,
他表示只要能答應他的一項小要求,他就能在一晚內將整座塔蓋完。
人類自問,他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呢?便與這位身披灰袍的陌生人談條件。
陌生人的條件是要在神殿加上他自己敬神的小作品,人類答應了。
薄暮之時,陌生人進入了未完成的神殿,並吩咐居民們入夜前務必回家待著。

雲層籠罩住了明月,神殿在居民回家後陷入了一片黑暗,整個城市的人們都引領期盼著。
在進入深夜後,居民陸續回到了神殿中心一看 . . .
那聳立的尖塔就像直上雲宵的潔白槍尖,完美無暇,
在冷峻的月光下,塔的最頂端斜著一座飾著巨角的冰冷大鐘。
這就是陌生人的敬神貢品,然而他本人卻已不見蹤影。

祖父輩的浩大工程終於竣工,人類們大聲歡呼,
他們魚貫進入神殿,而就在半夜整點,這口大鐘開始響起 . . .

一下、兩下、三下 . . .

緩慢沉重的鐘響傳遍整個城市。

四下、五下、六下 . . .

鐘聲就像黃銅巨人的脈搏一樣,沉重且紊亂。

七下、八下、九下 . . .

鐘聲一次比一次還要大聲,人們紛紛退下神殿的台階,雙手摀緊著耳朵。

十下、十一下、十二下 ,

十三下 . . .

就在第十三下鐘響的同時,一道閃電伴隨著巨大的雷鳴劈開了整座天空,
遠在天上,魔斯理比(Morrslieb)月亮的黯淡光環被閃電照得亮了起來,
然後萬物都陷入了沉寂。

人類奔回了自己的床上,對剛剛目擊的異象感到無比的恐懼與困惑。
就在天亮後他們發現,整座城市已經被黑暗所包圍了。
陰森的烏雲籠罩著他們的屋頂,並降下了前所未見的暴雨,雨滴就跟灰燼一樣漆黑。
落下的雨水匯集在街道上,讓道路上的鵝卵石都黑得發亮。

起初,人類並不擔心,他們等待雨停以便繼續自己的工作。
但雨並沒有停下來,風越刮越大,閃電不斷地劈著尖塔。

雨天持續了幾個星期,都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每天晚上,大鐘都會敲響十三聲,並在隔天早晨帶來更多的黑暗。

人類開始感到害怕,並向他們的神祈禱,但雨依舊不停,
黑雲就像布幕一樣地蓋著整片的玉米田。

人類前往矮人的住處,並拜託他們出手救援。
長鬍子們並不在乎,只是地面下了點雨嘛,有什麼好怕的?
地底下的一切依舊是乾爽溫暖。

人類蜷縮在自己的住處,恐懼正在啃食他們的心智,
他們派出了一些人馬到遠方尋求幫助,但這些人都再也沒回來了。
還有一些人來到神殿,將他們僅存的食物拿來祭神,卻發現神殿的大門向他們關了起來。

雨越下越大,斗大的黑色冰雹從天上落下,砸毀了濕透了的作物。
大鐘對著這座飽受驚嚇的城市發出了喪鐘的響聲,
沒有多久,巨石砸裂了天堂,像黑色隕石般地從天上滾滾落下,粉碎了人類的居所。
許多人在未知原因下紛紛病倒或死亡,新生兒也個個都成了醜陋的畸形。

潛伏在四處的鼠群吃掉了最後僅存的玉米,人類開始挨餓了,
老者們再次前往矮人的居所,並要求矮人們一定要幫忙,
他們想讓居民們躲進安全的地底,同時也需要食物。

矮人們生氣了,並告訴人類就連地底也開始淹水,
食物也被老鼠給啃光了。僅存的食物就連自己的族人都不夠吃。
矮人們趕走了人類,並再次關上大門。

地表城市的斷壁殘垣,一天比一天來得更加致命。
絕望的人類們轉而投向黑暗的神明,細語著各種早已被遺忘的惡魔親王名號,祈求最後的救贖,
但沒有任何的回應,除了老鼠以外。
鼠群變得比以前更肥大更大膽,殘破的城市中開始充滿牠們偷偷摸摸的多毛身影,
到處啃食死人甚至直接撲倒虛弱的人類。

