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4k

【情報】Dark Imperium 劇透節譯:神學、基理曼與帝皇

樓主 天理何在 IG13557
GP21 BP-



「聖徒,你在這裡並不安全。」原體說。「疾害依然留存,而亞空間的存在依然強勁。」
「大人,你並不畏懼。」 馬蒂厄將手放心前並鞠躬。他那毫無裝飾的伺服顱骨以一種儼然莊肅的軌道繞行著他。「我又為何要害怕?
基理曼以批判性的眼光看著他。 「我是原體,馬蒂厄。而你不是。」
「我們倆都被帝皇所佑。我的信仰乃是我的堅實壁壘。」
「就像你所謂的信仰保護了這些人一樣?」基理曼說著,並指向了一堆被屋頂壓垮的綠色頭顱。

馬蒂厄露出一抹微笑。「大人,你的父親無法同時現身在許多地方,而有些人的信仰就是比他人要來得虔誠。就目前來說,你的父親庇護著我。」
「不論你的說法是否為真」原體說。「我依然希望你能穿著環境裝。看看我的修女跟星際戰士,他們都封緊頭盔,就連馬多瓦科爾昆以及他的禁軍都不會冒這個險。這些由帝皇精心親手打造的禁軍是最接近帝皇的人類,如果他們都如此謹慎行事,那麼你沒有理由不這麼做。」

只有少數人會忽略一個原體的建議,然而福拉特馬蒂厄卻搖了頭

「我不會有事的。我奮戰了一整天卻依然不受汙穢之物所侵擾。我確實蒙受庇佑。」他在室內走了一圈,然後走向那被詛咒的時鐘。他做了一個天鷹禮,但卻沒有顯露出被褻瀆之力污染的跡象。

基理曼小心翼翼地看著這位牧師,等待著他的癲狂或是疾病發作。但是馬蒂厄沉默不語了一段時間。基理曼操控霸權之手的那支手依然移動不定。他幾乎就要透過盔甲上的神經分流傳送指令,啟動拳套。當他看到馬蒂厄在髒亂的地上跪下並磕頭時,才開始放鬆。而馬蒂厄開始了他無聲的禱告。寂靜修女的頭盔微微動了一下,彷彿是在跟他交流一樣。基理曼與科爾昆交換了眼神。禁軍的微微聳肩讓他的裝甲彷彿劃出一道金黃波紋。

禱告完畢,馬蒂厄站起並跪向他的腐朽的木製神像,然後才轉身朝向帝皇最後一個忠誠之子。
「他們的仇恨從何而來?」他問到。 「為什麼他們會想變成這樣子?他們成了怪物。」

這道問題讓基理曼的表情變得沈重許多「仇恨長存於人心,」 原體繼續說。 「我心也是如此。我痛恨死亡守衛放棄了理智,墮落成至此。我痛恨我兄弟們的背叛。但我不怪他們。許多仇恨來自於恐懼、恥辱又或是絕望。我很確信是叛徒的絕望。他們摧毀一切時必定也感受到了恥辱,這對他們的仇恨來說是火上加油。」
「你對異教徒的說詞真是充滿慈悲。」馬蒂厄輕柔地說。
「我對他們絕不會手下留情,事已至此,再無回頭路。但是我們不該忘記他們許多人曾經是高貴的戰士,卻被他人所誤導,而走到今日這地步。一個備受崇敬的領導者能夠扭曲一個人的心。而我認為這是帝皇的錯。如果他當初沒有說謊的話」基理曼的聲音慢慢淡去。他皺了眉頭。基理曼質問自己那句話是否為真。或許那一切是無法阻止的。然後他憶起了王座室,那光線以及那廣大、非人類的靈魂與自己的接觸。

「他真的會說謊?」馬蒂厄的話語緊接著靜默。這份有關於神的啟示,幾乎使得他要沒了呼吸。

「是的,他的確說了謊。他知道亞空間的本質,但是卻不讓任何人知道。我猜測他是想要避免我們原體受到誘惑,但無知卻使得我們脆弱不堪。荷魯斯在墮落之前是個好人。他的確是充滿自信與傲慢,但他相信我們父親對帝國的願景,他們之間的羈絆是如此強烈。」基理曼嚴肅地看著馬蒂厄,他真的相信,確實地相信過。然而他現在卻得跟他父親一樣撒謊。「混沌找到門路,利用並且扭曲了荷魯斯的熱誠。我的父親錯算一步,而這一步讓我們都付出慘痛的代價。」
馬蒂厄終於呼出一口。「大人,我訝異於你有幸能與神皇一同行走於世。你能提到他是一件極其光榮的事。」

「我確實有過這份榮幸」 基理曼哀傷地說。「我希望能有機會再與他並肩而行。」他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但他決定不需要講得太詳細。
馬蒂厄思索著正確的回應。「大人,神祇不被凡人的規則所限。他說謊的緣由並非我們所能理解,即使是原體也是如此。」

