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3k

RE:【同人文】薄櫻鬼~沖田總司之章

樓主 尹月 stm213505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02

 
 

 

  「唔哇,我還以為差點就要被扁了呢。」

  土方歲三趕緊將沖田總司給拉出來,還好裡頭的女人適時出聲解釋,不然近藤勇就真的要誤會他和總司兩人了。

  「呃,近藤先生好像真的有點生氣……」沖田總司抓抓頭,瞄了下門前,就算門已經關上,但是那名女子的倒影卻明顯呈現出,房內她那細小的聲音,也能清楚聽見。

  「你啊,好險他沒有見到你剛剛,」土方學著剛剛總司那用力搖晃的動作講:「這樣搖晃她,要是被近藤看到了……我看可能更慘吧。」

  沖田總司挑眉,笑著:「不過她還真的滿脆弱的耶,她的肩頭薄的可以。」他說出他的感想,讓土方歲三用指頭比著嘴噤聲。「哈,幹麼!有什麼好怕的,只是一個女人而已。」

  「這個女人可是近藤先生的恩人,況且,還是相當重視,你啊,還是少在這裡耍嘴皮子了。」土方歲三警告,沖田這小子雖然擁有超凡劍技,個性也極為冷酷,雖然常常掛著笑,但眼底卻不見笑意。

  「這也是我的事,土方你啊,還是不要去擔心我,你專心去煩惱你應該去操煩的事情吧。」他竊著笑,轉身離開,認為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別人去提醒。

  有什麼分寸,他自己會定奪。

  看在土方歲三的眼裡,他認為總司是永遠不懂得成穩的孩子,不管外表生得高大,但是腦子裡永遠停留在家鄉那個階段的年紀。

  想一想,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這樣的他真的能夠在未來成得了大事嗎?

  他懷疑。

 

 

  房內。

 

  「身子真的不要緊嗎?」

  女子點頭,情緒也比較穩住。

  「對不起,讓你們這麼擔心,是我個人的問題,希望你不要誤會……」

  近藤勇放心的點下頭。「畢竟妳一個弱女子,我實在擔心我們這裡男人,真的會找妳麻煩。」唉,也因為她失去記憶,部下的顧慮也是沒錯,但是,這女子偏偏在那種情況下救了自己,為了道義,他不能將她丟置不管。

  「謝謝你……我……我不知道這種情況下,我該說什麼才好……但是,你為了我這樣身份不明的人,還願意幫助我,我很感激。」可是,我知道,我不該留在這裡,這已經造成近藤先生的困擾了。「我想,我還是趕緊離開會比較好,我在這裡引起的騷動,已經帶給你很大的困擾了。」

  近藤勇睜大眼睛。「這怎麼行!妳現在身負重傷,又失去記憶,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況且妳似乎不是本地人,我想妳應該是從外地來的吧。」

  我看著他,靜靜地去想,可是越想,越苦惱。「我……」

  「看吧,唉……留下來吧,其他的事情妳就不要擔心了,我已經下定決心將妳留下來,就不要在推辭了。」

  真的可以這樣嗎?「但是,這樣做,真的好嗎?我甚至連我自己是誰,是好是壞我都不知道……連我都無法相信自己,而你,卻願意相信這樣的我?」

  我害怕,怕自己的空白,甚至害怕自己的過去是好是壞,我不想拖累任何人,不想……不想……

  「真是一個傻姑娘,妳可是救了近藤大人的恩人,這樣的妳,怎麼會是壞人呢?」大夫的老臉笑了起來,臉上的痕跡可以清楚瞧見他的歲月。「小姐啊,現在這個時代妳一個女孩子家無依無靠的,又能上那兒去呢?」

  「這樣的時代……」這樣的時代……

 

  『這樣的時代,我只能專心做著眼前的事情,那就是相信近藤先生,跟著他守護我們的國土……』

  『那麼我呢?你沒有考慮過我嗎?』

  『妳……』他苦笑了。『這樣的時代,現在的我,卻不能給妳任何承諾。』

  

  我的腦海,卻浮現出那模糊的片段,那個男人的聲音……

  「小姐?小姐?」大夫又見她恍神,又輕輕喚了她的名字。「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在躺一會兒?」

  「不……可以的話,我可以起來走走嗎?」那個聲音,和剛剛那個人的聲音好像……好像是一樣的。

  「這……」大夫轉頭看了近藤勇,也得要讓他同意才可以啊。「近藤大人,小姐的確是可以活動活動,躺久了也沒有益處。」

  近藤勇還是用著一臉「確定嗎」的臉看著我。「傷勢真的不要緊?」

  我笑著點頭,這個大人真是愛操心,但卻給人很溫暖。

  「好吧,妳等等,我叫雪村來幫妳更衣。」

  我偏頭看著大夫。

  「也是一位小姐,這些天都是她幫妳清洗身子、更衣,是非常細心的女孩子,也是近藤先生請她來照顧妳的。」大夫解釋給我聽,我點點頭。

  然後一個嬌小,穿著男裝的雪村千鶴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看見我已經醒來,非常高興,然後她手上拿著乾淨的白色和服,還有披肩。

