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34

【小說結合繪圖】獵人三加一夢龍磐 8/3 第十章 克魯納斯引發的黃昏

樓主 阿烺 andyha2
GP12 BP-
狼牙令

序   遙至大海的蚌殼
 
 
    傳說,每個世代都會有著屬於自己的傳說。傳頌著當代勇者是多麼的偉大,歌詠著當時的愛情是多麼的動人。但是,當人們聽完一個又一個的故事時。可曾想過,傳說的結束,就這樣結束了嗎?大家就過著幸福快樂得生活?也許是,也許不是…
 
 
「唉…沒理由我在這呀。」我搖搖頭的顧著烤肉架。用那雙我原本呵護至及的小手轉動烤肉架。肉的表皮已浮出了些許油水,滴到火中啪機的吶喊著。就像我內心無言的抗議一般。
 
「為什麼莫名其妙我就當上了獵人了…」我再度不解的搖搖那我小小的腦袋瓜。長髮的髮梢跟我的甩動在空中搖擺。
 
幾天前不過順手救了兩個路人……
 
    想起那天。梳洗完後,一踏出出門就感受到溫暖的徐風吹往我身。由頭至腳都異常的舒爽宜人。所以我不禁想去遠點的山中採點藥草。看能否做出些營養的東西給育幼院的小朋友補補身體。不料,這樣的善意,這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錯誤…
 
     有的時候,巧合與命運也許只在一線之間。如果我有預知外來的能力,也許當時我看到那倒在樹叢中像破布的兩人。應該會視若無睹的離開吧,或者是踩了兩下再走。但是很遺憾,我的善意又再度讓我走上一條不歸路。
 
    「哎呀…先生、先生。你們怎麼躺在地上?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我放下手的菜籃。跑到這兩個青年的旁邊看能幫上什麼忙。
 
「快…快。死…了…嗚…ㄟ我的…ㄨ…」眼前的男人抬起頭來,對上他的美麗的藍色瞳孔。我不自覺得打量了一下他的面孔,美奪天工的細緻臉龐,一頭及肩的銀色秀髮搭在一個男人身上,除了俊美無雙外,沒有別的形容詞足以讚揚他的容貌。但是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如此秀麗的臉頰卻禁錮在那趴在地上不雅的難看動畫。
 
「先生你說什麼,我聽不太清楚耶…」他們所背負著的是比尋常武器還要巨大許多的特製兵器,照此看來應該是獵人吧。因為獵人們所需要面對的並非同種的人類,而是常常大於自身數倍或是樹百倍的巨型魔獸。
 
    這情況看來還真是不妙,難道他們受到了什麼魔物的襲擊媽?要是魔物還沒討伐成功,那該怎麼辦才好。
 
「小姐,我們沒事,請別在意。」另一名男士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但是他的樣子實在是虛弱無比。但即使他現在看起來像跟稻草般纖細,其舉手投足接隱含著訓練多年的雅態。如果不是在這裡,是在宮廷之中,毫無疑問的會將他視為那高高在上的頂尖貴族。再仔細一看,那火紅的頭髮像密林內的紅龍似的耀眼,真是特別的顏色,因為這種顏色在這個大陸真是少見。
 
不對,現在應該先注意一下四周,要是魔物來了。身為一個弱女子,拋下兩位英勇的男性逃跑乃天經地義的。擁有著騎士精神的獵人們。會將我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的。我只是在他們喊出「你先走,這裡我撐著。」這個情節前先行動罷了。劇情先排後演這些芝麻綠豆的小事,應該不太重要吧。
 
「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什麼獵人的榮譽了。我肚子好餓呀!!小娃兒你身上有沒有吃的呀。」男子地上邊打滾著邊大喊。
 
「吃得?難道不是因為討伐失敗媽?」怎麼這兩個獵人這麼離譜,該不會他門是剛出村莊的新米??
 
「麟,不能這麼沒有禮貌。這樣會嚇到這位小姐的」恩,那個優雅的男人A趕忙去安撫他的夥伴。
 
「吵死了,小娃兒,俺餓死,快生吃得出來!!」這個叫麟的用著俊秀的臉蛋吐出這等粗俗的話。真令人不悅。糟蹋了一張別致的臉。
 
「哼,我才不會弄東西給這麼沒家教的傢伙。」我別過頭,氣氣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難道不知道有求於人時,頭要低媽?
 
「你這小娃兒有種。如果你在不弄給我……」
 
「你,你想怎樣…」這男的這麼粗魯,該不硬逼我就範吧,哼,就算恐嚇我我也不幫你們弄吃。小姐我可是吃軟不吃…
 
「我就跪給你看。」說完那個叫麟的莽漢立馬就跪了下來。
 
…硬…硬?
 
