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同人文】薄櫻鬼~沖田總司之章 12

樓主 尹月 stm2135056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4

 

 

  雪村千鶴無法進入梅姬所休憩的廂房,原因是……

  「怎麼會囂張的鬼族,在人類的地盤打轉,出去,這裡不是妳該來的地方。」鴿郎嗅出身為鬼的雪村千鶴,馬上阻擋她接近梅姬的房內。

  然後白衣少女走出房外,看著雪村千鶴,她直接道:「曾經要陷害掌門人的妳,從今天開始由我來守護她,甚至下一任繼承人誕生前,我希望妳不要惹出是非,否則我不會對妳客氣的。」

  「你們!」雪村千鶴看著他們。「你們有什麼證據說我要陷害誰呢!請你們不要亂說話!」

  「自己有沒有做,自己最清楚,別因為妳自己的私心,就做出那些違背良心的事,在一次奉勸,妳不要在動什麼歪腦筋,這裡有我們守護使者在,妳要是敢亂來,我一定會把妳……」玥珖手掌放平,嘴一吹:「變成灰的。」

  「妳!」

  「好激動喔,看來妳很生氣嘛,這就是人類常說的「惱羞成怒」吧。」玥珖笑咪咪的看著雪村千鶴的反應,這樣的女孩也喜歡那個暴君沖田總司,真是罕見。

  那樣唯我獨尊的男人,竟然會有人類女性這麼迷戀他。「不過,鬼族的眼光真的~好、奇、怪、喔!當然啦~我也沒什麼資格說神族的女人就是。」暗指梅姬。

  「神女,不需要與卑賤的鬼族說這麼多,您進去照顧梅姬大人吧,這裡請給我。」

  卑、賤?雪村千鶴瞪著眼前的男人。「你們實在太瞧不起人了!」

  「你們到底在外面吵什麼啊?」平助打開門,就見到雪村千鶴正在激動大喊。「幹麼啊~喊這麼大聲……」看著那個白衣少女又笑咪咪的臉,一定又是她在搞鬼。

  「抱歉,這個鬼族,我們不能讓她靠近梅姬大人。」鴿郎一臉正經不許任何人反駁的態度,讓平助困擾的皺了下眉頭。

  平助看著千鶴,最後只能不好意思的抓抓頭說:「雪村啊,我看妳還是回去好了,依妳跟梅姬小姐那樣的關係,我想妳還是不要出面比較好……」

  雪村千鶴那是這麼好心來看梅姬的啊,她是想要看看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總司的人了,才找出這樣的藉口過來。

  「她才沒這麼好心,我想她是想要找裡頭的爆獅吧,嗯?」

  「爆獅?妳說總司嗎?」平助這次很聰明的猜對玥珖的話。「可是總司也沒有那個時間耶,他光是要安撫梅姬小姐就很頭痛了耶……」

  「安撫?什麼意思?」千鶴不懂的問。「總司為什麼又要為了梅姬小姐頭痛呢?」 

  平助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不該說……

  「真是的,有什麼好難開口的,走開,我來說!」玥珖看著平助那副扭扭捏捏的樣子,實在看不過去,直接將他退到自身後面去,結果力道太重,變成撞到門扇去了。「妳的總司君啊,正在與我們美麗的掌門人梅姬大人求婚,為了不讓梅姬大人帶著球跑,所以啊,妳的總司君呢,正在三求五拜的~正在求婚。」

  「……我才不相信那個孩子是總司的!她跟任何男人走得這麼近,土方先生也是就連平助她也願意用生命去犧牲,我才不相信那個孩子是總司的!」

  雪村千鶴一時氣憤之下脫出口的話,讓當場的平助傻眼,另外兩個則是異常的冷靜。「雪、雪村!妳怎能這樣胡說八道呢!孩子的父親就連梅姬小姐也一口承認是總司的,妳怎能這樣污衊梅姬小姐的人格?我真是看錯妳了!雪村!」

  雪村千鶴急了,早知道梅姬已經有了身孕後,但是她始終不願意相信那是沖田君的孩子,可是……

  「對,我就是沒辦法相信!我沒有辦法相信裡面的他們會是多麼親密!但是我就是不願意承認事實!」雪村千鶴急著哭出來,她拼命喊拼命喊著,終於把裡頭的總司給叫著出來,瞪著房外的一堆人。

  「到底是在吵什麼?」總司瞪著啜泣的的雪村千鶴,實在不知道這個時候了,她到底是在哭喊什麼?「你們要吵架可以去別的地方吵嗎?病人需要休息,不要再讓我聽到你們在吵什麼了,否則我就殺了你們。」然後門奮力一關,完全無視雪村的淚水,雪村千鶴無力的轉頭跑著離開。