每天晚上,大鐘敲的那十三聲鐘響顯得越來越興災樂禍,
人類在自己的城市中成為了獵物,而肆虐街道的成群老鼠在獵捕他們。

最後,僅存的人類拿起了武器,開始敲打矮人的大門,
威脅著要是再不出來,就要連著鬍子把他們通通拽出來。

門內毫無回應。

人類拿起了樹幹,將大門撞了開來,裡頭的隧道是那樣地黑暗空洞,
這群曾自傲地生存在地表的遺孤振作了起來,往隧道前進。

他們在遠古的石廳中找到了矮人,不過只剩下被啃乾淨的骨頭與破爛的布料。
在火炬昏暗的光線下,人類們看到了在黑暗中襲來地,那像反光液滴般的無數對眼睛!

人類背對背地進行最後的搏命,
但在如此兇猛的攻勢與無數的鼠群面前,他們的武器毫無用處。
一個接著一個,人類被拖倒在地上四分五裂,鑿子般的黃板牙深深地咬入柔軟的血肉,
漆黑、多毛的個體淹沒了人類的慘叫,只剩下駭人的吱吱叫聲 . . .



從此故事得知,「鐘」與「十三」是鼠人文明的重要元素,
遊戲關卡從一代到二代已經拆過好幾個鐘了,
如果玩家在暴走時仔細聽,會發現暴走時的鐘聲一定是敲十三下。

這座有著擎天高塔的傳說城市,似乎就是鼠人首都 - 荒疫鼠城(Skavenblight)的前身。
故事中那漆黑的雨水,在整個城市的外圍形成了廣闊的沼澤。




鼠人的生理與社會結構


鼠人平均的身高體重都比人類來得低,但反應速度讓牠們的單體戰力不遜於人類,
較高大的鼠人如黑毛的風暴魔鼠可長到約180公分,但駝背的姿勢還是會顯得矮一些。

鼠人的平均壽命大約是二十年,
奴隸比較不能安享天年,大概一年多就會死,
而天生黑毛、灰毛與白毛的鼠人會有較高的壽命,
但壽命是可以透過次元石與魔法來延長的,有些鼠人如議會成員已經藉此存活了數百年之久。

雌性的鼠人是一支肥大的老鼠,智能低落,生育是其存在的唯一意義,
只有授權的高階鼠人才有資格交配,母鼠平均一周可生下一到十胎,
只要兩個禮拜就能成長到能獨立行動,五年即算是成年。
人口成長速度是多麼的可怕,數量遠勝過任何其他種族(古墓殭屍不算),
大約是人類的三十倍左右。

鼠人雖然相信總有一天整個世界都會落入牠們的手中,並自視為比其他種族都要高等的存在。
但牠們其實膽子非常小,在遊戲中也可看到單獨一隻普通鼠人是不敢向玩家衝的,
鼠人身上有獨特的腺體可以用來進行溝通,其中一種腺體會在鼠人害怕時散發,
這種味道在鼠人間會產生連鎖反應,一整群的鼠人都會嚇尿而逃竄。
所以在戰鬥時,鼠人的數量一定要比敵人多很多,多到讓眾鼠人覺得一定有別人比自己先死,
或是有議會的恐怖力量在後鞭策,這樣牠們才有足夠的膽量往敵人衝。

雖說如此,但鼠人其實並沒有辦法用絕對的數量優勢來取得勝利,
牠們相當需要進食,雖然一次吃的量沒有人多,但一天需要吃下多餐,
如果長時間沒有吃東西,鼠人會進入一種叫作黑色飢餓(Black Hunger)的狀態,
此時牠們會像殭屍一樣發狂地搶食身邊的一切,連身邊的同族都不放過。

(取自戰錘卡牌遊戲 Shadespire。)
所以就算真的派出三十倍的戰力去進攻據點,掠奪到的物資也不可能夠吃,
這批戰力會在彼此啃食的情況下崩潰。

糧食問題一直把持著鼠人的命脈,
所以鼠人對外的偷竊掠奪,與對內的相互內戰,都是平衡人口的方式,
如果打贏了,留下的死屍與物資可以拿來食用,
如果打輸了,反正要餵的嘴也變少了所以沒關係。
由於天性的狡猾自私、生存資源的缺乏與對同族的強烈不信任感,
鼠人通常都處於無盡的內鬨狀態,一直到末世時才開始統合起來(至少大部份是)。


