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5

RE:【創作】雙星物語 翱翔於天際的翼之使 五章‧水的擁抱(4/10更新)

樓主 比卡多 qooqoo122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五章.水的擁抱
 
        用完膳回到房內的特亞爾等人紛紛倒臥在床上熄燈進入睡眠,但卻有一人仍未完全睡著,雙眼的視線放在前方的天花板上。
 
        特亞爾,你要好好保護……
 
        爸……媽……怎麼會……這是騙人的吧……?
 
        「嗚……居然這時候想起這些。」
 
        特亞爾頓時回想起過去,他用手輕敲了幾下腦袋後再度闔上雙眼……
 
        隔日一早……
 
        「特亞爾,該起來囉?」一道柔和地聲音傳進特亞爾耳裡。
 
        「嗚……再睡一下啦。」特亞爾拉起棉被蓋住全身。
 
        「嗚!真是的!」那柔和地聲音含帶有些氣憤的情緒。
 
        「呵呵……不如讓我來吧?」一道和藹的聲音對著另一人說道。
 
        就在這時特亞爾感覺到身體似乎懸浮了起來,他瞇開一眼往原來床鋪的方向看去發現自己真的飄在半空之中,他手舞足蹈地往床鋪方向過去但徒勞無功,而這時特亞爾像是身上的絲線斷掉般摔了下來。
 
        嗚啊!
 
        正面重摔在床舖上的特亞爾起身雙手摀著臉,同時面朝著叫他起床的二人。
 
        「這種叫醒人的方法會不會太過頭啦?」
 
        「若是不用此法,特亞爾大人您可是不會起來的。」希洛梅塞塔如此說道。
 
        但是這也太誇張了吧?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特亞爾內心不斷反覆著這一句話,同時下床整理儀容,而一早就醒來的另外一人到樓下等待特亞爾。
 
        整裝待發的特亞爾及希洛梅塞塔和月雅會合後朝著玫靼城內的尋寶獵人公會出發……
 
        推開公會大門裡頭的人仍然寥寥無幾,想當然爾尋寶獵人們都是獨來獨往,只有在需要公會協助的情況下才會登門拜訪,特亞爾領著二人走向公會櫃檯。
 
        「嗯?這不是特亞爾嗎?」安玻希推了一下臉上的眼鏡。
 
        「喲!」特亞爾打了聲招呼。
 
        「你好。」月雅與希洛梅塞塔異口同聲跟著特亞爾招呼道。
 
        「呵呵,你們兩位好。」
 
        「招呼就到這為止吧?其實我們來是想看看有沒有委託。」
 
        「這樣啊?說到委託的話……」安波西從櫃檯底下翻找著。
 
        「啊,有了。」
 
        安玻希拿出來的是一本黑色的皮革書冊,特亞爾接過冊子翻開來看,裡頭的是滿滿尋求協助的委託,當然裡頭從協尋寵物到打工的都有,不過這些低報酬的委託均不在特亞爾的接受範圍,他持續翻閱著書頁……
 
