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原創】雙星之心 旅途的延續(6/19完結)

樓主 獅形 davidyea2006
GP5 BP-
在純白的空間中,拉格那和光魔將背對著彼此,都垂下了武器,因為勝負已然分曉。還站著的,是身上散發著暗紅氣息的拉格那。

光魔將身上的鎧甲由腹部至胸口幾乎完全破碎,由形狀看來就像是被銳利的尖爪以難以想像的速度劃過並刺穿一般。

「…真是驚人,威斯帕的力量在理論上就是"無限",是無法超越的。但你居然能就這樣勝過我,就算是合兩人之力也…」

拉格那轉過身來,身上的翅膀在空中劃出了銳利的聲響。

「那當然了…!」拉格那的聲音帶著怒意,以及真祖那種強大的氣勢。「彼此之間的羈絆,你所稱的"ZWEI”…能產生多麼大的力量,你不是也很清楚嗎!」

光魔將沒有回答,拉格那朝他走了幾步,繼續說下去。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願意相信他們!而是要他們…做出那麼殘酷的事!」

拉格那咬緊著牙,然後大聲怒吼。

「親手殺死自己的父母?別開玩笑了!!」

沒錯,這就是光暗兩位魔將──波克爾和皮皮洛的父母──真正的目的。

剛才,拉格那和艾爾文從與緹亞娜的通話中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包含了他們現在身處之地皆為虛幻的事實。

從艾爾文及波克爾分別被襲擊那一刻開始,四人就已經陷入了兩位魔將製造出來的虛幻夢境之中.進入了偽造的阿爾傑斯。之所以要這麼做,就是為了要讓事情完全朝著光暗魔將的意思發展,製造出讓他們──波克爾和皮皮洛──需要傾盡全力對抗魔王的情況。

而這些事情,緹亞娜是從…魔將們那裡得知的。

兩對少年少女一被帶走,她就接到了一封帶有強大光與暗魔力氣息的書信。上面是身為魔將,同時也是村莊的守護者,更是一對孩子的父母所做出的告白。

那是以寄宿著魔王力量的半魔半人之姿,所設計出的徹底毀滅魔王之力的計畫。目的只有一個,讓身上寄宿著魔王力量的波克爾和皮皮洛兩人,用那股力量,將也已經變成魔王之力化身的兩位魔將,徹底消滅。

「就算他們有再大的力量也沒有用…我們在將自己與魔王之力一同封印的那時起,就已經不再是人類了。」光魔將用手摀著身上的傷處低語著。「除了把我們和這股邪惡的力量一起消滅,沒有別的辦法…」

至於,一定要皮皮洛和波克爾動手的理由,當然也是因為魔王之力。

魔王之力本身的特質,無限的吸收和再生,可以讓它在理論上達到永生不滅。因此,除非同樣性質的力量來互相抵銷,否則任何的破壞、封印都只是暫時的。

而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寄宿在波克爾和皮皮洛身上的魔王力量的危險性,雖然那遠不及身為源頭的光暗魔將之力,但也會隨著時間過去慢慢增強,到最後,他們也會面臨和父母一樣的命運。

「所以…為了阿爾傑斯永遠的和平,也為了那兩個孩子的未來…」

光魔將站起身,將手向旁邊一揮。在一陣白光閃過後,他身上的鎧甲瞬間再生回完好無缺的狀態。

「無論如何,都必須要讓這個計劃成功…!」

「就算這樣…!」拉格那咬著牙說。「你以為…他們能承受這樣的事嗎!」

弒親之痛,拉格那是明白的。

自己的妹妹米婭,同樣是在無法控制的情況下,以魔王的力量殺死了親生父母、毀滅了從小長大的家園。

雖然動手的不是自己,但在那之後經歷過的,米娅無數令人心碎的懺悔、使人不忍卒聽的哭訴,已經讓拉格那了解到,那不是任何事物能夠填平的傷痛。

「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讓它發生!」拉格那大喊。

然而,光魔將突然低下頭。

「…太遲了。」

拉格那一驚,突然發現從不遠處,傳來一股從未經歷過的異樣感覺。

但與其說是感覺,不如說是"什麼都沒感覺到",正因如此,才讓人無法理解。

拉格那已經知道,真祖對於世間萬物有著優於大部分生物的敏銳知覺,因此任何物體的存在、能量的流動,都能夠清楚地意識到。

可是,現在他發現,不遠處有一處空間,"什麼都沒有"。

而且,這塊空間正慢慢擴散,越來越大…!