鼠人並不信仰混沌四神,牠們只崇拜牠們的先祖:大角鼠(Horned rat ),
在鼠人的十三議會中也會留著一個代表祂的空位子。
如下圖所示(出自 Total War 戰錘2 過場動畫),
第一與第十二席最靠近大角鼠,所以地位最高,反之第六與第七席地位最低。


十三議會是鼠人暴虐殘忍的政治體制,議會的成員會得到腐爛領主(Lords of decay)的頭銜,
想要進入議會的話,需要殺死裡頭的成員才能取而代之,當然這並不容易,
除了四大氏族之外,還有許多軍閥氏族在爭奪議會的席次。

但議會的統治並不是那麼的順利,鼠人曾因奪權的爭執爆發過兩次內戰,
對內鬥感到憤怒的大角鼠,透過灰白先知下旨集合所有氏族代表,
並在現場親自顯靈,捏碎大量驚恐的鼠人並把屍體化為十三顆黑魔石。
(AOS 的設定是一根十三面的巨型黑石柱。)
想登上議會的鼠人在單挑之前必須先觸碰這些魔石,不夠格的會被燒成灰燼,
在這次選拔後,議會的成員就不再更動過了。


在 Vermintide 中,與玩家作戰的氏族是爛瘡氏族(Clan Fester),
可從上面的分布圖看出它屬於比較弱小的氏族。
遊戲的故事設定是,爛瘡氏族在黑死病時期也曾佔有議會中的一席,
但後來牠們得了一種無法生育的怪病,連擅於研究疾病的四大氏族之一佩斯提倫氏族(Clan Pestilens)也無法根治,只把牠們當作實驗對象採完資料後便棄之不顧。

這個瀕死的氏族被灰白先知 Rasknitt 相中,牠就是兩代遊戲中的白老鼠尾王,
牠說服爛瘡氏族只要攻下人類城鎮 Übersreik 就能找到病症的解藥,而這就是遊戲一代的舞台。



四大氏族

遊戲中會遇上一些有特殊戰鬥能力的鼠人,牠們都來自這四大氏族,
鼠人彼此之間會作軍火交易,用奴隸或次元石等資源換取特殊單位也並不罕見。

四大氏族並不是因為人數最多,而是牠們擁有其他氏族無法比擬的恐怖特長,
牠們在地下帝國的財力與影響力非常之大,在議會中也是穩定席次。
以下會順便分享一些有潛力出現在遊戲中的特殊單位。

---------------------------------------------------------------------------------------------------------

Clan Moulder(魔爾德氏族,意為腐朽發黴)

擅長生化、突變與基因移接工程,
此氏族的大本營地獄坑(Hell Pit)充滿了次元石,與人類從未見過也不可名狀的詭異生物,
但對鼠人來說,這就是一個充滿各種素材的魔物獵場,讓牠們盡情拼湊出更恐怖的怪獸。
魔爾德氏族靠著出口各式的戰爭怪獸,成為所有氏族中最富有的一族。

比起史奎雷的機械武器,
魔爾德氏族的生化怪獸比較便宜可大量購買,隨貨贈送馴獸師不怕控制不了怪獸,
而且非戰時的怪獸還可以用來進行挖洞或搬運之類的粗活,
所以魔爾德氏族的商品比較受到小型氏族的歡迎。


特殊單位:

Packmaster(馴獸師)



在遊戲中雖然是勒人脖子的獵頭者,
但在正常設定下的馴獸師是負責訓練與操控 Clan Moulder 製作出來的各種怪獸,
牠們本身就是非常頑強的戰士,因為不夠頑強的都被吃掉了,
而且地獄坑的大量次元石也會讓馴獸師的身體產生一些變異,
算是解釋了為什麼遊戲中的馴獸師的護甲等級跟怪物是一樣的(攻擊無法穿透但受的傷害較高)。

在買賣單位時,馴獸師也會跟怪獸一併出售,兩個願望一起滿足˙ˇ˙

Rat Ogre(鼠巨魔)



