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同人文】薄櫻鬼~沖田總司之章

樓主 尹月 stm213505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2

 

 

 

  『「神」我想我不會後悔我的決定,因為我深信,我們的愛能夠跨越一切……』

 

  神看著眼前的梅姬,不斷流下淚水的她,神開口了:『我看不見妳的幸福,孩子,妳現在真的滿足嗎?為了愛情妳犧牲所有,但是「那個人」卻不知道妳為他所做的犧牲啊……』

 

  『我做的這些並不想刻意讓他知道,我只想要他別抱著遺憾死去,他是這麼有才能的武士,這麼早逝的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都還沒有完成啊……我不是為了我們的愛,而是為了他還有更多更多想做要去做的……』

 

  神嘆息,脫離肉體的梅姬,刻意在幻境中與她對談,以為她會後悔,卻沒想到她還是這麼堅持著她的選擇。

 

  『災難即將是妳要面臨的考驗,將妳唯一的弟弟救出,並且保護人世界不被鬼族迫害,這是妳生生世世身為「櫻」族的責任。』神手輕輕一揮,最後提醒著:『孩子,你們就算重頭來過,但是能不能圓滿,還是要看著你們的造化了……』

 

 

  當我睜眼,全身的能量就在「神」消失後,我感覺到我所有的神力都湧入胸口,那股熱流及我的記憶,在前世和天界的全部我都想起。

  我明白,這意味著……我的使命。

  「太好了!梅姬小姐醒了!」平助高興的大喊,要大夫趕快近來瞧瞧已經昏迷三天的梅姬。「梅姬小姐,妳現在身體怎麼樣?」

  我看著平助,這個孩子就是伊藤家唯一的繼承人,我必須改變這個孩子的命運,我伸手握住他的手,看著他。

  對,這個眼神……很像父親……父親的眼神有著狂妄與自信。「你……」

  「梅姬小姐?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不,抱歉……」我鬆開手,看著進來的土方歳三。

  「終於醒了嗎?」他一臉的擔憂,還是跟過去一樣。「梅姬,妳還記得妳昏倒的事嗎?」

  我記得,這是那位的安排,但是之後的事情應該也沒必要清楚交代了。「我沒事情了,還有……我想離開這裡,可以放我走嗎?」

  「咦?」平助看著我,有點嚇到。「梅姬小姐,妳才剛醒來,妳打算離開這裡?」

  「是,可以的話,我想離開這裡,我想去一趟「天神山」……」

  天神山,是非常著名的神廟,同時也是櫻之一族守護的祭山。

  「為什麼這麼突然?梅姬,妳是不是……」已經恢復記憶了?土方歳三最後的話沒有輕易問出口來。

  我向他勾起笑:「如你所想那樣。」

  土方歳三眐著眼,不語。

  「當然,如果你還是認為我還是傷害那隻「鬼」的犯人,不願意放我走,這就另當別論了,我說過,新撰組要如何處置我,我沒有怨言。」

  「妳明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土方歲三激動解釋,看著梅姬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那種感覺似乎陌生,更讓土方害怕會失去原本的梅姬。

  「那好,你願意放我走吧?」

  「我……」

  「你綁不住我的,竟然我已經恢復了,我就不可能繼續留在這裡。」

  那股決心,眼神的柔態已經全然不見,現在的我,是堅強必須去勇於面對一切的伊藤梅姬,竟然我選擇給允沖田總司全新的人生。

  那麼我必須要……必須要保護一切,保護他,有個嶄新的開始……

  過去的愛情,和現在已經無法相提並論,這是全新的過程,就像祂說的,全部要看著我們自己的造化,才能突破……

  我有屬於我自己的使命,身為「櫻」族的繼承者,我有責任要守護人界……以及我最想保護的那個男人。

 

 

  「啊啊……感覺梅姬小姐好像有點變了……」

  和平助走出廂房的土方歲三,看著平助愁眉苦臉的說著。

  「記憶恢復了……可能也得要適應了,聽說本來的伊藤梅姬是相當聰慧的女子,像極當時後的伊藤將軍,頭腦是非常好的人,容貌卻像伊藤夫人那樣的美麗,不過這個公主相當有個性就是。」

