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1k

【小說】第三部:冥火、終焉を焼き尽くす 第七十一話:逃亡(拖,但又有點新東西)

樓主 米蟲團輕弩之神 justin00
GP35 BP-
第一話:櫻火瀕危


靜下心來,低頭看著水面倒影中那張蒼白削瘦的臉頰。
而那頭原本如翡翠一般碧綠的秀髮因為長時間疏於整理,此刻竟有些枯黃。
不過在常年皺著的眉頭之下,血紅色的瞳孔倒是比以前更加鮮豔了。

「果然最近還是太操勞了嗎?不過不這樣的話,大概在我有生之年會來不及……」扛起幾乎天天都背在身上的火龍弩,肩膀的悲鳴似乎已經傳不到腦中。

「稀少種就該如名稱一般,全都給我消失吧……」邊說著邊走進已經再也不能更熟悉的密林深處,晃動著的銀火裝鎧甲並不打算隱匿她的行蹤。

「雜魚就給我像雜魚一般乖乖躺著看……」將通二裝填好,準心對準蓄勢待發的山豬,毫不留情地將其擊倒。

遠處樹林中櫻花色的身影閃過,又是一天的結束。


「她回來了呢。」

「這是第幾隻了啊?」

「從公會頒布改名後,已經過了半年……大概有近五千隻了吧?」

「這樣下去可不只是改名就能了事的吧……」

「只是多殺點龍沒壞處嘛。」

喧鬧的集會所中,她的凱旋就像一天三餐一般平凡,只有閒得發慌的小粉紅與財寶爺會注意到。


「別跑嘛……會冷……」

波凱村的冬天總是如此寒冷,就算喝了熱飲也一樣無法抵抗襲來的寒氣。

「他們看來都過得挺好……。」她抱著艾路窩在床上一邊讀著信一邊喃喃自語,銀火裝則扔在一旁裝備箱上。

「明天早上應該就到了,到時再一起喝酒敘舊吧……。」無視艾路的掙扎,她睡了,臉上掛著少有的笑容。


雖然天才剛亮,波凱村的集會所中已擠滿了各式各樣的人。
眼角餘光才剛掃到最靠近財寶爺的那張桌子上的身影,她便筆直朝那走去。

「終於回來啦?公會還真會挑人去測G級實力呢……感想如何?」

「嗯?除了血多了一點,沒什麼特別感覺。」眼前的男人身穿夫魯S裝,腰間的奧德賽片手被磨得發亮。「真要說的話……眠鳥長的挺可愛。」

「不過比不上夫魯對吧?」

「團長可是人稱夫魯王者的男人啊!這種開玩笑的語氣算什麼?」沒等到夫魯S回答,同桌身穿霸龍裝的男性獵人起身插嘴。

桌上氣氛驟變,連原本似乎很專心在清著繚亂槍管的黑鎧U(只有身體)也都注意到了。

「ALL RIGHT,ALL RIGHT,銀火並沒有惡意吧?愛徒你還是RELAX一點。」

「想要為同為新入團員的銀火撐腰嗎?還有我並不是你徒弟!」霸裝將手上那一大杯酒一口氣喝下,表情相當不耐煩的樣子。

「閒聊就到此為止,該辦正事了。」夫魯S起身,走向櫃檯接了"JUMP炎帝凱旋"這個任務。「早餐就決定是好朋友了,各位沒意見吧?」

「果然還是這個夠力啊,G級眠鳥踢一腳還沒有牠揮一掌痛呢!」霸裝抓起身後的黑龍槌,做出了一個全壘打動作,差點揮到財寶爺。

「明明是你龍耐太低,團長說很久了你也不聽。」銀火小聲念著,同時背著繚亂走到公告欄處接下任務。

「今天妳也用繚亂啊?看來久違的鬼神共演時間到了呢。」

「鬼……是我嗎?女鬼聽起來挺順口的嘛……」

「幹嘛馬上往壞處想呢?對我來說妳同為輕弩獵人,也就是經歷過所謂的TA~SK。」黑鎧U(只有身體)把散落桌上的子彈收回包包中,接著走到道具箱領出五十個龍爪後,也接了任務。「還有,鬼是我,所以妳就委屈點當神吧。」

「準備好了就走囉,這是我第四百隻炎王了,紀念性的一戰可不許有人貓車啊。」夫魯S領著隊伍,一行人坐上公會的馬車,朝著東多魯瑪的戰鬥街前進。


藍色眼眸中閃爍著水冷彈與擴二的軌跡,黑龍槌的壓迫與奧德賽的輕盈,對這隻炎王龍來說可能是此生最難忘,也是最後的經歷。
在被列為JUMP級的炎王龍後,已經有超過數十團三貓在牠掌下。

但今日遇到的這團不太一樣,真的不太一樣,雖說一看到有反動裝在,身為擁有智慧的古龍的牠也知道可能會被麻二盯上。
再加上還有把槌,這完美的麻暈連段對炎王龍來說的確會是個威脅。