「這到底是…什麼…!?」

「開始了…」光魔將平靜地說。「這就是…寄宿在那兩個孩子身上的力量,無限的吸收和無限的放出合為一體時,將化為使一切歸於虛無的"無"之力…」

霎時之間,拉格那感到身處的這個空間,似乎也開始變得不穩定。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要被那個空洞吞進去地,不斷消失…!

「放心吧,你們不會有事的。」光魔將望著拉格那,語氣同樣平靜。「只要我們被吞噬,一切都會回復正常,你們和那兩個孩子就都可以回到現實了…」

拉格那睜大雙眼,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不會吧…快住手…」他無助地喊著。「你們…快住手啊!!」

*       *        *

一片寂靜,沒有聲音、沒有光與暗,沒有任何東西存在於這裡。

就連自己是否存在於此,也不是很確定。

…反正,也都無所謂了。

希望至今為止的一切,都是沒發生過的一場惡夢…

「皮皮洛…」

…………………

「皮皮洛…」

不想理會。

「皮皮洛…!」

…………!

「吵死了…!」

聽到了自己發出來的聲音,就不能假裝自己不存在了。

自己,皮皮洛,確實存在於這裡,這個空間…和波克爾。

「我們…回去好不好?」

「…你要做紅茶鬆餅給我吃嗎?」

這聽起來像在說笑,儘管現在沒有人笑得出來。

「我們…必須回去…!」

「回去……」

皮皮洛的聲音極低,不帶任何感情。

「回去…殺了爸爸媽媽嗎?」

這句可怕的話,像冷風又像電流般掃過。波克爾的聲音倒抽了一口氣。

「…不快點的話,大家會…!」

皮皮洛感到有一隻手企圖從後方搭住她的肩,但又無力地滑下──順著她一絲不掛的背。

對了…感覺不到身上有穿衣服……算了…這不重要……

「…會怎麼樣?」皮皮洛半睜開眼,看見一片朦朧中,抱住自己雙腿的手。「波克爾不是也聽到了嗎?」

光魔將與暗魔將,自己的爸爸媽媽,要自己去做的事。

終於明白了,在一切的盡頭等著自己的東西。

無盡的悲傷、絕望…還有無法被原諒的罪惡。

「會死掉的,只有爸爸媽媽;不管怎樣,爸爸媽媽都會被殺。」皮皮洛喃喃說著。「無論我們怎麼樣,事實都不會改變的。」

事情已經至此,就算兩人掙扎著恢復意識,要做的事也是勢在必行,無法避免了。

「算了吧…我已經…什麼都不想要了。」

如果要回去面對那樣的現實,那還不如就這樣在此睡著。

「讓一切…就這樣結束吧…」

一片許久的沉默,讓人以為再也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

但是,波克爾的聲音仍然貫穿了沉默。

「皮皮洛想要…就這樣結束嗎?」

「能不結束嗎!?」皮皮洛用前所未有的音量大喊。「如果…我們殺掉了爸爸媽媽…!」

做出如此恐怖的事,無疑等於在自己心頭刺上狠狠一刀。就好像,心中被刨去一大塊一般,那是平常人根本無法想像的事。

「心中最重要的部分…不見了…有一大半都不見了……這樣子,我不知道以後要怎麼生活下去!」皮皮洛大叫著,聲音變得斷斷續續。「波克爾難道不也是嗎…!」

波克爾的聲音停了一會,之後陡然變得像是喉嚨被塞住一般的語調。

「我也是…沒有了爸爸媽媽…而且還是自己造成的…我也沒辦法承受啊…!」

皮皮洛聽著背後的聲音,抬起頭來,淚水順著臉頰滑落,隨著哽咽流得更多。

「但就是因為這樣…!」

波克爾突然提高音量,硬是衝破了堵塞在喉嚨的東西。

「我才想要…跟皮皮洛一起回去啊!」

「…欸?」

此時,皮皮洛感到波克爾來到了自己的背後,近的幾乎可以感覺到他的體溫。

