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96

【心得】重看冥王十二宮篇(上)

樓主 雪羽 YUKIHA
GP7 BP-
這部動畫很需要戴上遮光鏡來看。
不單是因為那些穿著黃金聖衣閃閃發光的穆等人,還有即使穿的不是黃金聖衣,但依舊散發出黃金小宇宙的撒卡等人。以及在後製極佳的聲光效果之下,打壞了好幾個宮殿,從頭到尾的各種轟炸。
更不用說氣氛渲染出來的許多感情戲,我已經分不清眼睛濕潤到底是因為太感動,還是眼睛被光芒刺痛。
 
主題曲「地球儀」一反這部動畫傳統的奔放熱血風格,曲風帶著微抒情及高音的激昂,反而有種壓抑的感覺。還沒看過冥王十二宮篇的時候,會覺得這首主題曲跟聖鬥士的風格很不搭,但看完冥王十二宮篇之後,就覺得這首地球儀實在是唱得太貼切了。這首歌唱的不是像「Pegasus Fantasy」那種充滿光明的希望,「地球儀」唱的是一種在黑暗之中,也想拼命傳達出什麼東西的渴望。如果Pegasus Fantasy唱的是夢想,那地球儀唱的是現實。
片尾曲「和你相同的青空」也是一首抒情歌,輕快的節奏聽起來很安祥平靜,尤其搭配只有一張圖片帶過,但內容卻是星矢們和沙織在海邊,不像女神和聖鬥士反而像是平凡人一樣日常情景的片尾。每集看完激烈的戰鬥之後再看到這首歌和片尾,都有一種剛剛那些戰鬥,好像只是做了一場夢的感覺,也或者片尾那樣的情景才是一場夢吧?
 
冥王十二宮篇是一場悲劇,也像是齣鬧劇。
一樣是闖十二宮,聖域十二宮篇和冥王十二宮篇是個很強烈的對比。兩場戰役分別在白天和黑夜,戰鬥的意義分別是勇氣和覺悟,迎來的結局分別是重生和死亡。
 
「待在那邊不要動,再往前一步的話,你的性命將不保。」
穆的這句話開啟了聖戰的序幕。是說穆終於想起來自己還有個白羊宮要守護,所以跑回來沒像之前一樣到處趴趴走,老是讓金牛宮擋人了嗎?我想應該是冥王軍入侵聖域之前,黃金聖鬥士們就都被召集回聖域備戰了。
能看到白羊宮戰鬥算是我的心願其一,因為想到穆是守第一宮的黃金聖鬥士,卻從來都沒看過穆會怎麼守護白羊宮。聖域十二宮篇時他沒參戰,北歐篇時又不知道跑去哪裡,害阿爾德巴蘭被偷襲(其實阿爾德巴蘭不一定是在金牛宮被偷襲,那時聖域並不在備戰狀態內,不需要堅守崗位,可能阿爾德巴蘭跑去白羊宮找穆但他剛好不在,結果在白羊宮遇到刺客)。而且一直以來穆的形象就很溫和,很難想像他會怎麼戰鬥。所以看到穆啟動戰鬥模式的時候,我還滿興奮的。穆開啟聖戰序幕的那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很多人在冥王十二宮篇對穆的評價,都說他是剩下的黃金聖鬥士中唯一有腦的,不像米羅和小艾那麼衝動。但我卻不這麼認為,穆並不是比小艾和米羅有腦,而是穆本身有超能力。從看見撒卡三人內心淌著血淚的那個時候,穆就已經知道這場戰鬥有問題,所以即使跟撒卡三人對打,穆還是有所保留,雖然穆知道有問題,但不確定問題是什麼,穆只能邊打邊尋找答案。隨著劇情的發展,穆也越來越拼湊出事情的脈絡,包括沙加打算赴死的意念,所以才幫沙加守著花園門口。只是穆知道沙加準備赴死,卻還不太明白沙加為何要這麼做,穆真正得到解答,應該是從撒卡手中接過沙加的念珠那時。也許當穆碰到念珠的時候,從上面殘留的沙加的意念,感受到了什麼吧。雅典娜自殺的時候穆也沒有想阻止的樣子,像是已經知道了一切。
 