但是,這團竟然完全各打各的

夫魯S如同出入無人之境一般,肆無忌憚的使用跳砍與翻滾砍,完全不將炎王龍的攻擊看在眼裡。
霸裝手上的黑龍槌根本無視炎王龍動作,連不是破綻的破綻都在三連敲。
黑鎧U(只有身體)身穿反動裝但毫無打麻的意願,擴二就像通二一般發發全命中。
銀火那另一把繚亂似乎不被當成輕弩,水冷也好貫通也好,全部都打向弱點的尾巴與臉。

十秒一次小失衡,半分鐘倒地一次;暈了一次,兩次,三次。
在破頭的那一瞬間,炎王感到無限絕望。
看著擴二竟然一連轟了近十分鐘的黑鎧U(只有身體),牠好像想到什麼一般
猛然一轉身,發現眼前的銀火裝正在裝填。

「這種裝填速度,也許是擴二吧?」無論如何機不可失,牠衝上前去將她撞倒在地。


「才剛發現只剩擴二要裝填,果然就被識破了嗎……不愧是JUMP,我大意了……」倒在地上的銀火正要起身,卻發現炎王龍正準備對著她噴火。

在那溫度高到連銀火的火耐都幾乎無效的火焰噴到她前,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並舉起了小小的盾,這熟悉的背影讓她瞬間了解了情況。

「笨……笨蛋,夫魯裝的火耐……」

「我們團可不只有兩個人。」

「什……」

在擋下炎王龍那炙人火焰的瞬間,大量的生命粉塵灑向她們。
夫魯S一手抱著銀火,一手舉著脆弱的盾,但卻毫髮無傷。
看到旁邊被丟在地上的黑龍槌與繚亂後,銀火笑了。
雖然狩獵還沒結束,她卻已經得到比炎王寶玉還珍貴的東西。


「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客氣了。」夫魯S丟掉手上的盾,從腰間掏出另一把奧德賽。「原本還想省強走,不過看來我小看你了嘛。」

這真的是剛剛的輕盈片手嗎?
一抓起雙劍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每一下都只打臉,塵爆前,噴火中,火車後。
炎王龍第一次發現自己破綻多到這種地步,簡直像是暴露在正午太陽之下般無所遁形。


「FINALLY,擴二打完了呢。那麼接著來玩點花招好了。」

「隨你便,我敲我的!」

炎王龍一被夫魯S砍到倒地,霸裝上前開始三連敲。
一、二、三。
第三下剛揮出打中頭的那一瞬間,一發貫通彈打穿霸裝腰際鎧甲邊緣突出部分,
衝擊取消了硬直動作,當然這發也不偏不倚的命中了炎王龍的眉心。

「看來許久沒用仍然WORKS呢。」

「那就再來一輪,準備好了嗎?」

一、二……炎王龍感到一陣暈眩,終於牠暈了第四次。
攤在地上扭來扭去,一邊吃著被貫通彈取消硬直的高速三連擊,
一邊被雙奧德賽刷著尾,沒過幾秒尾巴也不爭氣地飛了出去。


「只不過……只不過是一群人類!」炎王龍終於拋棄了身為古龍的自尊,牠衝向黑鎧U(只有身體),張開大嘴,露出尖牙,接著狠狠咬住那一點都不好吃的軀幹。

「炎王竟然BI……」黑鎧U(只有身體)話還來不及說完就失去了意識,四肢隨著炎王龍的頭部晃動而左右擺動著。

「給我放開他!」

炎王龍怎麼也想不透自己為何會如此愚蠢的跳到擊龍槍前,而且只是為了咬一口難吃的人肉,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銀火在發現自己僅剩的那三發擴二實在沒什麼用處後,早就爬到了城牆上。

「給我放開他!」她狠狠地敲下擊龍槍的按鈕,伴隨著充滿希望的螺旋聲,兩根巨樁刺穿炎王龍背部,牠也應聲倒地。

黑鎧U(只有身體)滾落地面,深可見骨的傷口血流如注,此時兩隻貓姍姍來遲,將他抬上貓車並送回營地。


「都是我太大意讓大家亂了陣腳……真抱歉……」

「沒事沒事,我很TOUGH的。」回到集會所後,黑鎧U(只有身體)身上的傷口仍淌著血,全靠夫魯S與霸裝扶著他才能一路走回集會所,接著四個人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

