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k

RE:【原創】雙星之心 旅途的延續(12/28更新)

樓主 獅形 davidyea2006
GP4 BP-
在阿爾傑斯的一角,拉格那獨自站在月光下,在他面前的是一扇怪異的門,看起來就像一張邪惡的鬼臉,讓人一點都不想靠近這裡。但拉格那現在別無選擇,因為自己最重要的人正等著他去拯救。
 
為什麼只有拉格那一個人呢?因為不久之前,他和皮皮洛面臨了抉擇。
 
目前,需要前往的地方有兩處。
 
要先去哪一邊…?
 
這個問題的答案,將關係著接下來的行動方針,更可能會影響之後的事情發展。
 
如果要前往光之神殿所在的天之迴廊,就必須往普克村東北方的神殿遺址走;反之,若想去暗之神殿,則得穿過村子西南邊的黑暗隧道-謎之通道才行。
 
結果,最後兩人決定各自行動。雖然這麼危險的情況下兵分兩路不太好,但不斷流逝著的時間同樣緊迫,已經沒辦法了。
 
就算快一秒也好,必須盡快把被擄走的另一人救出來…拉格那和皮皮洛都是這麼想的。
 
於是,此時拉格那懷著這樣的心情,毫不猶豫地邁向眼前的通道。他一靠近,通道的門就突然變成許多蝙蝠形狀的黑影,拍著翅膀消失無蹤。拉格那站在入口向內探視。
 
「好暗啊…」
 
拉格那閉上眼睛,試著將體內的魔力集中到雙眼。當他再次睜開眼時,隨即感到眼前的景象變得明亮許多;雖然還不是相當清晰,但已經足以看見隧道內的道路了。
 
「嗯…這就是真祖看到的景象嗎…」
 
沒錯,這是艾爾文教拉格那使用的夜視能力。
 
雖然相當方便,但卻也使他更思念艾爾文了。
 
「等著我,艾爾文…!」
 
拉格那快步衝進通道,無視於隧道內遍佈的奇形怪狀岩石,到了隧道的另一邊。這裡是阿爾傑斯大陸邊緣一處懸崖下的平台,前方有一塊呈放射狀開展,看來相當壯觀的巨大紫水晶柱,在那下方隱藏著的,就是艾斯比娜-暗之女神的神殿。他沒有再猶豫,立刻趕往神殿內。
 
另一方面,皮皮洛也通過了村內神殿遺址的傳送陣,到了光之女神雅普莉耶絲神殿,俗稱"天之迴廊"的空中浮游遺跡。
 
如果要順利通過這裡,必須一路上解開各種各樣的機關才行。以往在迷宮中探險時,都是波克爾負責物理性機關,皮皮洛負責魔法機關的;但現在必須都由皮皮洛一個人來了,這讓她感到分外辛苦。

「波克爾…!」
 
這聲呼喚,包含著許多感情。有憤怒、有悲傷、有焦慮,以及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的,強烈地希望與對方在一起的想法。所有的這一切,化為一團雜色的火焰,在心中燃燒著。皮皮洛在體會被這種情緒燒灼著內心時,也同時想到自己先前的魯莽行為,肯定也為波克爾帶來同樣的感受。
 
所以,在對波克爾將自己撇到後方的事感到氣憤之外,皮皮洛也同時懷抱著對波克爾的歉意,以及對自己能力感到不足的悔恨。
 
「如果…我能更加堅強的話…就不會……」
 
由於從來沒有接觸過那些需要力量來破解的機關,皮皮洛沒過多久就氣喘吁吁。不過他仍然一面低語一面前進著。幸好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任何魔獸,才沒有因為戰鬥而消耗更多的體力。不過這種異像,也再一次讓她感受到這個大陸已發生不可測的變化。
 
「可惡……」皮皮洛咬著牙。
 
好不容易,皮皮洛終於來到了迷宮的分歧點。她沒有多加耽擱,立刻集中精神,感應附近是否有隱匿的魔法跡象。果然,在環視了四周一圈後,皮皮洛就發現在"密寶之路"入口的對面,有一處牆壁是用幻術做出來的擬態障壁。於是她立刻朝著那裡,用魔力彈發動攻擊。
 