  「給我披肩就可以了……」看著那一襲乾淨白色的和服,上頭點綴著緋紅色梅花顯得太過顯眼。

  「不喜歡嗎?」近藤勇有些失望看著我。「我以為女孩子應該都會喜歡這樣的樣式。」

  我搖頭。「不……不是的,我現在的傷勢,沒辦法穿……」傷擊的部份不好綁上腰帶,可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好,然後雪村千鶴卻幫我補充:「近藤先生,小姐的傷可能沒辦法綁上腰帶,不然傷勢可能會被綁的很痛。」

  近藤勇了解後,覺得自己沒有注意到,感覺到有些抱歉,然後我在雪村千鶴的攙扶下,披上那鮮紅色披肩,就這樣走出房外。

  新撰組主要的幹部才能夠出現在主廳,見到我的出現,有部份的男音清楚聽見抽氣聲───  

  然後近藤勇馬上轉頭眼神警告,本想要開口說話的高大男子,卻將話吞了進去。「左之助,是個美人耶!」高大男子用手肘點了點身旁的男人。新八看著眼睛已經黏在白衣女子的身上的左之助,隨即哈哈大笑。

  我看著男人的笑聲,是這麼豪放自由,但是我還是疑惑,所以就看了雪村千鶴,她要我不要放在心上,然後我們走到庭院,也瞧見剛剛出現在房內的那兩個男人。

  在見到我的出現,土方歲三有些訝異,在看看身後的近藤勇,也走向我們。「近藤先生。」然後我的目光一直停在,臉上始終掛著笑容的男子。

  「剛好,正想要找人找你,你必須得跟我出門一趟,然後,」近藤勇看向沖田總司:「總司你就代替我好好守護這位小姐吧,雪村一個女孩子家也有極多的不方面,這兩個姑娘就交給你了。」

  「咦~近藤先生,其實你可以把任務交給我沒關係啊!」左之助跳了起來,馬上舉手願意自動接下這個任務,但是近藤勇顯然不想。

  「不用了,我還是交給總司我比較放心。」總覺得交給左之助,像是羊入虎口,還是不要輕易冒險的好。「總司,我可以放心交給你吧?」

  沖田……總司。我在心中默念著他的名字,有點熟悉,有點懷念。

  「是,交給我吧。」沖田總司笑著回答,看著失落的左之助,只覺得這傢伙還真是風流個性未改。

  「小姐,那麼我必須得和土方出遠門,這段期間妳有什麼事情可以問總司,或者請他幫忙,如果身體有狀況一定要跟大夫說。」近藤勇臨走前還不忘交代我,我點頭:「好,我知道,請路上小心。」然後他與土方歲三這個男人,就這麼出門。

  站在我身後的沖田總司,看著我和雪村千鶴,很有意思的說:「妳們還真矮耶,簡直就是小不點嘛。」

  然後突然冒出來的男孩,很好奇看著我們的對談,也直呼:「對啊~根本就是弱不經風的樣子!好像一捏,」他的手勢捏緊很認真的往下說:「就會碎掉一樣!」

  雪村千鶴覺得平助的比喻很離譜。「才沒有呢,才沒有你說得那樣。」

  「有有有,妳們就是這樣的感覺,難道女人都是像妳們這樣嗎?我看明天出門我還是多觀察一下街上的女人好了!是不是每個女人像妳們這樣嬌小!」

  平助很認真的計畫明天的規劃,雪村千鶴卻被他敢打敗了,但是她卻感覺她攙扶的女子,卻真的有些瘦小,像是紙片人一樣。

  「不過,妳好像真的很脆弱一樣,好像沒有仔細扶住妳,妳就會被風給吹倒一樣。」

  我看著雪村千鶴,又看看自己的身體,覺得沒有什麼異樣。「會嗎?」

  沖田總司看著我。「會啊,真有點懷疑妳身上真的有長肉嗎?」

  平助有些疑惑的看著沖田總司問:「你有什麼根據嗎?不然怎麼這麼講?」

  然後左之助也好奇了,耳朵豎起來等著聽沖田總司的回應。

  「當然有,我從來沒摸過這麼單薄的肩頭。」他那曖昧的一笑,讓現場的人驚訝的都說不出話來,然後看著我,又看向沖田總司,可是,他那惡作劇的行為顯然不打算給大家一個交代。