        「嗯?這個……」特亞爾用手指指著其中一個委託。
 
        那是個探索遺跡的委託,地點離玫靼並不算太遠,而且報酬價位也相當高,這讓錢包相當吃緊的特亞爾眼睛為之一亮。
 
        「嗯,就這個吧!」特亞爾將冊子還給安玻希,而手仍指著那項委託。
 
        「好的,我明白了,那麼需要點時間辦理手續。」安玻希看了一眼開始著手進行。
 
        就在等待地同時三人也稍微參觀了這間公會內部,左右對稱的西洋式建築擺放不少裝飾品、大理石地面滑亮的足以映照出人的倒影,而就在參觀的過程中特亞爾發現角落一隅的門。
 
        「這扇門後面是?」特亞爾向櫃檯內工作的安玻希提問。
 
        「那裡嗎?是博物館喔,雖然沒有多少展覽品就是了。」安玻希回應道。
 
        博物館?這麼說來我運送的貨物當中好像……
 
        特亞爾忽然想起什麼事般驚呼,臉轉向安玻希……
 
        「我當初拿來的貨物中該不會有些是要送到公會內的博物館吧?」
 
        「是啊,的確是有些要送到這裡的博物館沒錯,因為館長喜歡古文物與藝術品。」安玻希一邊工作一邊回應。
 
        特亞爾乾笑了幾聲又走回博物館門前,同時像是在懺悔般雙手合十站在門前不動,對特亞爾的行為感到好奇地月雅於是到他身旁詢問,特亞爾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全告訴月雅,月雅在聽的過程中臉上的表情逐漸從好奇疑惑變成無奈。
 
        得知原本要公開展覽的物品全數在那次飛機失事中毀壞後的消息月雅無奈地安慰特亞爾,而就在這時……
 
        「既然都燒毀破損了,那麼找可以替代的不就行了嗎?」
 
        希洛梅塞塔一邊說著一邊往特亞爾和月雅二人走去,同時身旁還跟著穿著相當正式的中年男子。
 
        其中年男子頂著一頭金色短髮、手裡捧著一本看似古文書的書籍、鮮綠色的瞳孔透露出充滿知性的氣息,這個人給特亞爾的感覺就是天和地的差別。
 
        「這個人類是這公會的館長,同時也是博物館的創立人。」
 
        「兩位好,我是館長──酷姆。」眼前的男子自我介紹。
 
        特亞爾二人向酷姆鞠躬表示後四人站在門前,酷姆打開博物館的門並邀請三人入內參觀。
 
        博物館內擺放不少可以裝入展示品的玻璃櫃,這裡頭多半都是空蕩蕩沒有任何東西。
 
        「其實正如希洛梅塞塔先生所說的,尋找可以代替那些毀壞展示品的古物是一個辦法。但是憑我的能力辦不到,所以我想再委託你們一項任務。」酷姆一邊說道同時看著那空空如也的玻璃櫃。
 
        「是找一些可以替代並展覽的古物是嗎?也好,這件事我得負責才行。」特亞爾擺出一副尷尬無奈的表情。
 
        「呵呵,其實你們肯願意找就已經是幫了大忙,況且也不能讓你們做白工吧?你們拿回來的古物我會出價收購的。」酷姆露出微笑說道。
 
        就在特亞爾決定接下委託並與月雅和希洛梅塞塔二人商討到哪找出古物的時候,安玻希走了進來並拿出一張紙,紙上寫有委託名、報酬金額、地點與執行者等項目。
 
        「戴吉榭虜神殿,那是一座被水覆蓋並淹沒的遺跡,你們是要到那探勘嗎?」酷姆看到特亞爾手中那紙上的地點說道。
 
        「被水淹沒?」特亞爾以為聽錯清了清耳朵。
 
        「是啊,這項委託也是由我登記上去請獵人們與探勘隊幫忙,但全都無功而返。」
 
        「嗯……看來只能到現場才能決定該怎麼進去了。」特亞爾低頭雙手環抱胸前說道。
 
        於是決定先前往委託地點的特亞爾與另外二人向酷姆與安玻希道別後朝著戴吉榭虜神殿的前哨站──《奈蕾村》出發。
 
        走了數個鐘頭站在村外,然而特亞爾與月雅臉上並沒有任何剛到村子的喜悅感,因為眼前的景象實在令人難以言喻……
 
        「怎麼會……怎麼滿地的水?」月雅看著眼前這景象令人難以想像。
 
        奈蕾村──是一座規模不算大的農村,當地盛產許多蔬果並外銷道玫靼城內,宜人的田園景緻與清靜悠閒的日常生活是這村子的生活寫照,而如今整座村子像是被丟進水裡一般完全淹沒。
 
