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RE:【原創】雙星之心 旅途的延續(5/17更新)

樓主 獅形 davidyea2006
GP4 BP-
「好了,儘管上吧,紅髮的勇者啊。」
 
「唔…」
 
雖然拉格那心中有一絲不安,但他還是大吼一聲,一個箭步衝到光魔將面前,對著他的胸口就是一下突刺。
 
在劍刃還沒有碰到目標以前,光魔將的身影就消失了,錨劍只刺穿了空氣。但拉格那本來就沒預計這一劍會命中,他感覺到光魔將的氣息正移向自己的右後方,立刻連轉身都沒轉,朝著那個方向再次揮出一擊。
 
這次打中了,金屬相碰的聲音擴散到四周。拉格那在攻擊到對方的同時,立刻向前方一躍,並在空中轉過身,就這樣再度以一段距離和光魔將對峙。
 
光魔將仍然站在原地,看來剛才那下攻擊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怎麼了,就這樣而已嗎?」光魔將緩緩說著,手一揮,露出斗篷底下的鎧甲。「你應該很清楚,沒有附加任何力量的普通武器是不可能傷到我的吧?」
 
拉格那吞了一口口水,望著那在夜色中也散著光芒的白色甲冑。
 
「我才不會上你的當!」拉格那喊。「要是在武器上附加魔力的話,只會被你吸收掉而已!」
 
聽到這話,光魔將輕聲笑了一下。
 
「呵…你已經知道了嗎?確實,不只是我的劍,我的鎧甲也具有相同的力量…」
 
光魔將望著拉格那,將拿著武器的右手從斗篷下伸出;拉格那看見,光魔將那把三刃大劍閃著的光芒和他身上的鎧甲是相同的。
 
果然…!
 
這項事實,是拉格那根據光魔將的身分以及使用武器做出的猜測,但卻還沒能想出對應的方法。他不禁焦急起來,這樣的話,根本無法進行攻擊……
 
「但是…」
 
這瞬間,前方劍刃和鎧甲的光突然增強,聚焦到了拉格那的臉上──
 
糟了!拉格那在心中暗叫一聲。
 
在拉格那猛然別開視線的同時,光魔將已經站到了他的面前。
 
「那最多也只能抽取附在"物品"上的魔力…」
 
隨著這句話,拉格那的腹部被狠狠擊中,力量大到打得他的身體向上飛了起來。拉格那的視線變得模糊,但仍然可以看見一陣白影,從下方追了上來──
 
「如果是保存在活物體內的魔力,是吸收不了的。」
 
冰冷的刀刃架住了拉格那的脖子,三刃大劍的其中兩片刃,正像剪刀般夾住了拉格那。然後,大劍帶著拉格那的身體,以極大的力量撞向地面。
 
拉格那只聽到一剎那的撞擊聲,接著他的視線就在一陣亮白後變成全黑,全身沒有一點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拉格那才感受到了身體彷彿要裂開似的疼痛,以及金星亂冒的混濁視野。這些感覺迅速在減弱,終於使他能夠再次從地上站起來。拉格那看見自己腳下的地板出現了裂痕,而光魔將已經站回剛剛的位置。
 
「…例如,我就無法直接吸收你體內的那股魔力。」光魔將直接繼續剛才的話。「要是普通人類的話,這下撞擊早已使你喪命,但因為你體內寄宿著的真祖魔力,才使你的肉體沒那麼容易損壞。」
 
這傢伙…!
 
拉格那雖然站著,但暫時還出不了聲。
 
把我和艾爾文的事給…?
 
「讓我看看吧,那足以遮蔽吾之光的黑暗之力。」
 
在拉格那尚未完全回復清楚的意識中,光魔將的這段話語迴盪著。
 
黑暗之力…

艾爾文…給我的力量…
 
拉格那喘著氣,體內的疼痛和思緒同樣劇烈翻滾著。
 
這傢伙…到底想怎樣…!
 
如果剛才趁我倒地時連續攻擊的話,明明就可以…
 
只能…照他的話做了嗎……!
 
……………………
 
緊咬著牙,拉格那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嘗試,他喚醒了存在於體內的魔力;不是送往手上的武器進行直接輸出,而是讓它在體內擴散,分配到全身的每一個角落。霎時,一股奇妙的感覺湧了上來。
 
拉格那覺得自己的感覺變得敏銳,夜色變得明亮許多,就像不久前他嘗試將魔力集中在眼睛時一樣。但這次不只如此,拉格那感到全身都被魔力覆蓋,進而產生了某些變化,而這讓他覺得,他可以做到許多過去做不到的事情。
 
「………」
 
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拉格那儘可能地不動聲色;光魔將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無法看出他到底有沒有發現什麼。
 
「…那麼,我們再來試一次吧。」
 
同樣的狀況再次發生,光魔將身上的鎧甲閃現光芒,遮蔽了拉格那的眼睛──
 
雖然視覺的障礙仍然無法突破,但接下來就不同了!
 