  「是喔……過去的梅姬小姐是很溫柔的女性,雖然現在這樣子沒什麼不好,但總覺得有些寂寞了。」

  「小鬼就是小鬼,成熟點吧!」土方手指用力從平助額頭一彈,搞得平助哇哇大叫。

  不過不只有平助有這種「寂寞」的空虛感,連土方歲三自己也有……

 

 

  當晚。

 

  我離開廂房,走到大廳,正巧沖田總司與雪村千鶴正站在一起說話,我看著雪村這隻「鬼」,而她的表情見到我似乎心虛低下頭來,但是她卻在沖田總司面前表現出,很怕我的模樣。

  「鬼族依舊是這樣,自私、污穢、骯髒的一族。」我開口,讓在場的人隨即眼光都投射在我的身上。「記住,若妳敢在人界作怪,我第一個就會將妳收服,以神之名,將妳處理掉。」

  「妳!」雪村千鶴對於自己是鬼族已經感到害怕,在我說出的警告後,更覺得自己的身份很難堪。

  「出現在人界的鬼族,本就不應該存在這裡的妳,不管妳有什麼理由,記住,安份點,乖順點,不要惹事情了。」

  沖田總司皺眉,我這種的態度讓他看不過去,他將雪村拉向他的身後,問著我,沉聲問著:「妳這是什麼意思?雪村就算是鬼族又如何?妳有需要用這種態度嗎?」

  「我實話實說,你何必這麼生氣,這麼在意這樣的鬼族,人類真是難懂,難道這也是武士的精神?真是佩服。」我看著他的怒氣,覺得他氣得莫名其妙,當真這麼在乎雪村千鶴?

  也罷。「算了,這樣的你殺氣真重,真是可怕。」在他想要開口的瞬間,我強先說著,然後在衝著他冷笑,越過他們,今晚我得馬上離開這裡。

  在我走出該處後,我察覺到身後追來的男人,他抓住我,我轉頭看著他,那張臉還是充滿怒氣的瞪著我。

  「這麼晚了,妳一個人要去那裡?」

  「關你什麼事情,新撰組第一番隊長,一個平民的百姓要去那裡,跟你有什麼關係?」我甩開他的手,但是他卻將我的手又拉回來。

  「不可能,妳的事情就是我的事,就算妳只是一個平民百姓,但光是妳是一個女人,我就不可能讓妳獨自走在街頭上。」

  我的心一震,就算我知道他只是想要霸佔著我的人,但是他的心始終也默默關心我,即使他不承認,但是他的行動卻已經很明白了。

  可是這樣的我們,若無法正式彼此間的感情,那只是互相折磨而已。

  「請你放手。」我看著他的手,冷冷一看。「是土方先生允許我離開,再說了,我要是繼續留在這裡,我就不能保證我會對那隻鬼做什麼事了。」

  「鬼?人與鬼有什麼差別?雪村有害人嗎?妳有需要這樣對她嗎?」

  「有差,只要我身為「櫻」族的繼承人,我就必須堅守我的使命。」

  「我不知道櫻族什麼鳥使命,我只知道現在的妳實在太超過了!怎麼?昏倒後,整個人都變了一樣。」

  我笑。「對,你很聰明,我恢復我原本的記憶,當然整個人都變了。」

  沖田總司愣了。

  「如果你還要像之前那樣對我,我只能告訴你,不會再有以後了,就算我們的牽絆多深多痛,我也不能面對無心愛上一個女人的你,留在這裡。」

  「妳是什麼意思?」

  「總司,你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去做,不是嗎?對你來說,兒女私情這種事情你都淡笑面對,何況一個我,你也不過只是想要征服我而已。」

  他的眼閃爍,他的心事被我看透。「若你只是私心想要征服我,可惜我記憶已恢復,不能在成為你的玩物了。」

  「玩物?妳竟然會用這種說詞來──」

  「在你的眼裡,我不就是這樣的身份嗎?你不願意當著大家的面,來表明我們的關係,這就是你的自私,傷害了我,你渾然不知道,噢,不是,你知道我的痛苦,看著我的痛苦,你才能感受到我對你的感情。」

  沖田總司抓住我的力道越來越重,眉心越來越深。「是又如何?」他將我拉近看著我:「我說過,妳的心裡,妳的眼裡,只能容得下我沖田總司,其他的我不準妳去想,不準妳去看,妳,是我的。」

  如果我現在越反抗他,他越不放過我吧?

