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同人文】薄櫻鬼~沖田總司之章

樓主 尹月 stm213505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11







  南雲薰與雪村千鶴是親生兄妹,同樣都是身為鬼族。

  在南雲薰的觀察下,發現自己的親生妹妹愛上人類的武士──沖田總司,突然有了惡作劇的想法,同時也察覺到在人界竟然擁有神力氣息的女人,櫻族的後代伊藤梅姬。

  為了想要達到自己的復仇,讓自己的妹妹痛苦,同時也想要折磨那擁有神族氣息的女人,他打算……

  「你打算要幫我……?」雪村千鶴在知道這個人是自己的親人後,本來半信半疑,但是他拿出家傳的刀子後,才發現與自己戴著的小太刀是一對兒的。

  那時候她才慶幸自己還有家人……

  「對,讓我幫最愛的妹妹得到妳要的男人。」

  「可是,沖田君與梅姬小姐兩人……似乎是彼此相愛的。」

  南雲薰勾起詭異的笑意:「只要讓沖田君誤會梅姬小姐不就好了?只要讓沖田君發現原來他深愛的女人,如此可怕、自私,只要妳博得沖田君的同情,之後他們會因為誤解而分開。」

  這……雪村千鶴怎麼可能願意這麼做。「不,這樣不行,我不能因為我自己的原因,而去這樣破壞他們……」

  「那妳是打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被別的女人給奪走嗎?妳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南雲薰的魔咒不斷打亂雪村千鶴的心,一天一複就這樣重複著提醒,雪村千鶴在日日受到總司與梅姬兩人過度親密的刺激下,決定照著哥哥的方式,來奪取她想要的男人。

  一次也好,她想要自私一次……





  梅姬雖然本身知道自己身為「櫻」氏一族的義務,風間千尋這個貴族的鬼,要來奪取同樣是鬼族的雪村千鶴當新娘,但是我卻沒有打算要幫助雪村千鶴。

  目前為止是這樣打算,畢竟他們終究是鬼族,而我也卻不打算對無辜的生物來動手,但是近來雪村千鶴身上的氣息,多了另一隻鬼的味道。

  那種氣息充滿怨念還有醜陋的雜念,卻不知道為什麼雪村千鶴會沾上這樣的氣味,當然我也不想去去追究……

  只是……她……



  「千鶴,妳最近怎麼了嗎?」

  土方歳三與沖田總司兩個人,見著雪村千鶴無精打采,兩個人特來前問。

  「不,沒什麼……只是我……」雪村千鶴的眼刻意垂下,顯得楚楚可憐。「最近被夢給擾得心神……都很不自在。」

  「不自在?怎麼了嗎?夢到什麼了……」

  之後,雪村千鶴照著南雲薰的方式,告訴土方歳三和沖田總司:「是櫻花……每天夜裡我都會被櫻花給嚇得驚醒,像是詛咒一樣,一直纏著我不放……可以清楚看見一個女人拼命的、拼命的想要追上我……」

  櫻花……土方歳三的心底想起了櫻族一氏,然後聯想到梅姬……「是嗎?會不會最近承受太多的壓力了?我想妳最近還是好好的休息,要是這種情況還是持續,妳在告訴我好嗎?」

  「好。」雪村千鶴的目的已經到達第一步,之後就等土方歲三告訴沖田總司,伊藤梅姬所有身世。

  「土方,怎麼了嗎?」總司看著土方面容凝重,就這麼問了一下。

  「嗯……因為剛剛雪村說的櫻花,讓我想起來梅姬的母親。」

  梅姬的母親?「怎麼了嗎?這跟她的母親有什麼關係?」

  「很大的關係,梅姬的母親是大有來頭的陰陽師,同時也是身為世世代代有名「櫻」族的神之女一族,梅姬也就是櫻族的後代……

  「我是在想說,應該不可能跟櫻族有關聯吧。」

  沖田總司從來不知道梅姬的過去,甚至她的身世他也沒有去聽說過,不過土方竟然知道,那就是一定有人去調查她的身世背景了。

  不過依照那小女人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去做這種事情,她不可能的……

  但是,雪村的症狀一日比一日嚴重,甚至這幾天都是梅姬親自照料雪村,為她準備餐膳,甚至為她熬藥湯,但是只要入了雪鶴的口,總是病化嚴重。

  所有人都開始懷疑起梅姬……

  這天土方歲三特地將梅姬前來問話,梅姬看著土方的神情,好嚴肅。

  「你也認為是跟我有關嗎?土方先生……」

  被懷疑成兇手,我已經不想去解釋,在被總司那充滿譴責的眼神裡,我的心似乎有些微微絕望,如果連土方先生也要誤會我,那我也只能……

  「事態已經比我想得還要有點嚴重,已經第七天了,雪村的病……可以說一天比一天嚴重,每日都因為惡夢給折磨,梅姬,妳是櫻族的女人,我不想懷疑妳,但是在過去都有記載著關於櫻族的法術,還有下咒的紀錄……」