復活的黃金聖鬥士們加上前教皇,回到聖域宣告反叛,並且要來拿下雅典娜的性命。雖然魚蟹兩人真的只是出來純串場,不過第一宮穆的首戰對手,選擇撒卡,卡妙,修羅這三個人還滿適合的。修羅本身就不多話,卡妙又冷靜,撒卡更是深藏不露。在與穆的交手及後面的戰鬥中,完全不讓對方察覺到自己的真心(只有被穆看見他們內心哭泣的樣子)。如果魚蟹沒退場跟著一起闖下去的話,我覺得大概會邊打邊聒噪地不小心爆料吧,比如迪斯馬斯克狂妄地說:「你們這群人給我閃開不要擋路,為了愛與正義我們必需到雅典娜身邊去!」或是阿布羅狄在被沙加質問的時候,堅持不住哭喊著說:「你不明白,我們還負有重大的使命,那就是……(下一秒被撒卡滅口)」所以魚蟹這兩人退場也不能說他們太沒用,就算身為黃金聖鬥士,在星座特質的角度上多少還是有些弱點的。君不見同樣水象的米羅,情緒一來都不顧一切,從天蠍宮衝到處女宮去了。
 
然後我最愛的卡妙老師,雖然跟旁邊的修羅一樣是來陪襯撒卡的,但是我有注意到卡妙從頭到尾每一場戰鬥,只使用鑽石星塵這一招。在此之前包括海皇篇假扮的那一個,卡妙從來沒有使用過鑽石星塵。因此看見卡妙使用鑽石星塵,感覺也好像圓了我的心願一樣。雖然鑽石星塵是冰系基本招,但我不覺得這是弱招。招式強弱主要是看小宇宙的燃燒程度。所以卡妙即使只用最基本的鑽石星塵,攻擊力也不會低到哪裡去。
 
金牛座的阿爾德巴蘭就跟魚蟹一樣,是個被作者忽略的角色,幾乎沒有太多對他的描寫,在阿爾德巴蘭戰死退場之前,多了一幕他收到小女孩送的花朵的片段,顯露出這位牛哥鐵漢柔情的一面。這樣的安排至少比起魚蟹不光彩的退場,好很多了吧?
 
從金牛宮開始,穆發現到正規的冥王軍已經潛入十二宮,便加快了腳步趕緊追向撒卡。我看他們奔跑的動作有點奇怪,雙手都伸在後面,是不是一種比平常人奔跑的速度還要快上非常多的體現?雖然黃金聖鬥士可以有快如光速的動作,不過通常是用在出拳或閃避之類的極短時刻,不太可能用光速往來於兩宮之間,黃金聖鬥士要是認真跑起來,大概也是像風一樣看不見,若是在單純依靠體能的情形下奔跑,不知道是否有音速的程度。
 
來到雙子宮,撒卡表現的時候來了。
遠在教皇廳的卡諾,模仿當初的假教皇撒卡一樣,操控聖衣和迷宮阻擋撒卡三人,這裡可以看出卡諾並沒打算解決掉他們,只是想困住他們而已。撒卡一擊銀河星爆從雙子宮打到身在教皇廳的卡諾,有這麼強的力量,當初怎麼沒直接把雙子宮裡的星矢等人解決掉,讓我百思不解,只能想像大概那個時候的撒卡還被良知給牽絆住。
打斷了卡諾的迷惑攻勢後,撒卡他們得以走出雙子宮。此時撒卡第一次流下了眼淚。
「卡諾,沒想到你真的代替我,守護這個雙子宮……」
「撒卡,你曾說過如果你不在了,要我代替你守護雙子宮,守護雅典娜……」
 