障壁上出現了些許裂痕,皮皮洛再補上幾發子彈後,它完全碎裂開來,連同周圍一些看不見的障壁一起消失。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空中出現了一個小平台。在平台中央,有一道可以繼續往上走的樓梯。
 
「好…」皮皮洛定了定心神,準備踏進未知的區域。「走吧…!」
 
不過,雖然已經做了心理準備,但在踏進上方的空間時,皮皮洛還是忍不住驚叫了出來。
 
「這…這裡是哪裡!?」
 
眼前是一幅不可思議的景象。在腳下,是一條由白色石板舖成的道路,這條道路向前延伸至前方的迷宮深處。道路旁是某種白色半透明物質構成的牆壁,可以大致看見牆後的景象。但是牆後除了一片灰撲撲的,像是瀰漫著迷霧一般的空間外,什麼也看不到。
 
而向上看,也看不見天花板,反而是有另一座迷宮正漂浮在上方的灰色天空中,那座迷宮的牆壁則是由黑色的物質構成,內部交織著另一條由黑石板構成的黑色道路。而最奇特的地方是,從那條道路的牆壁方向來看,如果真有人能在上面走的話,他勢必是倒掛在自己頭頂上的。接著,皮皮洛就聽到了拉格那的聲音。
 
「皮皮洛!?」
 
皮皮洛循聲望去,看見拉格那就站在離自己不遠處的黑色道路起點,居然真是頭下腳上的"黏"在那條路上。而就拉格那的視線而言,他顯然也看見了同樣的情形。
 
「這是…怎麼回事!?妳怎麼是顛倒的?」拉格那朝著皮皮洛喊。
 
「你才是吧,根本就像是蝙蝠一樣的掛在那裡啊。」皮皮洛搖著頭。「你怎麼會跑到那裡去的?」
 
「我才想問妳呢,我剛剛是從暗之神殿分歧點的那個隱藏通道過來的…」拉格那說。
 
「我也是啊…從光之神殿的通道過來就到這裡來了。明明應該是通往相反方向的兩條通道…怎麼會像這樣混在一起呢?」皮皮洛再次抬頭看著此處的奇異景象。「好像…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影響著這裡…」
 
拉格那和皮皮洛一同望向前方的道路深處,只見黑與白的兩座迷宮,似乎正緩緩閃耀著同樣顏色的謎樣光彩。而週遭的灰色空間,色澤也時深時淺,有時接近陰暗的純黑,有時又幾乎像太陽似的白。
 
面對這樣前所未見的環境,使兩人不禁都有些猶豫。不過,拉格那低頭思考了一下,然後握緊拳頭。
 
「不管怎樣…只能前進了!」他大聲說。「從這裡往前去是唯一的線索,就算是陷阱也好,我們都沒有時間再耽擱了。」
 
皮皮洛也閉上眼睛一會兒,然後用力睜開。
 
「嗯…!必須趕快找到波克爾…還有艾爾文才行。」
 
拉格那和皮皮洛開始向前推進,拉格那走的是黑色的暗之道路,而皮皮洛踏過的卻是白色的光之道路。明明靠的這麼近,走的道路卻完全不同,感覺真是詭異。而且雖然兩座迷宮的結構也不相同,兩人卻都不會離得太遠,一直都在能看到對方的情形下不斷深入。
 
同時,皮皮洛一面走一面觀察著四週,漸漸明白了在此處的力量的底細。
 
「看起來…光明與黑暗的魔法力量在這裡是交匯融合著的樣子。」她喃喃自語著。
 
原本是一體兩面,卻又不該結合在一起的力量居然在此處相交了,這是何等的違背常理。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身邊似乎也有不少違背常理而結合的人們。
 
騎士…和公主…
 
人類…和真祖…
 
雖然皮皮洛自己曾說過"不必在意身分差別"這樣的話,但現在想來仍覺得這些伴侶的組合真是奇妙。
 
那麼…自己…和……?
 
皮皮洛猛地皺緊眉頭,把心中呼之欲出的念頭再次丟到腦後。
 
我現在…是要去把重要的家人救出來……!
 
