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同人文】薄櫻鬼~沖田總司之章

樓主 尹月 stm213505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04







  「桂先生,我們已經找公主的下落了。」

  桂小五郎聽見關鍵的名詞,立即推開紙門看著部下。「人呢?」

  「這……桂先生,公主她人被新撰組的近藤勇給救走了。」

  桂小五郎眐著大眼,不敢相信人竟然被新撰組給帶走。「他們打算怎樣?」男人似乎誤解部下的意思。

  「不,桂先生,公主是被救走,不是被擄走的,密探回報,公主失去了記憶,傷勢已無大礙。」

  「她受了傷!?」男人激動著緊抓部下的手臂問:「傷到那裡了?要不要緊?現在人呢?真的沒事情了?」

  部下吞了口水,感覺桂小五郎似乎隨時都會爆發他的積壓已久的情緒。「是的……人已經沒事情了,近藤勇似乎非常禮待公主,還不知道公主的身份……」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他緩緩吐出,閉下眼,這幾日梅姬失去下落的這幾天,他沒有一日安穩。「去安排……去安排……把公主給救出來……」

  「可是桂先生……現在時機並不恰當,公主失去了記憶,我怕會很困難。」

  「沒有什麼困難的,她在新撰組的一天,就等於是多了一天的威脅,一定要設法將公主帶出來!」

  「啊,是,我這就去處理。」

  桂小五郎看著離開的部下,然後在仰頭看向掛在上空的月亮……

  「梅姬……我總算找到妳了……」





  那一晚,沖田總司默默離開房間,我只能雙手輕輕觸碰他吻過我的痕跡,才能確定他還是存在的。

  但是他眼裡對我的漠視,讓我感到非常的不安,而我卻提不起勇氣去追上他,我會怕當我鼓起勇氣要去追尋的時候,他已經消失。

  之後,我的外傷已經痊癒後,我穿上近藤先生為我購得的白色和服,當近藤勇與土方歲三回來後,近藤先生也為我在添得一襲紅色和服。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妳應該穿什麼都很適合。」

  我收下那襲紅色和服,覺得似乎太過於貴重。「謝謝……但是總讓你破費,這些已經足夠了。」

  土方歲三瞄了我一眼說:「這是心意,近藤先生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謝謝妳,所以想盡辦法希望能夠報恩。」似乎是要我不要見意的意思。

  沖田總司看著我身穿的白梅衣裝,一開始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個衣尾的紅梅上,之後才看向我的臉,什麼也不說話,冷傲的表情沒有任何情緒。

  「不過,妳在這裡得時時要有人保護妳才行,這裡畢竟是軍營,雖然已經告知其他兄弟說明妳是我遠房親戚,但是我還是不放心,我會讓土方還有總司輪流來保護妳的安全。」

  沖田總司微微皺眉,但是沒有反駁。

  土方歲三則是看著我,然後嘆息:「可以找別人嗎?我可是很忙的耶。」

  「姆?你不願意?」近藤勇有些頭痛了,然後轉頭看向一旁正在嘻鬧的平助和新八,自然跳過左之助,然後對上沉默寡言的齊藤一。「那,就只好請齊藤幫忙囉。」

  左之助哇哇叫抗議:「近藤先生,你不要這麼清楚的忽視我的存在嘛~」他是很可怕嗎,幹麻這麼擔心把人交給他來保護。

  「嗯,我是滿擔心的,所以還是交給可靠一點的好了。」要找就是要找不飢渴的正直男人就是。「齊藤,就這麼決定了。」

  齊藤一點頭,表示明白。

  「不過,小姐失去記憶,卻不能總是稱呼小姐、小姐的喚……」近藤勇看著我,這個問題似乎值得去考量,我沒有身份,也沒有名字,在這裡的一個月,我的人生漸漸在新撰組這群人中有了回憶。

