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5

RE:【創作】雙星物語 翱翔於天際的翼之使 三章‧廢礦坑之主(2013/4/6更新)

樓主 比卡多 qooqoo122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章.廢礦坑之主
 
        離開玫靼走在廣闊草原上的特亞爾與月雅二人在前往美蒂列恩廢礦坑的路程中一絲交談都沒有,或許是才認識沒多久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好,就這樣一步步地朝前方走去。
 
        終於受不了這氣氛的月雅出聲:「那個……你的傷勢還好嗎?」
 
        聽到月雅的提問特亞爾回應:「嗯?早就好囉!說也奇怪,原本重傷的我現在竟然能生龍活虎地活動。」
 
        雙方像是找到話題般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著,但話題不外乎就是天氣、玫靼的氛圍……等無傷大雅的話題。
 
        但是……
 
        「對了,話說在你救我的那天究竟給我吃了什麼啊?」特亞爾腦中突然浮現這個疑惑。
 
        月雅一聽到身體便立即僵硬住停了下來,走在前頭的特亞爾見狀回過頭望著她,而她低著頭扭扭捏捏不發一語,同時低下的臉龐有些泛紅。
 
        「我……有說了什麼嗎?」特亞爾看著對方現在的反應不解地說道。
 
        「沒、沒有,你吃下去的是我的魔力,至於是用什麼方法就別問了!」月雅以高亢的聲調回應道,而紅潤的臉頰仍沒有回復原本的白裡透紅。
 
        「嗯……?喔……」特亞爾聽聞也就不再多問。
 
        特亞爾轉身繼續向前走,而月雅仍然留在原地寸步不離。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說出口啊……」月雅留下這句話後追上特亞爾。
 
