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865

【心得】死魂曲同人作品:「瘋狂的臨界點」

樓主 夢想述說者 k1519k0000
GP2 BP-
死魂曲同人文【鬼嚎】

相澤 健
2007 2.10 AM 9:00

荒島,夜見島。

海岸邊的石礫載浮載沉,岸上的一切如此寧靜,天空高高掛著一片虛偽的藍,海面上出奇的沒有海鳥在嬉戲。

靠近岸邊的住宅區,一棟周圍堆滿廢棄物與垃圾的荒廢透天厝旁,冒出了濁黑發臭的濃煙。穿著輕便襯衫的相澤健靜靜的站在火堆旁,雙手拿著柴刀與一捆鋼絲,木然的看著熊熊燃燒的池火。

天空依舊澄藍,混濁的濃煙飄上天際,漸漸的擴散成煙消雲散的半透明氣體,將荼毒地表的惡臭味傳染到乾淨的天空。這陣煙、這陣臭,彷彿在嘶吼著什麼。

嘶吼著生命的恐懼,與面對恐懼時的無奈。

相澤健的眼睛半睜半閉,濃烈的黑煙將他薰得頗為難受,而濃煙中所竄出的,那股中人欲嘔的惡臭,似乎是來自於某種不該丟入火堆碳烤的物事。

火焰燃得挺旺,從路邊汽車上取走的半桶柴油相當實用。火堆尚未吞沒的一旁,裸露出幾隻像是人類手腳的物體,在經過整整十分鐘的火烤後,已經抹上了覆著黑色焦油的慘灰,可見那股酸中帶苦的腐臭便是由此而來。

相澤輕輕的閉上漏出少許淚痕的雙眼,腦中打轉著半小時以前的過程。

在火堆中躺伏的,是三個死人。

三個,都不曾當過活人。

他們在半小時前,頂著一張張牽滿黑色血絲的慘白臉孔,拿起鐮刀、柴刀、工業鋸,怒氣沖沖的衝到這附近搜索著什麼。而在那三雙覆著乳白薄膜的死灰瞳孔看見之前,始作俑者-相澤健便從路邊自小客車的半破車窗內探出頭,用三顆獵槍子彈打穿了他們的腦袋。

這些傢伙都是已經死過一次的怪物,黑濁的黏稠血漿象徵腐敗的邪惡靈魂,他們會先用獰笑的噁心臉孔陳述地獄的面貌,然後舉起任何你想得到的、可以作為凶器的物品,一刀一刀、一槍一槍,把你也殺入地獄,讓你跟他們一起頂著慘白的花臉到處作亂。

簡直罪無可赦,相澤開槍打爆他們的頭,根本只是舉手之勞的剛剛好。

這些怪物的腦袋總是會從中迸開,因為相澤總是在最合適的距離將子彈印入他們的眉心,然後他們就會送上一團團灰中帶黃的腦漿,接著很乾脆的倒在地上。

腦漿,居然還是噁爛的灰中帶黃。

相澤又掙開眼,凝視著依舊旺盛的火堆。他開始回想,這三個死不足惜的怪物所擁有的外貌。

第一人是個穿著黑色外套與橘色襯衫的鴨舌帽大叔,他拿著鐮刀左顧右盼時,相澤的子彈就很識相的穿入他破綻百出的太陽穴。

第二人是個穿著花綠襯衫的老伯伯,光看他的腳步就知道他生前也是個行動不便的糟老頭(雖然所有怪物的腳步都很拙),他手上的柴刀正握在相澤的手上。

第三個,是穿著工人服的中年男子,他的工業鋸正躺在相澤身後的黑色小背包內,頭上的工地帽被獵槍開了個窟窿,索性被相澤拿到海邊丟了。

而他們在被相澤處理善後完丟入火堆時,全身上下都是一絲不掛,相澤養成了從敵人身上搜集物資的習慣,他們身上穿佩的每一個物件,都被相澤整整齊齊的堆疊在房屋的角落裡。

相澤鼻孔噴氣,若有所思。

這是第幾次了?