就是這樣而已…!
 
在混亂的思緒中,皮皮洛發現自己落後了,連忙快步跟上拉格那。然後,就在越過一個轉角後,前方出現了一樣東西。
 
一個黑色的光球漂浮在通道中央,在白色的道路上顯得格外明顯。原本它是靜止不動的,但是皮皮洛一走近,那個光球立刻朝她的方向移動過來。上方的拉格那也注意到了,他停下腳步,警戒地望著那顆黑球。
 
「是敵人嗎…!」拉格那向著皮皮洛喊。「小心,皮皮洛!不知道那是什麼,最好不要碰到它!」
 
「我知道…!」
 
皮皮洛向後退,遠離逼近的黑球。幸好它移動的速度並不快,因此皮皮洛成功地拉開距離。接著她握緊法杖,用持續發射的魔力彈向黑球射擊。
 
魔力彈擊中了黑球……嗎?皮皮洛驚訝地張開嘴。她親眼看到魔力彈觸碰到了黑球並打入其中,但那顆黑球的速度卻未曾減慢,連晃都沒晃一下。也沒看見魔力彈從後面穿出,就好像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一樣。
 
就在這時,上方傳來了拉格那的驚叫,皮皮洛連忙抬頭。拉格那也在迅速後退,閃避許多黑色的子彈。在他面前,出現了另一個白色的光球。它不只是正在移近拉格那,還朝他用魔力彈攻擊──但就在皮皮洛看見這景象而停下手邊動作的時候,白球的攻擊停止了。
 
咦…?皮皮洛心中打了一個突。
 
「好機會!」拉格那站穩身體,然後向前一躍,用錨劍對白球連續揮砍了兩次。
 
白球被錨劍的刀刃斬下了一部分,但那些被切離的碎片在不到兩秒的時間內,就完全化為火花般的小光點,完全消失在空氣中。而原本的白球上出現的缺口,也幾乎是在碎片分離的同一時間,就好像氣球一樣從內部膨脹起來,一點痕跡也不留地恢復了原狀。
 
「呃…!沒用嗎…」拉格那收回錨劍往後退。
 
「呀啊啊啊!」
 
這回大叫的人換成了皮皮洛。因為兩人的方向不同,拉格那也必須"抬頭"才能看見她。他看見皮皮洛的衣服上多了兩道裂痕,而在她身後,有兩道刀刃形狀的白色光芒,正好擊中牆壁而碎散消失。
 
欸…!拉格那暗中叫了一聲。
 
這時兩人都察覺到了,他們剛剛受到的攻擊,其實都是由對方發出的。白色光球發射魔力彈的時間,和皮皮洛進行攻擊的時間一樣;而黑色光球發出的兩道斬擊,其方向和形狀也和拉格那做出的動作相同。那兩顆球體,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把彼此的攻擊轉嫁到另一邊的夥伴那裡去了。
 
「這樣的話…如果不攻擊…?」
 
拉格那觀察著眼前的光球,盤算著是否能直接閃過光球繼續前進;皮皮洛也想到了同樣的事,蹲下身子看著光球的底部。可是兩人隨即發現,光球開始漲大,幾乎填滿了整個通道。想要不碰到它們而繼續向前走,已經不可能了。
 
「怎麼辦…!?」
 
兩人都相當焦急,現在他們都被光球逼得不斷後退。若是不趕快想辦法的話,不是會被困進死路,就是被逼得退回迷宮入口。拉格那不斷轉著念,試圖判明對付這東西的方法。
 
這顆光球…看來像是純粹的魔力集合體…

白色…應該是光屬性…

如果…用相剋的屬性去對付的話…說不定…

「皮皮洛!妳先盡量退遠一點!」
 
為了避免攻擊又被轉嫁過去,拉格那對皮皮洛做出指示。皮皮洛聽到了,很快加快腳步跑到後方,躲進黑色光球暫時還攻擊不到的死角。
 
「我不知道你要幹什麼,不過最好快一點!」
 
「好…!」
 
拉格那直接面對著白色光球,舉起錨劍。
 
雖然是第一次用艾爾文的魔力做這種事,不過他想應該沒問題。
 
集中精神後,拉格那開始在心中描繪著艾爾文過去使用某種魔法的畫面;同時將那種魔法所需的魔力灌注到錨劍上。轉眼間,錨劍的顏色轉成了暗紫色,而刀刃則是染上了夜一般的漆黑。
 