        村子裡的居民紛紛將住家內的水舀出來,農地內那看起來相當美味可口的蔬果也泡在水中開始腐敗。
 
        「這到底是……」特亞爾對著空氣發問。
 
        「這些水是昨晚從戴吉榭虜神殿那淹上來的,這下子我們該怎麼生活呢?」一位村民聽到特亞爾的提問插話道。
 
        村民說完面有憔悴地便走向農地將那些泡水腐爛的蔬果採收下來,特亞爾一句話也不說就跟著到農地裡幫忙。
 
        「希洛梅塞塔,我想這是我的水靈之力引起的。」月雅面帶嚴肅的望著眼前這副景象。
 
        「我看不只是這樣,那股魔力似乎受到什麼影響進而強化了。」希洛梅塞塔同樣看著這副景象推測道。
 
        「既然如此把事情解決掉讓這一切回復原狀吧!」
 
        幫完忙的特亞爾相當氣憤地走了回來,手裡還握著才剛發芽的植物。
 
        月雅毫不猶豫地點了下頭,也許是認為村子之所以會慘遭水難之災是自己的錯因而必須負起責任,她的雙手緊握神情相當自責,特亞爾察覺到月雅的狀況不知為何伸出手撫摸著她那頭白髮。
 
        「這不是妳的錯,錯的是那些把你的魔力用在這種事上的傢伙。」
 
        特亞爾那溫暖的手與柔和語氣讓月雅不禁落淚,而他……只是靜靜地讓眼前這女孩盡情流淚哭泣,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事……特亞爾內心浮現出這個想法。
 
        過了不久緩和情緒地月雅看著特亞爾,他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自己應該要做什麼事的覺悟後一句話也不問收回手轉身面向戴吉榭虜神殿的方向。
 
        「走吧!」
 
        他一聲令下三人便朝戴吉榭虜神殿走去……
 
        戴吉榭虜神殿--一座被數個瀑布圍繞著的水中神殿,據傳聞中這神殿是用來侍奉水神,同時過去曾被用做祈雨儀式的重要場所,因被長年累積下來的水淹沒故稱"被水神擁抱的祭壇"
 
        來到神殿外的三人同時朝下方看去,深到幾乎不見底的水裡沒有任何可以前往神殿內的道路,道路受阻的三人只能遠遠的看著眼前那水中的神殿。
 
        「我們該怎麼進去呢?」特亞爾出聲問道。
 
        「這裡交給我吧。」月雅走上前去。
 
        "開天闢地的地之神靈啊,聽從吾之號令為我等開闢道路吧!"
 
        月雅高舉法杖並像是在詠唱咒文般高喊著,頓時她的身軀發出陣陣光輝,而大地也隨著那光輝晃動起來,下方的水浮出大量氣泡的同時也慢慢有東西浮現。
 
        「這,這是……」
 
        浮現出來的是一條直達神殿入口的隧道,隧道內不時傳來水滴落下的聲響,月雅在隧道浮現後放下法杖並往裡頭走,特亞爾見狀隨後與希洛梅塞塔跟了上去。
 
        在隧道內走動的三人均一語不發,是先前那村子的模樣影響了心情導致氣氛相當凝重,然而就在這時……
 
        「吶,特亞爾,我問你一件事好嗎?」月雅語帶嚴肅問道。
 
        「問吧。」
 
        「如果我剩下的魔力也被這樣濫用,那你會討厭、畏懼我嗎?」
 
        「不會,其原因就是妳只是個很普通的女孩,會生氣憤怒、高興喜悅、哀傷悲痛,況且這一切也不是妳造成的。」
 
        聽到這月雅心中頓時感到疑慮了……
 
        普通?我一點也不普通,擁有強大魔力的自己根本沒有資格當個普通的人。
 
        內心如此認定的月雅心不在焉地與特亞爾等人來到神殿入口處,神殿內的積水量與外頭不同僅有半個身體高,進入神殿之中的三人感覺到內部的幽暗潮濕,同時還有著非常龐大的氣息在移動著。
 
