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同人文】薄櫻鬼~沖田總司之章

樓主 尹月 stm213505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06




  『其實,我一直在想,就算我失去生命,但是我還是想要遵守約定,化為幽魂也想要守護妳……

  但是,這一切只是我的妄想,我只能看著妳守著我逝去的肉體,就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是我欠妳的,梅姬……是我欠妳的……』





  是……總司的聲音。為什麼他會這樣說,又為什麼欠我?

  我都……睡糊塗了。

  當我起來,我才知道我又冒著冷汗,雖然作惡夢的情況已經減少,也許是和總司有關吧,最近常在一起,發現那個夢已經很少侵襲我。

  只是當總司說出洩氣的話,或者他露出哀傷的神情,我的腦海便會被那些幻覺一一浮現在我的眼底裡,重複上演。

  「別走。」

  那天,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衝向他,緊緊抱住。「別走……別走……別走……」突然湧起的恐懼,看著他獨自離開的身影,我覺得好怕。

  這樣無聲無息的走,會不會又將我一個人留了下來?

  他被我搞得莫名其妙,尷尬笑說:「這樣太主動我會很困擾耶~雖然我也想要留下陪妳,可是我現在要去出任務了。」

  我眨眼,他的話好像有誤。「……唔。」

  「等我回來,」他轉過身,抬起我的臉,曖昧的笑著:「在陪妳。」 

  感覺這種笑容,好像一不小心就會被他吃掉。「你、你現在是不是誤會什麼!」我臉一紅,覺得他一定覺得我在要求他什麼服務。

  沖田總司向我委屈眨眼:「難道不是嗎?我以為妳想要獻───」身給我。話沒有講完,就被我一腳用力踩了下去。「嘶~~」

  我奮身離開他的範圍內,這個男人,到底是想到那裡去了。「快走吧,我在也不想看到你!」然後我哼一聲的轉頭回房,惹得他哈哈大笑。

  到底───有什麼好笑的啊!

  今日新撰組的主要任務,是要到池田屋處理長洲派秘密聚會,這又讓我想到那個男人,桂小五郎。

  當然他臨走前還不忘告訴我:「要是能在今日把他給斬了,那就是一件大事了。」我看著他的期待的笑臉,我卻笑不出來,結果又被他給解讀成:「怎了?捨不得那個男人死?還是說,妳其實是很在乎他的?從頭到尾妳只是在演戲給我看。」

  「對,對,你說得都是。」有時候太過於反駁,他會越講越離譜,若是順他的話承認,反而還沒事。

  「噢?這麼快就承認啦,姆……看來今晚非斬不可了。」

  我的身體隨即被他強拉過去,我雙手貼住他的胸,只能順著他侵略我的唇。「但是我知道,妳要的是我,而不是他,就算妳心底面真的有那個男人,我還是會阻止妳去想著他,妳,只能專注想著我而已,懂嗎?」

  我的心早就添滿了你的全部,沖田總司,當我的生命重頭來過的那一刻起,第一眼所見到的你,已經住在我的生命裡了。

  我,是你的……





  在他們出去沒有多久,我的心很恍神,似乎覺得池田屋那裡似乎會發生什麼事,當我不安份在房間遊走,我突然決定到池田屋一趟。

  然後,當我瞧見放置在一旁的弓箭,我卻不來由得,順手拿起。沒有任何猶豫,我拿起弓箭直接出門,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日守衛的隊士似乎沒有注意到我,我也順利的走了出來。



  『神職女官的責任就是斬妖除魔,梅姬,妳的弓箭會隨著風的補助,能夠帶給人界有個安祥的生活,妖魔鬼怪一向都是你們女官的看管的範圍,神之力,會伴隨著你們生生世世……』



  當我到達了池田屋,已經聽見裡頭已經開戰,同時我感受到屋內的混濁之氣,我用力緊握住我手中的弓箭,大膽的闖了進去。

  裡頭的浪客與新撰組對決,當近藤勇看著我的出現,差點沒昏了過去,我無視著他的擔憂,向著那股混濁氣息尋了過去,當我感覺到那股力量已經極為鮮明後,我見到那股力量的來源,正和總司對決。

