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5

RE:【創作】雙星物語 翱翔於天際的翼之使 一章‧魔科學之城(2013/4/1更新)

樓主 孤夜星塵 qooqoo122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一章.魔科學之城
 
        「吶──爸爸,大哥哥……沒事吧?」一小女孩的聲音已有些緩慢的速度傳進特亞爾的耳中。
 
        「哈哈哈,放心吧。大哥哥沒事的,只是有一點很奇怪……」一雄偉粗曠的男聲回應一旁的小女孩。
 
        自從特亞爾在飛機附近被發現後就被一對住在森林深處的父女給救了起來,不,準確一點是帶了回去,因為那時特亞爾身上的傷早已復原三成。
 
        等到特亞爾從昏睡中再次清醒過來時已經是墜落後第三天,當他一睜開眼所看到的是木造天花板,四周牆壁也是由一根根原木堆疊而成。
 
        之後將特亞爾帶回家中的父女便無微不至地照顧他,直到第五天特亞爾總算能夠從床上離開活動……
 
        「不好意思讓你們這麼照顧,我該如何答謝呢?」特亞爾如此說道。
 
        但那男子只是稍稍搖了搖頭表示不需要任何答謝,特亞爾看到對方的回應後也不多言只是微微鞠躬再次表示道謝。
 
        「啊,對了。少年啊,你要去瞧一眼自己的飛機嗎?」粗曠男子提議。
 
        「飛機……是嗎?也好,就去看看克爾巴納號吧。」特亞爾回答道。
 
        「克爾……巴納號?你們飛行員真是有趣,居然會替飛機取名?」粗曠男子笑道。
 
        「的確是一件趣事,但對我們飛行員來說飛機是家人、夥伴,所以……」特亞爾欲言又止。
 
        說到這男子也明白特亞爾不用再多說什麼的原因,因為那架飛機對於特亞爾而言是占有一席之地的,男子點點頭並往下樓的階梯走去。
 
        特亞爾見狀也跟著下樓,此時樓下傳來陣陣烹煮食物的香氣,特亞爾往廚房一看便看到小女孩正拿著湯勺攪拌鍋中的湯,小女孩聽見二人下樓的腳步聲不疾不徐地將湯盛進木碗當中。
 
        「爸爸、大哥哥,吃飯吧──」小女孩端著擺有麵包與湯的端盤從廚房走了出來。
 
        特亞爾與男子一同圍坐在一張木製圓桌旁,小女孩將餐點擺放在桌上後也坐了下來。
 
        「感謝光之女神愛普瑞絲賜與我們糧食……」父女倆同時發言並雙手合十禱告。
 
        看來,這裡也有崇拜著光之女神的人啊。
 
        特亞爾看著這對父女也同樣擺出禱告的姿勢,禱告完後所有人便一口接一口的將食物送進嘴裡,就在他們用完餐小女孩收拾桌上餐具到廚房時男子拿出了一張捲成圓筒的紙並攤在桌上。
 
        「這是?」特亞爾不解問道。
 
        「這是梅亞伯特的地圖,這裡就是我們所在的位置,而這裡就是飛機的位置。」男子用手指在地圖上指來指去。
 
        特亞爾看一下發現飛機的位置與屋子的距離並不算遠,徒步也只須走一段時間就能到達。
 
        「謝謝。那麼我也該走了,感謝你們的款待。」特亞爾伸出手意會著想再次表達感謝之意。
 
        男子也不多說單純伸手握住特亞爾的手隨後鬆開,就在特亞爾轉身開門準備離去時……
 
        「大哥哥,等一下。」小女孩出聲叫住特亞爾。
 
        特亞爾回過頭去瞧見小女孩雙手捧著用樹葉包裹住的東西,小女孩將那包東西交給特亞爾。
 
        「這是便當,還有森林裡有不少魔物徘徊,要小心別再受傷囉?」小女孩叮嚀著特亞爾。
 
        特亞爾點點頭表示他會注意後再次轉回正面踏出屋子的第一步,在特亞爾踏出那一步後發現四周是綠意盎然的森林與鳥鳴聲,這或許是慶祝他康復的筵會抑或是冒險的第一步吧?
 