因為冥王軍的入侵,僅存下來離雅典娜最近的天蠍宮米羅,來教皇廳巡視並跟雅典娜打招呼,說他感覺到好像有人侵入的樣子。話才說完外面就一聲巨響,米羅趕緊跑去察看,看到了被撒卡的銀河星爆打傷的卡諾。
雖然雅典娜一直跟米羅強調,卡諾已經改過自新並且是來幫忙的,但生性多疑的米羅不相信。不過米羅也只叫卡諾滾出這裡並不打算殺他,是卡諾堅持不走米羅才動手。一開始米羅可能真的想取卡諾性命,但看見卡諾不閃躲也不還擊,讓米羅感覺到不對勁,思索著卡諾的用意。這段跟穆看見撒卡內心的哭泣很相像,米羅跟穆都有發現到對方的不尋常,只是穆是憑著超能力看見,米羅是憑著他敏銳的直覺。當米羅確定了卡諾內心真正的想法之後,便毫不猶豫地向他出招,表面上看起來像是米羅在攻擊卡諾,其實是米羅在幫助卡諾完成這個贖罪的儀式。
米羅是個很溫柔的人,雖然天蠍座的溫柔看在一般人的眼裡總是有點奇怪。
最後一擊刺向卡諾的身體後,米羅轉身向雅典娜告退,瀟灑地準備離開。
「米羅……把雅典娜單獨留在敵人面前,你放心嗎?」
「這裡已經沒有敵人了,這裡只有我的戰友,雙子座的黃金聖鬥士卡諾。」
如果這場聖戰後兩人都能活下來,卡諾也許會成為除了卡妙之外,另一個米羅的摯友。
 
在白羊宮時穆被前教皇,也就是自己的恩師希歐封住行動,隨後出現的童虎老師解開了穆的束縛,要穆快去追撒卡,自己留下來對付希歐。但經歷過243年時光的老朽身體畢竟不敵重拾青春的希歐,徒弟紫龍也打不過這位前代的黃金聖鬥士。師徒兩人倒在一旁眼看要被希歐解決掉,於是童虎老師握住紫龍的手:「就讓我們師徒倆同生共死吧。」

平平都一樣有黃金聖鬥士的老師,冰河及穆表示:「…………」

就在此刻,天枰座聖衣趕到現場。希歐嘲笑著童虎還穿不穿得上這件聖衣。
童虎:「你以為我這243年都坐在盧山大瀑布前是為什麼,我現在就穿給你看!」
接下來就是名場面,剝茶葉蛋!
天枰座聖衣,童虎著裝!
不只是我,我相信這個場面一定也圓了不少粉絲的心願。從動畫海皇篇結束之後中間隔了13年,累積了不少粉絲的怨念,很多都在這部冥王十二宮篇裡圓夢了。
比如白羊宮終於有人守,
比如冰河的修行回憶終於有卡妙出現,
比如天枰座聖衣終於穿在真正的主人身上,
比如最接近神的人 vs 像神一樣的人    。

希歐看到穿上天枰座聖衣的童虎訝異不已,童虎解釋因為他被前代雅典娜施與眾神假死大法,心臟一年只跳10萬次,243年的時間對他來說只有243天,比起希歐那虛幻的青春,童虎才是貨真價實的18歲。
雖然兩人都是前次聖戰活下來的倖存者,看來希歐並不知道,童虎被施與假死大法這件事。不過童虎似乎也不知道,只有教皇才知曉的雅典娜聖衣。該說這兩人很盡責嗎還是……
 
通過雙子宮的撒卡們進入巨蟹宮,又遇到了幻影。折騰了半天才發現自己只是在佛祖的手掌心上徘迴。
很多人都說,沙加玩幻影術玩到最後一定要變出一尊佛像來,看到佛像就知道一切都是沙加在搞鬼。
不過我有不同的看法,其實我們在畫面上用眼睛看到的是一尊佛像,
佛像=沙加。
但對於撒卡他們來說,知道背後是沙加搞鬼並不是因為看到佛像,而是因為他們確定妨礙自己的這股小宇宙是來自沙加,佛像是沙加的小宇宙具現化的效果。
好比我們觀眾看到冰雪就知道這是冰河或卡妙的小宇宙。
在電視機前觀眾都只能用眼睛去看,但劇中的聖鬥士們都是透過「感受小宇宙」,怎麼個感受法因人而異,以現實為例,大概像是你聞到某種香水味就知道這人是誰,即使這個人不在你眼前。
既然知道了在背後妨礙的人是沙加,撒卡又一記轟向處女宮去,在處女宮的沙加也不甘示弱回敬一記轟向巨蟹宮去,中間獅子宮的小艾已經有很多人幫他抱怨過了就不贅述,我來幫卡妙抱怨一下。要不是劇本講好給撒卡表現,卡妙應該也能轟過個兩宮。別忘記卡妙從希臘聖域打沉過北冰洋的船,並且是截至目前為止(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有人破了),黃金聖鬥士遠距離攻擊最長的記錄。
 
