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4k

【討論】論劉備稱帝

樓主 可樂怪 colamonster
GP64 BP-
該是把問題梳理梳理的時候了。

對於劉備稱帝的「質疑」,我參與網路上的三國歷史討論這麼久,憑良心講,也不少見了;
但是往往,我不知道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到底打算「質疑」些甚麼?
他們好像以為把劉備一樣套入跟曹操或司馬懿等侵害皇權的亂臣賊子邏輯就好了,
只要批評他就是「有稱帝的野心」,好像就是一種指控,
卻不探討「有稱帝的野心」為什麼就是一種指控,這種指控用在劉備身上成不成立。
這麼說並不是因為「劉備稱帝」這件事在當時沒有問題──從當時人到後世史家的態度,
都有著正反兩方的評論,(但老實說我很少看過有人在評論中拿出任何一方的意見出來。)
而在於「劉備稱帝有沒有合法性」。
以下我們可以審視一下劉備稱帝當時反對者的意見、以及後世評論者的意見,
再來分析一下劉備稱帝這件事。

一、劉備稱帝時的情況
建安二十六年(公元221年、魏黃初二年),因為去年傳出曹丕篡漢,獻帝遇害的消息,
劉備與群臣在為獻帝舉哀後,即著手準備稱帝。
此時雖然大部分的文武官員都一個勁的幫忙張羅劉備即位,但仍有不識相的反對派跳出來,
這些人是費詩、劉巴、雍茂。
後羣臣議欲推漢中王稱尊號,詩上疏曰:「殿下以曹操父子偪主篡位,故乃羇旅萬里,糾合士眾,將以討賊。今大敵未克,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與楚約,先破秦者王。及屠咸陽,獲子嬰,猶懷推讓,況今殿下未出門庭,便欲自立邪!愚臣誠不為殿下取也。」《三國志‧費詩傳》
是時中夏人情未一,聞備在蜀,四方延頸。而備銳意欲即真,巴以為如此示天下不廣,且欲緩之。 與主簿雍茂諫備....《零陵先賢傳》
其結果,費詩遭到貶謫(由是忤指,左遷部永昌從事。),雍茂被殺(備以他事殺茂),劉巴則就此封口。(案《劉巴傳》:先主稱尊號,昭告于皇天上帝后土神祇,凡諸文誥策命,皆巴所作也。可知劉巴不再持反對意見。亦有以此認為《零陵先賢傳》與本傳衝突而認為《先賢傳》有誤者。)
當不再有人提出反對後,劉備就順利稱帝即位。

二、後人的評論

習鑿齒強烈的駁斥了費詩反對稱帝的看法,裴松之亦同意其意見:
習鑿齒曰:夫創本之君,須大定而後正己,纂統之主,俟速建以係眾心,是故惠公朝虜而子圉夕立,更始尚存而光武舉號,夫豈忘主徼利,社稷之故也。今先主糾合義兵,將以討賊。賊彊禍大,主沒國喪,二祖之廟,絕而不祀,苟非親賢,孰能紹此?嗣祖配天,非咸陽之譬,杖正討逆,何推讓之有?於此時也,不知速尊有德以奉大統,使民欣反正,世覩舊物,杖順者齊心,附逆者同懼,可謂闇惑矣。其黜降也宜哉! 臣松之以為鑿齒論議,惟此論最善。
但《三國志集解》的作者盧弼則不同意兩人之看法而以費詩為是。
或曰:缟素犒师,故爵统众,三军之气,或更倍也。大义既申,人自戴之,何不足以系众心乎?光武摧贰更始,岂可引喻?子圉固守本国,未闻即尊。苟汉帝既亡,吾业渐立,徐践大位,未便后也。不然,与人同行,而目之为贼,谁能服焉?习氏目为闇惑,松之复善其识,不知果何见也。
但是反對劉備稱帝,甚至根本上質疑劉備對漢室之忠誠盡力程度的,
莫如王夫之。
以先主紹漢而系之正統者,為漢惜也;存高帝誅暴秦、光武討逆莽之功德,君臨已久,而不忍其亡也。若先主,則惡足以當此哉?
光武之始起也,即正討莽之義,而誓死以挫王邑、王尋百萬之眾於昆陽,及更始之必不可為君而後自立,正大而無慚於祖考也。而先主異是。其始起也,依公孫瓚、依陶謙,以與人爭戰,既不與於誅卓之謀;抑未嘗念袁紹、曹操之且篡,而思撲之以存劉氏;董承受衣帶之詔,奉之起兵,乃分荊得益而忘之矣。曹操王魏,己亦王漢中矣;曹丕稱帝,己亦帝矣;獻帝未死而發其喪,蓋亦利曹丕之弒而己可為名矣;費詩陳大義以諫而左遷矣;是豈誓不與賊俱生而力為高帝爭血食者哉?
承統以後,為人子孫,則亡吾國者,吾不共戴天之讎也。以苻登之孤弱,猶足以一逞,而先主無一矢之加於曹氏。即位三月,急舉伐吳之師,孫權一驃騎將軍荊州牧耳,未敢代漢以王,而急修關羽之怨,淫兵以逞,豈祖宗百世之讎,不敵一將之私忿乎?先主之誌見矣,乘時以自王而已矣。
故為漢而存先主者,史氏之厚也。若先主,則固不可以當此也。羿篡四十載而夏復興,莽篡十五年而漢復續,先主而能枕戈寢塊以與曹丕爭生死,統雖中絕,其又何傷?屍大號於一隅,既殂而後諸葛有祁山之舉,非先主之能急此也。司馬溫公曰:「不能紀其世數。」非也。世數雖足以紀,先主其能為漢帝之子孫乎?《讀通鑑論》
罵的非常的狠,根本是直斥劉備為劉氏不肖子孫了。
其餘還可以散見《讀通鑑論》其他各章,基本中心是認為劉備目標一直是「乘時以自王」,而不是為了漢室的復興,甚至因此對於主張聯吳的諸葛亮也不夠信任。