魔爾德氏族結合了怪物的身軀與鼠人的血液,
創造出擁有鼠人的反應速度與巨魔肌肉力量的突變野獸。
這是最惡名昭彰且最受軍閥氏族歡迎的殺人兵器之一,幾乎每個氏族都會購買一支以上,
在戰場上就和 Total war 裡一樣一次放出整群,用驚人的速度碾過敵人的兵團。

缺點當然不少,這些巨獸的腦袋非常之小,只能透過野獸的本能進行殺戮,無法實踐複雜戰術,
放出去戰鬥後要收回來得耗費不少力氣,不然牠們很快就會開始彼此互殺或自殘。

鼠巨魔大多都受過一些額外的改造,身上都有不少補丁,
同時也有很多種衍伸種類,像是手臂特別多、配有重甲或體型再大幾倍的特殊款。


Hell-pit Abomination(地獄憎惡體)(Vermintide 未登場)



前面有提到 Hell pit 是一個充滿詭異生物的地方,
鼠人曾在裡頭捕獲某種不曾見過天日的蒼白巨蟲,並對其施予各種匪夷所思的改造。
它被裝上了各種機械武裝、齒輪、肢體與次元石,並持續注入大幅促進生長與新陳代謝的藥劑,
慘無人道的改造讓巨蟲處於無盡的痛苦,唯有瘋狂的投入戰鬥才能得以解脫,
然而鼠人的科技讓它的身體能自動修補傷口、斷肢再生,死亡時甚至還能自我電擊並復活,
悲慘的命運幾乎是永遠不會停止。

地獄憎惡體是鼠人的巨型單位代表,如果要五小強殺它的話感覺有點太過份了ˇ皿ˇ


風暴惡靈(Stormfiend)



鼠巨魔是絕佳的戰場怪獸,深受眾軍閥的喜愛,
然而魔爾德並不就此滿足,並不斷地進行鼠巨魔的改良工程。

魔爾德氏族的族長,不潔的索羅特(Throt the Unclean)認為,
比起幫鼠巨魔多加手臂加長爪子,增強牠過低的智力才是正確的發展方向,
於是魔爾德氏族開始試圖動手術改造鼠巨魔那過小的腦,使牠更聰明些並學會使用武器。

這並不是件簡單的工程,鼠巨魔不是瘋狂亂殺就是被殺死,沒有中間地帶。
等好不容易用無數鐵鍊栓住牠,要成功挖開巨獸的腦袋動手術也絕非閒談。
手術好不容易成功後,魔爾德氏族發現,無腦才是鼠巨魔如此暢銷的原因,
只要變得越會思考,鼠巨魔的攻擊性就呈反向成長。

既然不能讓鼠巨魔變聰明,那如果把馴獸師移接在牠身上呢?
想當然爾,根本沒有任何馴獸師自願讓血肉體液永生與一隻巨獸相連。
讓不情願者操控鼠巨魔可是很危險的,索羅特不得不試著另外作出一顆大腦。

在各種噁心的實驗下,魔爾德氏族成功地用奴隸鼠作出一種腦袋奇大、身體瘦弱的怪異生物,
他們作出了一種特製的鼠巨魔鞍具,將這支生物放入與巨魔管線相連的鞍具槽。
在成功活下來的案例中,怪異生物的身體被吸收得更加乾癟,完全成為與鼠巨魔融合的新腦袋。

起初魔爾德氏族認為實驗非常成功;鼠巨魔依然兇猛無比,但現在能進行一定的自我控制,
同時也學會使用那些鼠人與巨魔交戰後遺留的,巨魔尺寸的大錘與巨劍。
但氏族很快地發現到,平凡的兵刃與巨獸的拳爪相比起來實在太普通了,
拿起武器的鼠巨魔並不比空手戰鬥的原型號來得強悍
地下帝國只有一個地方能找到配得上鼠巨魔的武器,那就是史奎雷氏族的武器工作坊 . . .