        兩人走了許久穿過草原後到達的是……
 
        「嗚哇──!好大的峽谷!」特亞爾驚呼一聲。
 
        沒錯,兩人所抵達的是必須前往美蒂列恩廢礦坑前的必經之路──察涅大峽谷,兩側高聳的峭壁中間夾著一條僅供三人並肩同行的小徑,而小徑底部又是分隔兩處的岔路。
 
        「唉呀呀,這下子該怎麼走呢?」特亞爾傾斜著頭注視眼前這條小徑。
 
        「這裡由我來帶路吧,順著殘留的魔力痕跡就能夠抵達。」月雅走到特亞爾前說道。
 
        「殘留的魔力痕跡?」特亞爾疑惑問道。
 
        「這裡先前似乎有其他人來過,而且是擁有不小魔力的人物。」月雅在說明的同時高舉法杖。
 
        「純潔無垢的精靈啊,將此處那不祥之力的蹤跡顯現出來吧!」
 
        月雅放聲詠唱的同時前方道路的空中浮現出點點閃爍的光點,那光點連綿不斷地轉進一條岔路之中。
 
        「喔?那就是魔力痕跡?那麼只要跟著就可以……」特亞爾看著眼前那光點說道。
 
        月雅放下法杖點點頭,同時向前邁開步伐,而特亞爾也踏出腳步跟上她。
 
        走進岔路的二人沿著一路的光點走著,而兩側壁面不斷發出石頭落下撞擊的聲響,同時傳來陣陣奇妙地叫聲。
 
        走了許久兩人看道岔路前方有個非常寬廣的空間,那空間看起來並非自然界形成,反倒像是經由人手所為。
 
        「我們到那休息一下吧,感覺路只剩一小段。」特亞爾指著前方那寬廣空間說道。
 
        月雅點頭回應後二人便走到那空間找了一個牆面坐下休憩,但是……
 
        咯吱咯喳的物體摩擦聲從牆面四處發出,二人聽到這聲音立即站起身擺出應戰姿態,就在這時……
 
        咯啦。
 
        從牆面與前後岔路出來的是全身由岩塊組成的岩人與岩蛇,他們的眼睛發出紅光像是要警告與驅離特亞爾和月雅二人,但是這二人當然不會稱了他們的心就此離去。
 
        「要上了,月雅!」特亞爾語畢拔出背上的艾魯迪恩衝向其中一隻岩人。
 
        月雅聽聞舉起法杖將魔力凝聚起來,特亞爾見狀擊倒眼前地岩人後轉向跑至將要靠近月雅的岩蛇前揮劍。
 
        就在岩蛇被擊倒的同時月雅將凝聚好的魔力釋放出來,無數魔法彈向四周分散開來,不少魔物因而被魔法彈擊倒。
 
        「剩下的只能一一擊倒了,在魔力不完全的情況之下想要快速凝聚是不可能的。拜託你了,特亞爾!」月雅和特亞爾背倚著背環顧包圍著他們的魔物。
 
        特亞爾的嘴角微微上揚,誰都不曉得他為何而笑,但他只知道若只是被眼前這些低級魔物給拖住那麼之後的魔力回收行動就完全不用談了。
 
        哈!
 
        特亞爾大喊一聲向前方跑去,魔物們見狀當然也不甘示弱地上前圍住他,三、四隻岩人同時揮舞岩臂,特亞爾抵擋並閃躲過所有攻擊,一旁的月雅用法杖放射出魔法彈回擊他們。
 
        「小心,後面!」特亞爾對著月雅大喊。
 
        但月雅並沒來的及反應就被岩蛇的迴轉攻擊擊中倒下,特亞爾見到這種情形給予那條岩蛇奮力一擊。
 
        「妳還好吧?」
 
        特亞爾顧不得仍在戰鬥中的局面奔向月雅身旁扶起她,月雅微微做了回應後用法杖撐起身體。
 
        魔物們見到同伴的攻擊產生效果喧鬧了起來,特亞爾察覺氛圍有些許不對勁警戒了起來……
 
        咕吼!
 
        如下令般的聲音響起時其一部分魔物上前攻擊,特亞爾朝向他們揮劍時被閃躲掉,而剩餘地魔物稱這機會攻擊已經負傷的月雅。
 
        「你們這些混帳傢伙!」
 
        特亞爾轉身大喊同時伸出無任何一物的左手,就在這時一道光匯集到艾魯迪恩上,特亞爾見狀便立刻由下往上揮劍,一道圓弧狀白光從劍尖飛出落在襲向月雅的魔物,與此同時月雅射出魔法彈加諸在白光之上。
 
        襲擊月雅的魔物就這麼被組合攻擊擠壓在壁面上,而剩下的魔物見到不少同伴被擊倒紛紛鳥獸散,失去魔物蹤影的空間裡回歸平靜,而二人在戰鬥告一段落後癱坐在地。
 
        「嗚……」月雅發出痛苦的聲音。
 
        「受傷了嗎?對不起,我沒做到保護妳的責任。」特亞爾移動到月雅身旁並拿出療傷藥。
 
        「不,是我太不小心了,數百年安逸的日子讓我早已忘記戰鬥的步調了。」月雅邊說道邊伸手拿走特亞爾給的藥。
 
        「等等?數百年?妳究竟……」特亞爾對於月雅口中的數百年感到遲疑。
 
        「嗯?啊,我的確沒跟你提過我現在的歲數吧?我已經七百多歲可是經歷過魔法大戰時期的喔?」月雅一臉平淡地說道。
 
        特亞爾一聽到眼前這名少女已生存七百多年頓時感到頭暈目眩,因為要是不自己提起根本難以想像……
 
        特亞爾只能打哈哈帶過這氣氛,因為要是再繼續問下去不曉得還會知道多少超乎想像地事情來。
 
        月雅替傷口塗好藥後二人暫時休憩片刻,畢竟因為方才魔物的來襲沒有休憩到,二人休息完畢後又動身往出口方向走去。
 
     走了許久兩人終於走出察涅大峽谷,與此同時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被數個碩大岩石堵住的礦坑入口,入口附近還留下不少開坑用的工具與器材。
 