沙加一記攻擊把巨蟹宮打得半毀,撒卡等人全都消失了。隨後趕來的穆在巨蟹宮找不到撒卡他們的人影,卻遇上冥王軍之一的地妖星,指名要向穆挑戰。
跟在白羊宮前和撒卡三人過過招那種不一樣,穆這次是認真的應戰!
雖然原作漫畫裡沒有出現的星矢亂入搶戲被嫌得半死,不過我卻覺得有加分作用。當地妖星噴出毒液攻擊穆和星矢的時候,穆一把抓住星矢先將他扔到一邊去,然後馬上張開水晶牆擋住毒液,所有動作瞬間完成!這一幕實在是太帥了,多虧星矢亂入讓穆這場戰鬥,更顯出黃金聖鬥士的耀眼。很能打不代表什麼,能夠一邊打一邊保護,這才叫做強大啊!隨後地妖星進化成最終型態,穆要星矢先離開,星矢不甘願地問穆難道你也覺得我很礙事?沒錯是很礙事,不過穆知道對付小孩子不能用硬的只能用哄的:「雅典娜就拜託你了,你快過去。」然後星矢就心甘情願的離開了(真好騙…)。
礙事的星矢離開後,正式進入戰鬥。整個戰鬥過程只有看到地妖星變出一堆蝴蝶,看不到地妖星給了穆什麼傷害,雖然穆也只是一直使用瞬間移動來避開蝴蝶,但是當地妖星被釘在網子上之後,穆發了一招星光滅絕,地妖星就掛了,根本是秒殺啊……
「才一個冥鬥士就這麼強(有嗎?),就算後面是艾奧利亞也讓人擔心…趕緊到獅子宮去。」
穆,其實你不需要擔心,你秒殺一個的時候,艾奧利亞已經秒殺五個了。
 
潛入十二宮隱藏起來監視著撒卡他們的一群冥鬥士,因為跟丟了撒卡,於是現出身影找人。來到獅子宮前質問門口的艾奧利亞。
「撒卡他們在哪裡?」
「我不知道,而且我艾奧利亞會讓敵人通過獅子宮嗎?」
「難道撒卡他們用空間傳送跑到某個宮殿去了?」
「不可能,這個十二宮有雅典娜的結界在,就連穆都沒辦法進行空間傳送,在這裡只能用自己的雙腳走到上面去。」
看到這裡我一直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冥王十二宮篇的聲優換人的緣故。不過即使冥王十二宮篇的聲優換過人,我也沒什麼違和感(反而覺得卡妙的新聲優更棒),特別的感覺是指穆,米羅,艾奧利亞這些黃金聖鬥士,在戰鬥狀況中,對敵人說話的語氣很不一樣,有點拉高音調,聽起來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冷冷的感覺。就連艾奧利亞在回答這些問題的時候,聲音聽起來不是我所熟悉的霸氣,而是一種敵意。我覺得這種差異化做得很好,會讓我有種「這個人是我認識的小艾嗎?」這種感覺。
地伏星萊米自告奮勇要單挑艾奧利亞,其他冥王軍準備硬闖獅子宮。正當小艾打算攔下時,突然感到這群人當中有自己熟悉的小宇宙(是不是聞到哪個人的香水味XD)。一個遲疑就被萊米給五花大綁,眼睜睜讓敵人給通過獅子宮了。小艾掙脫掉綑綁,把萊米從地下拉出來甩在牆上,背對敵人一擊光速拳就解決了,從頭到尾也沒看到地伏星給小艾什麼傷害。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傷到小艾的自尊心吧,戰鬥結束後星矢們來到獅子宮,從小艾跟星矢們的對話中,看得出來小艾非常介意讓敵人通過獅子宮這件事。
在金牛宮阿爾德巴蘭解決一個地暗星,巨蟹宮穆解決地妖星,獅子宮小艾解決地伏星(外加光速拳秒殺五個)。從穆和小艾的戰鬥中,他們遇上這幾個冥王軍幾乎都是直接秒殺,只是阿爾德巴蘭不幸戰死。所以不能說阿爾德巴蘭很弱啊。
 
