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06

<小說>雅典娜之死

樓主 雪羽 YUKIHA
GP2 BP-



聖域,雅典娜神殿。
沙織站在滿天飄散著沙羅花瓣的雅典娜神像前,看著遵從命令的黃金聖鬥士們,正將背叛了聖域,宣告投靠冥王並復活回來的撒卡,卡妙和修羅等人,帶到神殿來。
一旁隨侍的卡諾手中捧著一個盒子,站在沙織的身旁。
沙織看著他們一步步走近神殿,內心不斷提醒自己,身為女神雅典娜的身份,和她要守護這個世間的責任。
 
「卡諾,請把那個東西拿給撒卡。」
依照沙織的吩附,卡諾走到撒卡面前,將手上的盒子遞了過去。
「拿去吧,撒卡。」
撒卡接過卡諾手中的箱子。打開一看,裡面放的是一把黃金短劍。
(這,這是……)
已經無法說話的撒卡,內心疑惑地問著沙織。
像是聽得見撒卡內心的聲音似的,沙織輕聲地回答:
「這是當年,你打算刺殺還是嬰兒的我,所拿的短劍。」
撒卡取起短劍,不可置信地看著沙織。
(為什麼……把這個交給我?)
沙織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握住撒卡持劍的雙手:「當然是要你用這把劍,殺了我。」
說話的沙織一臉平靜的樣子,撒卡卻驚訝地睜大了雙眼。不只撒卡,在場的所有人,修羅,卡妙,米羅,艾奧利亞都震驚不已,只有穆無助般地垂下眼廉。

「來吧,不用顧慮。」沙織溫柔地對撒卡說:「用這把劍刺進我的喉嚨,這樣一來,你們就不用再痛苦了。」
(雅典娜,這……)
撒卡別過頭去,不敢正視沙織。彷彿之前的堅定都已不存在,如今只剩下些微的膽怯感。
(可是妳…可是妳……)
「撒卡,」沙織再一次握緊了撒卡持劍的雙手,拉向自己。撒卡驚慌地抬頭,看見沙織溫柔又悲傷的笑容。
(不……這怎麼可以!)
撒卡試圖抽回自己的手,但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地任由沙織握著自己持劍的手,刺向她的喉嚨。
 


「不可以……沙織小姐……不要!」
星矢喃喃地念著,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強烈,他和紫龍,瞬,冰河等人相互扶持著,拖著疲累的身驅,從處女宮跌跌撞撞地前往雅典娜神殿,想阻止沙織的自殺。
突然,星矢他們都感覺到,沙織的小宇宙在一瞬間消失了……
「沙織小姐!」
染紅了聖域的夜空,是滿天飛舞的沙羅花瓣;染紅了神像前的地面,是沿著沙織手中的黃金短劍,流下的鮮血。
「不要啊——!」
星矢的呼喊聲響徹了整個聖域,卻再也傳不到沙織的耳裡……


 
像是呼應著女神的小宇宙消失一樣,原本彌漫在聖域十二宮之間的沙羅花瓣,也漸漸消失了。守在聖域十二宮外圍的聖鬥士們,無力地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惡耗。
夏伊娜跪倒在地上,流著淚的雙眼看不清眼前的牡羊宮星符。
陪伴著一朵小花的金牛座黃金聖衣,在無人的金牛宮裡閃著悲傷的光芒。
身穿金色聖衣和紫色冥衣的兩個身影,在蒼冷的月光下飛奔而去……
 


黃金短劍由沙織的手中落下,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就像撒卡的心破碎的聲音一樣。
(雅典娜——!)
面對眼前倒下的纖弱身影,撒卡內心悲痛地吶喊著;他伸出手想抱住沙織的身體,卻連沙織的髮梢都抓不住。撒卡跪倒在地上用雙手撐著地,沙織的白色裙擺在手邊,已漸漸地染成紅色。
悲憤的米羅緊緊扼住卡妙的脖子,無法原諒好友的背叛,但米羅終究下不了手,最後跌坐在卡妙的面前悲泣;卡妙盈著淚的雙眼,只能糢糊地看見米羅顫抖的肩膀;一向堅強的艾奧利亞,生平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這麼地無能為力;修羅仰頭望著天空,眼角流出的淚水訴說著他的悔恨;穆的臉上垂著兩行淚,看著最後一片沙羅花瓣消失在雅典娜神像的面前,在充滿哀慟的聖域夜空中,飛舞著一隻像是帶來輓歌的蝴蝶,漸行漸遠……
 