兩個氏族的合作在鼠人史上相當罕見,
即使合作的初衷是好意,到最後往往都會在彼此欺騙、佔便宜等自私行為下草率結束。
魔爾德氏族非常好運,史奎雷氏族正好也在尋求合作的對象。
議會此時正為了灰白先知的末世計劃大傷腦筋,
史奎雷氏族的族長莫斯奇塔(Morskittar)要求他的總工程術師埃奇特·利爪(Ikit Claw),
全力配合魔爾德這群野獸製造專家。

埃奇特最近正好改良了不少款威力與故障率都相當驚人的武器,
但這些改良款都重到整個小隊的鼠人也扛不動,更別說瞄準敵人。
雖然很不願意與魔爾德為伍(他覺得這支氏族都充滿下水道的臭味),
但他最近的火箭發射計劃一敗塗地,亟需新的方案來搏得族長青睞。

隨著各種技術性問題解決後,埃奇特開始發現這個計劃的驚人潛力,
鼠巨魔的怪力能輕易扛起這些超重的武器,以及相應的彈藥筒或次元發電器,
魔爾德氏族也相當配合,協助將鼠巨魔的前肢鋸掉一些,並將武器直接接在巨獸的手臂上。
由於巨獸一旦扣下扳機後就不願停火,鼠人們為武器加裝了安全停火機制,
不是為了安全,是為了避免第一次開火就把全部的彈藥耗光。

在經過成功的測試後,全新的生化機械兵器 - 風暴惡靈誕生了,
並在鼠人入侵提莉亞(Tilea)時首次亮相。
眾軍閥在親眼目睹這群怪物搭載各種兵器撕碎敵軍後,
通通繳上了無數的次元幣當作預付款,要史奎雷氏族也幫他們作一隻。

風暴惡靈除了噴火器與機槍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武裝搭配如:
近戰專用的末日旋刃手套(Doom-flayer Gauntlet),
快速挖地洞的磨粉拳(Grinderfist),
投擲毒氣用的毒雲發射器(WindLauncher),
還有直接發出電擊的電擊手套(Shock Gauntlet)。

---------------------------------------------------------------------------------------------------------

Clan Eshin(艾辛氏族,原意不詳)

曾經到日本留學過的一族(沒錯,戰錘裡確實有個遠東的封閉島國叫 Nippon!)
消失數百年的 Clan Eshin 在Nippon、Ind 與 Cathay 學得了各種暗殺與淬毒的技巧,
(看名字就知道它們分別取材自日本、印度及中國。)
牠們擅長竊取情報、消滅議會的敵人與不聽話的異端份子,手段暴力但有效率,
無孔不入的暗殺能力是十三議會的政治地位不受動搖的一大原因,被稱為議會之手
這也是艾辛氏族之所以是鼠人最團結氏族的原因,因為一旦叛變就等同一次惹上好幾億個刺客。

艾辛氏族回到鼠群時,佩斯提倫氏族正在發動內戰對抗議會,
在全新的暗殺助力之下,原本屈居劣勢的議會成功逼迫佩斯提倫和談。

艾辛氏族在鼠人中算是立場最中立的一族,與佩斯提倫以外的氏族都保持得還不錯的關係,
牠們不排斥任何委託,連非鼠人種族的任務也會接受,
但結果通常是出價最高者勝(出十倍價錢殺那個要我命的人!)
目前為止牠們並沒有作過背叛議會的行為。


特殊單位:

夜行者(Night Runner(Vermintide 未登場)
夜行者是最初階的刺客,算是受過暗殺訓練的雜兵,
身著輕裝的牠們主要是以眾數先行劃過敵人的左右側,或是配合碎石手從地面鑽出,
然後進行誘敵來為溝行者製造機會,或是直接殺死防備較低的精英敵人。

這類的自殺任務讓夜行者的死傷率相當慘重,只有極少數能活過第一次的任務,
而唯有活過艱難任務的夜行者才能往下一級晉升。


溝行者(Gutter Runner)
基本上能成功在執行任務後活下來的夜行者,就可晉升為溝行者,
他們潛行暗殺的技術比夜行者更高一層,能夠接取一些氏族與議會的委託了。
雖然遊戲中的角色會以刺客來形容溝行者,但溝行者距離真正的艾辛族刺客還有一段距離。