然後,拉格那用右手蓄力,緩緩將武器拉向後方,就好像一條蟄伏著的蛇一樣。
 
白色光球持續靠近著,就在它進入拉格那攻擊範圍的瞬間──
 
「吼-喔喔喔喔喔-!」
 
拉格那呼喊著,將錨劍向前全力刺出。錨劍的前端,就像漆黑的毒牙,猛然刺進了白色光球。光球發出砰的一聲巨響,直接被打得向後飛,撞上對向盡頭的牆。在錨劍擊中時,白色光球上出現了一個凹洞,雖然還是瞬間就復原了,不過攻擊總算發生了一點效果。
 
同時,拉格那趁機向前衝,當自己發出的攻擊在上方光之迷宮內炸裂的同時,他已經順利閃過還在岔路內的白色光球,踏上了繼續往前的道路。
 
「這樣有用,皮皮洛!」拉格那一邊提防著白色光球再次追上來,一邊向皮皮洛喊。「用集中的相反屬性攻擊,可以把它擊退!」
 
「啊…?可是…」
 
皮皮洛了猶豫起來。雖然就算手邊沒有閃光寶珠,她還是可以把自己的魔法調整為光屬性,但她原本就不擅長積蓄大量魔力後再一口氣放出的攻擊。而且就算硬是要做,自己本身的魔力量是否能達到足夠的輸出還是個疑問。除非…
 
再次使用那力量…

皮皮洛想著,握緊了拳頭。
 
再次使用魔王威斯帕的…無限放出之力……
 
雖然已經由波克爾開導過,皮皮洛心中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但現在別無選擇,如果無法突破這裡,就無法見到爸爸媽媽…無法救波克爾了!
 
皮皮洛將法杖平舉,試著將平常習慣一口氣連續發射出去的魔力集中在一點。她的雙手和法杖前方出現了一個白色小光球,漸漸變得越來越大。不過在這個時候,黑色光球已經要逼近她了。
 
在上方移動著,確保自己不在白光球射程內的拉格那,雖然想警告皮皮洛動作要快,但他明白積蓄魔力時集中精神的重要,因此也不敢出聲。
 
皮皮洛也看見黑光球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短,積蓄的魔力卻還是不夠,小光球的直徑連黑球的一半都不到。可是在沒辦法的情形下,皮皮洛只能手一揮,小光球化為一道持續發射的光柱,擊中了黑色光球。
 
黑色光球的速度慢了下來,但仍持續前進。皮皮洛倒抽了一口氣。
 
「皮皮洛,力量不夠啊!」拉格那一面看著自己身後白光球射出的黑色光柱,一邊急急喊道。「不用更強的魔力的話,是無法對抗它的!」
 
「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是……」
 
皮皮洛心中不只焦急,更是充滿著懊惱。她很清楚為什麼會力量不夠,因為自己心中還在掙扎,還不敢放手去使用自己所厭惡的那份力量。
 
如果…能使用自己的力量就好了……
 
像爸爸媽媽一樣,用自己的力量去阻止魔王……
 
想到這裡,皮皮洛不禁開始痛恨一直偷懶不認真學習的自己。
 
明明以前,媽媽也教過自己很多魔法……
 
皮皮洛握緊了法杖,雖然很丟臉,但她現在好想要借助母親的力量。
 
媽媽……
小光球形成的光柱似乎變粗了一點,但仍不足以阻止黑球的來勢。黑球繼續進逼,眼看就要吞沒皮皮洛……
 
就在,這瞬間。
 
白色的光柱中央,似乎有什麼夾雜在其中一起射出。但兩人都沒注意到,因為…
 
那個"什麼",是"無色"的。
 
就在那東西碰觸到黑光球的時候,它立刻停止在原地。然後,許多裂痕開始從被光柱擊中的地方蔓延開來。伴隨著一陣響亮的碎裂聲以後,黑色光球破成了無數碎片消失無蹤。而在上方迷宮中,拉格那身後的白色光球也同時粉碎,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啊……」
 