  沖田總司全身負傷,傷痕纍纍的模樣明顯敗戰,當他看著我的出現,顯然不能接受,另一個男人看著我,而我在他的注視下,將弓箭對準了他。

  他笑:「沒有使用箭的妳,妳要用什麼來攻擊我?」他攤開手,顯然準備接受我的挑釁。

  我只知道就算沒有箭,我還是能夠使出我的力量打壓這個男人。

  「好,站著別動。」

  「笨蛋!妳以為這是在玩遊戲嗎!」沖田總司向我咆哮,他吃力的走向我的身旁,想要將我推出去,但我還是不走。「妳知不知道這裡不是我能夠擔心妳的時候!快走!」

  我將他推向我的身後,非常堅定的口氣要他不要干擾我,然後我又再次拉起了弓,從我胸口傳至於手心的力量,集氣,當風清楚傳至我全身後,我的手鬆了開來,隱形的白光漸漸成型,衝向混濁之氣的男人,射入他的胸口,男人瞪著大眼,悶著氣息,十分不解地看著我……

  「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這個男人受了重傷,光是這一箭,就可以將他身上的混濁之氣趁底攪和。

  我故意在向他拉起弓,看著他:「還想在來一次?」我問,但是我不會再次傷害這個人,我並不想置人於死地,男人痛苦的起身,衝向窗外消失了蹤影。

  他,擁有混濁之氣的男人,並不是人。

  當我轉身看向總司後,他重喘著氣,似乎也不能明白,沒有專置弓箭的我,是如何傷擊那個男人。

  「我擔心你……總司。」

  他向我搖頭,他扶住他受傷的手臂,緩緩起身看住我:「我不是要問這個……」

  我順著他的眼看向我手中的弓箭。「我很自然的就拿了出來……僅此而已。」

  沖田總司還要問什麼,但是這時候衝入的浪客,他敏銳的耳,將刀後揮過去,噴洩出的血就這樣濺在我們的身上。

  他伸手將我拉了過去,一路上,他護著我,手上的劍揮向攻擊我們的敵人,然後───任務結束後,沖田總司因傷勢而昏倒在我的懷中。

  沖田總司在斬殺的過程中,不斷遵守著他想要守護梅姬的承諾,壓抑著傷勢,不斷地堅忍著自己的信念,當所有浪客一一逮補,任務也結束。

  因「池田屋」事件,新撰組也立了大功。

  