「……你的自尊跑去哪了?
 
 
我跟他的獵人同伴不約而同的叫了出來。
 
「龍呀,你知道嗎?人生有多得不得已以及不情願,但是為了活下來, ,勢必要放下些無謂的東西。在三千世界中的小千獵人世界中的人類的我們,是多麼渺小無知。再與此相比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又是何時都可拋下的。現下的你還不懂這些道理,代表你還不夠大氣呀。」
 
「你就這時候會說些漂亮話。」龍嶽無奈的撫著額頭。
 
「小姐,雖然會如此失態真的非我們本意。但我們真的不是壞人,若是你有帶些許乾糧之類的,能勞煩分點給我們嗎?」我感覺到他想行個貴族禮儀,但是他看起來搖搖欲墜,我趕忙扶助他。
 
「唉,你們都這麼慘了,我不幫忙也說不過去。我烤點肉給妳們吃吧。」無奈,就說小姐我吃軟不吃硬,這男的也太能放下尊嚴了。眼瞧他一副流氓樣,還以為多有骨氣。還好我隨身都有攜帶少許的肉片已備不時之需。畢竟有的時候在森林之中迷路或是突然之間的傾盆大雨。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出幾時。我已俐落的將肉烤好了,在說出烤好的那瞬間。那名叫麟的獵人馬上就把肉搶走往嘴裡送,嘖。真是沒教養。不過看他順手拿了塊給他同伴,讓我給他多加了兩分。
 
:「哇靠。怎麼可以這麼好吃。外酥內嫩。鮮嫩多汁。小女娃,你真是烤肉之神。」這句話中聽多了。
 
「真的如同天堂的饗宴一般。即便在御賜的廚房之中。我也沒吃過這麼優秀的烤肉。」龍嶽抿抿嘴說到。
 
「哪來的烤肉?」我聽到一陣男人的聲音從樹林的不遠處飄來,沉沉又帶點磁性令人感覺是個可靠又照顧人的好男人。
 
「阿烺,快來吃吃看。這玩意超好吃的。」
 
「歐。你們碰上什麼好事了。」男人將樹從撥開走了出來,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渾沌的雙眼,但在那股雜亂之中卻帶著強悍。那眼神就像碰上狂風暴雨也不懂的避開式的率直。
 
「那個小女娃烤給我們吃的。她叫…恩…我快想起來了,等我一下。」麟一手拿著烤肉一手用力的抓著自己那不知有沒有裝東西的腦袋。
 
…你可以往上拉,你根本沒問。..
 
「呵呵,小姐貴姓大名?」這個叫邵烺的搖搖頭。看來好像已經習慣這兩人的糊塗性格了,看來應該是他領導著這個小隊吧。一個不見世面的貴族二世老加上一個粗俗無比的市井流氓,果然還是要有個這樣的照顧人的人才能存活。
 
「初次見面,我叫奈兒,請多多指教。」
 
「奈兒。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初次見面,我叫邵烺。」
 
留著黑色短髮的邵烺打個招呼後就拋下了那原本拿在手上袋子。就在我門旁邊拿了塊石頭隨意的坐下,我遞了塊肉片給他。
 
「的確還不錯。」邵烺坐下來的時候,我不經意看到他的鼻樑上有到細微的疤痕,看來獵人這工作真的不輕鬆,身上的總是充滿著考驗中殘留下來的戰利品。不過看他不疾不徐的樣子,跟另外兩個餓得要死不活的不一樣。看來他沒有遇上這場糧荒。
 
我打開了邵烺丟下的兩個袋子。袋子裡裝著是村中常見的便當。應該是為了他們帶來的吧。
 
「這兩個便當不吃嗎?放久就涼了。」
 
「沒差,反正那兩個便當本來就放了瀉藥……」瀉藥…在便當裡面放瀉藥,
我收回之前說他聲音聽起來可靠的前言。原來他是個性格如此惡劣的人。
 
「邵烺,你好狠毒呀,說什麼餓肚子會產生驚人的爆發力,不給我帶熱飲就算了。在魔物死前吃掉最後一塊肉,最後還偷偷帶裝著瀉藥的便當來想陰我們,想看我們吃了瀉藥狂拉的樣子吧。你這惡魔…」麟憤慨的拉著邵烺的衣領。
 
「不…我會告訴你們裡面有瀉藥,然後看著你們痛苦的決定要吃瀉藥還是爬回村莊自己買食物吃。」
 
對不起我錯了,他根本是個惡魔,這兩個人能存活在他身邊。不是前世造孽多端今天來贖罪,不然就是天神派來感化他,讓世人相信有神蹟的存在。他的人皮面具做得真好,不知道哪裡買得。
 