拉格那和皮皮洛都吃驚地張著嘴,因為事情發生太突然,他們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但接著,皮皮洛倚著法杖滑坐到地上,拉格那則跑到她的正上方與她說話。
 
「皮皮洛,妳好厲害,把它打破了!」
 
拉格那微笑著,但皮皮洛看起來一點都不高興,甚至…有點沮喪。
 
「厲害的不是我啦…」皮皮洛看著地面低聲說。「大概…又是魔王的力量吧…」
 
拉格那的笑容褪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皮皮洛看著自己的手,苦笑起來。
 
「我知道…波克爾都已經說過了,力量是好是壞,要看你如何使用…」她搖著頭,看來十分混亂。「不過…我還是……」
 
皮皮洛說完後沉默了下來。拉格那聽了這話也有些難過,他皺著眉思考了一會兒,原本想說些鼓勵皮皮洛的話,但在那之前,皮皮洛又開口了。
 
「那個…拉格那…可以告訴我嗎?」
 
皮皮洛抬起頭,定定地望著拉格那。
 
「我知道…你深深地愛著艾爾文,可是……」
 
「在你選擇身為魔族她…和身為人類的自己不一樣的存在的時候,難道都沒有猶豫過嗎?」
 
「欸…?」
 
拉格那吃了一驚,不明白為何皮皮洛現在突然要問這些。但拉格那看見,皮皮洛的眼神非常認真,顯然這個問題對此時的她來說非常重要,因此他也決定認真回答。
 
「……當然是猶豫過的了。」拉格那緩緩說道。「尤其是,因為壽命和力量上的差別,我們兩個是否真的應該在一起,也確實煩惱了很久。」
 
拉格那說著,一一回想起當時在伊魯巴特發生的事,而那時最終得出的答案也重新浮上心頭。
 
「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是更重要的。」他握緊了拳頭,堅定地說著。「我對艾爾文的感情…是不會被那些問題所阻礙的。而且,我和她為了能相守在一起,也會一起攜手去克服擋在前方的種種阻礙。」
 
皮皮洛靜靜聽著,臉上微微露出羨慕的表情。
 
「是嗎……」
 
「所以…我覺得魔族人類之類的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你如何去面對它。」拉格那做出總結。「而妳…對於魔王的力量,應該也可以抱持同樣的想法吧……」
 
拉格那最後說的話,是他對於他所推測,皮皮洛問這問題的原因做出回答,但他顯然想錯了。
 
「不對,拉格那,不是這樣的…」
 
皮皮洛慢慢地站起身,但頭又再度低下去。
 
「如果這力量不是阻礙,反而是某種"可怕的助力"的話……!?」
 
          *        *
 
無邊無際的黑暗,不知從何處開始,也不知在哪裡結束。宛如天地初生前的一片混沌,在這個空間裡無限地蔓延著。波克爾,現在正存在於此處。
 
不,波克爾就連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也不能肯定。因為自己看不見、聽不到,也碰觸不到任何東西。或許,只是自己的靈魂在現實與夢境之間漂泊著罷了。
 
被敵人…打倒了嗎……

死掉…了…?
 
雖然這似乎是應該要弄明白的事,但波克爾此時卻不覺得它們有多重要。似乎,已經沒有任何需要在意的東西了……
 
該…睡著了嗎……

什麼…都不必擔心了……?
 
波克爾感到自己僅剩的一點意識也逐漸模糊,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但,腦海中的一部分,似乎還有什麼正在散發著光,不肯就這樣被吞噬。
 
那…是…?
 