光魔將的行動,透過視覺以外的其他感官傳了過來。他起步時的氣流方向、對地面的細微震動、寄宿在武器上的銳利殺氣、還有冷靜地判斷這一切的拉格那自己。這些,讓拉格那的反擊變成了可能。
 
這就是…艾爾文感受到的世界…
 
不過,如果是艾爾文的話,接下來的動作大概…
 
下一瞬間,拉格那已經扥住了擊向自己腹部的光魔將的手腕。光魔將似乎立刻就察覺到了,但沒能及時收住力量。於是拉格那就順著他的力量,用左手將他的手腕奮力向上推;然後,用右手的武器朝著光魔將那罩門大開的咽喉──
 
「喔──喔喔喔喔喔!」
 
比剛才更劇烈的金屬碰撞聲──其實該說是碎裂聲──響起,拉格那抬起頭,看見光魔將的斗篷和面具被錨劍劃開了一條細長的裂縫。透過裂縫,可以看見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
 
「──很好。」
 
光魔將在空中一個翻滾,再次落回原本的位置,用手蓋住了面具上的傷痕。
 
「看來你已經熱身完畢了呢,勇者。那麼──」
 
光魔將的手一揮,將被割裂的斗篷和面具扯下,扔到一旁。然後,甩了一下他那束露出來的深綠色長髮,露出了淺淺的笑容,定定望著拉格那。
 
「現在,就讓我們正式開始吧。」
 
在光魔將露出真面目的瞬間,雲層裂口的另一端,事實上也是阿爾傑斯另一頭的頂峰處,那個女孩完全凍結了。
 
「什…」
 
皮皮洛張著嘴,過了好久才能說出一個單字。
 
「爸…爸…?」
 
方才,皮皮洛已經與暗魔將過招數回合。暗魔將的魔力就如同她想像一般強大,黑色的高密度魔力所凝聚而成的攻擊,有著皮皮洛自己所難以達到的威力。不過,皮皮洛以擅長的數量壓制質量,不斷射出大量的小型魔力彈對抗,總算還是能維持平手的局面。
 
不過皮皮洛總感覺,暗魔將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然後,剛剛從眼角瞄到上方的景象,光魔將取下自己的面具時,皮皮洛不禁望了過去,看到的卻是令她如此震驚的事實。現在,她僵硬地從上方的天空缺口收回視線,望著站在自己眼前,身著黑斗篷的暗魔將。
 
皮皮洛的表情是,震驚、害怕、憤怒……還有,期待……
 
「難…道…說……」
 
在皮皮洛這樣結結巴巴的話語中,暗魔將似乎有些不耐。
 
「啊──好了好了,也差不多該揭曉了,就先讓妳知道吧。」她高舉雙手聳了聳肩。「我可不想讓小皮皮洛妳因為相同的理由,像小波克爾那樣被瞬殺呢。」
 
沒有再多加廢話,也沒有一點遲疑。暗魔將舉起手,將兜帽和上面雕刻著笑臉的面具一起拉下。
 
剎那間,一道如同瀑布般的金色長髮飄散了開來,在月光下反射著柔和的光輝。而在將頭髮甩到背後後,暗魔將莉卡蒂絲──這名與皮皮洛十分相像的女子,緩緩睜開深藍色的雙目,與皮皮洛對望著。
 
「媽………」
 
淚水不受控制地從眼睛中溢出,雙腳也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
 
「媽媽!!」
 
皮皮洛伸出雙手,朝著暗魔將奔了過去。但就在離她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
 
「嗚噗!」
 
一個碩大的黑色魔力彈,狠狠擊中了皮皮洛的腹部,讓她瞬間倒地,向後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來。
 
「嗚…」
 
皮皮洛痛苦地呻吟著,仍然抬起頭來,對眼前的女子呼喊著。
 
「媽媽…爲什麼…」她斷斷續續地說著。「到底是…怎麼…」
 
「嘛~是怎麼回事呢~?」暗魔將完全無視皮皮洛的痛苦樣貌,一臉輕鬆地笑著。
 
皮皮洛完全無法接受。危害阿爾傑斯、把波克爾打成重傷,還與想要守護家園的大家為敵…爲什麼自己的父母,自己最敬愛、最思念的人,會做出這種事…
 
不可能…一定有哪裡搞錯了……!
 
「…我知道了!妳是冒牌貨吧!」
 
皮皮洛用法杖硬是撐起身體,大聲喊道。
 
「不然…就是妳控制了媽媽的身體…!」
 
暗魔將聽到此言,立刻仰天大笑。
 
「哎呀…妳是這樣想的嗎?」她止住笑聲,柔聲問道。「不過,假如我是冒牌貨就算了,如過這真的是媽媽的身體,妳還打得下去嗎?」
 
「嗚…!」
 
皮皮洛緊抿著嘴,答不上來。
 
「而且…妳真的打算繼續跟我打嗎?妳該不會忘了──」
 
暗魔將瞇起了眼,漆黑的魔力流,如同火焰一般從她身上散出,在四周竄動。
 
「──自己的媽媽有多強吧?」
 
皮皮洛不由得向後退,她當然不可能忘記。
 
自己的魔法,就是媽媽教的。
 
在皮皮洛心中,媽媽就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魔法師,擁有自己永遠也望塵莫及的實力。
 
怎麼可能…贏得過她呢……
 
──但是!
 
「…不管妳是不是真正的媽媽,」皮皮洛握緊了法杖,大聲說著。「妳…你們傷害的人,波克爾…是我最重要的家人!還有拉格那、艾爾文、阿爾傑斯的大家…令他們陷入危機的事情,也都不可饒恕!所以…」
 
皮皮洛用力踏前一步,將法杖指向了暗魔將。
 
「至少在弄明白原因以前,我會跟妳戰鬥到底的!」
 
「呵呵呵…這樣啊…」暗魔將笑了一笑。「那麼就來吧,小皮皮洛。現在開始…可不是遊戲了喲。」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1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