三、分析

我一開始對這個議題感興趣,一部分就是出於王夫之在《讀通鑑論》中大罵劉備,
所以我這邊會先分析王夫之的看法,畢竟他也是對這個問題持反面意見最激烈者。
王夫之論史的缺點,自然是過於極端的儒家基本教義,乃至於對於戰略軍事等天真到近乎無知,
(比方說他認為劉備一接任徐州牧就應該「早歸命宗邦,誅傕、氾以安獻帝」,
乃至於他完全無視襄樊之後的局勢,一廂情願的認為仍應該與已經準備要打蜀的孫吳「修好」,
「使英雄之血不灑於許、雒,而徒流於猇亭乎」這種已經不能算是浪漫,簡直就是天然呆的評論,於《讀通鑑論》中卻一再出現)但撇開這部分不提,
王夫之對於一些人物的臧否,仍是非常的有見地,(比方說他對荀彧的評論就很公允)
而在對劉備稱帝一事上,雖然他對劉備的責難讓人覺得難免過苛,
但他認為劉備一直以來就是以自己稱帝稱王為目標,而不是為了漢室這件事上,
我認為倒是判斷的很準確。

三國君主裡面劉備算是很少動手整自己不聽話的屬下。除了那個倒楣鬼張裕,
龐統跟劉備對嗆也不過是劉備發了一頓火就沒事,劉巴是劉備素所不喜者,
不給張飛面子一事劉備雖然生氣但也沒有追究。殺了劉封,劉備還「為之流涕」。
稱帝之事卻不同,瞬間一殺一謫,乾脆無比,比諸其他事件,
也只有東征一事能看到劉備如此辣手,足見劉備稱帝之「企圖心」不同以往。
所以說「劉備一直就是想稱帝」,這件事倒是不誣,也根本不用拿甚麼封啊禪啊大作文章,
看劉備對反對稱帝之人的處理就很明白了。

但問題是,「想稱帝」是一回事,「能不能稱帝」是另一回事,
袁術被罵成臭頭可不是因為他想稱帝,而是因為他「沒資格稱帝卻想稱帝」。
而雖然船山先生用儒家最高道德標準把劉備罵的狗血淋頭,請注意,
他可沒有「否定劉備稱帝的合法性」──「蜀漢之義正」,實際上不要說王夫之,
南宋以來你不會找到一個人稱劉備稱帝是不合法的啦,沒有人會自找麻煩,
去打朱文公的臉──那跟太歲爺頭上動土沒啥兩樣。
事實上從費詩到王夫之,他們反對的是甚麼?「劉備稱帝的時機不對」。
太早了,大仇也沒報、曹魏也還在、中原也未復,老大你不先忙著報國仇家恨,
反而先忙著搞益州小朝廷,這叫「示人以不廣」──到頭來你的志向不過就是當土皇帝嘛。
所以他們反對的是稱帝的「時機」,而不是稱帝這「整件事」,
換言之,劉備要稱帝,本來就有足夠的「資格」。