  「人類真是奇怪的東西,什麼愛啊恨啊,都會立即表現在臉上,就連卑賤的鬼族也會這樣,虧她還是鬼中貴族呢。」玥珖手指繞著髮,這樣悠哉的看著跑掉的雪村千鶴。

  平助看著她,上下打量問:「妳也很奇怪,明明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一直把人類啊、鬼啊,掛在嘴巴上講,妳不也是人嗎?」

  玥珖眨眨那雙明亮的雙目:「嗯,我是人啊,可是我不是普通人。」

  「妳講話很好笑,明明自己都說是人了,又說妳不是普通人,去~本少爺也不是普通人啊,我可是日本第一的武士!」平助講著講著開始驕傲起來。

  「神女,進去吧,這裡由我守著就行。」鴿郎非常無視平助的驕傲,開啟門讓引著玥珖入內。「神女,請。」

  「喂喂喂~竟然這樣瞧不起我!等等!別關啦,我也要進去。」平助雙手抱胸抱怨,一手擋住鴿郎的手,然後也跟著玥珖入內。

 

  只是,入內後,就可以看見……

  「喂,妳現在不嫁給我,等妳肚子變成球後,妳要被別人指指點點嗎?」

  梅姬瞪著總司:「那不也是你害的!你這個負心漢!」

  「喂,我現在叫妳跟我成親了,我那裡負心妳了,妳那隻眼睛看到了啊?啊?啊?說啊!」沖田總司的口氣沒有哀求,非常強勢。

  梅姬皺眉。「我告訴你,我不會嫁給你的,我死都不會!」

  「妳這個女人……我告訴妳,妳只能嫁給我!不然妳是不是還想嫁給那個該死的鬼副長?」現在總司氣到把土方歳三的名字也搬了出來。

  結果,孕婦的眼線超級發達,梅姬鼻子一酸,開始覺得委屈起來,將周圍的茶杯,衣服,能丟的都往總司身上砸了過去,只見總司左閃又閃,然後看見梅姬的淚珠一顆顆掉出,才知道自己又惹她傷心了。

  「你混帳!混帳!混帳!」

  「好好好!我混帳!我該死!我該死!這樣好不好? 」

  一點也不好,當總司說到「我該死」後,梅姬停下所有的動作,淚水越湧越多,大哭起來。「不要、不要、不要!」

  見她大哭,總司馬上衝向她身前,緊緊入懷。「好……不要……我們不要。」 

  「不要死,不可以死,你不能死……」梅姬根本不希望他與死又有什麼關聯,她只想要他平安,能夠將過去的未完成的遺憾,可以在現在的時空完成。

  「那麼妳嫁給我嘛……我都求了這麼多天,妳都不答應我,我都快緊張的要「死」了。」總司似乎抓住梅姬的弱點,已經開始掌開攻勢了。

  梅姬聽到他快要緊張死了,心一軟,直接點頭答應了。「好……好……」然後雙手緊緊的抱住他,使了這麼大的力道就要清楚感受他的存在。

  就怕真的,夢一醒,這個男人就不見了。

 

  在角落的玥珖和平助總覺得現在應該悄悄離開,不要打擾他們兩人的恩愛時光……

 

 

◎◎◎

 

 

  「梅姬大人。」

  玥珖笑嘻嘻的臉來到梅姬面前,然後那張笑臉馬上轉為困惑的神情。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看著少女的表情,一定是發生什麼事。

  「嗯哼,梅姬大人果然聰明,我發現一個有趣的人,那就是過去的山南總長,妳知道嗎?他把雪村那隻鬼給擄走了呢,現在屯所一團亂呢。」

  梅姬知道那個山南總長,他已經變了調了,喝下那種祕藥,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種西洋鬼怪,雖然肉身是人類,但是……

  「嗯~很適合他的作風。」梅姬沒什麼表情,而後又想到什麼笑說:「不過可以趁這次的機會一網打盡這些鬼類,免得整天只肖想做著統一天下的白日夢。」

  玥珖問:「不過聽說土方鬼副長要親自去搭救雪村這隻鬼,梅姬大人,需不需要我派鴿郎比他們早一步收服他們嗎?」

  「也好,時間不能再拖了,不過那個山南為什麼要抓走雪村?」

  「好像是為了要做什麼實驗,雪村因為是鬼族,所以就抓走她了。」玥珖偏頭想了下剛剛偷聽到的。「不過梅姬大人,妳問這些,是打算放過雪村嗎?」

  「我只想知道雪村過去沾上的惡鬼氣息,那隻鬼會不會出面搭救她罷了。」梅姬也沒有要放過雪村千鶴的意思。「如果那隻鬼能夠去救雪村,那麼到時候也能順便捉拿他了。」

  「那麼梅姬大人,現在我該怎麼做?」

  「派鴿郎過去,將雪村和山南這種不良鬼全部都收服掉吧。」梅姬非常悠哉的喝了口熱茶,對於時間來講,真的不能再拖了。

  要是真讓山南與鬼族聯合起來,到時候受苦的便是人類了。

  不做不行啊……

 