──────────────────────────────────
 
一年前,伊魯巴特的星見之里。
 
原本隱密的忍者村落,現在已經漸漸轉變成對外開放的觀光景點。壯麗的雪景加上優質的溫泉,成為這裡最大的特色。而此時,做為首批觀光客的一對少年少女,正準備好好地享受一下露天溫泉的魅力。
 
「哇~這就是溫泉啊~」
 
「皮皮洛,小心一點,跌倒就糟糕了。」
 
身上圍著浴巾的皮皮洛,興奮地跑進澡堂,迫不及待地用手摸著浴池的水;而波克爾也跟在後面,同樣是只在腰間圍了條浴巾。
 
「呼…有點熱,不過這樣剛好。」皮皮洛縮回手,輕輕甩了甩,滿意地說著。「痛痛快快地流個汗,待會喝起水果牛奶一定更美味的!」
 
「哈哈…妳真的是來泡溫泉的嗎?」波克爾苦笑道。「不過,要先把身體洗乾淨才能進去啊。」
 
「啊,是啊…」皮皮洛嫌麻煩似地嘆了口氣。「那麼,臉盆、臉盆……」
 
她彎下腰,將手伸向放在不遠處池邊的小臉盆。
 
那一瞬間。
 
「哎呀?」
 
皮皮洛身上的白色浴巾,從腋下鬆脫,滑到了浴池裡。
 
「啊…!」
 
波克爾發出一陣窒息般的聲響,皮皮洛也剎那間說不出話來。幾秒鐘後,她才從池子裡撿起浴巾,小心地圍回身上。
 
「……看什麼啦。」
 
皮皮洛回過頭,瞪向仍直直盯著她瞧的波克爾。不過她的聲音,不會比剛才為了撿浴巾而弄出的潑水聲更大。
 
「沒、沒有……!」波克爾連連搖頭。「只是覺得…」
 
他遲疑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
 
「皮皮洛…真的是做為女孩子好好地成長著呢…都變的這麼漂亮了……」
 
皮皮洛震動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
 
「什麼話啊…」
 
皮皮洛皺起眉,用不滿的聲音回答。
 
「波克爾不也是,做為男生好好地成長嗎…也越來越帥了啊……」
 
「欸……?」
 
皮皮洛一說完,就立刻轉過身去,好像是刻意不想讓波克爾看到臉。波克爾呆站在原地,嘴巴大大張開。
 
然後,波克爾閉上嘴,身體顫抖著,雙手漸漸握緊。他抬起頭,快步走到了正要走進浴池的皮皮洛背後。
 
「皮、皮皮洛!」
 
波克爾大聲地、一字一句地喊著,似乎是一定要讓皮皮洛聽見。
 
「我…我對皮皮洛…!真的…!」
 
沒想到,說時遲那時快,那個女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掩住了波克爾的口。
 
「不要說…!」
 
她低著頭,聲音也在顫抖著,語氣中滿是懇求。
 
「拜託了…不要這樣…… 」
 
皮皮洛將手放下,波克爾沒有再出聲。兩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就跟接下來皮皮洛的低語一樣,充滿著許多壓抑著的感情。
 
「一旦說出口…就無法回頭了……」
 
──────────────────────────────────
 
最後的這道光芒,也終於失去了蹤影,一切又變回了一片黑暗。
 
剩下的只有,從嘴邊流瀉而出的那個名字…
 
皮皮洛…………
 
一滴眼淚從波克爾的臉上滑下,消散在黑暗中。
 
          *        *
 
「可怕的…助力?」拉格那重複著皮皮洛的話。
 
這是個聽起來相當矛盾的句子,既然是"助力",那又怎麼會"可怕"呢?
 
「這是…什麼意思?」
 
面對拉格那的問題,皮皮洛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
 
「那個……」
 
好不容易開了口,皮皮洛說出的卻是看似無關的話。
 
「我聽波克爾說了…你們─你和艾爾文─一定覺得很奇怪吧。」
 
拉格那眨著眼,一時之間不知道皮皮洛在說什麼。
 
「為什麼…我和波克爾…要這樣子保持距離……」
 
「啊…」
 
拉格那這才明白過來。確實,他和艾爾文都曾經各自和波克爾和皮皮洛,談到他們兩人間的關係;但不知為何話題轉到波克爾和皮皮洛可能有比家人更進一步的關係時,他們都立刻很不自然地強烈否定。
 