通過獅子宮的冥王軍一行人,來到處女宮,原本消失了一段時間的沙加,出現在他們面前,跟黃金十二宮篇時一樣,沙加先對進入處女宮的敵人說法論道一番。

「所謂真相 是深不可測卻又美好的東西 遺憾的是 千百世紀以來
   人們想要接觸到真相 卻總是遙不可及」

後面還有一些,讓我沙加來引渡你們之類的開場白就不打了,我比較在意的是前面這幾句。彷彿是沙加說給冥王軍中的誰聽的,或是沙加說給自己聽的。
沙加拿著手上的念珠告訴冥王軍,變色的念珠就是死去的冥鬥士人數,就在冥王軍數著人數對不對的時候,沙加出招準備收拾剩下的冥王軍,但被其中一人擋下了。
當然要擋,撒卡他們喬裝成冥鬥士混在裡面,沙加這一招打下來不就前功盡棄。但是這一擋也暴露了自己的偽裝,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三個人同時發招攻擊沙加
「聖劍Excalibur!「鑽石星塵!」「銀河星爆!」
沙加啟動防禦,但也擋不住這三位黃金聖鬥士的集中攻擊,眼看就要撐不住,沙加不得不睜開眼提升小宇宙,把所有的攻擊都彈回去,自己也受了輕傷。
沙加說自己也沒把握打得過三位黃金聖鬥士,就放撒卡們過去了。冥鬥士們邊嘲笑沙加是膽小鬼,邊跟在撒卡後面也想過去,但沙加出招將所有的冥鬥士全部秒殺,然後叫住了撒卡。
「監視你們的人都不在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真正的目的了吧?」
「我們真正的目的,就是要雅典娜的命。」
「……」
這一段我一直很想弄懂,到底他們之間的溝通是出了什麼問題。
 
死去的黃金聖鬥士們,藉著效忠哈帝斯而復活,然後回到聖域。表面上說是背叛要來取雅典娜的性命,但真正的目的有兩個:
1.    喚醒雅典娜聖衣。這要有女神的血才可以,而且這件事只有歷代教皇知道。
2.    雅典娜必須經過「死亡」這個程序進入冥界,與哈帝斯決戰。
前教皇希歐先不論,他一定知道雅典娜聖衣的事,還有女神必須在第八感覺醒的狀態下透過「死亡」進入冥界。沙織雖然身為雅典娜但也是凡人降生,無法像神,或是靠著哈帝斯小宇宙的冥鬥士們一樣,自由往來於冥界。但凡人死亡在冥界會受到冥界法則的約束,可以解釋為如果一般情況下沙織死掉(例如之前聖域十二宮,北歐或海底神殿的戰役中敗北)的話,去到冥界她就不再是雅典娜,只是城戶沙織。所以如果要在冥界跟哈帝斯決戰,她必須以「雅典娜」的身份,帶著女神的力量進入冥界,也就是原著中所謂的「活著進入冥界」。
雅典娜聖衣也是,反正沙織都要經過「死亡」這個程序,還可以順便用血喚醒聖衣。
那麼重點來了,除了希歐之外,撒卡他們到底對這次作戰的目的了解到多少程度?
雅典娜聖衣的事撒卡他們一定不知道。不然就不會還要讓星矢外送。
所以撒卡他們收到的作戰命令就是「讓女神經由死亡這個程序進入冥界」。這麼說來,撒卡他們回答沙加「取雅典娜的性命」也沒錯啊!而且搞不好希歐當初是計畫說,因為要喚醒聖衣所以必須見血(毒藥或絞殺都不行,鑽石星塵或積屍氣也不行),因此撒卡從頭到尾一直說他要取雅典娜的「首級」。
難不成要撒卡這樣回答:
「我們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告訴雅典娜,神殿上面那座石像就是雅典娜聖衣,需要用雅典娜的血來喚醒聖衣,然後讓雅典娜覺醒第八感,經過死亡這個程序進入冥界,去找哈帝斯。」
就算是怕被聽到要用小宇宙講悄悄話,好像也很難說清楚吧?更何況萬一遇到聽不懂的比如小艾,還得解釋個半天,偏偏時間有限,要解釋也是跟雅典娜解釋,為此必須盡快趕到雅典娜面前,可不能像上班打卡一樣剛剛好。這麼一想我突然覺得,撒卡他們為了排除障礙使用AE好像很合理了……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