艾辛刺客(Eshin Assassin)(Vermintide 未登場)
艾辛刺客是暗殺、滲透與破壞技巧皆已爐火純青的氏族成員,
能確實執行議會的高階任務,甚至會接受一些黑心人類的委託。

比起前兩者在戰場上的高風險自殺式戰法,
艾辛刺客通常都會偽裝成一般的鼠人並混雜於其中,
並在成熟的時機瞬間跳出來殺死敵人的英雄人物。

在攻擊凡人帝國的黑死病行動失敗後,也是由艾辛刺客們出手擦屁股,
他們成功刺殺了人類的英雄-魔鼠殺手曼德烈大帝,並將一切黑死病的證據全部銷毀,
再藉著賄賂腐敗的人類高官,成功地隱藏了這次黑死病與鼠人的關聯性。
人類依舊以為可怕的黑死病是聖靈西格瑪對帝國的腐敗降下的天罰。


---------------------------------------------------------------------------------------------------------

Clan Skryre(史奎雷氏族,原意不詳)

在挖通世界終末山脊的魔法大炸彈失控,導致大量鼠人一同被炸死後,
議會下達了禁止鼠人學習魔法的法令,只有二者例外,
其中一個是灰白先知,另一個就是史奎雷氏族。
(他們宣稱需要研究魔法來解讀這個炸彈的設計圖到底出了什麼bug。)
而史奎雷氏族跟灰白先知的地位也是全鼠人最高,可以坐在大角鼠位子的兩側。
史奎雷的權力欲非常強,很想把灰白先知幹掉並成為鼠人的至尊,
但他們還是很害怕受到大角鼠的天譴,因為灰白先知才是正牌的大角鼠使者。

史奎雷氏族的工程術師(Warlock Engineer)擅長結合科技與魔法作出超兇惡的戰爭兵器,
在遊戲中看得到的各種直逼 40K 規格的機械兵器,幾乎都出自史奎雷之手。
與魔爾德氏族一樣是大發戰爭財的氏族,光靠出租武器就能大賺特賺,
(因為武器太難操控了,所以都是出租人員跟武器,而彈藥再另外收費。)
不過牠們也有一些非武器向的作品,像是遠程通話用的遠端吱叫機(Farsqueaker)。


特殊單位:

次元火焰投射兵(Warp-fire Thrower)


正常設定下為兩人一組,一人拿燃料筒,一人負責開火。

次元火焰其實是霧化的次元石噴霧,噴出去是會黏在敵人身上的,
而且次元石的火焰是沒那麼容易熄滅,只要一黏上就會燒穿敵人的盔甲與骨頭。
這種致命武器的故障率明顯較高,噴火槍經常發生華麗的爆炸帶四周的鼠人一起陪葬。
但就傷害力來說這仍然是CP值高的兵器。
在遊戲中往鼠人背上的燃料筒開一槍,也能輕鬆讓噴火兵爆炸。


鼠特林機槍手(Ratling Gunner)


正常設定下也是要一人拿彈筒一人拿槍。
作為奇幻戰錘下最有現代色彩的武器之一,
六管槍管以次元蒸氣為動力,向敵人傾瀉次元石的子彈。
這款實在是賣得太好了,在各軍閥間都賣到缺貨,即便它非常容易卡彈。
另外還有出售配製腳架、護盾與車輪等其他款式。


毒雲投彈手(Poison Wind Globadier)



有單人投擲版與雙人迫擊砲版,
這些次元石的毒霧是避免白費力氣又能造成巨大傷亡的絕佳範例,
跟芥子氣一樣可透過皮膚直接灼傷敵人,吸入毒氣也意味著肺部會直接潰爛而死。

全身穿戴的防護裝備的老鼠本身也有攜帶武器,讓牠可以漫步在毒氣中殺死那些倖存的敵人,
牠們也可以直接引爆身上的毒氣與靠得太近的敵人同歸於盡。


次元碎石手(Warp-Grinder(Vermintide 未登場)

快速挖掘通道進行前後左右的包抄,是鼠人的招牌戰術,讓矮人十分頭痛。
如果要在遊戲裡體現的話,就是隨機挖破地圖上的牆壁或地板並伴隨著暴走吧。


次元燧發槍狙擊隊(Warplock Jezzail(Vermintide 未登場)