那時候就在猜想,為什麼這兩人會有那種奇怪的態度。也曾想過是不是有什麼內情,但因為之後接連發生太多的事,所以都沒有時間細想。
 
皮皮洛看著自己的手,像是在回想著一些事情。當她繼續說下去時,語氣顯得有些落寞。
 
「我…一直以來都跟波克爾生活在一起,也真的都當他是自己的弟弟…」她緩緩說著,眼睛半開半閉。「波克爾…也一直都當我是姊姊。」
 
這些話說得非常確信,可見波克爾和皮皮洛的確是非常了解對方的心情。
 
「不過,最近幾年,也…開始有點想法了。」
 
皮皮洛閉上眼,臉微微紅了起來。
 
「開始…注意到…波克爾…」她小聲地說。「注意到…他是個男生……」
 
「有錢、品味、外貌…那些都是騙人的。」皮皮洛搖著頭,這是她曾經當著波克爾的面,對別人宣稱過的"擇偶條件"。「只要是我真正喜歡的人…會對我好…那就夠了。」
 
皮皮洛停了一會兒,才繼續說下去。
 
「那時候就會想,既然我們不是真正的姊弟,那是不是真的可以…」
 
拉格那聽到這裡,不禁微微笑了起來,也確定了波克爾和皮皮洛真的是對彼此有著情意──
 
「可是!!」
 
皮皮洛突如其來的大喊,讓拉格那嚇了一跳。
 
「每一次…每一次和波克爾的氣氛…好像要變好的時候,就會有…」
 
皮皮洛用雙手抱住自己,表情和聲音都變得非常痛苦。
 
「有東西…從體內…湧出來…!」
 
「什麼…!?」拉格那的表情變的錯愕。
 
皮皮洛開始大口喘氣,看起來十分害怕。
 
「總覺得,身體裡…有什麼…要把我和波克爾…拉在一起…!」
 
「那不是像書上寫的"戀愛"那樣,什麼溫暖的、害羞的感覺。而是冰冷、漆黑,讓人害怕的東西…!」
 
皮皮洛的身體顫抖著,連話語也跟著抖動。
 
「而且,我感覺到…如果就這樣下去的話,好像……」
 
遲疑著的皮皮洛,然後說出了可怕的話。
 
「一切…都會消失掉…!」
 
她的喊聲,迴蕩在四週的空間。不由得讓人無法懷疑,也感受到未知的恐懼。
 
「我和波克爾體內的"什麼"…會讓所有東西都變成虛無…!」
 
「所以…你們兩個才會…」拉格那震驚地問道,皮皮洛閉著眼睛點點頭。
 
在喘了幾口氣之後,皮皮洛才又說下去。
 
「在發現這一點之後,我和波克爾…就開始避免這些話題了。」她的語氣平靜了一些,但還是相當難過。「原本還完全沒有頭緒…但現在想起來…」
 
皮皮洛再次看向法杖和自己的手。
 
「說不定這也是…魔王的力量……」
 
「就算和波克爾約好了要救出爸爸媽媽,可是在那之後…」皮皮洛用雙手拳頭抵住額頭,痛苦地喊著。「我不知道…還能維持這樣的狀態多久……!」
 
皮皮洛的聲音低了下去。之後好一陣子,兩人之間都沒有半點聲響。最後,還是拉格那先開了口。
 
「…雖然我也不知道,到底你們的情況是如何,你們身上是不是真有什麼可怕的力量…」
 
拉格那望著皮皮洛,稍微提高了音量。
 
「不過,不管妳和波克爾的關係會變成怎樣,妳都不會丟下他不管吧?」
 
皮皮洛聽到這話,又沉默了一下子。
 
「…是啊。」她站起身來,甩了甩頭。「對不起…現在,的確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
 
拉格那看見皮皮洛握緊法杖,向前走了幾步。
 
「現在,要做的事只有一個…」皮皮洛望向迷宮的前方。「打倒那兩個魔將…把被他們關著的人救出來!」
 
沒錯,被關著的人不只是波克爾,還有艾爾文、兩人的父母,和被他們奪去了行動力的阿爾傑斯的大家…!
 
「對,就是這樣!」拉格那看見皮皮洛振作起來,露出了笑容。「不能再耽擱了,我們快前進吧!」
 
「嗯…!」
 
拉格那和皮皮洛,一同向著迷宮的更深處奔去。
4
-
板務人員:

241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