「既然心只剩下一半,既然自己沒有辦法生活下去…!」波克爾深吸了一口氣。「那就兩個人在一起,把兩顆心合為一體吧!」

再一次的,波克爾搭住了皮皮洛的肩膀,而且是用兩隻手。

「我想要…跟皮皮洛一起…用不一樣的方式合而為一!」他的語調漸漸上揚,其中包含的感情也在改變著。「不是因為魔王的詛咒,或是需要保護的家人…而是做為最重要的人,跟妳生活下去!」

「妳跌倒的時候,我會扶妳起來;妳承受不住的時候,我會幫你分擔…!無論多久,我都會支持著妳!我會跟妳一起渡過每一日、每一夜,每一個春夏秋冬…!」

這些滔滔不絕的話語,似乎在這甚麼都沒有的空間中也產生了迴響。皮皮洛再也受不了了。

「啊──真是的!笨蛋波克爾!!這麼害羞的話你也說得出來!」

皮皮洛跳了起來並轉過身,波克爾被她這個動作弄得跌坐在地上。現在他們雙方都能清楚看見對方的全身,但他們並不在意。

不…是已經不需要再去在意了。

「你就這麼確定,我會願意跟你生活一輩子嗎!?」

「哈哈…怎麼說呢。」波克爾喘了口氣,笑著搔了搔頭。「大概是因為我知道…皮皮洛一直依賴著我吧,就像我也一直…依賴著皮皮洛一樣。」

聽到這話,皮皮洛似乎想反駁些什麼,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後,她做出一副看似無可奈何的樣子,慢慢張開嘴。

「…說好了喔,要是敢騙我,可是會讓你一輩子都償還不完的…!」

「哈哈…那我還求之不得呢。」波克爾笑著站起來。「那麼…我們…一起走吧。」

皮皮洛脹紅了臉,那是生氣…還有一大半別的感情。她別過臉去,向波克爾伸出手。

當兩人的手交握在一起的時候,他們身上的衣服又重新出現。這代表的不是隔閡,而是表示他們找回了面對外界的勇氣。

「皮皮洛,出發吧!」

「嗯…上了!」

*       *        *

「這樣就行了……」

暗魔將的眼前,是一大片的黑暗。那跟她身上的力量不同,是不帶任何屬性或能量,純粹的"全無"空間。這個空間在擴大,朝她迅速逼近。


「波克爾、皮皮洛…忘了我們,好好地活下去吧…」

暗魔將閉上雙眼,在原地漂浮著不動,等待著被眼前的空間吞噬。

但突然,空間的擴大停止了。

感覺到這一點的她,驚詫地抬起頭。

「怎麼會…!」

接著,那片虛無開始向內收縮,一直縮小到看不見。接著在同樣的位置,有兩個人影浮現了出來。

「不要…不要反抗啊!」

暗魔將急急喊道,大口喘著氣。

「就這樣…就這樣結束掉一切,就不會留下悲傷的回憶了啊!」

「…媽媽,妳錯了。」

波克爾的聲音,將最後一點虛無的空間驅散。

「如果我們在不能控制的情況下殺了你們,那才是最悲傷的結果。」

波克爾和皮皮洛,堅定地站立在了暗魔將面前。

兩人的手上,共同握著一把長槍──不,那是波克爾的大劍和皮皮洛的法杖結合在一起,誕生出的新武器。在白銀的刀刃下方,鑲著原本是在兩人武器上的綠色水晶,現在正閃著耀目的光芒;可以感覺到,兩人身上的力量已全部寄宿其中。

「…我們已經決定了,今後要兩人一起走下去。」波克爾繼續說下去。「所有的快樂、所有的悲傷,都由兩人一起來承擔!」

語畢,波克爾揚起了武器,和皮皮洛一起……意味著,接下來要做的事,也將是要兩人共同……

「…波克爾,你把我想講的話都講完了啦。」皮皮洛總算也開了口。「媽媽…我不會再哭了,我已經…不是只會耍脾氣的小孩子了!」

這話連波克爾聽了都有點驚訝,到這時他才完全明白,原來皮皮洛以往的種種任性舉動,有很大一部份都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孤單寂寞……想到這裡,波克爾不禁將原本就已經緊握著皮皮洛的手握得更緊了些,皮皮洛也同樣回應著。