過長的槍身需要兩支鼠人一同行動才能妥善地填彈與瞄準。
次元燧發滑膛槍是舊世界中射程最遠的步槍,拜它的特製次元石彈頭所致。
射出的次元石會有很明亮的綠光軌跡,所以前排多半配有盾牌,可同時作為掩護與支撐腳座。
另外由於每發子彈的價錢都很貴,軍閥們大部份都採用普通子彈。

其實還蠻有潛力在遊戲中登場的,像是作為特定關卡中的敵人。


次元電光砲(Warp-Lightning Cannon)(Vermintide 未登場)

就是一個次元石發電的雷射砲,目前沒看過有手持版登場。


末日戰輪(Doomwheel


一代中僅以背景出場,是玩家在關卡 Engines of War 中的破壞目標。
乍看下是一個巨大的鼠籠,沒見過鼠人的種族可能會輕忽這種像玩具的機械,
唯有像矮人這種長年與鼠人交戰的種族才懂,即使有再要緊的威脅也要優先開砲炸毀這些輪子。

這個破陣兵器跟鼠籠一樣,是老鼠在內圈不斷跑步來產生動力,
在開戰之前,籠內的鼠人會服下興奮的藥劑,讓牠們在籠內瘋狂的奔跑,
負責駕駛的工程師會在輪子的正中間,讓這個佈滿尖刺的大輪盡可能地碾過越多敵軍越好,
轉動的輪子同時會為兩側的次元石電棒充電,然後放出電擊直接電死僥倖躲過輪子的敵人。

現在在 IOS 與安卓上都可玩到末日戰輪的小遊戲,不過是付費款。

風暴惡靈(Stormfiend)

魔爾德與史奎雷罕見的合作成果,
詳見上面的 Clan Moulder。


---------------------------------------------------------------------------------------------------------

Clan Pestilens(佩斯提倫氏族,意為蟲疫)

曾經在蜥蜴人的故鄉拉斯崔亞(Lustria)待過千年,
佩斯提倫氏族受盡當地的各種病原折磨,存活者最終成為瘟疫的化身。
牠們是四大氏族中最令人恐懼的一族,全身都散發著致命的疾病與要命的臭味。

返回鼠族時因為與其他族群脫節甚久,佩斯提倫甚至一度發動內戰試圖推翻議會,
而且佩斯提倫一開始是佔上風的,直到艾辛氏族的暗殺介入才決定和談。
最後以佩斯提倫公開氏族資源、族長加入議會,且隨身帶著致命病菌作為保險,
而議會發誓不再派人暗殺佩斯提倫作為第一次內戰的結束。

第二次內戰其實也算是他們發起的,但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跟其他族群不同,Clan Pestilens 並不出售軍事單位來賺錢,
但會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而出借單位給別的氏族。


特殊單位:

瘟疫侍僧(Plague Monk)
雖然有特殊的頭銜,但瘟疫侍僧就是佩斯提倫氏族的平民而已,幾乎全氏族都是狂熱的信徒。
經過無數的病菌與疾病的洗禮,佩斯提倫鼠人的體型、力量與臭味都比一般鼠人來得強大,
這讓他們顯得非常的強壯,而且就算武器打不到人也能靠身上的病菌一決勝負。
由此可知為什麼佩斯提倫氏族可以憑一己之力在內戰中佔上風,雖然有部份原因是議會並不團結。


瘟疫香爐揹負者(Plague Censer-Bearer)(Vermintide 未登場)
可以算是拿香爐的瘟疫侍僧,
這種鐵製又帶有尖刺的香爐裡頭放著次元石與各種病菌,
可以在戰場的最前線當作連枷擊打敵人,同時由瘟疫祭司唸咒使其散布出致命的毒氣。

感覺拿著這種武器的敵人頗有在遊戲登場的潛力,可以打穿玩家的防禦之類的,一定很煩。


疫爪投石車(Plague-Claw Catapult
在堡壘關卡的最後,玩家跑去搬砲彈就是為了轟這款投石車,
總之就是裝著次元石跟病菌丟過去砸敵人的器具。


瘟疫祭司(Plague Priest)(Vermintide 未登場)
藉此篇幅講一下佩斯提倫的宗教概念,佩斯提倫氏族的教義其實跟十三議會並不一樣,
他們遵從的是「大角鼠是病菌與疾病的散播者」,所以主要只專注在散佈疾病到全世界,
跟灰白先知的教義其實並不一樣,可以說是一個大角鼠各自表述。