的確以現今而言劉備的世系已不可考,但在當時,雖然對劉備的惡評也不少,
如袁術「生年已來,不聞天下有劉備」之類,但是並無一人,
說劉備是「冒牌皇親」「招搖撞騙」之徒。
(案:袁術「生年以來,不聞天下有劉備」一語並不能看做對劉備身分的否定,
因為皇室血緣不一定尊貴,家道中落的皇族並非沒有,這句話只是批評劉備沒名氣,
而非否定劉備的皇室血緣)今人認為劉備「來歷可疑」,多建立在兩個印象上:
1.劉備家世的不可考,2.《演義》劉備族譜的謬誤。
但問題是:1.我們數百年千年後的後人無法有充足的資料證明劉備的家世,
並不代表當時也沒有任何證據可證明劉備的家世:劉備在涿郡的家族亦不小,父祖亦有仕宦,
應當提的出較詳細的家譜來證明劉備的身世,之所以史書沒有詳細記載,
或可以參考李植清的說法:
但是时旧都未复,诸事草创,所谓祫祭高皇帝以下者,殆循东京同堂异室之制而行之耳。至于稽古礼文之事,疑未遑暇,故隋王通曰“诸葛亮而无死,礼乐其有兴乎”,盖指此类,未必记载之有阙略也。《三國志集解》
2.就更不必說,以一本小說創造出來的族譜為偽,並不能就證明歷史上那個人身分亦為偽。
而且本版版友狐狸也在另一串裡提過,若劉備身世的來歷可疑,政敵必會拿來當作攻擊的口實,
既然史料上並沒有人以此質疑過劉備,則我們至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
就是當時的人並沒有質疑劉備的漢室血統。
既然沒有人質疑劉備的漢室血統,那劉備以此血統稱王稱帝,就是完全合情合法的一件事,
也就是說他完全有稱帝的資格,且不違背「扶漢」這個大前提,
因為他當上了皇帝也算漢室中興的一種形式(雖然就傳統觀點來看大義並沒有很足,
但我認為這有點成王敗寇的問題──儒者總要找理由解釋為什麼「正義會輸」)。

但還有一個問題,難道有漢室血緣就有稱帝稱王的資格嗎?
當時漢室宗親仍然不少,為什麼只有劉備稱帝是名正言順?
我們可以一一來檢視這些宗親。實力最雄厚的劉焉跟劉表,都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在仍有漢獻帝中央政府的情況下,就迫不及待地開始去做只有皇帝能做的事,
劉焉開始做天子規格的車輿,劉表則跑去郊祭天地,
這樣的行為讓他們馬上被打入逆賊的行列,失去了競爭的資格,
而不管怎麼說劉備稱帝的舉動畢竟是在漢獻帝朝廷消失,獻帝本人疑似已死後開始進行,
不會授人以柄。至於其他的宗親雖然沒有類似如此不臣的舉動,
但多實力太弱,很快就被消滅(劉虞、劉寵),甚至根本就委身曹魏者(劉曄),
更重要的是到劉備稱帝之時,劉氏宗親裡實際上有能力稱帝的實力者,也唯有劉玄德一人。
所以即使把這些漢室宗親再算進來,劉備還是最有資格稱帝的人。

還可以再說說關於劉備稱帝的時機問題。其實習鑿齒的辯解裡已經講得很清楚,
從有一個領導名分可以締結人心來看,劉備稱帝其實也是一種方法,
雖然《零陵先賢傳》裡說的言之鑿鑿「遠人不復來」,但以三國當時情勢,
大家都已經畫好疆場,且漢室的影響力衰弱到曹丕可以直接整碗捧走,
則就算不稱帝,還有甚麼「遠人」會「來」,值得懷疑。
況且即使劉備知道獻帝還活著,各種角度來看他都不可能再接受獻帝復辟領導漢朝朝廷:
於私人利益來看,徽欽二帝之於宋高宗、以及土木堡明英宗回朝後的一連串政變,都足以為例,
於公義來看,漢獻帝並不是被俘或被囚禁,他是「自願」(雖然是名義上的)把皇位讓給曹魏,
而且接受了曹魏的官職成為其臣下。這樣的人如何可能「遙奉」,又如何能繼續領導漢朝?
所以如果將劉備的稱帝看作捨棄舊的漢朝朝廷而創立一個新的漢朝朝廷,
而在法統上仍繼承舊東漢朝庭,一如東漢繼承西漢一般,時間點上的問題就會比較小。

以上是我對劉備稱帝一事的看法。劉備想不想當皇帝?想,他當然想,
可是這並不代表可以為他安上甚麼不忠不孝的指控──因為他就是有資格當漢朝皇帝。
6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40 筆精華,05/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