 
「撒卡!我殺了你!」
艾奧利亞的怒吼聲劃破了片刻的寂靜,他衝向前將跪在地上的撒卡抓了起來。
「艾奧利亞!」穆急忙上前去阻攔艾奧利亞。
「別攔我!穆!」艾奧利亞紅著雙眼,咬牙切齒地說:「撒卡他們不只沙加,連雅典娜都殺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這……」穆本想說的話又吞了回去,他不曉得該如何跟艾奧利亞說明,從開始到現在自己感受到的所有不對勁。像是撒卡內心的哭泣,沙加念珠上面殘留的意念,還有沙織臨死時的小宇宙……
「先等一下,艾奧利亞。」米羅站了起來,像是總算平復了心情似的,帶著哀戚的眼光看著躺在地上沙織的遺體:「要制裁背叛者的話隨時都可以。但現在還是先……」
艾奧利亞頓悟了過來。沒錯,沙織的遺體還躺在地上,倒臥在血泊之中。
遠處一個人影走了過來,是卡諾手上捧著一塊白布。他走近沙織的遺體旁,單膝跪了下來。
「雅典娜……」
卡諾的表情帶著憂傷,但相比其它人算是很鎮定的了。他用白布將沙織的遺體包裹住,抱著沙織的遺體站起來,面對艾奧利亞和他抓著的撒卡。
「撒卡。」
卡諾表情凝重地喚著撒卡的名字。撒卡抬起頭看著卡諾。
(卡諾……)
「撒卡,」卡諾又喚了一次,然後說出了令在場眾人驚鄂的話:「雅典娜的遺體就交給你了。」
「卡諾!」米羅震驚地喊了出來:「你…你在幹什麼?」
「雅典娜的遺體,要交給撒卡他們,帶回冥王那裡去。」卡諾看著現場所有的人,嚴肅地說:「……這是雅典娜在撒卡他們到這裡之前,事先囑咐過我,在她死後,要我轉達給你們的事。」
「雅典娜死後要轉達給我們的事……?」
「是的。雅典娜她知道一切,包括撒卡他們的背叛……」
卡諾用無奈的眼神,看著撒卡疑惑的表情。回想起女神交代給自己的那些話……
  


「卡諾!卡諾在嗎?」
「是,卡諾在此。剛剛處女宮發生了激烈的衝突,不過好像已經結束了,請您安心。」
沙織看著卡諾,彷彿下定決心似地說:「卡諾,麻煩你,將教皇廳裡寶座下所放置的東西,拿到這裡來。」
「教皇廳裡寶座下所放置的東西?」
「是的,那是十三年前,撒卡留在這裡的東西。現在,該還給他了……」
 
卡諾將沙織所說的東西,一個裝有黃金短劍的盒子,拿到沙織的面前。
「雅典娜,您要我將它拿到這裡來,您打算做什麼?」
沙織接過了盒子,沒有打開,只是靜靜地看著盒子。
「卡諾,接下來我所說的話,請你仔細聽好。」
「是。」
「你的哥哥,撒卡他們並沒有背叛。」
「雅典娜!您的意思是…?」
卡諾驚訝地回應沙織的話,沙織看著卡諾,說:「我收到了沙加告訴我的訊息。沙加他想傳達給我的,和撒卡他們回到聖域要做的,都是相同的事。」
「相同的事…可是撒卡他們是來取您的性命啊!」
「沒錯。所以卡諾,你要仔細聽好。」沙織像是交代任務一樣,慎重地對卡諾說:「撒卡他們是以取我性命為交換條件,得到冥王的力量復活。但是他們復活的時間只能到黎明出現為止。」沙織看著遠方的火時計:「我會藉著讓撒卡殺了我,前往冥界去找黑帝斯。在我死後,你要將我的遺體交給撒卡,讓他帶回去冥王面前。這也是撒卡他們來此真正的目的。」
「真正的目的…所以說…」
「是的,撒卡他們並不是背叛,而是要來幫助我前往冥界的。只是……」沙織低下了頭,語帶心疼地說:「為了躲過敵人的監視,如此一路艱辛地走過來,甚至不惜要跟穆他們對決。撒卡,卡妙,修羅,他們內心裡也很痛苦吧……」
看著沙織憐惜的表情,卡諾也沉默不語。先不論其它人,光是撒卡將情感壓抑在內心裡的樣子,卡諾最清楚不過了。
「但是雅典娜,要讓撒卡他們殺了您,這種事我無法接受!」卡諾擔憂地說:「更何況米羅他們,也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的。而且又怎能讓您獨自去面對敵人呢?」
「別擔心,卡諾。」沙織微微笑著對卡諾說:「我不是一個人,還有沙加在。」
「沙加……?」
沙織沒有回話,將她手中的花瓣讓卡諾看。
「所以卡諾,你一定要記得。在我死後,將這些事轉達給撒卡和穆他們知道,務必要讓撒卡在黎明以前,將我的遺體帶回去見冥王。」沙織將裝有黃金短劍的盒子遞給了卡諾:「不能讓沙加白死,不能讓撒卡他們的苦心白費…卡諾,拜託你了。」
卡諾凝重地看著沙織,看見她眼神中的堅決。那盒子在卡諾的手中,竟是如此的沉重。
這是雅典娜給自己的重要任務,而沙織卻誠懇的向他說拜託。
「雅典娜……」
卡諾捧著盒子,忍不住緊閉雙眼,他知道自己無法阻止沙織的決心。
「請您原諒我…沒辦法再繼續保護您……」
「不,卡諾,我才該謝謝你,回到這裡來幫助我。」沙織溫柔地對卡諾說:「在撒卡他們離開聖域之後,你到雙子宮裡去吧,撒卡留下來的另一樣東西,在那裡等著你。」