        「走吧,月雅、希洛梅塞塔!」特亞爾拔出轉換成電磁模式的艾魯迪恩。
 
        「嗯……」月雅有氣無力的回應。
 
        「特亞爾大人,我將自身融入艾魯迪恩之中進而強化它吧,這樣即使在戰鬥中也無須顧慮我。」希洛梅塞塔話一說完便將自己的身體化為一道帶有閃爍光點的光芒融入艾魯迪恩中。
 
        特亞爾與月雅二人於是進入神殿內通道,解決一路上的水屬性魔物並解開陷阱謎題來到一個相當大的房間中。
 
        「看來是準備祈雨儀式的房間,這裡東西還真不少呢。」特亞爾環顧整個房間說道。
 
        房間中央有個看起來似乎放著某種東西的平台,平台四周則是擺放不少石製長椅與看來有些歲月的裝飾品,特亞爾靠近這些東西就近調查了一番。
 
        而就在這時候房間外傳來無數像是巨大物體撞擊牆壁的聲音,特亞爾提起戒心往房間外奔去,而心思有些紊亂的月雅則是留在房間內望著祭壇。
 
        或許……我應該一個人負起全責。
 
        隨後月雅也跟隨著特亞爾的身影到房間外……
 
        「這、這是?」來到房間外的特亞爾驚呼道。
 
        從房間連接到外面的是一個完完全全泡在水中的廣大平台,平台上刻畫著相當大的魔法陣,而緊鄰著的數根石柱則像是在支撐著平台般,但是在水中的二人並沒有感到呼吸困難,就好像是身上有了魚鰓一樣。
 
        「這水裡含有微量的魔力,特亞爾大人和月雅大人請小心。」希洛梅塞塔的聲音傳近兩人腦中。
 
        特亞爾與月雅這時背部互相倚靠,水中也緩緩浮現一道龐然陰影……
 
        「來了!」特亞爾看著那黑影喊道。
 
        「大地之靈啊,將我等面前之敵的蹤影顯現出來吧!」月雅放聲詠唱。
 
        這時地面竄出岩石針刺朝著那黑影進攻,但對方在水中毫無阻攔地穿過那些魔法攻擊,特亞爾拋出劍鞘上頭的電磁球環繞黑影並釋放電磁拉動對方。
 
        「嗚!拉、拉不動!」特亞爾的身體漸漸被對方拉走。
 
        「特亞爾!」一旁地月雅大喊特亞爾的名子並繼續詠唱咒語。
 
        身體受到拘束的黑影頓時朝二人的方向游去,看到黑影往自己的方向過來的特亞爾收回球體並向後退了數步,月雅察覺雙方的舉動立即中斷了咒文也倒退了好幾步。
 
        這時候黑影的半個身軀衝進了平台內,由於平台內沒有一絲的水,所以能看清楚對方的身姿;一個鑲嵌無數寶石的巨大魚頭、細長的龍身、原本是腹鰭的部位卻演化成有蹼的手臂、一口尖銳地牙齒正呲牙裂嘴的看著他們二人。
 
        「水神的擁護者──《蓓娜希》!」月雅看著眼前這敵人喊道。
 
        水神的擁護者--蓓娜希這時用手臂拍向他們二人,特亞爾先是向後閃開再用電磁模式將對方的手拉住使其無法動彈;月雅則是跑到一旁重新施展地靈之力。
 
        「特亞爾大人,快將劍插入地面,這樣就能藉由我地之守護精靈的力量強化月雅大人的魔法!」
 
        特亞爾聽到希洛梅塞塔的話將劍插入地面,插入地面的艾魯迪恩發出光芒的同時平台開始晃動。
 
        身體……有力量湧現了出來?
 