「不過啊,對於自己會這麼容易被打到,果然還是有點UNBELIEVABLE哩。」

「還不是因為滿腦子妹妹,才會不專心。」霸裝一邊清著黑龍槌上的古龍血一邊懶洋洋地說道。

「不過這場炎王算是挺不順,果然妳有好一段時間沒打炎王了吧?」夫魯S將另一把奧德賽磨好後收回腰間,並把剛剛挖到的炎龍寶玉拿去賣。

「還是……老樣子,只有與你們一起出團我才會獵其他龍,剩下時間……」

「還在努力啊?靠一個人的力量真的很DIFFICULT吧?」

「在G級解禁之前還有點時間,別一個人出去了,我們大家一起幫忙吧!」霸裝熱血地揮舞著黑龍槌,一旁的財寶爺早就躲得遠遠的。

「他說的沒錯,以我們的技術一場蒼櫻用不到五分鐘,四人一起來快多了」夫魯S翻著銀火的名片,看到雌火龍隻數時瞪大了雙眼。

「不過我想這還是自己來好了……畢竟這是私事……」銀火低著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的頭髮看起來比昨天綠了一些。

霸裝、夫魯S與黑鎧U(只有身體)不發一語,似乎都在等著彼此先開口,令人不快的沉默維持了將近十秒鐘。

「果然我還是退團好了……這樣任性的我根本不適合加入任何獵團吧……」

「別說傻話,我什麼不擅長,最擅長的就是等。」夫魯S用著比平常帥氣兩倍的口吻說道,這令銀火有點不知所措。「在妳忙完以前,都不必勉強來跟團,偶爾殺膩櫻火龍再來陪我們一場就好。」

喝完杯中的酒,四人道別,各自回家。


寒冷的夜裡,寂寞的床上,銀火獨自一人為了惡夢而顫抖。
夢中她發現自己是隻櫻火龍,而面對的獵人正是她自己,無論如何換區都會被追上來,終於在一次降落時被丟了閃光。
在一片白的世界中,不斷被貫通彈打臉,每一發都如同針刺入骨髓中一般痛。

「原來是這種感覺嗎?不過我也沒別的選擇吧……」閃光時間結束後,她竟然選擇繼續發呆等著被殺。「就算是夢中也好,只要多死一隻櫻火的話就又近了一步……」

床邊的綿羊豬就好像能感受到她的痛苦一樣,不斷發出淒厲的叫聲,但這也沒能將她從惡夢中解放出來。



=================以下非正文====================



其實在下本身對於寫作並沒有什麼興趣
從國中高中以來一直是只會寫議論文或各種針貶時事的文章
剛好國文老師很愛那一套所以沒什麼問題
也讓在下設下"自己並不會寫其他文體"的自我限制

這次是真的一覺醒來突然想寫就動筆了
內容一半是夢中想到的主線劇情
另一半則是加入了平時獵團的狩獵歷程
其中有不少只有同團的人看了才會會心一笑的梗
這半算是自HIGH成分相當重
希望各位看官們別介意
期待另一半就是

底下稍微介紹一下角色
先說明為何只使用裝備名稱而非人物ID
主要還是因為這有一半是自家獵團故事
裡面角色ID各式各樣
實在很不像一個故事中出現的同世界觀或同村的角色名稱
至於那會不會換了裝備就換了名稱呢?
答案是肯定的
不過角色個性會盡量突出一點讓人就算換了裝也能感受到
"啊,這就是他嘛"這樣

主角女性獵人,一開始身穿銀火裝
主要武器是繚亂與火龍弩
(上位,只因為在下是上代才開始玩的小新米)
為了某目的瘋狂屠殺櫻火,甚至到將金火稀少種的名號都被逆轉過來的地步
個性基本上是陰暗又內向
雖然除了輕弩外其他武器都不會用
但輕弩技術有著相當水準
比起經驗靠的是更多天分在狩獵

獵團團長為夫魯愛好者
想當然爾裝備為夫魯S裝
愛用武器為片手與雙劍
至於為何能偷偷多帶一把片手在身上
就別深究了(爆)
個性剛正不阿,相當注重團隊合作
粉塵不離身的好團長
興趣是找炎王玩

獵團第二人為單純力量主義
使用大劍與大槌之類的單下高破壞力武器
裝備也當然是上代神裝的霸裝
到了G級會改成哪套就再說了
平時話不多,但抓起槌來就會熱血上身
相當尊敬團長夫魯S
對黑鎧U(只有身體)偶爾會不太耐煩
那個合體技也只是後者單方面的意願

與主角同期加入獵團的另一位槍手
身穿增彈黑鎧U與其他幾種不同裝備部位的混裝
技能為反二增彈
簡稱"黑鎧U(只有身體)"
主要戰鬥方式就是擴二連發
順便一提本篇中之所以擴二打不完是因為主角有幫帶一份龍爪
說話愛帶英文的特徵很容易辨認(根本就是戰巴伊達?)
接近搞笑役的存在
不過認真起來實力還是不容小覷


第一篇大概就這樣囉~
下篇就會殺入G級了
另外還有別的角色登場
請拭目以待


於7/7/2010重發,將本篇中的標點符號大致補上
之後也會慢慢將第一部各話修正成如此                                  
3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9952 筆精華,12/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