相澤回想到自己充滿諷刺的傲人殺敵記錄。在這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他就忙著沒日沒夜的殺。而他的戰績若以人次計算,則是足足殺了一百八十七次。

在今天死的怪物中,穿著花綠襯衫的伯伯,是他的除魔生涯中所打穿的第七顆腦袋。第七顆,第十七次。

是的,你他媽的沒聽錯,這些該死的怪物居然會復活,完全沒有一個該死之人應有的風範。所以,相澤開始尋找能讓它們『死亡』的方法,以求能夠讓他們真正的灰飛煙滅,滾回真正屬於他們的鬼地方。

直到今天為止,他嘗試過了很多方法,用刀子把頭割下再丟掉、用鐵鎚把腦袋敲到徹底爛碎、把全身的黑色血液放乾、把整具怪物屍體肢解成四等分總共四十塊。結果顯示,這些怪物當真沒有什麼能夠將其徹底殺滅,彷彿這俗世就是願意擁抱他們的地獄一般。

沒頭的會接頭、暴腦的會修腦、沒血的能補血、被切片的還能自己連接回去,十足的噁心八百。

於是相澤無奈的放棄,選擇了委屈求全的作法。-他不求他們死透,只求將其禁錮,讓他們即使復活也什麼都不能做,而其中一個做法,就是推入火坑。

目前為止,這方法挺管用。

相澤走到離火堆較遠的一處空地上席地坐下,對著受濃煙污染的的天空吐了一口濁氣。

我還要像這樣漫無目的的殺多久呢?

一百次?一千次?還是天殺的一萬次?

「算了,再想下去也沒用。」相澤搖搖頭,慵懶的拍了拍暈眩的腦袋。


此時,遠方,鋁罐掉落在地。

那是相澤精心佈置的大範圍細絲警戒線,用釘縫在罐身上的細線在警戒範圍內圍出一個大方型,肉眼難以看輕的細線恰好橫在一般人的膝蓋高度,無論是什麼屍人到來都絕對無法騙過這層警戒。

相澤面無表情的慢慢站起,探頭往那方向看去。

住宅區兩旁的建築一如往常,安安分分的並排在道路兩旁,這區域的車輛沒有擋風玻璃,全都是相澤為了隱匿作戰而做的手段,道路上飄踅著廣告、枯葉、舊報紙,無聲無色的風在這個早晨始終沒有停歇。

破報紙慢慢的貼著水泥地面往前爬行,突然被一隻套著破爛牛仔褲的腳很狠的踩住。

相澤壓低上身,屏氣凝神的看著。

兩個不速之客,兩雙散發著恐怖意圖的白色瞳孔,他們一前一後的朝著火堆的方向走去,他們走路的姿態相當詭異,身體朝向一邊呈不自然的彎曲,活像脊椎整整彎了四十五度的怪人。

他們發黑的唇齒緩緩的一張一闔,手上各自拿著柴刀,目光隨頭部的搖擺搜尋著獵物。

兩隻不自量力的醜陋屍人,在無意間竟逛來了相澤專屬的獵殺區域。

此時的相澤已經偷偷溜到了住宅樓一旁,伸手正準備抄起靠在牆上的老式M14步槍,手卻突然定住。

腦中突然閃過一絲念頭,雙眼有意無意的看向一旁擺滿各型各色物品的地面,定焦在一卡黑色的大皮箱上。

那玩意,值得一試。

相澤抽回手掌,走到一旁擺放著大小行李的地盤上,緩緩的蹲下。

他翻開躺在地上的皮箱,快速的將墊頂的保鮮膜裝日常用品丟到一旁,從底層抽出兩截木頭與金屬製的物事,然後又順手挖出了幾顆包著紅皮的圓柱型子彈。

他將子彈通通塞進褲袋,兩手各拎著兩截長條物體,偷偷的跑到牆緣背靠在上,探出半顆腦袋朝外看個究竟。

兩隻屍人似乎並不是特別被焚燒同伴的大火所吸引,而是單純的無聊晃到這附近,他們搖曳的朝著海岸方向走去,左右晃動的腦袋只是一種習慣,似乎不是特別在搜尋什麼把同伴宰來燒烤的異族混蛋。

相澤單膝跪地蹲在牆邊,靠著水泥與破舊車輛的掩護,開始偷偷的組裝拆解成兩半的雙管來福槍,他一邊埋首於抓準裝置部位,不時探出頭透過車窗縫隙間是那兩道白目的身影。

這把槍,來自於一個曾經差點就要把相澤宰掉的不死人之手。當初那身披黑大衣的鬍鬚怪客就用這把槍,躲得遠遠的將相澤的M10爛轉輪手槍穩穩的壓制住,最後相澤還是偷了台休旅車才將他一頭撞死,之後他雙手雙腳都被相澤鋸斷丟入水溝,身體則被三條大麻繩上吊在一間燈火無明的小小房間裡。