  而我竟然卻想要這樣跟著他玩躲貓貓……「好,我知道了,我跟著你回去。」

  突然高傲的我變得如此乖順,又讓他起疑心。「就算是這樣,妳也要答應我,不準對雪村出手。」

  「你真好笑,你要我眼裡、心裡只容得下你一人,你卻要我眼睜睜看著你去袒護別的女人?」我幽幽的問,聲音沒有起伏,輕聲的可以。

  「不管她是鬼或者是人,對於現在的新撰組來說,是重要的客人,我們必須透過她找到綱道先生。」這就是總司不願意讓梅姬傷害她的理由。

  當然,梅姬也猜出大概是為了那項秘密才這麼做,只是那雪村千鶴陷害自己的事,要真的放任不管?

  「只要她不招惹我,我無所謂。」

  總司看著我,覺得這種話從我口中說出有點顛倒。「妳別找人麻煩才是吧?」

  「我像是這麼無聊的人嗎?」

  「……」總司不語,只牽著我的手,將我拉近屯所內。

  雪村千鶴看著沖田總司回來,卻沒有留意到身後的我,當見到我,她垮下笑臉,僵硬的表情表露無疑。

  「進去吧,別再讓我看見妳又跑出來,我會去監視妳的。」

  這麼認真的神情,我想他是認真的,我看這段期間應該是離不開這裡了。

 

 

       南雲薰瞪著眼前的妹妹,沒想到自以為計畫的策劃,既然有了變化。

  「妳到底是怎麼辦事的?為什麼那女人還在屯所?」

  「我……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昨天看著沖田君和梅姬兩人,似乎已經合好了,聽土方先生說梅姬小姐已經決定離開,後來是被沖田君給攔了下來。」雪村千鶴解釋,但是兄長似乎很不能接受這樣的說詞。

  「這是失敗者才會說的話,一定是妳沒有在沖田總司面前,演好妳該做的苦肉技吧?不然他怎麼還會相信那個女人?」

  「我……」

  「算了!真是沒用……」南雲薰很氣,似乎他才是那個受害者。「之後的事情,妳都要聽我的去做,知道嗎?」

  雪村千鶴被哥哥的那股黑暗氣勢,不敢拒絕,只能點頭說是……

  「好,非常乖,這樣才是我的好妹妹……」見她乖順的答應,南雲薰心底申起滿滿的虛榮感,之後他必須要利用這個好妹妹,來借刀殺人才是。

 

  「妳身上沾滿好混濁的惡氣,雪村妳不要坐在我對面,不然我真的吃不下飯。」當我起床見到雪村千鶴後,就可以知道她一定是見了什麼人,身上的惡氣,就是證據。

  雪村千鶴看著她,很怕自己與兄長見面的事情,已經被梅姬發現。

  「梅姬小姐,我不懂妳再說什麼。」她放下碗筷,拉下臉表情凝重的看著我。

  「妳身上沾有別隻鬼的氣味,這很明白了吧?」

  土方歳三看著女人的戰爭就要開火,趕緊出來滅火。「呃,梅姬啊,雪村妳們不要一早的就在這裡吵架了,有別人在看呢。」

  「土方先生,是梅姬小姐一直找我麻煩。」雪村千鶴的指控,讓梅姬態度坦然。

  我也大方承認。「沒辦法,我一早就聞到惡鬼的味道,我就渾身不對勁,真想直接將鬼給收服了。」

  「妳!」雪村千鶴見我又提到「鬼」和「收服」,轉向總司救援。「沖田君……難道我是鬼這樣的身份,真的讓你們無法接受嗎?」

  總司抬頭看著我。「梅姬,妳夠了,一早的妳這是幹什麼?」

  「……」我覺得我應該是說不過總司的嘴,看來早膳還是不吃的好。「算了,今日該吃素,你們慢用。」我優雅的起身,卻感覺到那雪村千鶴竟然臉上有了滿滿的勝利感。

  我發現這個丫頭,其實沒有像外表的那麼乖順,鬼就是鬼,就算外表是人,也是那種可惡的習性而已。

 