  但梅姬出現在池田屋的事情,卻讓她被近藤勇責怪了好些天,總司卻也沒有將那天梅姬的事情告訴近藤勇,因此近藤勇也不知道她與弓箭的異樣。

  就連總司也沒有在向梅姬問起。

  這些日子梅姬一直堅持要照顧沖田總司,卻也發現雪村千鶴對於總司的心意,這時候梅姬感覺到小小的異樣。

  那就是雪村看著總司時候的神情,非常非常的溫柔,時常會不小心紅著臉低頭與他說話,只要總司受傷了,雪村總是第一個來幫忙照顧總司。

  久而久之,梅姬大概知道雪村千鶴對於總司的心情了。

  「沖田先生,這是今天我和藤堂君一起出去時,順便抓回來的藥,快把它喝了吧。」

  總司看著雪村千鶴手裡拿著的湯藥,他皺眉抱怨:「可是看起來很苦耶,我不想喝。」他賴皮的搔搔髮,撇頭不看那碗湯藥。

  雪村千鶴張嘴意外他竟然像小孩這樣,結果她從身上掏出了東西,攤在他的面前燦笑:「不怕,要是怕苦,等等喝完了,我賞你糖吃。」

  「什麼跟什麼啊~妳把我當成小孩哄啊!」總司跳起來挖挖叫指控,卻被雪村千鶴這樣的行徑感覺有趣,然後從她手中接過碗,一口氣喝下。

  雪村千鶴就順手,將那一顆糖伸手遞在總司的嘴邊。「咯,吃吧。」

  而我就在房外看到這樣的景象,他們並沒有發現我,總司向著她一笑,張嘴就這樣從她手上含住那顆糖,唇辨也曖昧地撫過雪村千鶴的手指。

  雪村千鶴臉一紅,也才發現剛剛的舉止太過親暱。 

  「謝囉。」沖田總司淡淡看著她的表情,也察覺到女孩微妙的心思,卻不想說破,以旁觀者的心態去看待。

  我悄悄離開總司的廂房,對於剛剛那樣的情形,這幾天我已經目睹太多次了,總司沒有拒絕雪村,就算我視而不見,還是能不經意看見總司與她的情形。

  心好酸,我卻只能選擇漠視,這種情況我只能獨自一人躲起來。

  「梅姬?」

  我轉過頭,見到穿著浅蔥色制服的土方歲三完成工作回來。「土方先生。」

  「在想什麼?一臉要哭的表情。」他走向我面前,我卻要頭抬得高高的才能對視他的眼睛。

  「沒有,土方先生的工作結束了?」

  「嗯,回來跟大夥兒一起用晚膳。」

  我笑了。

  每當晚膳時間,是大家巨集的時刻,土方歲三總是喜歡看著大夥們嘻嘻鬧鬧的。「要不要休息一下,等等用膳後,我在去通知你?」

  土方歲三搖頭。「不用,對了……」

  我看著從袖子上拿出什麼東西出來,然後手一放開,是一瓶透明的小瓶裝,液體內的香氣我十分熟悉,是白梅香。

  「送妳的。」

  他將我的手拉起,把小瓶子交給我。「啊……土方先生?」

  我似乎看見他臉上閃過的紅暈。「真難為情啊,我一個大男人的,竟然會買這種女人的玩意兒……」

  可是,為什麼?「土方先生,謝謝你送我……但是,為什麼……」

  「因為,最近妳好像沒有擦了,想說是不是沒有了,所以我才……」土方歲三對她的印象就是那誘人的迷香,要說她是梅花的化身也不為過。

  確實,白梅香水我的確已經沒有在使用了,土方的細心還真讓我意外。「謝謝你……」

  「梅花……真的跟妳很相配呢。」

  「土方先生也喜歡梅花嗎?」

  不,我喜歡的是……「我小時後總是把梅花和櫻花給搞錯了,但是這兩種我卻非常喜歡。」土方歲三看著梅姬柔情的容,閃過自己的感情。

  梅姬柔媚的笑容,又輕易將土方歲三的心緊緊揪在他的心頭上。

  「是啊,真的非常相像,我也跟土方先生一樣,這兩種我非常喜歡,改天我們和大家一起去賞櫻吧,我想這樣的閒情逸致可以讓大家放鬆心情。」

  當我轉頭再度對上土方先生的眼,我被那股濃烈的情感給牽住了心……我彷佛能讀出他現在的心情……

  

  『總司就要因為他的病情……沒多少時間了,我可以等妳,就算妳愛著總司,我還是願意等妳……等這裡的事情結束後,我想要娶妳。』



  但是,我沒有辦法答應,就算知道你的心情,我沒有辦法答應。

  那時候我明明拒絕了你,你還是不放棄,說什麼也不放棄。

  你還是對我好,對我付出,那份愛情,對我來說是沉重的負擔……



  又要重倒覆轍了嗎?



  我趕緊回過神來,我馬上低下頭,手握緊著瓶子,壓抑我激動的心情。

  「土方先生,我先回房裡去了,等晚膳時間我在出來……」

  我落荒而逃的模樣,不知道土方先生有沒有看出來,當我回到房間,雪村也回到房內,她看見我燒紅了臉,還關心地問我怎麼了。

  我直搖頭說沒事,就沖沖將手裡的瓶子放置在我腰帶上頭,當做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