        「果然被堵住了,不過……」特亞爾說著說著手伸向後腰。
 
        他從後腰的腰包取出的是不久前買地開坑用炸藥,特亞爾用買炸藥時附贈的點火石點燃引信後扔出,被扔出的炸藥就這麼落在岩石附近,炸藥上的引信燒完的同時產生巨大爆炸將岩石盡數炸開。
 
        岩石被炸開的礦坑入口流進大量空氣,裡頭的沼氣也隨之飄散出來,過了一段時間裡頭的空氣差不多換好後二人向礦坑內部邁開步伐。
 
        進入礦坑內的二人稍稍環顧了一下四周,幽暗的坑道不時吹出陣陣陰風,些許尚未飄散的沼氣與塵土味瀰漫整個空間,土石有些鬆動的壁面仍落下小石子並撞擊出聲。
 
        「嗚哇……這裡還真是……」特亞爾一手摀著口鼻說道。
 
        一旁的月雅似乎不受到影響般稍微往礦坑內走去,同時她的視線直直注視著前方……
 
        「怎麼了嗎?月雅。」特亞爾出於好奇提問。
 
        「這個感覺……是地靈之力沒錯,雖然氣息有些改變但是不會錯的。」月雅伸手指向礦坑深處。
 
        特亞爾望向月雅所指的方向:「喔?那麼速去速回吧,這種地方待久了身體可是會出問題的。」,特亞爾向前踏出數步越過月雅做了幾個伸展操。
 
        月雅看著特亞爾那對自己的自信哼哼地笑了幾聲,聽到笑聲的特亞爾回過頭看著她,她驚覺特亞爾的視線於是收起笑聲,而特亞爾也不以為意地轉回頭去。
 
        「走吧!」
 
        特亞爾一聲令下兩人便走進坑道的黑暗之中,但走沒幾步發現實在太暗於是拿起掛在坑道兩旁的油燈,特亞爾點亮油燈後整個空間頓時亮起柔弱的火光。
 
        獲得火光幫助的兩人繼續往裡頭走去,當然過程之中出現不少魔物阻攔,在手持油燈同時身處狹小坑道裡的兩人在活動上受到限制,導致在戰鬥的過程中身手施展不開。
 
        歷經多場與魔物的搏鬥後二人抵達的是……
 
        「這裡是……工人休息區?」特亞爾眺望眼前這塊放滿休息用桌椅與少量資材的小空間。
 
        「看起來是這樣子呢。」月雅回應到。
 
        二人在這約十幾坪大小的休息區休憩的同時特亞爾不時環顧著四周,他會這麼做怕的是會重演在峽谷的事,就在觀望的同時他發現一條不太對勁的鐵軌……
 
        特亞爾站起來走向那鐵軌:「這是……連接到裡面的,但是這土石覆蓋的情況也太……」,他蹲下察看這鐵軌的同時身後傳來接近的步伐聲。
 
        「這鐵軌怎麼了嗎?」來到身後的是月雅,她看到特亞爾眉頭深鎖地看著鐵軌感到好奇。
 
        「嗯?喔,妳看這鐵軌,上頭的沙土多成這樣,但是一撥開就像才用幾次的新。」特亞爾一邊給月雅說明一邊撥開鐵軌上的沙土。
 
        隨後特亞爾指著鐵軌延伸處:「也就是說裡面可能有著什麼。」,語畢特亞爾便往坑到深處走去,而月雅隨後跟上前。
 
        走了約十幾分鐘一扇巨大的石製門扉出現在她們二人面前,門上刻印著一道魔法陣,而魔法陣的前方還有個祭壇,祭壇上方擺著一顆透徹、散發橙色光芒的圓球狀石頭,特亞爾看到便立即上前查看。
 