 

  在距離十一月十八日,現在已經是三月初。

  這天,平助告訴我,他決定離開新撰組,追隨伊東甲子太郎離開。

  我沒有開口阻攔,但是他卻告訴我他的想法,以及對於在新撰組的猶豫,我看著他苦惱的臉,卻意外發現這孩子在某一方面,有著父親大人那真性情的一面。

  我也決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為他擋下所有的災難。

  「去吧,很多事情要去做了才知道有沒有那個價值,我想這對你來說也許是好事。」

  「梅姬小姐?」

  「平助,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為你加油的……」

  之後,平助與齊藤一就這樣離開新撰組,直到十一月十八日那天……

 

 

◎◎◎

 

  說起來,那天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

  十一月十八號那天的我,從沒想過,我該怎麼做才能確實去保護到平助。

  當我明白,要用「櫻」族的力量,去化解他的死訊,便是用我的肉體去承受,油小路事件,平助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當我去護著他,為他擋下那一劍後……

  我便……失去了意志……「記著,你不能去……唯讀今天,請不要……請不要離開我……的視線……」最後的一句話,我抱著平助便昏死了過去。

  平助的吶喊,抱著我的身體,我依舊感受到他的哀嚎,我會死嗎?

  不,我不知道,母親,妳沒有告訴,在這場戰役中,我會不會死去。

  是不是我用錯了方法,所以,我現在才這麼悽慘的昏厥,或許……這樣的死法,也許更適合我也說不定。

 

 

  當土方歲三和沖田總司得知梅姬身受重傷的消息,近藤勇立即憤怒責怪部屬。「為什麼?她為什麼會在現場?你們又是怎樣保護人的?這麼多人,怎麼沒有人去攔住她呢!」

  「這……梅姬小姐,是為了保護平助才……」

  「平助?」所有人都挑眉看著那個人繼續問:「那麼平助……有受傷嗎?」

  「因為梅姬小姐的保護,所以受重傷的就是梅姬小姐,幸好是傷到肩膀,不過力道實在太重了,已經明顯……撕裂了。」

  沖田總司瞪著說話的部屬,然後看向砍傷的那個兇手,明知道這個人是為了組織才會去對藤堂平助攻擊,可是現在受傷又撕裂的那個人,則是梅姬……一想到這裡,他體內憤怒的血液就忍不住想要殺了這個人──三蒲常三郎。

  「為什麼不收手,我問你!三蒲,為什麼不即使收手?當時後進藤先生也說了,不要傷害到平助!你是沒有聽懂嗎?」總司衝向三蒲直接拐住他的衣領,狠狠瞪著他。「現在可好,傷到的是女人,你很光榮嗎?」

  「我只是照著副長的指令辦事,藤堂早就離開新撰組,難道沖田隊長已經忘記是誰要計謀殺害局長了嗎?」  

  「唔……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但是你為什麼不看人在斬?」

  「梅姬小姐突然衝上來,那時候早就已經來不及了!」

  「可惡!」總司用力的將他一甩,奮力從他臉上賞了他一拳。「這種事情我不想聽任何藉口!」

  「住手!總司!」所有人都阻止總司,更怕總司一怒,真的當場拔刀殺人,雖然看著總司為了梅姬的事情動怒,更懷疑他什麼時候這麼關心她。

  「放開我!我要殺了這個小子!我要殺了他!」

  總司比誰更清楚那太過籤細的肩膀,怎能承受如此重烈的刀傷,一想到這兒,心不忍,所有的感情爆發,甩開阻止他的弟兄,立即拔出劍,衝向三蒲常三郎,速度之快,在土方想要拉住他後,人已經倒地,血隨著劍的拔出灑落在地……

  沒有人能夠阻止總司,在所有人面前,他,殺了人。

  血早就不斷沾污他的心,他的手,他的良知,他只知道他擁有的就只有作為武士的精神,想要為了近藤先生的理念奮戰著。

  從未想過,會為了一個女人,失去理智殺人。

  他瞪向那具睜著眼死去的男人。「我只能說,你運氣不好罷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