「你該不會還記著我給了金獅最後一擊吧…」麟鬆下手腕。
 
那個叫邵烺得搖搖頭。
 
龍嶽撫著頭嘆氣道「莫非那件事被你發現了」
 
邵烺壞笑道:「恩…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糟糕…」
 
「不…等等…不可能…」龍嶽發現有點不對勁
 
「他不過是在套你們話。想問出你們之前又做了哪些對不起他的事情。」
 
該說是不愧還是果然,他們只是每天與大自然打交道的獵人。待人處事的基本心機都沒有。
 
邵烺有點驚訝:「歐呦,這小姑娘還蠻聰明的。」
 
哼,一個沒什麼特色的女孩子家,套話跟察覺人心,這可是基本。
 
「而且燒菜又好吃。」
 
「以女孩來說長的也不賴。」
 
你們你一言我一語,挑媳婦呀。把我晾一旁。
 
「那就決定是她了嗎?
 
:「同意」
 
邵烺:「那就動工吧。」
 
「你…你們想做什麼……」
 
「小姐。既然您幫了我們,相對的我們也會回報你。」龍嶽說到。
 
「啊呀,別這麼的客氣,小女子一向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看龍嶽一付乖乖童子軍的樣子,看來這幾塊肉是掉到大魚了。
 
「對了你的名字要怎麼寫?」邵烺問道。
 
「奈及利亞的奈,兒子的兒。」
 
「哪個奈及利亞,寫給我看好了。這樣簽支票的時候才不會寫錯。」邵烺搖搖頭,獵人的文化水平真是如此的的低媽。耶~是簽支票呀,支票耶。看來酬勞應當不是個小數目。不知道會給我多少錢呀。
 
「寫在這張紙上吧。」我想也不寫就順手簽了名在上面。其他人我不敢保證,那龍嶽一眼就可瞧出是貴族子弟,出手一定有相當的數量。要是給我不小的數目,我要妥善的分配一下錢的運用,畢竟這種傻愣子可不是處處都有。
 
「我叫邵烺,這個小隊的隊長。痞痞的那個叫麟,是隊伍的前翼重攻擊手。常用武器是長槍跟大劍。另一個叫做龍嶽,小隊的吟遊詩人。今後請多指教。」吟遊詩人?獵人小隊有這種職業嗎?
 
「你跟我講這個幹嘛…指教什麼。」沒事獻殷情。一定沒好事。
 
「對未來的伙伴多點了解,總是有好處。」
 
「夥伴?我什麼時候說要當你們夥伴了…」
 
「你看。」邵烺拿出我剛剛簽的紙,標題大大的寫著。
 
入隊申請表
 
申請人:奈兒
 
「入隊申請??」啥入隊申請。
 
「就是申請進入我們小隊的證明。」
 
「支票哩,不是要給我謝禮嗎!!」我生氣摟!!居然玩弄少女的純情。
 
「我有說過謝禮是錢嗎?」邵烺裝傻的搖搖手。
 
「你們陰我!!」沒給我好康就算了,就算你們三個長得再帥。也沒道理我非加入你們不可呀。
 
「不好意思,但是我們隊上剛走了個廚師。所以只能委屈你了來我們小隊負責伙食。白紙黑字的,真的很遺憾。這可是不爭的事實歐。」邵烺還故意把那張紙在我面前揮來揮去。
 
「小妞,你就認命吧。」為什麼那一張漂亮的臉蛋可以擺出這麼低俗的表情。麟你是下凡來打擊那些一天到晚整形的模特兒的吧。用他們最羨慕的臉蛋擺出最低級的醜態。要是他看到會對自己的努力感到無力。
 
「這是你的名子吧。」
 
「對…」
 
「這是妳寫的吧,我們有人逼妳嗎…」
 
幹…
 
「女孩子說這種話不好歐,即便在心裡也是。」
 
…什麼……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苦命的我就被押到獵人公會,強迫的交出這張加入狩獵小隊的申請書,開始了這場漫長的旅途。
 
依稀記得,在工會櫃檯時我察覺到,管理小姐用一股很憂傷的眼神看著我,我記得中土有句話可以形容。
 
「風蕭蕭兮,易水寒。少女一去。兮…兮…不復返………」
 
掩面。
 
 
 
 
===更新===
 
2011年新畫的比較細的奈兒(繪者終於開始畫的比較努力一點的時候了)
 
奈兒2011年1月24日的新圖
 
 

 
 
 
====舊作===
 
奈兒烤肉照

 
 
(PS:由於家中沒掃描器所以用相機拍..失真會比較高一點點..)
 
                                            
1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9953 筆精華,12/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