        「難道這是魔石結晶?」特亞爾捧起石頭說道。
 
        「魔石結晶?那究竟是什麼?這和那家店的男人所拿的一樣嗎?」月雅注視特亞爾手中的石頭說道。
 
        「有些相似但不同。」
 
        魔石結晶──顧名思義就是魔寶石結晶化後的產物,魔寶石一般來說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持有型,而另外一種是裝備型;前者屬於光是放在身上就能發揮強化身體機能的效力,例如:力之石;後者則偏向於裝置在物品、武器、裝備上進而增加功能與屬性,也因此魔寶石的使用範圍非常廣泛,在魔法大戰時期也有將魔寶石加工製成齒輪加裝到生活事物上,拉格那的錨劍正是典型例子。
 
  而結晶化的魔寶石在能量上是一般魔寶石所無法比擬,其強大能量甚至能使外型改變,但也正因如此數量非常稀少,被開採出來的魔石結晶絕大部分都在黑市裡流動,而這種行為當然造就其金額非常高價。
 
  這魔石結晶放在這或許有什麼用途吧?
 
        特亞爾拿著魔石結晶望向石門扉,他像是聯想到什麼走到門前高舉魔石結晶,而結晶發出耀眼奪目地橙光後石門扉緩緩地往兩側打開。
 
        「門……打開了?」月雅驚呼一聲。
 
        「果然沒錯,這結晶擺在這起了封印與鑰匙的作用。」
 
        特亞爾將還殘留一絲光亮的魔石結晶收進腰包中走進門後,月雅也隨之跟上,就在兩人進到門後的同時大門又再度封閉起來,看來是不打算讓這二人離開。
 
        「這裡,還真壯觀啊。」特亞爾左右環顧道。
 
        門後的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抬頭仰望看不見頂,四周流動的沙瀑傾洩而下,踩在滿是沙粒的地面不時有向下沉的感覺,同時還有著一股龐大的氣息在這地面下方移動……
 
        「月雅。」特亞爾喊出對方的名子。
 
        月雅聽到特亞爾的叫喚點了頭,她也注意到正有股龐大氣息正往他們所在處移動,兩人架起警戒做好隨時應戰的可能性。
 
        嘶──!
 
        一道巨大的聲音繚繞整個空間,與此同時地面產生劇烈晃動。
 
        嘶啊!
 
        從地面竄出的是一條體型非常龐大的蛇,堅硬厚實的鱗片、長出雙角的頭部還有光是相互對視就會令人感到寒毛直豎的眼神。
 
        「不太妙啊……」特亞爾仰望出現在眼前的大蛇。
 
        眼前的大蛇緊盯著二人,下一秒一個攻擊上來令他們措手不及彈飛了出去。
 
        「嗚啊!」被擊飛地二人紛紛倒落在地。
 
        特亞爾用劍撐起身體隨後便持劍朝大蛇揮砍,但是一柄沒什麼力量的劍對大蛇的厚鱗而言一點效果都沒有,大蛇一擺尾特亞爾又再度飛了出去。
 
        「沙地的潛伏者──希洛梅塞塔,牠是沒辦法用一般方法打贏的!」月雅一邊說道同時向大蛇放出數個魔法彈。
 
        當然大蛇──希洛梅塞塔不會被這點魔法彈造成任何損傷,牠吸一口氣再吐出數道小沙塵暴抵擋住並往月雅的方向捲去,月雅一揮法杖數顆比剛才還大的魔法彈將沙塵暴打散,而多餘的則落在西洛梅塞塔身上。
 
        嘶……!
 