加上內戰等等的不愉快經驗,所以雖然佩斯提倫提供了非凡的生化戰力,
但議會成員尤其是灰白先知都不喜歡他們。




以下列出一些其他非氏族專屬的單位:


奴隸鼠(Slave Rat)



奴隸是地下帝國最可憐但也最重要的資產,
鼠人有二十餘個奴隸氏族,氏族互戰後被抓走等等也會變成奴隸。
這些奴隸一生下來就要備受虐待、強制作工,能活過一年是萬幸同時也是大不幸。

對地下帝國而言,奴隸鼠非常的好用,
鼠人社會永遠有作不完的粗重工作需要大量人力,
此外牠們還可以測試武器殺傷力,或在戰場上充當絕佳的砲灰,超超超級多的砲灰,
一般並不指望奴隸鼠能對敵人造成太多傷害,能殺到幾個算是賺到。
另外在必要的時刻,奴隸也可以充當緊急糧食。
奴隸彼此之間也會將受傷殘疾的同事直接分食掉。

由於奴隸成功活著立下戰功的話,是有辦法脫離奴隸階層的,
所以戰鬥中的奴隸鼠絕對是拼命衝,反正往後退也會被蜂擁而來的同事們踩死。


風暴魔鼠(Stormvermin)



天生擁有黑毛的老鼠,會被提拔成為風暴魔鼠,
這種黑毛鼠人天生較為高大強壯,好戰性也比一般鼠人強烈,
牠們是鼠人的主要戰力及軍閥的貼身保鑣,有權使用最好的盔甲與武器,
風暴魔鼠部隊甚至還有屬於自己的奴隸得以差遣。

先天擁有的特權讓風暴魔鼠都有著天龍人的思維,自認為比死老百姓鼠人高等,
但他們的同袍意識僅止於此,較弱的風暴魔鼠也很常被自己的同事削成肉塊,
牠們的軍階是以決鬥來定的,與星海的飛升之鍊差不多,決鬥完後還活著的就能往上爬。


白化風暴魔鼠(Albino Stormvermin)(Vermintide 未登場)

這些天生有白化症的老鼠,會受訓成為鼠人的特殊部隊。
牠們是地下帝國紀律最嚴謹、裝備與戰力最精良的戰士,
體型與任何軍閥相當,但對議會是完全的忠誠。
能有牠們作為貼身保鏢是地位的象徵,表示正受到議會的青睞。

另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牠們全是啞巴,這樣牠們就算叛變也無法說出議會的秘密。


灰白先知(Grey Seer)



灰白先知等同鼠人社會的宗教階級,是全鼠人中地位最高者,
天生帶有灰毛且頭上長角的老鼠,會被鼠人奉為大角鼠在世間的使者,
牠們會被送去投入灰白先知的門下,學習大角鼠毀滅世界所需的知識,
並向大角鼠禱告以獲取祂的青睞。

聽起來好像是比其他鼠人順遂的生長環境,其實不然,
學徒的訓練十分嚴苛,很多小灰鼠都耐不住這種可怕的課程,
另外同儕之間也會彼此背叛、陷害、欺騙與暗殺,心機程度為眾鼠人職業之最。

灰白先知在地下帝國一共有169人,剛好是13*13,
唯有導師死亡時,學徒們才有機會取而代之成為新的灰白先知,



魔鼠領主(Verminlord)(Vermintide 未登場)

這已經脫離凡界生物的範疇了,不過還是簡單介紹一下。
一般相信魔鼠領主為初代十三議會的腐敗領主,並在大角鼠親自祝福之下成為不朽的惡魔化身。
魔鼠領主的戰鬥力等同混沌的高階惡魔,是地下帝國最令人恐懼的存在。

應該是不會在遊戲裡登場啦 ~皿~



跛峰與納格許 - 拯救世界的鼠人

八峰山與矮人


13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556 筆精華,06/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