        「地靈奧義──地裂崩岩!」
 
        在地裂崩岩釋放的同時整個平台完全崩裂破碎開來,而蓓娜希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壓了進去;與此同時光柱的光芒消失不見,特亞爾迅速拔出劍硬是爬到蓓娜希身上施予重擊。
 
        想當然爾蓓娜希不會就這麼直接被擊倒,牠硬是從魔法當中脫離,同時伸手捉住特亞爾往平台重摔,被重摔在地的特亞爾就這麼倒地不起;而正在施展奧義的月雅就這麼看著特亞爾被擊敗因而中斷了招式。
 
        「特……特亞爾!」特亞爾似乎並沒有因月雅的叫喊聲而有所反應。
 
        特亞爾……保護那些你認為重要的人、事、物吧……
 
        特亞爾忽然間站了起來,同時將劍尖對準蓓娜希,蓓娜希像是看到什麼足以令牠相當畏懼的東西般離開平台逃回了水中,而特亞爾仍然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羽翼之神啊,再次施展妳那地靈之力吧。」特亞爾在說話的同時用電磁艾魯迪恩綁住了蓓娜希。
 
        被綁住的蓓娜希不斷掙扎著想要掙脫束縛,然而特亞爾的力氣竟大到有餘力把牠拖了過來,蓓娜希見苗頭不對放棄掙脫改為攻擊而襲向特亞爾;而月雅則是重新凝聚奧義所需要的魔力。
 
        蓓娜希在襲向特亞爾的途中吸入大量的水並吐出,十幾、二十個大型水球穿過阻力飛向二人,特亞爾舉起劍並揮下切開幾個水球,剩下的水球則是落在月雅附近的地面,雖然水球並未擊中她但是也因為落下時的衝擊導致魔力凝聚中斷。
 
        「不行!沒有時間可以凝聚!」月雅對著特亞爾喊道。
 
        「這樣的話只好……」特亞爾高舉艾魯迪恩。
 
        「希洛梅塞塔!將此地化為一片大地!」
 
        語畢特亞爾便將艾魯迪恩重新插回地面,但這次不同的是從平台邊緣開始有東西迅速往外擴張,很快地原本是一片水的環境竟變化成了大地,而蓓娜希那在水中佔有優勢的身體如今卻在地上爬行著。
 
        特亞爾他竟然有能創造大地的力量?怎麼會?
 
        月雅看著將汪洋轉變成大地的力量感到驚訝,但她很快就冷靜下來凝聚著魔力,因為戰局仍未改變,若是不將蓓娜希打倒那麼自己的魔力就會繼續對村子裡的人們造成傷害。
 
        凝聚好龐大魔力的月雅將法杖指向蓓娜希同時施展出奧義,特亞爾拔起劍以極快地速度到達敵人身邊揮砍手中劍,沒有水就失去靈活度的蓓娜希只能硬是承受了兩人的同時攻擊。然而事情並未就此結束,在接受攻擊的同時蓓娜希以雙手支撐身體向前彈飛了出去。
 
二度使用奧義的月雅這時筋疲力竭地用法杖撐住無法站穩的身體,而就在這時一隻手猛力抓起了月雅,被捉住的月雅早已沒有可以反抗掙扎的力量任憑對方為所欲為,而那隻手的主人蓓娜希抬起頭並高舉那捉住月雅的手到面前,牠張開大嘴似乎是想把月雅給吃下去。
 
        就在那隻手鬆開之際──
 
        「別開玩笑了!」一聲怒吼從旁傳來。
 
        就在月雅要落入那血盆大口時數個球體環繞在她的身上,這時她的身體像是受到牽引般被拉走,被拉走的月雅就這樣掉進一個相當溫暖的胸膛中。
 
        「特亞……爾?」月雅抬頭望向這胸膛的主人。
 
        特亞爾不發一語地放下月雅,而月雅這時才發現拉走她的是特亞爾的電磁球,特亞爾在收回電磁球的同時把劍朝著蓓娜希丟去,牠躲也不躲地用嘴接住艾魯迪恩,然而牠沒有想到從接觸劍身的部分開始逐漸石化,其侵蝕的速度快到牠並沒來的及把劍拔出並扔掉而就這麼地化成一座石像。
 
        特亞爾逐步走向石像前抽走劍,隨後像是脫線木偶般向前撲倒了下去……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1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