從雅典娜神殿,已經可以看見遠處的穆他們帶著撒卡等人,朝神殿而來的身影。
沙織走到神像前,等著接見要前來取她性命的撒卡。
卡諾看著從自己面前走過去的沙織,堅定且毫不畏懼的背影。然後,整個神殿充滿了溫暖的,宏偉的氣息。那是雅典娜的小宇宙,也是卡諾熟悉又懷念的,過去在海牢中無數次拯救過他的小宇宙……
  

 
「雅典娜…原來您都明白…」
修羅哽咽地說著,無力跪倒在地上,長久以來強忍的情緒,終於潰提了。
聽完卡諾說的話,穆才恍然大悟,從他接近神殿時就感受到的女神那股小宇宙,是怎麼一回事。那果然是女神面對死亡的決心,也是準備面對戰鬥的決心。
「居然會是這樣…撒卡!你們……」艾奧利亞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自己抓著的撒卡,撒卡低垂著頭,只是默默地流著淚,沒有任何回應。
「撒卡。」抱著沙織遺體的卡諾,又再次喚了撒卡:「雅典娜的遺體,就交給你了。」
撒卡輕輕地推開了艾奧利亞,走到卡諾面前,接過了沙織的遺體。
(雅典娜……)
撒卡看著懷中被白布蓋住的沙織,又轉頭與卡諾相視。
「去吧,撒卡,時間不多了。」卡諾別過頭去看著遠方的火時計。刻意避開撒卡的眼神,他害怕自己的情緒會忍不住,更不想讓撒卡看到自己脆弱的樣子。
(……修羅,卡妙,我們走吧。)
穆扶起了跪倒在地的修羅。卡妙也走向前去,回頭看了米羅一眼,臉上帶著哀愁的微笑。
米羅的心震了一下。一向冷靜的卡妙很少露出笑容,那個微笑彷彿像是對米羅無聲的道別。
修羅和卡妙走到撒卡身邊,抱著沙織的遺體,準備回到冥王城。
「等等!撒卡!」
艾奧利亞叫住了他們,慚愧地說:「我要向你道歉,我……」
(艾奧利亞啊!)
艾奧利亞面對回頭看著自己的撒卡,聽見了他內心傳來的聲音。
(應該是我向你道歉啊!不只是現在,還有過去的事……)
撒卡看著艾奧利亞的眼神,流露出一股歉意,隨即撒卡轉過頭去,和修羅與卡妙,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聖域……
 
「我們也出發吧。」
「穆?」
「跟著他們,到冥王城去。」穆看著撒卡等人離去的方向:「不能讓雅典娜一個人去,不能只讓撒卡他們作戰。艾奧利亞,米羅,我們也跟上去!」
「說得沒錯,走吧!」
穆,艾奧利亞和米羅,跟著撒卡他們的身影,也離開了聖域。
 
 
 
送走了撒卡和穆他們離開的卡諾,來到雙子宮。他走進宮殿裡面,看到了以星座型態,置放在地上的雙子座黃金聖衣。
「撒卡留下來的另一樣東西…原來是指這個嗎?」
卡諾看著雙子座黃金聖衣,頭盔兩旁代表著一陰一陽的兩個臉孔,就像是自己與撒卡一樣。卡諾回想撒卡穿著雙子座聖衣時的模樣,上一次見到的記憶,是撒卡要把他關進海牢的那一天。
「卡諾!若是在我發生了什麼意外的時候,你也必須以雙子座聖鬥士的身份作戰的!」
那天撒卡的聲音,彷彿還迴盪在卡諾的耳邊。
「哥哥……」
卡諾嘆息著,與雙子座聖衣無言相對。
 
突然,雙子座聖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這…這是…?」
卡諾訝異地看著眼前的聖衣,原本星座型態的聖衣突然散了開來,套在卡諾的身上。
卡諾穿上了雙子座的黃金聖衣!
穿上聖衣的卡諾,隱約感覺到一股似乎是從聖衣所傳達過來的,熾熱的情感。
「這是你的意念嗎…撒卡,讓我作為雙子座的聖鬥士代替你出戰……」
感受著這份熾熱的卡諾,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自從13年前在蘇尼恩海岬一別以來,就分道揚鑣的這對雙胞胎,終於在此刻又成為一體,帶著相同的信念,相同的目標,透過同一件聖衣,為雅典娜戰鬥……

<雅典娜之死>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