  「是不是該幫小姐取個名字?」他問著我,我含笑點頭。「嗯……該取什麼才好呢。」近藤勇看向身旁的土方還有其他人。

  在目光轉移,也折回到沖田總司的臉上,似乎他欲言又止的表情,讓近藤勇在意。「總司,是不是想到什麼名字適合小姐了?」

  「我……」沖田總司猶豫要不要開口,但是卻被近藤勇鼓勵說看看,可以作為參考,然而,他所道出的名字,讓現場的人沉默好一會兒,似乎這個名字有些熟悉。「───梅姬。」

  「好,就這個名字。」我第一個說話答應,沖田總司看著我,隱忍著情緒,似乎有些後悔說出這個名。「近藤先生,可以嗎?」

  「當然,只要妳喜歡,沒什麼不可以的。」他朗聲一笑:「好!就梅姬,人如其名,妳的氣質的確就像梅花這般的典雅,總司真是取得好名啊。」

  土方歲三也好奇。「你怎會想到這個名字?」記得總司向來不輕易去接近女色,也因為他上頭兩個姐姐的緣故,他本身潔身自愛,一心只追求著自己的劍術更高超。

  「一時興起而已。」他劍下眼,有些後悔,這個名字若是真的人人喚著一次,他的心就會跟著痛一次。「你們聊吧,我想要出去走走。」

  「吶,那你順便把屋內那個雪村帶出去吧,怕她整天才房內胡思亂想,帶她出去順便打探一下綱道先生的下落吧。」土方歲三想到前陣子引起的騷動,讓雪村千鶴知道了「藥」的秘密後,雪村這幾天似乎還不能接受,自己的父親竟然做了這麼可怕的實驗。

  沖田總司覺得麻煩,但似乎是個不錯的建議,當他看上梅姬臉上的默落,他就會覺得有些高興,就連自己在高興的理由,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他居然會喜歡看著她難過的神情……他是不是瘋了。「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叫人。」然後他跨步離開這裡。

  我知道雪村小姐是女人的事實,卻又因為總司要單獨與雪村小姐出去,卻讓我感覺到有些苦悶。

  「怎麼了?」看我表情怪怪的,近藤勇關心的問了我一下:「是不是也想出去走走?」

  「可以嗎?」

  我輕聲問,卻也讓近藤勇點頭。「沒什麼不好的,就讓土方帶著妳出去走走看看吧,或許對妳的恢復記憶也有幫助。」

  土方歲三「啊」了一聲。「我本來是想要休息一下的耶。」不過他嘴巴雖然抱怨還是帶著我上市集,一路上看到的攤販,總是問我需不需要,甚至停留在賣女性髮飾的店家,也拿著精美的飾品在我頭上比著。

  「土方先生要買來送人的?」我這麼問他,但是他只對我一笑。

  然後老闆兩手搓揉著手,看著我們說:「小姐真漂亮,不管戴什麼都適合,大人要不要買來送送小姐呢。」

  土方歲三點頭,掏出銀兩。「就這些,多少。」

  髮飾依舊插在我的髮上,我愣眼看著他:「土方先生?」

  「噢!別拿。」他看著我要取下髮髻,伸手阻止:「戴著吧,很好看。」

  但是他不是要送人的?然後我腦筋一轉,才知道他的用意……「你是特地要送給我的?」

  他笑說:「我只是單純覺得妳戴上了一定適合而已,沒別的意思。」

  土方歲三看著她這一襲白的裝扮,在戴上剛剛買下的梅花髻子,不管怎麼看都很適合她,非常的素白,美麗。

  這一幕,土方為梅姬戴上的髮髻的情景,被沖田總司和雪村千鶴正好瞧見,雪村千鶴甚至不經意脫口說出:「從這裡一看,土方先生跟梅姬小姐真的很登對……」

  沖田總司緊握著拳頭,苦澀的心情讓他怎麼也無法覺得他們很「登對」。

  「沖田先生,你也這麼覺得吧?土方先生跟梅姬小姐真的是一對俊男美女呢。」雪村千鶴笑咪咪的覺得,他們美得像一幅畫一樣。

  雪村千鶴沒有察覺到身旁的男人已經僵硬了身子,氣息沉重,看著他們的神情已經轉為怒視。她……是我的。

  應該是這樣的,但為什麼……

  明明已經浮現出,梅姬是自己的女人,這樣的想法,但他還是無法走向他們,甚至無法將梅姬帶走。

  「我們走吧……」

  「沖田先生,不去找他們嗎?」

  「不了,妳要去,妳就自己去吧。」然後沖田總司掉頭就走。

  雪村千鶴當然還是跟著沖田總司走。「才不要呢~過去了就是當電燈泡,我還是跟著沖田先生走好了。」

  真不知道要說這個丫頭是無心還是故意的,沖田總司轉頭瞪了她一眼。「閉嘴,在講我就在這兒斬了妳!」顯然忘記雪村千鶴留在組織的目地了。

  我是說錯了什麼嗎……?雪村千鶴這樣在心底問自己,然後手捂住嘴,知道要乖乖閉嘴。





  土方歲三帶著我去吃紅豆湯圓,一路上為我買了許多零食。「妳啊,應該多吃點,這些日子我會幫妳養胖的。」

  「可是……」這些東西我好像吃不完啊。就在我有些煩惱的時候,我與土方歲三面前出現了三名劍客,帶頭的男人面目清秀,一直盯著我瞧。

  「是你。」土方歲三見到來人,眼神頓時陰暗。「桂小五郎,依我們現在的立場,你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屬於長洲派的桂小五郎,是屬於倒幕的一員。