        特亞爾緊接著快步踏出第二步後便向著飛機墜落的方向奔去,與此同時……
 
        「少年啊!有緣再見吧!還有我叫謬普.哈達爾!」
 
        「大哥哥,再見囉──!下次再來時要記得我的名子"柯夏"喔!」
 
        「喔!謬普、柯夏,我會再來拜訪的!」特亞爾揮手並回頭答應道。
 
        很快地特亞爾的身影便消失在森林之中……
 
        此時在注視特亞爾身影消失之後謬普開口:「或許那名少年……是『翼之使』啊。」
 
        「爸爸,翼之使會來破壞我們家嗎?」柯夏感到不安的詢問謬普。
 
        「翼之使……傳說中掌管"審判"的使者。究竟是給予救贖,亦或是懲罰呢?」謬普的視線停留在特亞爾消失身影的方向。
 
        --------------分隔線---------------
 
        走進森林中的特亞爾撥開身前的草叢向著飛機墜落地點前進,一路上確實看到零星的魔物走動,但特亞爾決定迴避他們,因為現在沒有任何武器隨身的他不可能徒手擊倒他們。
 
        走了一段時間後特亞爾總算是抵達墜落地點,四處散落被燒成灰燼的古文書殘骸、碎成一地的瓷器花瓶、最新一季的服飾……等類,特亞爾望著眼前這遍地的貨物深深嘆了一大口氣。
 
        無奈地能夠回收的貨物根本不到一成,這下子背了不少債啊……特亞爾再度嘆了一大口氣,而就在回收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件東西……
 
        「啊?是我的艾魯迪恩!」雅特爾跑向他發現的東西前。
 
        那是一把半透明、劍身上有著金色美麗花紋嵌有不帶任何色彩的核石、紅藍交錯中心有白色核心、劍刃成黑色等身長的長劍,而負責擔當保護艾魯迪恩的機械劍鞘則落在一旁,特亞爾將艾魯迪恩收回劍鞘之中後仔細查看那殘破不堪的飛機。
 
        「哎呀呀,這下子連修理都很困難啊……」特亞爾看過後嘆了今天第三次氣。
 
        確實如特亞爾所言飛機的損壞非常嚴重,引擎內部零件貫穿本體外露、螺旋槳單邊焦黑全毀,機身板金四處飛散掉落,可說是離原貌相差十萬八千里。
 
        「看來只能暫時放在這到鎮上尋求協助了。」特亞爾用拇指和食指頂著下巴思考著。
 
        特亞爾思考一會兒決定立即動身前往梅亞伯特上的城鎮『玫靼』,於是特亞爾便拿出謬普在他出發前給予的地圖稍微看了一眼確認方向與位置後收了起來,同時將已經回收的貨物背在身上啟程。
 
        動身前往玫靼的特亞爾一路上欣賞週遭美景,充滿綠意的大樹與草地、眾多鳥鳴聲交雜形成共鳴交響樂,但唯一破壞美景的是那些徘徊森林中的魔物們。
 
        也許是因為背著貨物的關係使的特亞爾身影容易被發現,魔物們紛紛從陰影處跑出來包圍特亞爾,特亞爾二話不說便將貨物卸下並拔出身後的艾魯迪恩應戰。
 
        「也好,既然出來了就順便收拾收拾你們這些傢伙吧!」特亞爾擺出可攻可守的架勢。
 
        魔物們聽到眼前這名人類竟對著他們說要收拾他們便以嘲笑般的表情看著特亞爾,與之同時發動攻擊,殊不知雙方在戰鬥上的經驗差距如此懸殊……
 
        「嗚喔!」
 
        魔物們採取共同攻擊,而特亞爾僅在原地單手揮舞艾魯迪恩,那把劍在他手中宛如毫無一絲重量般劃出一道道劍痕,魔物們尚未碰觸到特亞爾一根寒毛便紛紛倒在地上動都不動。
 
        戰鬥就在這一眨眼間結束,特亞爾將艾魯迪恩收回劍鞘中背起貨物再次踏出步伐。
 
        走了近五小時的路程特亞爾總算是抵達目的地──玫靼,此刻他的心情感到無比雀躍,因為眼前這座城鎮可說是非常雄偉……
 
        玫靼--又被稱之為『魔科學之城』,之所以被如此稱呼是因為在過去曾以魔法聞名,其後在魔法消失後再度以科學振興起來,但無法忘卻過去那段日子情況下結合兩種技術為一體因而造就現在的玫靼。
 
        以機械學的方式建造不少房舍、商店,同時以機械建立城牆,城牆上配備防禦用魔導砲再結合先天地理環境可說是固若金湯,在城牆之外還能聽到內部傳出來的喧鬧聲。
 
        特亞爾站到城門前,大門就好像在歡迎他的到來般緩緩打開,映入眼簾的是如料想中喧嘩熱鬧的市集與流動攤販,周邊還傳來陣陣工廠的打鐵聲,特亞爾先是露出一抹微笑後往城內走去。
 
        特亞爾剛到這座城鎮中首先必須做的事就是先將貨物帶到玫靼城中的尋寶獵人公會中,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特亞爾並非單純的飛行員,而是隸屬尋寶獵人公會的一員。
 