「不管還要再殺多少次,總之你們來都來了,我沒理由要讓你們再走出去。」相澤一邊說著,手上的槍身早已組裝完成,只差還沒填入用來打爆死人頭的子彈。

那兩個無聊的傢伙還在悠哉的逛街,他們的步伐相當緩慢且生硬,像極了行動不便的準殘障人士。

他們的每一個行為都沒有任何特別目的,簡直就是失了靈魂只剩純粹邪念的行屍走肉,那一臉怪模怪樣的微笑十分誇張,活像是被打得頭破血流的彌勒佛。

他們不斷發出令人反胃的嘻嘻哈哈,一邊慢慢的走著、走著、走著。

走在前頭的屍人突然一愣,緩緩的挪動僵硬的頸子,朝著房屋另一邊煮著大火井的方向看去。

兩根並在一塊的黑色長管從牆後探出,彈頭從無底的空洞內凝視著屍人無色的面孔。

「呼…」相澤輕呼了一口氣。

槍口中衝出一團轉眼即逝的火星,散彈在極盡的距離散開成高密度的小型彈幕,鑽入屍人似笑非笑的醜臉,在半空中爆出一團不知是人血還是腦漿的黑色霧氣,那屍人根本連舉起柴刀的時間都沒有,整個人像是突然失去力氣般往後跌躺在地。

另一屍人親眼目睹同伴慘遭毀容,悲慟的發出一聲刺耳的怪叫,胡亂揮舞著柴刀朝著剛縮回的槍管奔去。但就在他跑入轉角時,靠著牆的相澤早已將槍口對準了他的身體,冷冷的看著他筆直跑向自己的踉蹌身影。

「傻瓜。」相澤不屑道,扣下扳機。

擴散的子彈迎面衝入屍人的胸口,在空中爆出一團腐臭的黑色血霧以及幾根飛彈到地上的碎裂肋骨,那屍人像是被撞擊一般往後飛躺,整顆腦袋撞在地上,一時之間無法再爬起。

相澤的槍口對準他朝向自己的下巴,慢慢的走到他身旁,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著口冒血泡的蒼白臉孔。那散彈將屍人殺得挺厲害,強大的衝擊力貫入他的胸口,將裡頭的臟器給絞得凌爛,是以現在這怪物只能躺在地上忙著抽蓄,直到自己的『第一次死亡』到來為止。

相澤面無表情看著這怪物的臉,槍口距離他的眉心只有約莫十公分的距離,而那屍人還是衝著他一邊咳血一邊獰笑,完全不在乎自己將要承受的死亡滋味。

是嗎?很驕傲嗎?反正你們還能一直復活所以根本不在乎嗎?儘管我站在這裡將槍管頂著你的腦袋,你還是可以這麼犯賤的對我怪笑嗎?

相澤光是看著他那張不知死活的笑臉,心中的怒火便迅速開始拔升。

他一腳凶狠的踢在屍人的耳膜上,讓塗滿整張白臉的黑色汙血濺滿整個地面。

相澤彎腰,俯身拾起原本要被眼前這王八烏龜蛋用來扒自己皮的鏽蝕柴刀,慢慢的走到屍人的腦袋旁,看著那張忙著咳血與怪叫的側臉。

越看,就越有氣!

相澤暴喝一聲,左手按住屍人的腦袋,右手柴刀朝著他身上狠狠的砍下!

這一刀落在屍人的頸子上,刀起刀落,從撕裂的皮膚縫隙中噴出一團黏糊糊的黑色血漿,原本奄奄一息的屍人登時放聲大叫,相澤一聽見更加暴躁,立即又是滿腔怒火的一刀斬下。

任憑這屍人如何哀號,他只是一股腦的將刀刃朝著屍人身上的每一吋骨肉狠狠的招呼招呼再招呼,無數噴濺的黑色血箭染滿屍人遍體,也在相澤的臉上塗抹出一團驚悚。

「死不了是不是?死不了是不是?死不了是不是?」相澤瘋狂的砍,瘋狂的罵,任憑黑色的液體竄滿整個地表。

「再來啊,再復活啊,再來給我殺第二次第三次啊!」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反正你們就是殺不死嘛,反正你們就是可以一直賴活著嘛!」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來啊,有種就再復活啊,再復活來給我活活砍到死啊!」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來啊!來啊!你們不是能一直死了又活嗎?快點復活啊,快啊!」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我他媽的要你知道,不管你們再復活多少次,我都會找到你們,然後把你們這群天殺的垃圾,幹你媽的全都砍進地獄!」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有種再來啊!來啊!來啊!!!」

寂靜的廣場,塞滿了相澤歇斯底里的怒吼。那情景,看了實在讓人難過。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