  桂小五郎不看土方歲三,就目光鎖在梅姬身上。「我是來接妳回去的。」

  我?他認識我?土方歲三將我拉向他的身後。「你想做什麼?」

  「這個女孩是我的人,麻煩把她還給我。」桂小五郎開口,想要從土方身邊越過,但是卻被土方擋了下來。「你?」

  「太難看了,光天化日下想要私搶民女?怎了,你日子是過得太舒服了是不是?」土方歲三作勢要拔起劍,桂小五郎身旁的隨從卻拉住他。

  「桂大人,我們還要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先去做。」

  「大人,現在不是處理私事的時候……」

  土方歲三撇笑。「看來你的部下還比你識大體,桂,如果你想要在這裡被斬,那麼我想我不只功德一件,幕府也會高興我提著你的人頭去送禮的。」

  我緊抓住土方歲三,很怕他真的要這裡開戰,對於那位叫做桂小五郎的男人,我對他沒有任何印象,但是我卻又害怕他的目光。

  「土方先生……」

  桂小五郎看著我的臉,然後指責的口氣道:「要是在這裡開戰,我並不怕你,但是要是傷到了她怎辦?你竟然要守護她,就不該讓她生處在冒險的地帶!」  

  「怎?對她這麼用情至深啊。」

  「她是我的女人,今天我就暫時讓她交給你們,但是日後,我一定帶走她,在這之前,」他轉頭看向我:「請妳一定要等著我,我一定會把妳帶回來的。」



  『梅姬,我希望妳可以嫁給我,讓我擁有妳的全部,繼承伊藤老師的意志,跟妳一起,創作新日本。』



  不……我搖頭,我討厭這個聲音。「不……不要!我不要!」我緊緊抓住土方的衣角,我不敢看向桂小五郎的眼,這個人這個人……我會怕他,內心浮現出來的恐懼,我知道,我會怕這個人!

  「梅姬……」桂小五郎小聲的聲音,難過的神情望向我,我沒有辦法去顧慮這個男人的心情,當他說出要帶我回來,我就害怕,害怕到想要離這個人遠遠的。

  「她都說不要了,我看,你還是回去去作夢吧!」土方歲三牽住我的手,將我帶離開現場,我身後還是可以感覺到桂小五郎的眼神始終不放過我。

  我……卻不敢回頭,只能加快腳步,離得越遠越好。





  那一晚回去,我躲在房間不肯出來用膳,下午所見到的那個男人,依然讓我怕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為什麼會這麼恐懼他的存在,他到底是誰,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之外,我根本不知道他與我之間的關係。

  雙手不斷顫抖,心無法安定下來,我不想在見到那個男人……不想。



  正廳外的男人,在聽見土方歲三敘述今日下午的發生的事後,開始猜測梅姬與桂小五郎之間的關係。

  「桂小五郎那傢伙,竟然對梅姬小姐……」新八撫著下巴面態凝重思考,然後身旁的平助卻問:「那土方先生怎麼不當場把他斬了啊!」

  土方歲三挑眉。「怎麼不想,但是……」但是還是有顧慮啊。

  「是怕嚇著人家梅姬小姐!笨哪!」左之助大手直接揮向平助的腦袋巴了過去。「而且又是在市集上,要是真的動刀了,我想後果也應該不是很樂見……」

  「當然身後有一個女人,我也要去顧到她的安全,我也怕我真的在她面前殺了人,她要是昏倒了,我是要去接她的身體,還是繼續奮鬥啊,切。」土方歲三喝著酒,卻也知道下午的騷動,顯然影響到房內的小女人。