「只有我自己的話一定不行,但是只要有波克爾在的話…就算他是那麼的囉嗦、煩人、自以為是…」皮皮洛說到波克爾差點哭喪了臉。「我還是能…跟他一起生活下去!」

「是嗎……」

暗魔將還來不及從吃驚與感慨中說出別的話,波克爾和皮皮洛背後就又響起另一個聲音。

「你們真的…長大了…」

這是光魔將的嗓音,他顯然也聽到了一切。

「爸爸媽媽…已經沒有什麼能教你們了。」

兩人正想回頭,光魔將就已經如同一道光影般地出現在暗魔將的身邊。而拉格那也從後方趕了過來,懷中抱著沉睡著的艾爾文。

「怎麼會…」拉格那咬著牙,神情悲傷。「你們…真的要這麼做?」

「別說了,拉格那…」艾爾文的聲音從他心中響起。「既然這是他們自己的決定,那我們也無從干涉…」

拉格那在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垂下頭和雙手。暗紅色的光芒從身上消散,拉格那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和艾爾文一起在一旁觀望。

「沒想到…還能在最後跟你們像這樣說上話…」光魔將低聲說著,看向身旁的伴侶。

「是啊…雖然是有一肚子話想說的,但還是只說這一句吧。」

接著,暗魔將突然大聲說出了令所有人都不禁嚇了一跳的話。

「你們兩個,都還沒有成年,可不要那麼急著就結婚啊!!」

在之後的一瞬間,氣氛讓人不禁想笑出來。帶著這樣的情緒,波克爾和皮皮洛輕聲應答。

「是…!」

「知道了…」

暗魔將點點頭,也抬頭望著光魔將。

「那麼……」

已經無須多言,最後的一刻已經到來。

光魔將靠到了暗魔將身邊,這不只是因為他們要相守在一起,也是為了讓事情能夠一次就結束。

「動手吧……」

波克爾和皮皮洛一起深吸了一口氣,合力揚起手中的武器。

「一直以來…謝謝了。爸爸…媽媽…!」

和波克爾一起大聲喊出這句話時,皮皮洛感到淚水又不聽話地滾了下來。

真是的…!明明剛剛才說過不哭的…!

算了…反正波克爾也一樣…就這一次…好好哭個夠吧……

嗚…………

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永別了……」

最後的一擊在話聲中揮下,斬裂了人影、切開了空間,也斷除了持續了無盡時間的詛咒────

*       *        *

「拉格那,你們真的不再多留幾天嗎?」

拉格那和艾爾文站在村口,眼前是波克爾和皮皮洛,還有普克村的村民們。

「啊啊…該做的事都做完了,休息也休息過了,是該回去向工會報告了。」

拉格那轉了轉手臂,表示身體已經完全恢復。而他手上握著的,是馬卡爾和蕾妮為他打造的全新錨劍。

「而且重點是,我們不能繼續打擾你們了啊!」艾爾文笑著接口。

一句話讓波克爾和皮皮洛臉都紅了,村民們也大笑了起來。

事情的始末普克村的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同時也曉得了波克爾和皮皮洛今後的打算。原本村民們就大都很照顧並且對兩人的關係喜聞樂見了,如今更是沒有不支持的理由。

不過在拉格那和艾爾文轉身離去時,拉格那不禁又低聲說了幾句。

「還是有點擔心啊…他們真的沒有問題嗎?」

「不要緊的…雖然的確他們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村裡的人們會幫助他們的。」艾爾文想起了波克爾和皮皮洛的笑容,其中有一部份是強顏歡笑…但這很快就會消失的。「最重要的是…他們有彼此在身邊啊!」