基理曼對馬蒂厄拉長了一張臉。

「馬蒂厄,你別想說服我。他不是神。他自己對我這麼說過許多次。我對他的態度就像我對你一樣。帝皇的確是超乎凡人,他是人類演化的終極產物,而他的力量更非你我所能理解。但他不曾是神,現在也不會是。他是人類。一位出色的人類,但依然是人類。身為人,他一樣會犯錯。身為人,他依然有缺陷。」
大人,你是他的兒子,」馬蒂厄說到。「你曾說過你不是人。」
「我不是普通人,」 原體回應 「即使我收受許多帝皇的餽贈,我依然是人類,帝皇也是如此。」
馬蒂厄在室內的暗處行走,他的涼鞋在大理石上的淺坑激起水花,他看著那時鐘。

「如果你的父親有著神一般的力量,即使他不自認為神,他不也是神嗎?」 他說。 「帝皇庇佑我們。證據到處都是,你只需一看活聖人,她們就是帝皇意志的化身,然後是咒縛軍團,在戰鬥最絕望時,成了天外救星,還有帝皇塔羅,指引著平凡人的每一天。」
基理曼回想起他與父親的會面。他不喜歡回想這份記憶;好似這份記憶強迫基理曼回想起它,而不是基理曼主動回想一樣。那個身在遠古機械裡的東西,由令人生噁的科技所驅動。然後是金黃色的光,再來是疼痛

基理曼收緊了嘴唇。金光展現了某種程度的控制,疼痛也是。他已經厭倦了被利用。
「他不是神。」
「對我來說他就是神,對數兆人來說他就是神。為什麼你就是不願意接受真相?」
「對我來說,他是父親。」 是阿,一個遙遠、冷漠、無情,工於心計的父親。「也是我的上主。我曾為他死,我絕對會再這麼做。這並不賦予他神性。」

冷酷。這個詞定調了他與帝皇的會面。無邊而恐怖的冷酷。

他在那次晉見開始之前心生害怕,擔心他會遇見什麼。他的父親會是已經死了?還是被癲狂所困?又或是寂靜無語? 當他進入了王座室,並走向黃金王座時,他以參加他的養父康諾的葬禮一般的態度行走著。希望這一切能就此塵埃落定,浸溺在某種悲傷中。在帝皇升上王座以及基理曼死去的這段時間,沒有人跟他談話過。他想著,怎麼會有任何人能夠堅持一萬年之久。

一個被機械所環繞的乾癟屍體,他的寶劍置於膝上。哀悼之情瀰漫一切。為了維持帝皇生命所作出的獻祭著實讓原體深感厭惡。如果他還活著,他看起來也是死了。基理曼並不抱期待之情。

然而他開金口了。

光明與火焰的字句,帝皇與他的原體,與他的傑作之一有了一段談話。
一個作品。而不是兒子。

帝皇還活著時,就是個富於心計的存在。他隱藏思緒的技巧就跟讀別人心一樣高深。帝皇的殘餘依然非常強大到無法理解,但缺少了行走於凡人之間的微妙感。與帝皇對話就像是與恆星對話。帝皇的字字句句都燒灼著他。

但是傷得他最深的卻是言語背後的意義。

帝皇迎接基理曼的態度並非是父親與兒子那樣,而是一個工匠找到了他以為弄丟很久的寶貝工具。他的態度就像是一個被關在鐵牢的囚犯,突然有人給了他一把銼刀一樣。
基理曼不抱幻想。他不是那個給銼刀的人,他就是那把銼刀。

當帝皇依然行走於世,他用愛包裝了自己的心計。他讓原體們稱他為父親,而他自己則稱他們為兒子。他自己很少使用這個詞,基理曼現在終於理解了,即使他之前說出這個詞,也不是出自真心的。 基理曼被赤裸裸的帝皇意志所衝擊,一層偽裝就這樣在他的眼前消失。

帝皇讓原體敬愛他,原體們則相信帝皇會回敬這份愛。他並沒有這麼做。原體只是武器,僅此而已。
雖然他的力量浩瀚無比,或許比他升上王座前還要強大,但他的人性已經消失殆盡。他已經沒辦法再用一張人臉掩飾自己的想法。帝皇之光雖然使人眼花撩亂,包羅萬象,但是終於 基理曼終於理解了。那個他稱作父親的人,無法再隱藏自己了。
帝皇絲毫不愛他的兒子。他們只是東西。基理曼以及他的兄弟們,只不過就是工具而已。

馬蒂厄微笑著。「大人,他現在是萬眾之父了。你的父親在與你對話時,難道沒有提及他的神性嗎?」
原體的皺眉是刻意為之,用以展現他的怒火來讓牧師閉嘴,如此而已。「在我手下的其他司戰聖徒很快就學到一個教訓,那就是別問我在王座室發生了什麼事。」 基理曼充滿警告意味地的說。「把這件事當做你的教訓。現在我們談夠了。該來移除掉敵人在艾斯潘多的優勢了。」
2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92 筆精華,11/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