  他感覺到她相當怕桂小五郎,在他牽住她冰冷的手心時,她還不時的顫抖著,那是非常真實的情緒。

  「雪村啊,等等把這些菜送進去給她,至少也讓她吃一點,知道嗎?」土方歲三看著雪村千鶴,便指了指已經準備好的餐點交代著。

  「是……但是剛剛我有問過了,梅姬小姐說要先休息了。」

  土方歲三打了響舌,表情嚴肅:「妳不會想辦法啊。」都說了「至少」要吃一點,是聽不懂意思啊,這丫頭。

  「好、好啦……我知道了……」今天是怎麼回事,連續被二個可怕的男人這樣警告,今天還真是倒楣耶。

  沖田總司見著雪村千鶴要起身,要將土方歲三交代的事情立即去辦,被沖田總司給叫住。「等等!」雪村轉頭看沖田總司,然後他說:「我去吧。」

  然後大夥兒全部望向沖田總司這裡。

  「喔……好……」雪村千鶴能說不嗎!看見沖田總司就這樣起身,將準備好的餐點就這樣端著,當真要幫梅姬送飯。

  左之助一臉失望:「總覺得好康的都被總司給撿走了……」他也好想在美人面前也有一番的表現機會啊……

  可是近藤勇就是對他不放心,始終不願意讓他靠近梅姬小姐。

  真是失落……

  沉默已久的齊藤一,很容易讓人忽視他的存在,當他開口的時候,所有人被他磁性緩慢的聲調給嚇了一跳。「副長,我認為那個女人應該和長洲派拖不了什麼關係,還是讓山崎蒸去調查一下吧。」

  「這件事情,山崎已經去辦了,我想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

  「不過土方先生,要是梅姬小姐真的與桂小五郎之間有什麼關係,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梅姬小姐?」雪村千鶴這麼問。

  土方歲三嘆息,卻也有想過這問題。「我想……應該會送走她吧,不過……我認為她與桂小五郎之間應該沒有很深的關係,在我看來,是桂小五郎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

  「嗯?」大家頓時冒出了一堆問號,但是土方歲三沒有在說話,靜靜的喝著手中的燒酒,也莫名在意起總司對於梅姬的心情。





  沖田總司擅自闖入梅姬的房內,梅姬看著他,睜著明亮的水瞳,望著他。

  「哼。」沖田總司放下手上的餐具,然後看著她直接命令:「把它吃光,不然,我就殺了妳。」

  我瞪著那豐盛的晚餐,可是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不……我吃不下。」

  「喔~」沖田總司點點頭,然後笑:「原來妳比較想死啊,那好,我就殺了妳,免得妳痛苦,我也痛苦。」

  「如果你下得了手,那你就殺了我吧。」我聲音很輕,這麼告訴他,他還是笑,當真拔起劍來,劍峰就這樣架上我的肩頭上。

  我,閉下眼。

  「別以為妳是女人,我就不敢動手。」

  我從來沒有因為我是女人而有自信,他絕對不會動手,相反的,我反而相信要是他真的下定決定,他也是會下手的。

  「妳可以喊啊,喊著土方的名字,他就會為了妳來救妳,然後妳就可以躲在他的身邊,要他保護妳啊,喊啊。」

  我睜眼,緊眠唇瓣的我,忍著他句句給我的傷害,喉嚨梗住了,鼻頭也酸了,心中酸楚也跟著湧上來。

  「這個髮髻一點也不適合妳……」沖田總司抬起劍,輕輕從我頭頂上一揮,土方送給我的髮髻就這麼斷成兩半。「怎樣?傷心嗎?土方送給妳的……竟然被我用壞了,傷心嗎?」

  對,我是傷心,傷心的是,他應然這樣誤解我與土方先生的關係,甚至又故意這樣破壞土方先生送的禮物,我瞪著他。「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就是覺得那東西不適合妳,甚至也覺得妳挺礙眼的,要不是因為妳救了近藤先生的命,不然在剛剛我斬的就是妳了。」他的聲音很悠哉,更顯得他可惡。

  我伸手想要撿取那掉落的梅花裝飾,但是他的劍卻阻止我的手拾起。「別動,不然我就砍了妳的手。」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連沖田總司自己也不知道,就看著那髮髻非常不順眼,就連回來看見土方牽著她的手回來,更怒氣衝天,又無處發洩情緒,只能拿著那髮髻來開刀。

  梅姬那嬌小的身體縮成一團,和高大挺拔的沖田總司形成明顯的對比,梅姬那張溫柔似水的神情,有著微微的怒氣更讓她顯得楚楚迷人。

  沖田總司瞬時拉起她的身體,直接攏在他的身懷看著她。「妳生氣的模樣還真漂亮。」他笑著審視梅姬此時任何的情緒起伏。

  而她身上傳來的白梅香誘人的香氣,更讓總司的的眼,濛濛瞇著看著她鮮紅包滿的唇。「還沒有被土方吻過吧?」

  我瞪著他。隨即他傾下身,又將我的身體往往上後抱起,讓我們的接觸更深更近,這一吻很深,很長,他佔有我的唇,舌,甚至霸道的互動不斷攻擊我的齒。

  卻讓我感覺到,他……似乎想要將我佔為己有。

  他是為了我與土方先生出門的事情,在在意嗎?

  我能這麼想嗎?

  但是當他推開我後,又是那張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的表情,沉聲的命令看著餐具:「把它全部吃完,不然,我會給妳比剛剛更刺激的處罰。」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2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