「嗯…!就像你我一樣!」

拉格那和艾爾文相視而笑,乘上了仍停在村外的特里斯坦號,離開了阿爾傑斯。而波克爾和皮皮洛則是一直抬頭看著紅色鐵翼遠去,直到看不見了才低下頭。

「吶,皮皮洛…」

波克爾先看了看周圍,確定村民們都已經散去後,才向皮皮洛開口。

「既然事情都這樣了,那我們以後…?」

「等等!」皮皮洛伸出一隻手,阻止了波克爾的發言,她仍然滿臉通紅。「雖然我已經…答應你了…但我可還沒打算要跟你做這樣那樣的事喔?」

「不、不是啦!」波克爾也脹紅了臉,急忙搖手否認。「我是說,以後我們要做些什麼……」

「嗯……」

這個問題,皮皮洛暫時想不出答案。

儘管以往,追求時尚、設計服裝等等的志向並不完全是為了掩蓋心中的傷口,但現在經過如此大的劇變,要那麼快就再度燃起熱情似乎是做不到的。

至少…需要一段時間好好休息。

「…暫時,就乖乖待在家裡吧。」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波克爾說。

雖然藍鳥號沒事,但兩人的武器也都沒了,要找個新的替代品也不簡單,不管怎麼說,短時間內也沒辦法任意外出了。

「這段時間…就幫波克爾做做家事,去修女那裏上上課吧。」皮皮洛說。

「哈哈…還真不像是皮皮洛說的話呢,又要下雨了嗎?」

皮皮洛突然沉默不語,以為她生氣了的波克爾慌張起來。

「那個…皮皮洛?」

「…就算下雨了…」

「咦?」

「就算下雨了,你也會跟我一起撐傘的吧?」皮皮洛看著波克爾,臉仍然微紅。

「啊…」

以往說會說的"幫我撐傘"和現在的"跟我一起撐傘"…波克爾注意到了這其中的差別。

「嗯…當然!」他開心地回答。

「那、那就好…」

皮皮洛轉過身去朝家裡走,其實她比波克爾還要慌張,證據就是她走沒幾步,就被地上的一顆石頭絆倒在地,帽子也掉到了地上。

「好痛…!」

「皮皮洛!」波克爾連忙趕過去。

「真是的…果然不拿法杖走路很不習慣啊…」

皮皮洛嘟嚷著,感覺到膝蓋擦破流血了。但轉身一看,焦急地蹲到自己身邊的波克爾,他的膝蓋仍然完好無傷……

「沒關係的。」

知道皮皮洛在想什麼的波克爾,一把伸出手,把皮皮洛背了起來。

「等、等一下!?」

皮皮洛剛想抗議,就發現波克爾已經轉過頭來,和她以極近的距離臉貼臉,讓她完全說不出話。

「就算詛咒沒有了…我也會一直和皮皮洛一起分擔一切的!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面對波克爾的微笑,皮皮洛只能把臉別開。

「好、好啦……」

於是,波克爾背著皮皮洛,慢慢向家裡走去,都忘記皮皮洛掉在地上的帽子了。而此時一陣風吹過,將頂端帶著毛球的帽子吹起,吹到了教堂旁墓園的一座新墓碑旁。墓碑前交錯放著一把大劍和一根法杖,石碑上則是波克爾和皮皮洛親手刻下的名字。兩把武器伴隨著他們原來的主人,一起在此長眠。

雙星的旅途雖然暫時結束了…但總有一天,會再繼續踏上旅途的。

=========分========隔========線=========

完結啦!完結啦!完結啦!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可能會有很多人對這種結局感到意外 但我認為這是最合適的
畢竟如果讓兩人的父母回來會有很多問題 也會讓波皮兩人過度依賴…
雖然有點殘忍 但還是讓他們這樣繼續成長比較好

…總之 再次感謝一直陪我走到今天的各位讀者 請各位在看完後
有任何未臻完美之處 例如忘記的伏筆或不通順的地方儘管提出 我會很感激的…
在盡可能地修正後 我會把全文彙整成一份完整文檔放上來

最後再提一下 會拖這麼久除了個人因素外
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在意雙3到底會不會出
到最後看起來是沒望了 於是就盡快把這篇寫完了

不求什麼好評價啦 只希望有任何人能藉由閱讀此文感到開心
我就心滿意足了 大家 有緣再見啦!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1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