 

  櫻族,能夠掌管禽族,也就是鴿族、狼族、狐族、兔族、馬族、等等……

  替代「神」降臨的「櫻」之一族,代代都是女性。

  陰陽師一職,替代「神」斬妖除魔,守護人間平安。

  「梅姬大人,鴿郎已讓使者傳信過來……」玥珖表情凝重,梅姬看得出,一定是那邊處理的不好,加上隨著土方歳三一同去的還有總司。「沖田總司似乎很生氣,您讓人已經處理掉那邊,現在似乎快馬加鞭趕回來這裡了。」

  梅姬似乎表情有閃過「慘」的訊息,眠了眠嘴,說:「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天神山去好了……」避一避。梅姬是這麼想的。

  原來梅姬大人這麼怕未來的夫君啊,玥珖心中這樣想,也意外梅姬大人不管轉世後,還是跟過去一樣。

  「好,我們這就可以出發了。」

  將天邊的神馬喚出,隨即梅姬與玥珖立即躍上馬後,神馬迎上天邊消失在天際───

  當沖田總司回到屯所後,梅姬與玥珖早就已經消失人影,就連鴿郎早就不知道跑去那了,總司氣的是梅姬什麼也不說,就這樣將山南與雪村千鶴,還有一名不知名的年輕男子給一一收服,並且山南帶領的羅剎兵士也死亡。

  所有的指令都是梅姬下達,這更讓總司無法接受。

  『這是梅姬大人的指令,若不在現在處理,未來他們即將危害人間。』

  這是鴿郎從頭到尾說的一句話。

  「我不能接受這種說詞,什麼未來?他們又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了?」總司看著冷靜的土方歳三。「副長,你別不說話啊!」

  土方歳三皺著眉頭最後才道:「櫻族的確擁有占卜未來的能力,也許梅姬早就有預算到了……」

  「但是!也得跟我們商量吧!什麼都沒有說,就直接把人給──」

  「我們回去吧,總司。」

 

 

  回到屯所,已經找不到梅姬的人。

  近藤勇看著總司,像是要交代重要的事情的表情:「總司,無論如何你先離隊,把梅姬找回來。」

  總司聽見離隊二字,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敬重的近藤勇。「不,這麼突然要我離隊?近藤先生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我只是覺得梅姬現在懷了你的骨肉,你有責任要將她找回來,再說了,你可是有當著我的面前,說會與梅姬成親的,這些事情我都已經稍了信給你的姐姐了,要是找到梅姬,暫時離開吧,把梅姬帶回故鄉去,好好陪著她待產吧。」

  沖田總司總覺得今日的近藤勇有些怪,但卻說不出來這種感覺。

  「離開家鄉的時候,我是因為近藤先生才跟隨到今日這種地步的,但是我──」

  「總司,眼前我認為最重要的已經不是我了,我太了解現在的實況了,你有著你的幸福,我希望你可以將伊藤老師唯一留下的遺孤,帶往一個沒有戰爭的地點,好好生活下去。」近藤勇看著眼前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太了解這孩子的性情,能夠改變這孩子的也只有梅姬而已了。「梅姬是我過去重要恩師的女兒,伊藤家過去在日本的聲望極高,但是伊藤老師崇高的理想卻害了自己,但是即使他死,還是很多人敬重這位長輩。」

  沖田總司根本不認識什麼伊藤老師,就算耳聞知道他是梅姬的親生父親,但又如何?

  「現在的日本,現在的幕府……現在的我們──新撰組,似乎就真的要像這般風一樣,輕輕掃過了……」近藤勇似乎看見新撰組的未來,但卻希望眼前的孩子能夠自私一次,別為了自己而失去了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去吧,總司,那孩子一定到了天神山,我相信她一定也在那裡等著你。」

  雙手緊握拳的總司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決定……

  「別猶豫了,笨蛋!梅姬已經失去雙親,好不容易遇見了你,你現在也想棄著她不顧了嗎?」

  總司張著嘴傻愣愣的看著近藤勇,他這個模樣讓近藤勇想起,這孩子元服前的模樣,什麼都不懂卻總是愛笑,非常不服輸,只要踢到鐵板總是會獨自在道場內內疚不已。

  「近藤……先生……」

  「去吧,別猶豫了,好好守護著你最重要的女人,這也是你當初想要學劍的原因之一吧……」

  最重要的女人?

  守護?

  是,當她受傷,他會害怕,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她會離開自己,後悔沒有守在她的身邊保護梅姬。

  要是稍微不注意,她總是會想盡辦法避開自己,而他總是用盡一切方法想要到她……

  現在,總司卻了解到,近藤先生跟梅姬兩個人之間的差距……

  已經是……

  已經是……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