  而我只能呆然的看著他,我也好奇他究竟是對我做了什麼事,可是他似乎是故意的,要引起我的好奇,然後朝著我的方向,不懷好意的笑著。

  「這麼純潔的花朵竟然已經被沖田伸出魔桌爪了!」左之助面態激動,想要按住我的肩頭,卻只能虛空向上在我肩頭上,然後看著我:「這麼美的美人……竟然被這種不知憐香惜玉的傢伙給……」

  喂喂……你這樣講,好像我真的被怎樣了一樣。「那個……我……」

  「你們真是的!別聽沖田亂講,小姐怎麼可能真的被怎樣了,她一直臥病在床,什麼事也不能做啊。」雪村千鶴跳出來幫我解圍,也覺得這些男人越講越誇張。

  沖田總司挑眉,玩味重的笑容更深了。「喔~妳說,是「做」什麼事啊?」看著雪村千鶴,那惡作劇的舉動更讓雪村無法招架。

  「我、我、我……」然後,雪村結巴了。

  「嘿,」沖田總司笑著看著我。「妳也覺得我對妳「做」了什麼嗎?」

  我微微張嘴,卻不知道怎麼回覆他,但是他那邪魅的眼神,卻緊緊牽住我的心頭。「你……」的聲音,真的是夢中那個主人嗎?

  腦海總是浮現出的男音,是你嗎?

  我沒有問出口,但是交對的眼神我卻這麼問著他,當然,這個男人也不可能會讀出我的心思。

  「怎麼了?我臉上有妳要的答案嗎?」然後他更逼近我的臉,似乎打算讓我看得仔細。「這樣,可以看得仔細嗎?」

  他說話的氣息非常貼近我的全部,而我卻也因為這不經意的動作,臉卻微微燙紅!

  太靠近了!然後身子不驚覺的倒退,但是身體沒有完全康復的我,卻在這時候軟了腿,雪村千鶴在沒有注意的情況下,雙手早就離開我的身體,以為就要這樣跌落在地,卻被沖田總司的手,這樣一攬,我硬生生的貼近他的胸懷,他圈住了我的身軀,而我的臉頰就這樣貼在,他胸襟裸露部份的胸口上。

  「啊啊啊啊!太狡猾了!」左之助太不甘心了,這種英雄救美的動作應該是他要搶來做才是。

  平助看著我們太過曖昧的姿勢,也哇哇大叫:「你、你快放手啊!不然等等被近藤先生看到了,你的雙手一定會被砍下來的!」

  「說的好像她是近藤先生的女人似的。」然後他低下頭看我燥紅的臉問:「妳有打算成為近藤先生的女人了嗎?」然後又故意「嗯?」了一聲。

  我皺眉,對於他這樣的問法我有點不能接受,心緊緊被勒緊。「沒有的事情……」我輕輕推開他,想要將我們的距離保持距離,但偏偏我的身子就站都站不穩,雪村想要過來扶住我,卻又因為沖田的舉動,沒有靠過來。

  「瞧瞧,都已經站不穩了,還想逞強啊。」他笑著將我的身子稱起,他一手的力量就將我扶住。「妳還真的是……一不注意就真的會被風給吹走似的……」

  真的是這個男人嗎?

  我的心告訴我,它認得這樣的觸碰,這樣的姿態,這個男人彷佛能帶給我,我要的答案……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他說話的方式,是這麼熟悉不過。

  「風,吹不走我,因為……我是遺憾……太多的遺憾……風是無法吹走的……」

  沖田總司征住雙眼,似乎我的話讓他感覺到什麼。「妳……」

  「風在怎麼強大,還是無法將我給吹倒……因為……風,無法吹走我的悲痛……」

 

 

  『我不想……就這樣放下妳一人……我好想跟妳一起回到……我的故鄉……帶著妳遊山玩水……但是……現在只能是妄想的了……』

  我看著總司虛弱的臉,我將熱濕巾輕輕為他擦拭他臉上冒出的冷汗,我搖頭,覺得這些已經不重要了。『我只要你專心養病……別想這些,好嗎?』

  『但是,卻成了我內心永遠的遺憾了……』沖田總司伸手握住停留在他臉上的小手。『吶,我走了後,找個健康……能夠與妳廝守一生的男人在一起吧……例如……像土方這樣的男人……』

  這種時候,他的醋勁還是不減。『我才不要……這輩子,我只認定你了。』

  『嘖……難道……我死了……妳也要跟著我死嗎?』

  我笑了,卻不願意正面告訴他,我也已經打算這麼做了。

  只要你在,我就在,你死,我也跟著你去。

  總司,你懂嗎?

  在這世間,我失去了親人,卻又讓我在無依無靠的情況下,愛上了你,要是你真的離開了我,我也沒什麼好留戀,我的愛只想完完全全的屬於你。

  我不想要因為失去你,而在去愛上別人。

  我只想認真專注的去愛同一個男人。

  即使是死亡,我也想要追隨你。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2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