        被魔法彈擊中地希洛梅塞塔稍稍微晃了身體,月雅察覺到方才大小足以對牠構成傷害於是接連攻擊,當然特亞爾也不甘示弱地對空揮舞艾魯迪恩,從劍尖釋放出去的劍光連續擊中希洛梅塞塔。
 
        「可惡,雖然知道劍中魔力的能力與用法。但是……」特亞爾看著沒受到多少傷害的希洛梅塞塔說道。
 
        「特亞爾!剛才的再來一次,這次我會增強攻擊威力的!」月雅對著特亞爾說道,同時雙手緊握法杖高舉。
 
        特亞爾按照月雅的話再次發動攻勢,希洛梅塞塔見狀移動身體並用那對巨大的牙襲向月雅,或許是牠察覺到月雅的威脅性因而轉向她發動攻勢。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特亞爾與希洛梅塞塔並行。
 
        特亞爾跳到希洛梅塞塔的身上不斷揮動武器攻擊,希洛梅塞塔則是想將跳到自己身上的人類甩下而不斷甩動身體,而這時的月雅……
 
        「純潔無垢的精靈啊,將我眼前這不祥之物淨化吧!」
 
        一道刺眼的亮灰色光芒從法杖發出來,沐浴在這光輝下的特亞爾頓時感覺到身體深處有股力量源源不絕的湧上來,他持劍朝著腳下的希洛梅塞塔刺下並沿途拖著往頭部跑。
 
        遭撕裂之痛的希洛梅塞塔不停甩動身體,同時尾巴也不斷拍擊地面產生晃動,這時跑到頭部的特亞爾將劍刺的更深,而牠終於承受不住癱倒在地。
 
        不再活動的希洛梅塞塔就這麼靜靜躺在那,特亞爾拔起劍從牠身上跳了下來,而月雅則跑到特亞爾身邊詢問傷勢。
 
        就在這時……
 
        「嗯?好像有什麼從頭跑出來了?」特亞爾轉過身看著那從希洛梅塞塔頭部出現的東西。
 
        那是一道琥珀色的光球,它從希洛梅塞塔的頭部浮出並緩慢地落在他們二人面前,月雅一句話也不說伸出雙手接過那光球輕輕地放入胸口,而就在放入胸口得同時她的身體散發出陣陣光輝。
 
        「地靈之力已經拿回來了,謝謝你,特亞爾。」月雅向特亞爾道謝。
 
        「嘻,這還只是第一步,接下來要不斷奪回呢!」特亞爾露出笑容面對月雅說道。
 
        月雅看著對方的笑容也跟著展露笑靨,就在兩人相視而笑時躺在一旁的希洛梅塞塔的身體也發出耀眼光亮,下一秒……
 
        「啊……感激二位的救助,我才能從那魔力中解放。」一道低沉地聲音傳進二人耳裡。
 
        「咦?」他們二人同時朝聲音出處看去。
 
        一個小小的蛇型身軀、身著印度傳統服飾的形體靠近他們……
 
        「你、你是誰啊?」兩人同時對著「牠」大喊。
 
        「我是古代侍奉翼之使──亞爾貝特大人的守護精靈,同時也是方才兩位打倒的大蛇──希洛梅塞塔。」對方說明的同時直視著特亞爾。
 
        「啊……亞爾貝特大人,您終於轉生回來此處了嗎?那麼『他』也──」希洛梅塞塔話說到一半就沒再接續下去。
 
        「等、等等!我不叫什麼亞爾貝特,我叫特亞爾喔!」特亞爾糾正希洛梅塞塔叫喚的名子。
 
        但對方只是輕笑幾聲,同時不疾不徐的說:「你的確是亞爾貝特大人本人,只是尚未覺醒的你仍未擁有那段記憶。」
 
        希洛梅塞塔接續著說:「現在先不說這些了,趕快離開吧,因方才的戰鬥使的這裡地盤不穩定隨時會崩塌的。」,語畢希洛梅塞塔便穿過二人中間往大門走去。
 
        特亞爾與月雅兩人雖然仍未從疑惑中脫離,但也確定牠所說的話而緊隨在後。
 
        返回草原上的兩人一精靈正坐在一棵大樹下休息以待回復體力,但是疑問愈來愈大的特亞爾終於按耐不住向希洛梅塞塔提問。
 
        「希洛梅塞塔,亞爾貝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希洛梅塞塔發出如老人般的笑聲回應道:「這就說來話長了啊……」
 
        希洛梅塞塔的視線仰望那片青空……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1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