  我憋著氣息,沒想到他還是認為是我。「夠了,土方先生,你這些話對我而言是種污辱,說我是櫻族的人,用櫻族的法術來害人,我為什麼要這樣傷害雪村小姐,我沒有理由,如果你認為我有罪,那你不如殺了我比較快!」

  梅姬的氣勢頓時讓土方歲三有點被壓制了下來,果然是那伊藤將軍的女兒……土方歲三從來沒見過貴族家的小姐有這樣的表態。

  「要這樣污衊我的人格,不然殺了我會比較痛快,請你動手吧,土方副長!」我閉下眼,只知道受著氣的我,已經不想在多想其他的,於其被誤解,不如死還比較痛快。

  只是男人遲遲未動手,我睜開眼,看著他直盯著我的眼,他最後嘆息:「對不起,也許我不該這樣懷疑妳,是我不對。」然後他慎重的向我行禮抱歉。

  對於雪村的事情,我已經有太多懷疑……總覺得這一切有些不單純的動機,直逼自己而來,讓自己跳近看不見的框框中。

  而我卻也已經跳近雪村千鶴設下來的陷阱裡了。

  「梅姬小姐!」平助看著我和土方先生走出廂房,就這樣叫住了我,然後看向土方問:「土方副長,我想梅姬小姐的事情,要不要重新調查一下,我總覺得梅姬小姐一定是被誤會的,我們這麼久的時間相處了,我相信梅姬小姐的為人。」

  土方歲三被平助無心的話給刺了一下。「呃,我懂你的心情。」

  可是很多方面就是對梅姬不利,甚至梅姬確實是櫻族,對於雪村描述的夢,實在是……

  「沒關係,平助願意相信我就足夠了,要是剩下的人無法相信我,我只能覺得遺憾,反正新撰組不是很乾脆嗎?到時候你們要怎麼處置我,我不會有怨言的。」  

  唔,夠嗆。平助看著梅姬從土方歲三這樣甩頭離開,顯然對於大家對梅姬的懷疑,她已經感到生氣了。

  



  連續幾天,梅姬不願意與其他人一起共用早膳,甚至午膳與晚膳已經有幾天時間沒有進食,也搬出雪村千鶴的房間,情緒看似平靜,不過對於被人指點的梅姬,卻也沒有打算要刷清自己的清白。

  在早晨,我走到庭院,天一樣是藍,但是我的眼裡藍天似乎有些憂愁,被人指稱身為「櫻」族的我,真的會用法術害人?

  無稽之談,就算記憶拼揍不全,這樣的指證已經嚴重打擊到我的自尊了,怎麼能夠用那種心態來污衊我與我母親的「櫻」……

  當我的心跌入谷底,從我的上方吹出一陣風,葉飄落……白色的羽毛就這樣落入我周圍,在我轉頭一看白色的鴿子面迎我而來───

  我站起身,這樣鴿子就這樣在我上方飛翔著,所有隊員們被這樣的景象給震撼住了。「你們看,人人都說白鴿是神的使者,牠們現在都聚集在梅姬小姐的身邊耶……」



  『擁有神之力的「櫻」族繼承者,我們是代表著「神」而來,櫻族的繼承者啊,請別忘了妳自身的任務,即使妳已經失去神職,但是妳生生世世擁有的神力,必須保護人界,用妳的神力守護著人界,別因雜念而忘記自身的使命……妳的神力已經慢慢恢復中……當神力以及記憶都全部恢復後,歷史即將改變……』



  我睜著眼看著來自上方的聲音,我清楚聽見他們所傳遞來的訊息。



  「告訴我,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生,為了什麼而活,日日夜夜所夢見的夢,到底是什麼,那個男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我會失去記憶,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告訴我!那個男人為什麼會這樣糾纏著我的心!」



  『這是妳的選擇,那個男人與妳糾纏一生一世,是妳願意重頭來過,將妳所有的一切換回他的贖罪,「神」要我們告訴妳,就算重頭來過,不一定是圓滿的……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當風又瞬間閃過,同時梅姬的眼也閉了下來,白光一瞬間籠罩著梅姬的身體,所有的事情就這樣瞬間結束,都所有人在回神過來,梅姬已經昏倒在地,久久不醒。



  神力,記憶,在白光的籠罩中,已經將梅姬的前世記億全部喚回。





  淚水在她昏迷的時候一直不斷流下,彷佛這一世紀中為了「那個人」怎樣也流不完似的,心還是隨著這世持續作疼。

  第一時空的悲劇,在之後「現在」,已經不會發生「那個人」的死訊。

  但是,「神」說:就算重頭來過,不一定有圓滿結局。

  對,連梅姬自己都察覺到,就算重頭來過,「那個人」不會因病早逝,但是,第一時空的愛情也不會持續在「現在」。

  造化,這是神說的。

  但是……我卻沒有那個信心,那個創造出,神說的「造化」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