        特亞爾走了一小段路後站在尋寶獵人工會大門前:「到了,去回報一下任務吧。」,語畢特亞爾推開門扉,同時櫃台傳來一女性的聲音。
 
        「唉呀?歡迎來到獵人公會。」一歡迎特亞爾到來的聲線響起,特亞爾好奇地往櫃檯一看,帶著眼鏡、穿著樸素的女性正站在櫃台內看著自己。
 
        「你好,我是原本預定在五天前就應該把貨物送到的特亞爾.納克菲特。」語畢特亞爾便將身上的貨物卸下,眼鏡女探頭看了一眼後就從櫃檯走出來清點物資名單。
 
        「唉呀?似乎少了很多啊?該不會五天前墜機的人就是……你吧?」眼鏡女在清點過程中發現問題後就立即詢問特亞爾,而他便點了點頭,眼鏡女對於特亞爾的遭遇感到驚呼,因為她聽聞有架飛機從高空中墜落,其飛行員所受到的傷卻沒有預料中的重。
 
        特亞爾也只能一笑帶過,因為他之所以能夠得救全都多虧了那名少女──月雅,但就算告訴他人也大概不會有人相信吧?
 
        眼鏡女清點過後開口:「嗯,雖然不多但還是謝謝你把貨物送到,這是報酬。」眼鏡女轉過身從櫃檯裡拿出一袋錢幣,特亞爾接過後清點了一下,果不其然地少了將近五分之三芬尼,他只能默默地含淚收下。
 
        「那麼歡迎下次到訪,我叫安玻希。」眼鏡女自我介紹完後便揮手向準備離開的特亞爾道別。
 
        特亞爾拎著那為數不多的芬尼走到公會外頭,烈陽高照的天空與特亞爾此刻的心情成兩極,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那時被對方給擊落導致大部分貨物毀壞。
 
        「嗯哼,一段時間不見,你好嗎?」一道似曾相識的聲音從特亞爾面前傳來。
 
        特亞爾回過神一看……
 
        「啊!是妳?」特亞爾驚呼道。
 
        沒錯,和特亞爾說話的正是那名少女……
 
        「月雅?」
 
        出現在特亞爾面前的月雅面帶微笑,但唯一不同的是她背後那對羽翼消失不見,相對地在她頸部裹著一條雪白圍巾。
 
        「妳的翅膀……」特亞爾感到疑惑於是提問,結果對方搶先開口:「就在這呦,這條圍巾。」,月雅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圍巾。
 
        「這究竟是怎麼……」特亞爾再次丟出問題,而對方仍然不等到問題說完:「我的羽翼能夠藉由魔力改變型態,不這麼做可是會嚇壞城鎮裡的居民呢。」特亞爾明白月雅的用意後不再多問。
 
        「既然我們再次相遇了,那麼為了答謝救我一命妳就請你吃一頓吧,有些事也可以順便問。」特亞爾搖了搖手中的錢袋,而月雅向特亞爾笑了笑並鞠躬道謝。
 
        於是兩人便朝著城中唯一的餐館兼旅館『黑熊館』,在前往的過程中特亞爾詢問月雅有關"翼之劍士"情報與為何救他的事情,而月雅也一一說明。
 
        "翼之劍士"──顧名思義就是擁有羽翼的持劍戰士,傳說中翼之劍士擁有足以與六魔王匹敵,但這僅僅是個傳說實質並無人知曉,至於為何會救特亞爾是因為翼之劍士的配劍是呈現半透明、非常美麗的,而配劍這點與傳說相符合。
 
        特亞爾聽完月雅的話後陷入沉思,因為艾魯迪恩是他的家族世代傳承下來的,但是卻有一點讓特亞爾感到異樣……
 
        「妳說翼之劍士的配劍呈半透明?但以現今的技術要讓劍呈現半透明並不難,這點很難成為救我的理由吧?」特亞爾反駁道。
 
        「不,你的劍只要看過一眼就能明白那並非由人類製造,那是結合數個種族的技術與魔力鍛造冶煉而成。再加上那柄劍你拿在手上感覺絲毫重量都沒有吧?」月雅看了一眼艾魯迪恩後視線回到特亞爾身上。
 
        隨後月雅又解釋道:「那柄劍對他人來說光是想要提起是不可能的,因為『它』是『有意識』選擇持有者。」,特亞爾聽聞後點點頭,因為他自己也發現那柄劍輕的不可思議,同時也對艾魯迪恩『有意識』這點不感到訝異。
 
        就在兩人談論的過程中到了黑熊館並推開店門……
 
        一道活潑、強而有力的女性招呼聲在店門推開的那一剎那:「歡迎光臨黑熊館!我是蘭!請問是想要點餐還是住宿呢?」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1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